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迎戰16度】南極突破20度,極端氣候加速全球暖化

從1979年至2017年,南極冰蓋損失的冰量至少增加了六倍。 地球變暖的速度比最初想像的要快,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同時,氣候變化正在給地球的海洋造成嚴重破壞。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的資料,南極是地球上變暖最快的地區之一。在過去的50年中,其溫度上升了近3°C,並且從1979年至2017年,南極冰蓋損失的冰量至少增加了六倍。 撰文  徐善雯| 攝影  copyright@United Nations 2009-2019 南極今年熱得相當反常,世界氣象組織發言人克萊爾‧努利斯(Clare Nullis)說,即使在炎熱的夏季,這一在南極洲北部記錄到的溫度也是不同尋常的。他表示:「稱為埃斯佩蘭薩(Esperanza)的阿根廷研究基地位於南極半島的北部;記錄下了新的創記錄溫度:18.3°C,即使在夏季,這也一個人們通常不會與南極洲聯繫在一起的數字。這打破了2015年創下的17.5°C的記錄。」 水位不斷上升 南極的年均氣溫為零下25°C,沿海地區的年均溫度為零下17-20°C左右;內陸地區平均溫度則為零下40-50°C;東南極高原地區最為寒冷,年平均氣溫低達零下57°C。到現在為止,地球上觀測到的最低氣溫為攝氏零下89.2°C,這是1983年7月在蘇聯東方站記錄到的。 由世界氣象組織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共同建立的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旨在提供客觀可靠的科學信息。2013年,氣專委發佈了第五次評估報告, 報告結尾明確指出,氣候變化是真實存在的,而人類活動是導致其發生的主要原因。 南極半島西海岸約有87%的冰川已消融。 在第五次評估報告中,報告全面評估了過去幾十年間的海平面上升及其原因,還估計了自工業化時代以來二氧化碳的累積排放量,並制定了未來二氧化碳排放控制預算,以期將溫度升幅控制在2℃以內。截至2011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約達排放控制預算的一半。報告還發現自1880年至2012年,全球平均氣溫上升了0.85℃。 海洋在變暖,冰雪量在減少,海平面在上升。自1901年至2010年,因氣候變暖和冰雪融化,海洋面積擴大,全球平均海平面上升了19cm。自1979年起,北極的海冰範圍以每十年107萬平方公里的速度持續縮小。鑒於當前溫室氣體的濃度以及排放水平,本世紀末全球平均氣溫將持續升高,高出前工業化時期的平均水平。世界各大洋將持續變暖,冰雪將繼續融化。以1986-2005年作為參照期,至2065年,平均海平面預計上升24-30cm,至2100年,平均海平面預計上升40-63cm。即使停止排放溫室氣體,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大多數影響也會持續數世紀之久。 聯合國專家到訪南極了解全球暖化的問題。 有證據表明,生態系統和地球氣候系統可能已經達到甚至突破了重要的臨界點,可能導致不可逆轉的變化,這讓人擔憂。亞馬遜雨林和北極苔原等多樣化的生態系統可能因氣候變暖和乾旱而發生巨大的變化。高山冰川正在迅速消失,在最乾旱的月份里,供水減少對下游造成的影響會波及很多世代。 冰架融化影響嚴重 南極洲寒冷、多風且乾燥,面積約為澳洲的兩倍。年平均溫度介於從南極海岸的零下10°C到內陸最高點的零下60°C。 南極洲的巨大冰原厚達4.8公里,佔世界淡水量的90%,如果南極洲的冰原全部融化,足以將世界的海平面升高60米左右。 世界氣象組織的專家現在將驗證這一極端溫度是否將被定義為作為地球主要陸地的南極大陸的新高溫記錄。 努利斯說:「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南極半島北部是地球上變暖最快的地區之一。我們聽到了很多有關北極的消息,但是南極的這一區域正在迅速變暖。在過去的50年中,這裡的氣溫上升了近3°C。」 努利斯還指出,在氣溫持續升高的情況下,南極冰蓋每年流失的冰量在1979年至2017年期間至少增加了六倍。 她解釋說,大部分冰損失發生在冰架與相對溫暖的海水接觸時,冰架從下面融化。 世界氣象組織的信息顯示, 南極洲西部的冰架融化尤為明顯,沿南極半島和南極洲東部的融化程度較小。 談到冰川的融化,努利斯警告說:「在過去的50年中,南極半島西海岸約有87%的冰川已消融,其中大多數在最近12年中都在加速消融」。 南極西部冰原的主要冰川支流特別是松島冰川(Pine Island)尤其令人關注,那裡最早在2019年初發現的兩條大裂谷已經增長至約20公里。 努利斯:「目前推特上對此有很多對話;衛星圖像顯示了南極松島冰川的裂縫。松島冰川的裂縫一直在迅速擴大。歐盟有一顆叫做哨兵(Sentinel)的衛星正在測量和監視這些動態,而且圖像非常生動。」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素食消費產業,女性主宰決策權 

我們每日的飲食選擇,不只會影響自身的健康,同時也可能對地球及其他物種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過份消耗肉類就是其一。根據聯合國研究資料指,畜牧業及肉食工業佔全球總碳排放達14.5%,是促使全球暖化的「元兇」之一。近年越多越多人認同以「少肉多菜」及素食減少碳排放的理念,其中不少為女性,成為素食文化產業的重要支柱。 撰文:余美玉    攝影:鄺銘漢 自七十年代經濟起飛以來,人類對肉類的需求有增無減,至今全球牛、羊的飼養量增長近1.5倍,豬的飼養量增長1.6倍,也因此令每年排放的溫室氣體量多達300億噸至400億噸。根據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 NRDC)於2017年發表的一份報告指,牛肉在十大對氣候有害的常見食物中排榜首,豬肉和雞肉則分別排第七和第九位。日本一項研究亦顯示,生產一公斤牛肉會產生約36公斤的二氧化碳。一個以肉食為主的人,平均一年所間接產生的二氧化碳量約有1,500公斤,以素食為主的人則不足500公斤。 畜牧業加速全球暖化 因應全球暖化日益嚴重,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和環保團體大力提倡「少肉多菜」,甚至是素食,歐洲各國亦響應呼籲,繼挪威及芬蘭也先後規定軍隊每周有一天必須吃素,以協助減低碳排放。加拿大衛生局剛剛公布了最新的健康飲食指引,把牛奶和乳製品從指引中剔除,取而代之是鼓勵國民增加素食。 食素除了可為環保出力外,同時也可令自健康受惠。非洲豬瘟於豬年預料繼續肆虐亞洲甚至歐美,中國農業部於1月公布全中國已撲殺豬隻超過91萬隻。繼台灣後,泰國政府宣布禁止中國豬肉及製品入口。工業化畜牧業不僅極度消耗土地和水資源,養飼過程更使用大量抗生素且環境惡劣,全球急切需以一種可持續的方式去取代現時的肉類生產,方為治本,而根據聯合國的建議,植物性飲食(Plant-based diet,或普遍稱素食)就是一種低碳、可持續的飲食方向。 「食肉獸」比例銳減近五成 越來越多人加入素食行列,Green [...]

大中華時事

【綠色投資】香港拓綠債市場,確立綠色金融中心地位

近年氣候劇變、環境污染及全球暖化等問題日益惡化,世界各國元首逐漸意識到環保和可持續發展之重要性,因此聯合國成員在2015年底簽訂《巴黎協議》,以減低碳排放為目標,冀望能通過國際間的協作,共同遏止全球暖化的趨勢。要推動綠色發展,必需要有綠色金融的配合,為企業或投資者提供融資渠道及資本改善營運模式及設備等,締造低碳經濟。然而,低碳經濟不等於低效經濟,綠色金融不只為企業及投資者帶來了契機,且有望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一股新動力。 撰文  余美玉 | 攝影  鄺銘漢  在綠色金融的領域中,越來越多企業發行「綠色債券」融資。綠色債券是指發行人將募集資金於符合規定條件的綠色項目,例如再生能源、節能減排、環境保護、生物多樣性保育及氣候變化等。據國際非牟利機構「氣候倡議組織」(CBI)數據顯示,去年全球可持續債券發行額達1,398億美元,按年上升58%。CBI預測,至2020年全球綠色債的發行額將達1萬億美元。很多投資者都留意到綠色債券的投資機遇,需求日趨強勁。盧森堡於2016年更成立了全世界首間綠色債券交易所(The Luxembourg Green Exchange,LGX)。現時有超過130隻綠色債券掛牌,規模達630億歐元,是全球最大的綠色債券交易平台。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國家,近年亦積極肩負起作為大國承擔對環境的責任,不只加入了《巴黎協定》,更在「十三五」規劃表明加強綠色金融及可持續發展。其中,2015年12月人民銀行與國家發展改革委先後出台了綠色金融債券和綠色債券的相關發行管理辦法,及後在2017年3月中國證監會發布《關於支持綠色債券發展的指導意見》,為非金融企業發行綠色債券及其他綠色債務融資工具提供了指引。 中國綠債規模全球最大 在政策的引導下,中國綠色債券市場迅速起動。截至2017年底,國內市場綠色債券餘額達4,334億元人民幣,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綠色債券市場。而根據CBI數據,單計去年中國綠色債券發行量按年增長4.5%至371億美元,發行規模僅次於美國。其中符合國際綠色定義的發行量為229億美元,佔全球發行量約14.6%。據中國人民銀行預計,至2020年底,中國發展綠色金融產業可以帶來約2萬億元人民幣的投資機會。 至於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債券市場相對沉寂,綠色金融領域起步也較晚,在港發行綠色債券的企業寥寥可數。根據資本市場數據提供商Dealogic資料,香港去年綠色債券融資總額僅略高於3.1億美元,不只與同為金融中心的倫敦難以比肩,更遠低於印度、菲律賓等亞洲市場。然而,政府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的綠色債券建議方案,或有望幫助扭轉現狀。該方案建議推出上限為1,000億港元的政府綠色債券發行計劃,堪稱全球迄今最大主權綠色債券計劃,同時設立綠色債券資助計劃,以推動內地、「一帶一路」沿線、以至國際投資者透過香港的資本市場為綠色項目進行融資。這將可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礙,同時亦可鼓勵資金流向低碳的項目和技術。 香港起步慢要追落後 [...]

企業策略

煤氣「轉廢為能」 邁向可持續發展

近年氣候變化是全球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傳統石化能源一直被環保界批評是碳排放增加的元兇之一。但隨著科技發展,不少石化能源供應商,逐步改用潔淨及可再生能源,進一步減少生產過程對環境帶來的影響。成立於1862年的香港中華煤氣,把垃圾在堆填區分解時所產生的沼氣發電,轉成可再生燃料,有效減少碳排放,是「轉廢為能」綠色實例之一,亦正好回應政府早前公布「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以行動推展社會低碳轉型。 Text / Henry Lau Photo /張展銳 中華煤氣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公用事業機構之一,煤氣公司常務董事陳永堅表示,153年來從最初供應煤氣燃點街燈開始,到1994年進軍內地,集團與旗下公司,傳承安全與服務,致力確保香港與內地的業務運作符合道德原則,積極推動環保措施,以回饋社會。他稱:「中華煤氣成立初始主要是依靠煤作為生產原材料,為香港市民及工商業提供能源。早於70年代開始,煤氣已改用潔凈的石腦油取代煤,並提升生產效率,使生產過程更潔凈,其中石腦油含硫量極低,減低生產過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硫,有助減少酸雨的形成。」 他續說,為進一步減少生產過程對環境帶來的影響,煤氣公司於2006年引進天然氣,取代部分石腦油作為製氣原料,並興建兩條全長34公里的高壓海底管道,將天然氣由深圳秤頭角的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直接輸送到大埔煤氣廠使用。 有效利用再生能源 改善生活質素 陳永堅說,煤氣公司會專注開發潔凈的可再生能源,已成為世界可持續發展的迫切需要。在本港,把沼氣轉化成可再生能源正是煤氣公司綠色政策發展的重點。沼氣的主要成分包括甲烷、二氧化碳及少量非甲烷碳氫化合物。沼氣是在堆填區底部厭氧的環境,廢物被細菌分解後而產生的,為了減低沼氣對環境造成的污染,以及更有效利用這種可再生能源,煤氣公司費了不少心血研究相關技術。 煤氣公司於1999年及2007年,分別於船灣及新界東北堆填區興建沼氣淨化廠,將淨化的沼氣經地底喉管輸送至煤氣公司的生產廠房。煤氣公司於1999年投資逾1,000萬元,於船灣堆填區興建本港首個堆填沼氣處理站,包括鋪設1.3公里的喉管連接船灣堆填區至大埔廠房,並改裝廠房部分燃燒器以配合沼氣的應用;至2007年起,煤氣公司開始應用新界東北堆填區的沼氣作生產燃料。新界東北堆填區的沼氣淨化廠會去除沼氣中的二氧化碳、硫化氫及非甲烷碳氫化合物,淨化後含有超過80%甲烷的成品氣(又稱合成天然氣),會經一條長達19公里的地下輸氣管道輸送至煤氣公司大埔廠房。 陳永堅指出,新界東北堆填區作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綠色」能源回收和應用項目,不僅提供了一種嶄新能源,減少使用化石燃料生產燃氣,更可減低溫室氣體的排放,從而改善香港的空氣質素。陳續稱,這套系統所用的沼氣來自新界東北堆填區,由2007年至今,新界東北堆填區項目已減少排放326,500噸的二氧化碳。另一方面,煤氣最近開展將軍澳垃圾堆填區沼氣利用項目,令香港成為世界上大城市垃圾沼氣重點示範項目之一。 剩餘沼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