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事

疫情引爆債務危機 差過金融海嘯

新冠肺炎(COVID-19)在歐美造成大量經濟損失,按現時仍未能控制疫情的情況,今個上半年歐美的經濟增長勢要泡湯。除了各國為救亡,不斷減息及推出各式各樣的「放水」措施,將帶來後續問題,美國企業瘋狂發債及借錢,亦為金融市場埋下一個巨型的計時炸彈,隨時引爆新一輪債務危機,或較○八年金融海嘯更為嚴重。 整個三月,美國政府馬不停蹄地祭出救市方案,除了先後兩次緊急減息,更推出「無限QE」,而上週美國國會亦終於通過高達兩萬億美元的救市措施,向美國人派錢。上述極為進取的經濟措施前所未見,反而令市場擔心,美國經濟可能會出現更大的問題。 隨著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多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的國家,白宮亦正部署將救市措施加碼。外電報道,華府已開始著手準備第四輪經濟刺激計畫,《彭博》引述知情人士報道,官員已經將各政府機構提出的資金請求編制出一份清單,包含的資金量約為六千億美元,請求包括為各州提供更多的資助,以及為按揭市場和旅遊行業提供支持等。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近日表示,民主黨正在就可能需要的新一輪刺激計畫搜集資料及編制清單,她認為,州和地方政府需要更多的聯邦政府幫助,亦可能會向普通美國公民直接派發更多的現金。佩洛西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潛在的新一輪刺激方案將取消一七年稅改所設定的針對州和地方政府、並對其家鄉加州和紐約州產生影響的減稅限制。 美國政府深信一系列救經濟方案會極為有效,其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表示,聯邦政府將於三週內向合資格的國民派錢,本週亦會開始中小企貸款計畫,預期兩萬億美元刺激措施,為民眾及企業提供八至十週的支持。他更預期,美國經濟有機會在第三季出現反彈。 長期衰退 不過,市場人士認為,就算美國推出史無前例的措施,仍難改變經濟陷入衰退的結果。百達財富管理美國高級經濟師Thomas Costerg指,該行近日已將美國今年GDP預測調低至負百分之二點一,預期疫情或會使美國經濟活動停擺約一個月,停擺時間愈長,GDP衝擊愈大,每個月影響幅度或達GDP的兩成。 他坦言,若經濟活動到了五月仍然停擺,該行或進一步調低美國經濟增長預測,而在金融狀況趨向緊縮的前提下,相關影響或於下半年浮現,故不預期美國經濟可呈現「V形」反彈。普信首席美國經濟分析師Alan Levenson亦預期,美國經濟活動將於本年首兩季收縮,其中疫情對次季經濟的影響更可屬史無前例,美國GDP的倒退可能為七十二年來最慘烈的一次。 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摩根士丹利亞洲前主席兼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亦認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美國經濟突然停頓,相信會連續兩季出現大幅倒退,陷入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他表示,雖然疫情最終可以得到解決,但經濟反彈不會自然地發生。他解釋,雖然社會可以重新開始生產,但一般市民並不一定可以立即重新消費,市民初時仍會感到害怕,不願意外出進行各種社交活動,更重要是失業率飆升,進一步削弱消費力。 連美國聯儲局前主席耶倫亦擔心,美國經濟會陷入持續的衰退,預測美國第二季經濟產出,以年率計會減少兩成,最理想情況當然是經濟可以出現「V型」反彈,但疫情持續蔓延、封禁措施持續導致更多企業裁員、破產,有可能引致美國出現長期衰退。 瘋狂發債 疫情令企業前面極不明朗,加上消費力急降,美國企業為了有充夠資金抗疫,近期大舉發債,令債市規模一下子大漲,為美國經濟埋下另一個重磅炸彈。Dealogic的數據顯示,整個三月,投資級別的全球企業債券發行規模已飆升至二千四百四十億美元,創下自去年九月以來的最高月度總額,當中包括美國發行破紀錄的一千五百億美元新債券,以及歐洲發行的二百八十億美元債券。Refinitiv的數據亦顯示,若加上富國銀行(Wells Fargo)和高盛等銀行新發行的大量債券,本月全球發債總額則已超過四千億美元。 Dealogic的數據顯示,過去一週,美國企業債券(非上市公司債券)發行規模亦創下紀錄,超過七百三十億美元。市場人士認為,此規模的發債並不尋常,因為這輪發債不涉及任何大型收購提供融資。 最重要的問題是,企業為了盡快取得現金,不惜以超高息率發債籌錢。發行規模最大的為花旗集團,其二十一年期債券,息率較美國國債孳息高三點五厘;埃克森美孚發行價值二十一億美元的十年期公司債,比到期日相同的美國公債高出二點四厘;迪士尼的十二億五千美元十年期票據息率,亦較美國十年期國債孳息高二點七厘,相比之下,該公司去年九月發行的二十億美元票據,息率僅為二點二厘。股神畢菲特的投資旗艦巴郡,三月已先後兩次發債,三月四日發行的五億美元十年期債券,孳息率僅較同年期美國債息高零點九厘,但巴郡的能源子公司上週發行的十一億美元債券,孳息率較美債息高出二點八五厘。 美國銀行環球投資級別資本市場主管Andrew Karp指出,在經濟不明朗之下,企業希望建立資金緩衝,當市場大門仍打開時,會爭取機會去融資。不過,在大企業一輪搶攻之下,債券息率亦被搶得奇高。洲際交易所數據服務公司(Ice Data Services)運營的投資級債券指數的平均收益率,於三月份升至平均三點九厘,遠高於三月初的二點二六厘。相比之下,垃圾債券的高息亦不再吸引,自三月四日以來,美國市場已沒有發行高息債券,歐洲方面,更超過一個月未有發市。 借到最盡 除了發債,不少企業亦努力在其他渠道「搵錢」,向銀行借到盡,部分更動用了緊急信貸額度。最早是波音公司提取高達一百三十八億美元的定期貸款額度;希爾頓酒店上月亦已借了近十八億美元,永利度假村算是借得最少,只提取八億五千萬美元。市場人士認為,其實現時不少企業並無資金問題,但擔心經濟不知停擺到何時,加上股市大跌,債息飆升,所以才怕「執輸」先借為上。 截至去年底止,美國銀行業持有的企業未動用信貸額度共達二萬五千億美元,當中超過六成由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集團與富國銀行所提供。由於銀行業一直擁有超額準備金,所以暫時不會構成銀行的壓力,但企業借了錢後只放銀行備用而不是投資,長遠亦會造成問題。再者,投資級的循環信貸,屬於低利潤業務,部分銀行甚至是蝕做,志在鞏固與客戶的關係,企業借到盡,對銀行來說並無好事,所以銀行業人士近期已開始在勸喻企業,不要用盡現有的信貸額度。 分析員警告,即使借錢的屬評級較高的企業,但企業違約率上升的衝擊可大可少,過去十年借款成本較低,未償企業債務累計已達九萬億美元。 油價低沉 另一個巨大的衝擊來自油價問題,上月沙特阿拉伯與俄羅斯在減產問題上出現爭拗,俄羅斯決定「攬炒」大幅增加產量,而沙特亦奉陪到底,結果令油價出現跳崖式下跌,一度跌穿每桶二十美元的水平,令本身已疲弱的環球經濟雪上加霜。 截至三月底,美國WTI原油四月期貨價格報每桶二十點四八美元;布蘭特原油五月期貨報每桶二十六點三七美元,埋單計兩個價格於首季分別跌百分之六十六及六十一,創史上最大的季度跌幅。 國際能源署(IEA)署長Fatih Biro指,新冠肺炎導致三十億人處於封鎖狀態,全球石油需求恐將出現「自由落體」式下滑,預計日需求減少約二千萬桶。不過,沙特似乎嫌油價仍未夠低,該國能源部官員近日稱,沙特計畫五月起進一步增產,增加每日原油產量出口六十萬桶至一千零六十萬桶。沙特阿美更要求油服公司充分利用包括勞動力和設備在內的資源,將其石油產能提高至每日一千三百萬桶。 IHS Markit能源副總裁岑國緯表示,世界正在經歷一場變革性危機,石油市場正處於極端條件下,布蘭特油價有可能在第二季跌至每桶十美元,假設沒有達成任何減產協議,大量過剩的石油需要進入庫存,並迫使一些生產商關閉生產。雖然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有就油價問題通電話,並承諾會尋找達成生產協議的方法,但市場不感樂觀。 違約危機 油價若持續低迷,對美國的產油企業來說將是惡夢,對金融市場而言,新一輪的違約風暴亦在醞釀當中。美國為全球第二大產油國,產量僅次於沙特,截至今年一月,美國原油總產量達每日一千二百九十九萬桶,當中頁岩油產量達每日九百七十六萬桶,佔比高達百分之七十五。頁岩油生產成本高昂,美國六大產區的平均成本價達每桶四十六點六美元,就算成本最低的產區East Eagle Ford,成本價亦要每桶三十二點四美元。國際油價現企在約每桶二十美元的水平,對美國頁岩油商的衝擊極大,每產一桶就蝕一桶,而蝕錢的同時,又要應付高昂的債務。 在美國高收益債市場中,發行量最大的就是能源行業,《彭博》資料,截至三月十日,美國能源型企業高收益債的規模達三千八百七十八億美元,佔美國高收益債總規模二萬三千五百八十億美元的百分之十六點五。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資料顯示,今年北美油氣公司將有超過四百億美元的債務到期,未來四年將有超過二千億美元的債務到期。若原油價格持續下跌,能源企業破產機率上升,有可能掀起新一輪違約風暴。 另一評級機構標普亦指,現時石油及天然氣企業前景持「負面」評級的比例達百分之三十三,已遠超過長期以來百分之十九的平均水平。 美國聖路易斯聯儲銀行的資料顯示,截至去年第四季,美國非金融企業債務總額已從一○年底的六萬億美元,增至十萬億美元,佔去年美國GDP的百分之四十六點五,創八十年代來後的新高。 違約風暴亦有機會席捲其他行業,穆迪之前因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導致企業違約率上升,已將其對非金融企業的美國企業債的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穆迪警告,對消費者需求和情緒最為敏感的行業,將受到特別嚴重的打擊,包括全球客運航空公司、酒店業、郵輪業以及汽車業。 穆迪稱,若全球各地的疫情禁令迅速結束,今年全球違約率將達百分之六點五,但若疫情持續到今年下半年,違約率可能會超過○八年金融危機時的水平,升至百分之十八點三,情況令人擔憂。 [...]

博客

【國企債務危機】阿發:海航債務有幾嚴重?附上6隻你要避的海航系港股

昨日《彭博》一篇評論文章指,最近爆發的海航債務危機反映了中國經濟的一個重大問題。首先,海航是一間怎樣的公司呢?表面上它是一間航空公司,總部位於海南省海口市,但其實旗下資產橫跨酒店旅遊業、商業零售業、物流業和金融服務業等,控股境內外上市公司共計26家,更包括德意志銀行的9.9%股份。換句話說,海航就是中國打出國際的其中一所巨無霸企業,儘管自身並無上市,但亦在世界500強企業中佔第170位。而且其股權結構也很隱晦,不過肯定的是海南省政府有重要持股。 近日這家巨無霸國企十分手緊, 急需處置1000億元人民幣資產以償還債務,其中已涉及延遲向銀行交款、借貸成本上升與及旗下數家公司停牌等負面消息。而今日海航旗下香港國際建投(0687) 便宣佈,出售兩幅啟德住宅地給恆基地產,總代價159.59億元,預期明日完成轉讓,較海航2016年斥近142.5億元購入,溢價約12%。這單交易的進行之快反映海航真的十分手緊。據《彭博》報導,海航亦正在洽售倫敦金絲雀碼頭的兩座寫字樓。 而海航的龐大債務,其實不只這急需還的1000億元人民幣。據人民銀行轄下中國貨幣網,海航在2017年1月至11月末預計的借款餘額為6375億元,與此相比,集團註冊所在地海南省2017年GDP只有4462.54億元。在11月30日,標準普爾將海航的信用評級從B+降至B級。而在1月18日,在廣泛的關注下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公開承認了公司出現現金流問題,牽起了海航債務危機的風暴。這種債務規模已不是「一時周轉不靈」能夠解釋。 問題成因何在?海航集團本身並無上市,所以很多財務資訊也沒有透明(只能從它旗下公司了解其資產狀況,比如中國境內的10家A股和6家港股),難以理解其來龍去脈。不過《彭博》評論員Michael Schuman指,海航能夠執行如此「空手套白狼」式的高桿杆的操作,表面上看是十分離奇的,但這其實是中國的經濟秩序的常態:中國的資金總是基於政治而非生產力來流動。當一家公司被認為是跟從政府的偏好、有政府撐腰時,銀行家和投資者總認為就是安全的,比如其中一個海航的主要債權人,就是大型國有銀行建行(0939)。 不過Schuman指,這種情形長久下去極不健康,因為資金將難以真正為生產力服務,卻轉而流向了有政治聯繫、卻非創造價值的企業,甚至是「疆屍企業」。一旦形成趨勢,則必然會出現債務危機,因為公司難以真正創造價值來作償付,而是十分倚賴資產價格的上升來償付。今次海航賣資產,實質上就是炒地填債。若情況長久下去,債務危機就會越滾越大。 而事實上,債務危機已經存在甚久,而且在近日的股災中顯得格外觸目。最近發改委屢屢釋放訊號,要嚴控地方債的風險,與及增加企業債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去年中國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16.4萬億,佔GDP比重約20%,算是風險整體可控。但除了這些「顯性」地方債外,還有很多隱性地方債,包括明股實債的PPP、政府購買服務、地方政府專項基金以及平台公司的融資等等,據法巴首席經濟學家陳興動估計,這裡又有23萬億。所以,發改委的高調訊號,就是企圖和拖累地方政府的企業債劃清界線,而這一訊號,亦顯示海航引發的債務危機是何等嚴峻。 為避免海航蝕讓賣資產,A股市場已對海航系避之則吉,1月23日旗下6家公司下挫並停牌。而我們現時亦應該避開幾隻海航系的港股,分別是:香港國際建投(0687)、海航科技投資(2086)、CWT INT’L (0521)、航基股份(0357)、嘉耀控股(1626)、海福德集團(0442)。 撰文:阿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