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博客

鄧淑明:破格思維 有助港青把握前海機遇

中央於9月初印發《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把前海合作區由原本約15平方公里,擴大至超過120平方公里,預期會以現代服務業為切入點,可更利港人尤其是年青人在大灣區大展拳腳。   然而,本港青年卻未有因此而積極參與。根據本地智庫MWYO青年辦公室對香港年輕人到大灣區就業的調查,發現逾8成受訪者對港府的「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不感興趣;對比2019年和2021年的數據,香港年輕人對大灣區就業的意向大致維持不變,有興趣的人仍不足兩成。   不少受訪者指出,到內地工作「除非是高幾倍薪金才會考慮」,不過「更高的薪金或會構成另一種壓力」,因為同工不同酬會受內地同事排斥,僱主亦會有更高要求,而18個月計劃結束後,如選擇回流,香港公司未必承認內地相關經驗,但在內地繼續工作,要找到月薪不低於18,000港元的工作並非易事;另一方面,調查發現青年對大灣區就業沒有興趣的原因,也和內地的資訊自由(47%)和生活質素(30%)相關。政策無法釋除疑慮,難怪政府怎樣大力宣傳,年青人的參與度也不高。   要政策奏效,便要掌握窒礙交流的黑點。最近,澳門行政長官賀一誠針對內地上網「翻牆」的情況,公開表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毋須「翻牆」,包括Facebook及Instagram都可以使用,正常網上交流不會受限制,方便科研人員作資料搜集,有助合作區科研發展。相信此措施一旦落實,橫琴便能一躍成為一個超級特區,享有內地其他地方沒有的方便,也更利於與國際接軌。   澳門能夠突破常規,大膽促使橫琴有上外國社交媒體的自由,而香港作為著名的國際大都會更不能墨守成規,必須以破格思維,凝聚民心。只要官民步伐一致,守護同一願景,大家便能邁步向前。 撰文:鄧淑明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創會會員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   [...]

專題

法律界談大灣區執業機遇

今年七月,第一屆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分別在深圳、珠海和香港同時舉行。本港約有650多名律師或大律師參加考試。通過這項考試並經集中培訓考核合格者,可獲准在大灣區9個內地城市執業,辦理適用於內地民商事法律事務。事實上,本地律師如何對接內地業務是存在已久的問題,早在內地實行改革開放初期,出現過少量委任制的公證人律師,處理涉及兩地的法律事務。後來更成為定制,每三年舉行一次考試。 據法律界資深人士指出,過去要參與內地的法律業務有幾個途徑。其中主要考取委託公證人資格。這項資格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亦即改革開放初期,出現不少跨境法律事務,為鑑別香港人拿到內地辦理事務的文件真偽,由香港律師代表內地司法部門進行核實。初期屬委任制,後期才設計考試制度,每三年舉行一次。今年將舉行第十三批委任公證人考試。 根據《中國委託公證人〈香港〉管理辦法》規定,中國委託公證人必須具有香港認可律師資格,職業道德良好,並且執業十年以上的資深律師,由中國司法部集中組織有關的業務培訓,經考試、考核合格後才可委任,並設有一定委任期限。 除此之外,港人要參與內地法律事務,可報考港澳台都可以參加的中國司法考試〈2018年改稱為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合格者授予法律職業資格證書。據了解,國家司法考試始於2001年,在此之前僅有律師資格考試。不論是中國司法考試,或是改稱為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由於屬全國性考試,考生者眾,十分嚴格,合格率非常低。香港考獲這個資格考試的考生為數甚少。 能否帶來商機意見不一 對於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能否為本港法律界人士帶來商機有不同看法。持正面態度的認為,大灣區市場大,總面積達到5.6萬平方公里;人口多達8,000萬;地理上又靠近香港,相當於一小時生活圈,具有非常龐大的發展潛力,直言是內地給予本地司法界的一份厚禮。 不過,也有資深大律師認為,香港市場上生意多不勝數,未必有餘暇在內地接生意,況且,考取了執業資格,未必等於有生意會自動送上門,仍然需要一定的人脈關係,而這種關係也非一朝一夕可得,短期而言,作用不是太大。 本地律師優勢暫難替代 縱然各有各的看法,但持正反意見的法律界人士都承認,香港律師存在的優勢是內地律師難以取代的。香港的優勢主要在經驗,處理國際訴訟案件比較多,在調解和訟裁方面比內地律師經驗豐富。再有是香港實行普通法大多源自國際法演變出來,香港律師相對比較熟悉國際法。 另一方面,國家「十四五」規劃為香港金融發展作了清晰的定位,而金融投資的法律服務正是香港的強項。尤其大灣區在金融、創科方面的需求不斷擴大,未來在港上市集資的企業為數不少,這對擁有兩地牌照的香港律師來說是一個龐大的機遇,既可提供一條龍服務,亦可省卻同時支付兩地律師的費用。 現時前海已適用「港資港法港仲裁」,區內開設了約1.15萬間外資公司,鑑於這些公司傾向採用香港法律,加上《前海方案》把合作區擴大逾7倍,為香港及海外法律界人士提供巨大發展空間。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早前就表示,隨着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順利落實,將會有更多熟悉兩地法律的香港律師及大律師可以在前海以至整個大灣區為企業提供專業服務。她呼籲香港業界把握良機,攜手把國家所需與香港所長有機結合,將香港建設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促進香港、粵港澳大灣區以至國家的長遠發展,更好地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詳細報導參閱第414期11月號《Capital 資本雜誌》 [...]

博客

李秀恒:融合發展 前景無限

特首林鄭月娥在在《2021年施政報告》首次提及「雙城三圈」概念,提議香港與深圳融合發展,並建設深圳灣優質發展圈、港深緊密互動圈及大鵬灣/印洲塘生態康樂旅遊圈;同時推動毗鄰深圳的元朗及新界北建設「北部都會區」,計劃在與廣東省接壤的地帶開拓新的發展空間,成為社會熱話。 筆者認為,「雙城三圈」及「北部都會區」這兩項新概念,不僅有助未來為本港提供穩定的土地供應,紓緩社會深層次矛盾,亦可以藉此完善跨境交通基建,促進香港和深圳兩個大灣區中心城市的優勢互補,讓香港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解決本地經濟、產業結構過於單一和社會向上流動性不足的痼疾。   事實上,在中美博弈升溫的大環境下,香港已不能像過去般只依靠傳統金融優勢而得益,反而還可能會成為美國「亂港遏華」政策下的受害者。因此,現時香港應該積極主動地參與國家發展規劃,依靠內地強大且具韌性的經濟和產業鏈,推動本地社會和經濟轉型升級。「北部都會區」和「雙城三圈」概念,正正符合了香港的發展所需。   要知道,去年香港和深圳兩個城市經濟總量合計逾8,000億美元,超過了許多西方國家去年全年的生產總值,若能更好地發揮融合發展的優勢,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協同效應,一定能為深港兩地創造出更多的經濟效益。同時間,近期中央公佈的《前海方案》及多項惠港措施,顯示出中央有意在「十四五」規劃初期加快推進深港兩地融合的速度,以便發揮兩個核心城市對周邊地區經濟發展的輻射帶動作用,推動大灣區建設進入新階段。   因此,特區政府在規劃「北部都會區」發展時,應優先考慮發展靠近深圳灣和前海的區域,如天水圍、洪水橋及元朗等,並善用「擴區」後的前海發展「飛地經濟」,紓緩本港土地資源不足、青年人發展機會減少及人才流失等問題。   其實,香港作為內地唯一境外國際金融中心,通過深化與深圳和大灣區城市的融合,能進一步增強自身「超級聯繫人」的作用,不但可在金融方面通過服務大灣區內的民眾,創造更多收益,還能藉着支援「外循環」和「一帶一路」的機會,將國際市場資金引入內地市場,並幫助內地企業「走出去」,令內部與外部經濟往復循環,生生不息。   施政效率 至關重要  然而,兩項新發展計劃雖符合香港和國家發展所需,但由於工程浩大,沒可能一蹴而就,若沒有詳細的發展時間表及落實執行政策的決心,恐難取得應有效果,更可能會因煩瑣的行政和審批流程,拖了國家發展大計的後腿。特區政府過去也提出過不少美好的發展願景,惟每當到具體落實之時,效果往往不如人意。所以,如何為發展進程制定時間表,並將每個細節執行落實到位,是目前特區政府亟需研究和處理的問題。   [...]

博客

史立德:前海橫琴方案促粵港澳融合發展

今年9月初,中央接連推出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橫琴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前海方案》)兩份涉及港澳的重磅政策文件,希望借助港澳高度開放和國際化的優勢,協助大灣區率先開展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進一步構建國家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新格局。 比較而言,前海和橫琴這兩套方案的側重點有所不同,具體的政策措施上可謂各具特色。前海合作區自誕生以來就明確定位為「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以「依託香港、服務內地、面向世界」為發展導向;《前海方案》則透過地理範圍的「擴區」,大幅擴展前海合作區的空間,其中一個著眼點便是要壯闊香港經濟發展的腹地,特別是疏導香港土地不足對一些產業發展所造成的制約。   同時,《前海方案》也在服務貿易開放、產業發展方向上進一步「擴容」。除了在CEPA的合作框架內,支持前海合作區對港澳擴大服務領域開放外,還特別提出要加快前海科技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創新,包括聚焦人工智慧、健康醫療、金融科技等港澳優勢領域,大力發展粵港澳合作的新型研發機構,創新科技合作管理體制,促進港澳和內地創新鏈對接聯通,推動科技成果向技術標準轉化等。這不僅有助於進一步發揮香港在金融、法律等專業服務領域的傳統優勢,為不同界別的專業人才和企業進入內地市場撤除隱藏的壁壘和障礙,更可透過發揮港深兩地在科技創新方面的優勢互補,讓香港在基礎研究方面的雄厚實力與深圳的先進製造和科研成果轉化能力等環節展開契合、對接、聯通,促進香港在大灣區的更大平台上實現產業結構優化。   至於備受矚目的《橫琴方案》,則是圍繞澳門產業適度多元化發展的目標,透過體制機制的創新提出了多項突破性的政策安排。首先,橫琴合作區首創「共商共建共管共用」的粵澳合作新模式,但在政府管理架構上又讓澳門政府「稍佔上風」,在某種意義上相當於把橫琴變為澳門的「準管轄地區」,為澳門產業發展提供了一個嶄新的空間;其次是,橫琴合作區將採用「『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海關監管方式,有助於推動人流、物流、资金流、資訊流等生產要素更加便捷地流動。另一方面,橫琴合作區規劃重點發展科技研發和高端製造產業、中醫藥等澳門品牌工業、文旅會展商貿產業和現代金融產業等四大產業,並對標國內最高標準為入駐區內的企業和個人制定有吸引力的稅制安排,為澳門產業多元化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發展的重大平台以及廣東自貿區的兩大片區,前海和橫琴在國家深化改革開放的背景下被賦予了新的歷史使命,不僅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按下了「加速鍵」,亦標誌着中國對外開放邁上新台階。   值得關注的是,《橫琴方案》中首次推動「一國兩制」下的澳門特區與內地深度融合,以此創造出開拓性、突破性的制度安排;這對深港合作的未來方向無疑具有重大的警醒意義和啟示作用。深港兩地政府不妨借鑒橫琴的體制創新,為兩地合作開發「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探索一套更加有效的領導架構及開發模式,進而將其成功的經驗複製到更廣闊的深港合作區,例如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港深兩地的「雙城三圈」空間格局,共同促進兩地在經濟、基建、創科、民生和生態環境的緊密合作。     撰文:史立德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 [...]

博客

鄧耀昇:前海視野

中央政府剛公佈《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簡稱「前海方案」,將前海合作區總面積擴展逾七倍,更加強聯通港澳以至一帶一路的設置,對香港未來發展帶來重大助力,商界以至青少年也應仔細研究,捉緊百年一遇的發展機遇。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前海方案下的優勢更加明顯。香港多年來一直在全球融資市場中名列前茅,亦是中央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橋頭堡。前海作為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試驗示範窗口,香港有大量人才與港企可進駐前海並與前海聯動發展,將前海視為對接國際標準的試驗地點。透過人才配置與政策配合,加快中港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加強香港發揮金融中心的角色,連結大灣區逾8,000萬人口,至全國14億,甚至佔全球人口62%的一帶一路經濟區。現時前海合作區累計有1.15萬家港資企業註冊,註冊資本更達1.28億人民幣,可見當前海擴區後,發展空間之巨大。將前海的試驗模式擴展至金融服務業,戰略部署上或有試驗成份,當中可能包括應付被他國經濟制裁的方案。   服務業是前海發展區的核心,與深圳其他地區產業發展的分工,當中相信法律與會計界最歡迎前海擴區所帶來的機遇。前海作為中國向外開放的重點示範區域,最受關注的是內地與其他國家在法律與會計系統上的融合。在前海方案中,擴區是硬件,改革開放是軟件亦是路線的核心。前海方案中明言「提升法律事務對外開放水平」,「探索不同法系、跨境法律規則銜接。」要做到港資港法港仲裁仍有一定路途,要逐步成為重要國際商事爭議解決中心的目標則不變。香港法律界不乏精通中國法律與其他法系的人才,但若本港律師必須與內地律師行合伙等規則,對於需負法律責任的專業行業而言,實在有放寬的空間,相信此亦為服務業界關注的重點之一。   人才流動是城市或區域發展的重要一環,前海方案亦是為香港進一步融入內地發展大局的契機。前海現在已有大量企業及機構工作崗位提供予香港青年,而且稅制上亦有不同優惠政策,讓香港青年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與同樣是最近公布的橫琴方案相比,橫琴是粵澳共商,前海則是由粵深主導,香港以參與模式為主。對此,香港商界更應積極參與,把握機會,協助打通兩地資本流動,以策略性思維參與國家發展。   撰文:鄧耀昇 飛躍莞港灣區薈創會會長  Stan Group主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