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科技園促港再工業化

科技園公司行政總裁黃克強表示,香港經濟不夠多元化,當中九成屬服務業,工業佔不到一成,冀香港再工業化,以帶動其他行業發展。他希望科技及研發可以變成產品,而科技園公司一直有以優惠價,向創科企業出租廠房土地。他續指科技園的先進製造業中心將約於2022 年竣工,屆時供發展高科技產品的公司進駐。只要符合申請資格亦可以優惠價租用。   服務業佔全港GDP 約九成,經濟欠多元化,尤其在疫情下,服務業大受影響,更見經濟失衡;相反,香港的實業生產只佔GDP 約1%。黃克強表示,再工業化並非將過往遷移到內地或東南亞國家的工業帶回港,與過往投入大量工人的工業不同,而是採用更多科研,技術強調自動化,並運用香港擅長的科研,將成果轉化為產品,與工業結合。 黃克強表示,再工業化下,雖然並不如過往投入大量工人,但可帶動不同工種,效益較服務業高。他承認,香港未必適合從事大規模生產,但本身有良好信譽,知識產權受到保障,並有大量科研人才,有條件推行再工業化。他續指,科技園的先進製造業中心可為合資格科研企業提供空間發展,解決香港租金昂貴的問題。 在科學園設廠的三和生物科技執行主席兼首席技術總監嚴惠霖認為,香港有條件做好「再工業化」,公司優先考慮在港發展,是因為研發和生產部門需要高度配合,生產線佔用的廠房亦不大,暫時不用到大灣區設廠。 [...]

博客

梁穎雯:新科技發展與家族財富傳承,有關係嗎?

家族企業的世代興旺,在有凝聚力的家族長輩的帶領下,理所當然的,就是注重於家族下一代的培育,讓他們可以理解家族的文化與理念,然後繼承家族業務,讓家族可以世代長青。   可是,在觀察世界的實際發展,可以看到每一個年代,都會因為時代的發展而衍生新的領先行業。例如,十九世紀的工業發展,產生了為數不少的工業企業家,為他們創造了一波又一波的財富。又例如香港在過去幾十年中英關係的博弈中,利用得天獨厚的政治與地理環境,造就了富甲一方的地產與財經富豪,盛極一時。可是,時移世易,不少以往一度興旺的工業,已經發展漸趨平穩甚至逐漸式微,又被新一波隨著新科技而衍生的新行業所替代,大家在看到國內發展迅速的高科技龍頭企業,例如騰訊、京東、阿里巴巴等,發展速度與規模之巨大,就可見一斑。 所以,從家族業務的規劃來說,是否只是拘泥於守著以及發展本來的家族企業,還是可以讓家族除了守著自己的本業,還可以考慮隨著時代而進化,將新科技與本業融合,與時並進?另外,還可以鼓勵家族新一代的不同成員,根據自己的興趣與看法,配合最新形勢的發展,投身新行業,先累積經驗,然後把自己在外學到的,應用在家族企業新成立的支企業中,繼續發揚光大,讓家族的財政來源變得更加多元化,並可以抵禦潛在的外來風險。 時代的變遷,永遠不會因為個別人士或者企業而改變。讓家族企業可以長青,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審時度勢,對於時代的最新狀況有實際的認知,從而配合國情與全球形勢而發展,再加上恰當的家庭教育與後輩的培養,一起成長,方為正道。   撰文:梁穎雯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凱銀信託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