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策略

亞洲併購風氣日濃 智能配對平台穿針引線

亞洲近年已經成為環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當地企業的增長速度也與日俱增,吸引了環球投資者的目光之餘,也因這些企業需要資金作進一步發展,或是待價而沽,從而帶動了亞洲地區的併購及投資活動。隨著互聯網及大數據顛覆傳統產業,有公司就推出智能配對服務,透過平台連繫機構投資者、併購顧問及亞洲中小型企業,期望藉此增加併購市場的透明度及流動性。 現時,亞洲的經濟每年平均增長幅度達7%,遠遠高於西方的先進經濟體,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六成。除了內地和印度以外,不少東盟經濟體在過去一段時間也有很不錯的增長。根據聯合國最新的數據,2015年亞洲外來投資流量再創新高,達5,400億美元,佔全球總額三分之一,顯示龐大的亞洲市場具有相當潛力,同時對外資也具有誘人的吸引力。 亞洲企業具融資困難 面對亞洲這個龐大的增長動力市場,很多基金及環球機構投資者都計劃透過增加該市場的資產比重,藉以分一杯羹。與時同時,亞洲現時約有50萬間中型企業,這些企業的年收入由500萬至1億美元不等,規模或不足以上市,但早期風險投資公司、群眾集資(Crowdfunding)平台或個人對個人貸款(P2P Lending)卻未能滿足其融資需求。目前只有少於1%的中型企業擁有私募股權投資。 要聯繫企業與投資者,傳統方法是靠人脈主動出擊,或者委託併購顧問或投資銀行作為中介人尋找對象。然而,亞洲併購方面的發展未算成熟,相關資訊並不流通及欠透明度,加上市場門檻的難度、龐大的規模及複雜性皆阻礙了兩者的聯繫。Finquest行政總裁及聯合創辨人Tanguy Lesselin表示,隨著亞洲經濟不斷發展,行業的競爭會越加激烈,將出現汰弱留強的整合現象,在這個過程中,有人選擇在合適的價位賣盤離場,亦有企業會透過併購、集資或是引入新投資者令公司發展至另一個新階段,甚至進佔該地區的行業龍頭位置。 競爭整合促進併購活動 Lesselin稱:「假如一間公司的行政總裁有意賣盤,或是引入投資者,當然不可以大肆對外宣揚,以免影響公司日常營運及僱員信心。買賣交易是一個高度機密的過程,既要在市場上讓有興趣而合適的潛在買家及賣家知曉,又要保持低調,是具有一定難度的。」鑑於亞洲市場對併購的服務的需求日益殷切,Lesselin及其團隊看中當中機遇,因此推出專為亞洲區中型企業、機構投資者及具信譽的併購顧問而設的配對平台,讓雙方更快達成交易。目前該平台已在香港、盧森堡和新加坡營運。   以預測演算法配對 Finquest就像一個對象配對平台,為各行業的機構投資者、併購顧問及亞洲中型企業穿針引線,讓雙方更有效、快速地完成收購。該平台的運作模式是,客戶先提出希望接觸的對象要求,之後Finquest會在其擁有超過100萬家組織機構的數據庫,以預測演算法推算結果,隨後Finquest的專家團隊再基於這些結果建議最適合的名單,為客戶尋找最佳的機會。「Finquest為客戶進行針對性、有策劃的並具有可執行性的連接,我們會先詢問雙方意願,得到肯首才會聯繫他們作深入討論,而願意接受配對請求的百分比高達94%。」Lesselin說。 為了保障客戶的私隱,在完成具體策劃的介紹前,平台不會顯示任何交易資料及客戶的檔案,以維護每個階段的保密性及數據安全。Finquest的團隊很多出身自私人銀行,富有處理機密資料的經驗,另資料也儲存於高級別保安的伺服器中,這一過程反映了現實世界中併購交易過程的隱私標準。此外,Finquest是按訂購服務而收取費用,而非每宗成功介紹的佣金,同時亦不會牽涉入交易中,以避免有利益衝突。 共享資料 產生協同效應 [...]

大中華時事

本土人口下跌 日本企業逆勢海外併購

原來人口下降,亦成為企業向外併購的原因。根據日本併購(M&A)顧問機構Recof Corp的調查顯示,因日本人口減少,造成日本國內市場逐步萎縮,為了擴展業績,日本企業積極進行海外併購。日本GDP增長仍存不確定性,而且日本企業在本地市場比重過大直接影響了其本土的通脹水準,這兩點因素促使日企通過跨境併購尋找新的增長機會。   日本三菱UFJ銀行、摩根士丹利及野村的分析師指出,雖然在全球併購交易的腳步放緩,但日本受到國內經濟成熟化、人口減少、市場縮小的危機感影響,加上持續低利率的環境下,企業經營者因而積極尋求收購歐、美等先進國家企業的機會,以提高投資效率及確保收益。然專家也提出,海外併購的成功率約為兩成,如無法達成預估效益,恐怕反而導致收購損失,東芝併購美國西屋核電公司造成巨大損失即為一例。併購對象之人事、經營管理等之巧拙,也是至為重要之關鍵因素。 在發達國家中,日本由於長期以來存在諸多限制投資的法規條文,行政指導以及企業間相互持股和終身僱傭制度等,併購市場相對其他發達國家較為落後。 日本在戰後經歷了三次跨境併購潮,第一次併購潮大概發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戰後為鏟除日本軍閥的勢力,在盟軍的干預下,日本於一九五○年修訂的《商法》重新限定了股東大會的權力,進一步強化董事的地位,而股東對於公司的經營完全不參與,此時的日本實行經濟開放,目的為匯兌、貿易、資本自由化進程,積極參與國際競爭的意願推動了企業的跨國併購。 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中期,日本發生了第二次併購潮,本次併購潮的前期日圓大幅度升值使得日本對外尤其是對美的併購案急劇增加,當下正處於泡沫經濟的高峰期,併購通常是將目標企業收購後再加以出售,通過轉賣獲取利益。後期圍繞企業改組、增強企業實力所進行的善意併購佔了主導地位,大企業間的兼併成為主流。 進入二十一世紀,日本開始第三輪併購潮。二○○二年以後日本經濟逐漸好轉,企業發展態勢良好,更多的選擇跨出過門營造商機。因此從○二年到○六年企業併購金額、數量都呈逐年上升趨勢。○七年由於美國次貸危機影響,併購數額有所下降,但○八年當全球金融危機,許多公司股價腰斬時,日本企業的資金又大筆湧向海外。這一階段的跨國併購,大多以奪取經營權以控制企業運營為目的。   人口連續第八年減少 根據日本總務省的人口動態調查結果顯示,截至今年一月一日為止日本人口(排除外國籍居民不計)年減三十萬八千零八十四人,連續第八年減少,創一九六八年開始進行統計以來史上最大減幅。 在日本四十七都道府縣中,人口呈現增長的僅有東京圈四都縣(東京都、千葉縣、琦玉縣、神奈川縣)以及愛知縣、沖繩縣等合計六都縣,人口朝東京圈集中的趨勢明顯。 日本企業積極進行海外併購,今年上半年期間,日本企業於海外市場進行的併購宗數(不包含對日本本國企業的併購案)達三百一十二宗,與歷年同期的情況來看,超越二○一六年的三百零七宗、連續第二年創下史上新高紀錄。 就併購額來看,今年上半年期間,日企海外併購金額達三兆七千零二十億日圓、較去年同期暴增一倍,就歷年同期的情況來看,僅次於二○一五年及二○○六年、創下史上第三高紀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