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事動態

廠商會邀科技園查毅超談創科

特區政府積極推動創新科技和「再工業化」,助力香港經濟發展。廠商會日前舉行會董晚宴,邀得香港科技園公司董事會主席兼廠商會會董查毅超擔任主講嘉賓,講解科技園在扶持創科、協助業界實踐「再工業化」、人才培訓等方面的工作。 查主席介紹科學園最新發展時指出,現時園區內共有超過760間科技公司、310間初創公司,包括兩間估值達 10 億美元或以上的初創「獨角獸」,約1.3萬人在科學園工作,當中約7成是從事研究開發工作。他表示,近年科技園積極投資園區內的科技公司,園方每投資1元,便帶動風險投資者投資13元,在過去一年,園區內公司合共籌集到190億元資金,成效理想。 而在推動「再工業化」方面,身兼特區政府「創新、科技及再工業化委員會」成員的查指,委員會的調查顯示,四分之一受訪企業有興趣將部分生產線回流香港。科技園在將軍澳發展的先進製造業中心,以協助高新科技應用於不同產業,加快產品推出市場,預計中心於2021-2022年落成。中心在今年初進行預租,已有8成面積獲企業反映有意承租。他表示,未來科技園會繼續與業界溝通,以協助傳統工業加快實踐「再工業化」。 廠商會會長吳宏斌認為,雖然近年政府積極扶持業界進行「再工業化」,但普遍傳統工業界對人工智慧、大數據以及智能自動化等技術仍未完全掌握,希望政府能提供更多支援,例如以「用家為本」為原則,優化現行的「科技券計劃」的審批機制,擴大資助範圍,協助業界應用高新技術。同時要加快培養創新科技人才,以配合業界發展。 [...]

本港時事

【創新科技】科學園年度開放雙周,展示創科成果,體驗智慧城市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群中,香港科技園公司(HKSTP)積極參與大灣區建設。早前,位於沙田的科學園便舉行了「MakeITHongKong 3-2-1 Go!Bang!」活動,介紹了包括啟發創新思維的InnoXchange、展示眾多生活化應用的創新方案及智慧城市體驗如無人駕駛技術及無人店、融入智慧社區及創新建築技術的模擬住宿單位(InnoCell)等創科設施,並舉行了2019年度「創業培育計劃畢業典禮」。 撰文  葉永成 為期兩周的「MakeITHongKong 3-2-1 Go! Bang!」大型開放活動,口號是「創科就是態度」,以「Work. Live. Play」為主題,透過園內各種體驗項目,呈現創科生態圈的活力與潛力。 香港科技園公司行政總裁黃克強表示:「科技園公司善用政府撥款,進一步推動香港的創科產業發展。我們不僅推出一系列嶄新措施,更透過強化現有的培育計劃與支援服務,持續壯大本地創科生態圈,同時加快初創公司的成長。早前,科技園公司推出AI Plug@HKSTP及機械人技術促進中心2.0,助促進人工智能及機械人技術的應用。」 計劃孕育逾600間初創 他說,連同本年度畢業的培育公司,科技園公司的創業培育計劃已成功孕育出超過622間畢業培育公司,為本港的創科生態圈注入強大動力。期望畢業的培育公司可以啟發更多創業家及初創企業,一起以行動實踐創意理念,投身創科行列。 [...]

大中華時事

【政經中國】內地城市急起直追,香港須發掘新優勢

自中央提出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構想,外界就有質疑,認為香港會被內地城市急起直追,原有優勢可能被取代甚至抹殺。此次大灣區綱要出爐,這種擔憂更為加劇。究竟香港會從大灣區建設中受益,還是優勢不再?近年香港和內地城市的經濟發展數據或可作為參考。 撰文:蘇梓  早在兩年前,深圳的GDP首次超過香港。2017年,香港GDP為2.66萬億港元,深圳則為2.24萬億元人民幣,即約為2.68億港元。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深圳的發展已不可同日而語,高增值的科技業取代了勞力動密集、低增值的加工行業,一躍稱為中國乃至世界知名科技城市。相形之下,香港產業轉型步伐緩慢,科技創新能力和速度常被詬病。而在綜合經濟競爭力排行榜上,香港也在2015年被深圳超越,丟失多年的冠軍寶座。 與滬爭奪航運龍頭 此次推出的大灣區規劃綱要,再次強調要保持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航運和貿易中心的樞紐地位,然而內地城市中,近至深圳、廣州,遠至上海,在多個方面都與香港「叮噹馬頭」。先說航運,2014年,香港仍是世界最強;到2017年已跌至第五。根據資料,2017年上海處理了超過4,000萬個標準箱,較香港2,100萬個幾乎多出1倍。有專家認為,香港貨櫃碼頭有進步,但競爭者進步更快,在一些10年前有明顯優勢的項目上,香港的優勢正在消失。 而來自內地其他碼頭的競爭也日趨激烈。香港海運港口局數據顯示,2018年香港貨櫃吞吐量同比下跌5.4%,至1964.1萬個標准箱(TEU),創兩年來最差表現,其在全球集裝箱港口的排名勢將連跌兩級,至第七位。單月貨櫃吞吐量更是出現連續11個月下跌。相比之下,上海港2018年的集裝箱處理數量同比增長4.4%,至大約4200萬個,排名全球第一。至此,上海已連續9年蟬聯全球第一貨櫃港。 總括而言,香港集裝箱港口經濟趨弱的原因,包括行業內外競爭加劇,特別是來自大陸港口城市的競爭,以及買家在空運及鐵路運輸上的選項增加。而中美貿易戰爆發以後,更使得行業風險大增。 在大灣區城市中,香港也面臨來自廣州的挑戰。廣州港集團去年年底剛收購了中山港航集團52.51%的股權,爭取了佛山高明港區海口碼頭40%的股權。去年9月開工建設的南沙港四期碼頭也已明確將建為中轉港,旨在以水水轉運的方式發揮佛山、中山內河碼頭的優勢。從成本來看,香港相比臨近的內地港口也並不佔優勢,其裝卸成本高於內地,人力資源、土地成本等更加高昂。貨代公司如果要從東南亞地區運貨至珠三角地區,在香港港中轉的成本遠遠高於直接掛靠廣州南沙港。 不過有消息稱,廣州港已對與香港港口合作展現出了積極的態度。在廣州港務局的2019年工作計劃中,近年來首次加入了「加強與港澳合作」、「加快粵港澳大灣區互聯互通建設」、「更好地服務於粵港澳」等事項。此前至少兩年都沒有港澳合作的內容。 深圳創科後發制人 據中國社科院去年發表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2018》稱,香港於「宜居競爭力指數」及「可持續競爭力指數」繼續位居中國各大城市中的榜首,惟「綜合經濟競爭力指數」連續四年落後深圳,屈居第二。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認為,這反映出深圳在經濟表現及科技創新轉型有巨大成效,香港在創科方面應有更好的發揮空間。 他指出,香港當前發展的最大問題,是經濟結構失衡,過於看重貿易、金融、航運、旅遊、專業服務這五大產業,而對不少規模較小、新興但極有潛力的產業關注不足。他認為,香港很有條件向以科技創新驅動的現代經濟體系轉型,因為香港並非科技實力不足,只是它的科技資源、科技成果沒有很好地結合,沒有轉化成經濟價值。正是由於香港經濟結構失衡,導致從事創新科技、實體產業的市場缺乏動力,科技和商業都跑到深圳結合,所以深圳得到較快發展。 在當今世界各地打造智慧城市的大趨勢下,香港亦應把自己定位為全球金融中心及全球科技中心,建設智慧城市,建立灣區共同治理體系,推進灣區基礎建設一體化。他又指,在人才競爭激烈情況下,香港應爭奪高端人才,致力科技創新,而港府也應繼續投入資金、搭建科技平台,建立創新制度及服務體系,以吸納及留下創科人才。 反觀深圳,1990年代就開始布局高新產業。雖然深圳在起步時幾乎沒有基礎,但政府在空間和產業規劃上的設計十分大膽。早在香港回歸之前,由於地緣和經濟關係,深圳已經開始思考如何與香港接軌,在往後的10年裡,深港也由「幫助與被幫助」上升至「合作」關係。 2001年以來,深圳高新技術產品出口額佔外貿出口額比重呈上升趨勢,儘管在2008年有下降,但2001年的佔比為近30%,近十年則基本超過50%。與此同時,加工貿易在外貿出口總額的比重則不斷下降。分析深圳2016年的GDP構成,七大戰略新興產業(包括新一代信息技術、文化創意、互聯網產業、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與生物產業)增值9,183.6億元人民幣,佔比超過40%,而四大未來產業(海洋產業、機器人產業、可穿戴設備與航空航天產業)增值則達到1,284億人民幣。面對深圳科技產業的崛起,外界出現不少擔憂的聲音,認為香港在發展創科上幾乎沒有優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