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Ginger Whisky Bar – From Drinker to Lover

常言道「千金難買心頭好」,那如果你為了心頭好,又會付出多少個「千金」?香港酒吧林立,近年卻有專攻威士忌市場的專門級酒吧Ginger Whisky Bar勇闖市場,由年紀輕輕,卻對威士忌研究已久的飲家匯聚同好,投資7位數字,皆志在為同樣的愛酒識貨之一,建立一間彷如博物館,由入門到珍藏級酒種皆一應俱全的「威士忌吧」。 Text / Gustave Photography / Sam Kwong   威士忌大概是除紅白酒以外,酒系光譜能夠被劃分得最細緻的酒種。從基本的年份、產地、單一麥芽或是調和式,到各大酒廠的限量版、特別桶版等等多種更細緻的知識,同一個品牌的威士忌絕對可以琳瑯滿目,但對一般市面上的飲家而言,卻難以盡數購入所有的作品。Whisky吧的誕生,可說是填補了酒廠與飲家之間的鴻溝,能夠讓你點到即止,嚐盡佳釀。 專門為威士忌而設 Ginger Whisky Bar開業至今約2年,酒吧的創始經營者及活動策劃Tony Leung今年還不足30歲,年紀輕輕卻已是威士忌的專家,說到最初為何會毅然開店,他則憶述開設酒吧之前:「我原來擁有一個 facebook專頁,同樣也是談及各種威士忌的品牌與特質,一路下來大概己有4年時間,在那時候並沒有想到要開設酒吧,但偶爾與朋友說起,就覺得香港好像沒有真正給予『whisky-lover』的酒吧以及聚腳的地方,那不如我們就自己開一間吧?我們朋友之間有不少同樣愛酒之人,我的專頁也有追隨者,一拍即合之下,就於2015年開業。」 Ginger Whisky Bar位於靠近中上環近半山,門口位置並不明顯,Tony笑言並沒有特別去做市場推廣,反而是靠口碑,又打趣說能來這裡喝威士忌的客人,可能已經歷過「重重困難」。至於步入酒吧,內裡則樓高兩層,一樓為酒吧,二樓是特設的VIP空間,可供顧客預約三五知己會面之用。酒吧內空間不大,環境設計恍似歐美的酒窖,最搶眼的當然是眾多名酒,尤其是一二樓的樓梯處,一整道牆都是威士忌瓶。Tony 說:「這都是我們賣完了,或是在試酒會上喝完的酒。」驟眼看去,所有酒瓶都是本港市面較少見的酒款,包括日本的輕井澤,或是蘇格蘭艾雷島Talisker的限量版本。 但說到酒吧,我們都會想到放工後的Happy Hour,或是蘭桂芳等人來人往的熱鬧場所,單純推廣與市場主流不一樣的專門威士忌吧,會否難以為繼?Tony卻分析指出:「香港的文化比較有趣,你去日本、台灣,很難發現有格外專門的Whisky bar,就算會有提供比較多種類威士忌的酒吧,都可能會有其他食物或是小吃等等服務去迎合顧客。可是唯有香港,就真的會有Wine bar,像威士忌吧只有會威士忌,清酒吧只會有清酒,啤酒吧只有啤酒一樣。」他又說,近年香港人飲食文化愈來愈專長,這亦有助像Ginger Whisky Bar這種威士忌吧的營運:「香港人愈來愈講究Fine-dining、Omakase等等,顧客們愈來愈知道自己需要什麼,知道自己付出了一定金錢以後,可以換來的是什麼。」 鎮店之寶 打開Ginger Whisky Bar的酒單,價錢由入門級到專門典藏級的皆有。口味當然因人而異,但作為威士忌的飲家,都必定不愁沒酒喝,只盼能嘗試更多不同口味。Tony說他們的酒實在太多,而且會不斷進貨翻新,所以餐單上的也只是基本款,而不是全部,仍有更多罕見難得名酒不在清單之上。 那麼他又有什麼「鎮店之寶」可以推介?他隨即在VIP室中拿出了六瓶威士忌,立刻為我們介紹每一枝的背景及特色,當中包括在國際市場上早就享負盛名的Dalmore 30 年,而他手上的這一枝,更有Dalmore的主釀酒師(Master blender)的親筆簽名:「這算是比較幸運的情況,上次這位釀酒師來港的時候我有去採訪,想到酒吧裡剛好也有這一瓶高年份的作品,便請他在瓶身上簽名,而他亦說這是在他50多年的釀酒生涯當中,最值得自豪的作品。」 公諸同好的珍藏 然後他又拿起Glenfarclas 的1966年fino casks威士忌,解釋道:「如果是說到60年代或是70年代頭的作品,在市面上其實已是相當罕見,所以也同樣值得收藏;或是這枝Ardbeg的Lord Of The Isles,雖然Ardbeg現在每年有穩定生產,但在90年代卻曾經有一段出產非常不穩定的時期,當時釀造過程與現今也不太一樣,味道也比較細膩。」 他又對我們分享收藏威士忌的要訣,指出當中自然是「物是稀為貴」,並且可以從「大牌子」或是「酒廠是否已停產」的路線去想:「大牌子像 Macallan、Bowmore 到了30年40年以上的,自然會受受藏家乃至拍賣行的歡迎,但較小的牌子卻可能有同樣年份,卻少受到重視。另外,已停產的酒廠,像我們也擁有的Port Ellen、日威的輕井澤等等這些連釀酒工具都已經丟棄了的『Silent Distillery』 ,喝一支少一支,價值也自然是與日俱增。」 Tony指出,這些名酒都不是用來投資,而是真正放在酒吧中發售,只是會以善價而沽的方式處理:「因為我們會持續買進新的威士忌,所以現存就會看時機,看價錢,有機會就開來品嚐。」那到底是什麼時候是適合的「時機」?他卻笑著說:「也很難說,我覺得該開的時候就會開。」他表示,用來收藏投資並非不可行,只是他仍然希望趁有機會,盡量以親自體驗的過程去認識更多不同的名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