博客

劉勝鈞:新冠疫苗雖屢傳佳音 投資者仍需謹慎

繼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 都宣佈其研發的疫苗具有90%以上的保護力後,英國牛津大學所研發的疫苗亦顯示出具有有效作用,而中國的疫苗 亦開始緊急接種,個別省份已開展緊急接種疫苗預約,全球多國的疫苗研發似乎都有明顯的進展,新冠疫情看似將迎來轉機。 然而,即使疫苗的效果正如測試結果般有效,產能亦是一個問題。現在全球多國的新增感染人數居高不下,某些國家甚至還在「屢創新高」,相信在疫苗能夠正式大規模接種之前,新增確診個案很難在短期內得到控制。 另一方面肆虐了一年的新冠疫情,已經令到實體經濟千瘡百孔,即使疫情的陰霾完全過去,重啟經濟也需要政府的大量刺激措施,如果處理不當,現時潛在的債務問題將會是一個定時炸彈,按照現時的債務規模,一旦「爆炸」,其嚴重性將不亞於2008年的金融海嘯,實際上最近已經開始有國內大型企業發生債務違約問題。 所以在未來一個較長的時間,我們可以預期各國央行都會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再加上當新冠疫苗大範圍地接種,然後疫情真正得以控制時,經濟正式重啟,長期寬鬆貨幣政策加上重啟的經濟活動,通脹率將會有着顯著的上升,抗通脹資產將會繼續受到投資者的青睞。 [...]

博客

劉勝鈞: RCEP 正式簽訂 實現「超級內循環經濟」

在美國大選過後,正準備權力交接的敏感時期,中國與亞太14國在11月15日正式簽訂全面經濟夥伴協定( RCEP )。自此東盟十國、中國、日本、韓國、澳洲及新西蘭組成了一個佔全球人口一半,貿易額及國民生產總值(GDP)佔全球三份一的巨型經濟體正式誕生,實現「超級內循環經濟」。 RCEP 旨在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起一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當中包括中小企業、投資、經濟合作、貨物和服務貿易等十多個領域,減免貨物貿易及服務貿易的稅項,並降低各自的市場入門門檻,目標在10年內降至零關稅。 自從疫情及中美交惡後,中國一直致力建立內循環經濟,以減低全球亂局下外部帶來的衝擊,然而中國龐大的工業體系及經濟是否真的能單靠國內市場及自己的天然資源就能支撐?顯然是不現實的,「內循環」注定面臨多重障礙。而RCEP 的正式簽訂,對中國來說無疑是「內循環」和「外循環」的折衷方案。 RCEP 簽定國當中,既有日本、南韓、澳洲、星加坡和紐西蘭等高收入國家提供市場及技術,而中國繼續發揮傳統世界工廠的角色,亦有東盟成員國等等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所以RCEP的意義不論對中國還是其他簽訂國而言都十分重大,這個「超級內循環經濟」也象徵着全球經濟重心正式由歐美向亞太區轉移。 [...]

博客

劉勝鈞:白宮易主 市場狂歡

美國大選塵埃落定,劇情峰迴路轉,在11月7日,登拜的勝利被確定,接下來就看特朗普會否採取法律行動,但市場預期特朗普的行動作用不大,拜登的總統寶座應該是很穩妥的。 作為一名基金經理,這次選舉的結果只能說是喜憂參半。 「喜」的部份是拜登當選意味着美國很可能推出更多的經濟刺激方案,這將會引發一系列金融資產的價格上升,對貴金屬這些抗通脹資產將是一大利好消息。所以當拜登基本確認當選後,金價立刻大幅上揚,創下七月底以來最大的升幅。 在「憂」方面,市場所期待的「藍色浪潮」並沒有到來,民主黨並未能取得參議院的過半數議席,按照目前的形勢,民主黨必須拿下佐治亞洲的兩個參議員席位,才能在參議院形成與共和黨50:50對立的局面,這個情況下,民主黨就能獲得對參議院的實際控制權,因為民主黨的副總統將兼任參議院院長,並將會擁有能夠打破僵局的一票。假如最終上述情況並未發生,拜登許多的經濟刺激方案很可能將在參議院受到共和黨的阻攔。 除此之外,特朗普在敗選之後的行動也是難以預測,按照他過往的行徑事蹟,會否採取激進行動來干預選舉結果依然是未知之數,這將會是投資者必須防範的一大風險,特朗普的任何過激行動都很可能攪動着金融市場的敏感情緒,並導致資產價格劇烈波動。 隨着蓄勢待發的經濟刺激方案,以及不穩定性因素增加,貴金屬等抗通脹及避險資產,將持續扮演着資金「避風塘」的角色。 [...]

博客

劉勝鈞: 國際形勢山雨欲來 金銀將迎來突破

貴金屬等避險資產在過去的兩個月持續受壓,然而國際形勢暗藏風險,避險資產隨時迎來新一輪的爆發。 現時全球都在關注美國大選形勢,不同機構的民調都有着相差甚遠的數據,那一位候選人會勝出似乎還難以定斷。但不管是拜登當選還是特朗普連任,對華政策預計都不會友好,始終國與國之間的博弈並非兒戲,中美破裂的關係覆水難收,並非換一位總統上場就能改變,長期對抗似乎是無法避免。 在美國時間10月26日,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 DSCA )發表聲明指,美國國務院已批准向台灣當局出售先進軍備,交易金額可能達到23.7億美元,也是美國一周以來第二次批准對台軍售。在這個敏感的時期,如此高調的對台出售軍備,挑釁意味濃厚,尤其現在台海局勢異常緊張,這樣的「試探底線」行為無疑是火上加油,加上過去這段時間國內在「民意準備」上下了苦工,民眾情緒高漲,以至在面對美國強硬的態度是不可能後退讓步的,「武統」似乎已經箭在弦上,這也暗示了中美之間有可能會發生軍事磨擦。 除此之外,美國大選過後,不管是誰勝出,大規模的經濟刺激方案都必然會推出,現時因為白宮(特朗普)和民主黨就刺激方案的談判陷入僵局,導致二萬億美元的新刺激方案未能獲得通過,但當大選塵埃落定,這份刺激方案最終還是必須要通過的,美國至今仍未走出疫情的陰霾,整個經濟都急需這支「強心針」。 在這些不明朗因素影響之下,持續壓注在避險資產似乎是最合理的,台海、中印這兩個高風險的邊境問題,不論是那一邊發生熱戰,都會引爆避險資產如黃金白銀的新一輪升幅。假如天下太平,世界各國的新經濟刺激方案都將會為黃金白銀的長期牛市提供堅實的條件。 [...]

博客

劉勝鈞:黃金白銀入市好時機?

黃金價格在九月份最多暴跌近200美元,回到1900美元以下。白銀價格也從近年的高位29美元回落到23美元左右,最低曾經跌穿22美元,跌幅超過20%。金價自從打破了2011年的歷史高位後,出現回落調整是必然的,只是幅度有多大的問題。 黃金和白銀在第二季度的上升速度實在太過猛烈,加上美元在這段時間強勢的表現,以及投資者的鎖定利潤行為,對這兩種貴金屬形成了巨大的沽壓,以致近來的價格走勢持續向下。 然而,在基本面上看,黃金和白銀的前景依然樂觀,聯儲局雖然「出口術」,暗示不排除提前加息的可能性,但就目前來說利率依然處於低位,而聯儲局在已經實施零利率的環境之下,GDP及失業率等等經濟數據仍然未見有明顯復甦跡象,通脹率依然長期低於2%的目標,加上美國新冠疫情還未受控,經濟復甦遙遙無期,低利率環境相信依然要維持一個較長的時間,這會導致貨幣供應過剩,對於黃金白銀這些傳統的抗通脹資產無疑是十分有利的。 但是我在標題的最後加了「?」是有以下的原因。 黃金白銀的基本面依然良好健全,這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改變的,但是價格波動也是實實在在,不少投資者在操作黃金白銀時,都會加上槓桿,而雙位數(%)的價格波幅對於不少投資者來說都是很「刺激」的。目前黃金白銀都跌至近來低位,但現在入市並不一定代表這個肯定是「撈底」的機會,黃金白銀按照現時的波動幅度,再有雙位數跌幅是絕對有可能的,如果投資者入市時機不太好,槓桿較大,一方面會對心理造成不少的壓力,另一方面也有可能被要求追加保證金。 所以綜合而言,對於沒有槓桿或者輕度槓桿的長線投資者來說,現在是一個好的入市時機,黃金白銀確實是跌到一個近來的低位,只要持貨能力足夠強,潛在利潤是絕對可觀的,風險也是可控的。然而黃金白銀的價格相信都會持續波動,所以對於高槓桿的短線投資者而言,現在未必是一個絕佳的「好時機」,槓桿及風險必須嚴格控制,這樣才能「笑到最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