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家觀點

從流水不腐到浮針醫學

中國養生文化以至傳統中醫基礎理論都強調「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相應於這句說話就有不同類型的「動功」,多做運動,身體就健康,就更符合養生要求。養生的關鍵元素是血液流動,浮針亦藉此治病。 撰文:袁康就博士(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導師/廣東省中醫藥學會浮針專業委員會名譽委員) 《呂氏春秋‧盡數》:「流水不腐,戶樞不螻,動也。形氣亦然。形不動則精不流,精不流則氣鬱。」唐代把「螻」寫作「蠹」。也有寫「流水不腐,戶樞不朽」。全句意思是,經常轉動的門軸不會被蟲蛀,喻於人則必須以運動保持形氣健康,門軸的轉動就像關節活動,不動或活動不夠就會「生銹」或有被蟲蛀的危機。 我們為甚麼有關節?具最高智慧的造物者如此這般做人,必有其道理。關節帶給我們活動上的方便。可以說,有關節就要動,不動就違反天道。歷代都有為運動關節而創建的功法,譬如華佗「五禽戲」、「六字訣」(創始人陶弘景當時有聲而沒有動作)、「八緞錦」,還有馬王堆出土西漢文物「導引術」。另外,大禹在治水中創編「禹步」以防風濕骨痛、葛洪《抱朴子養生論》教人「無久坐」避免氣滯血衰等等。關節運動實際上是肌肉運動。要門軸不螻,推動門軸就靠肌肉。 肌肉是「第二心臟」,主要原因是當肌肉在收縮和擴張時會引領更多血液流注其中,運動的結果是血液循環加快。動脈可引領新鮮的血液以營養肌肉的活動,也同時給附近組織和器官帶來新鮮的養份;靜脈則帶走體內「垃圾」。代謝平衡,形軀就健康。 相反,當一個人缺乏適當的運動,就會落入《呂氏春秋》所說的「氣鬱」,氣鬱不暢則百病叢生。百病的起點還是血液循環問題。浮針醫學認為,肌肉缺乏血供,「患肌」便出現。當一塊肌肉在正常不用力的情況下仍然繃緊,那塊肌肉就叫「患肌」。 患肌形成,肌肉會出現疼痛。有趣的是,這個疼痛現場不會是繃緊部分,而大多數發生於肌肉末端,原因是那塊繃緊的肌肉障礙了整條肌肉的活動,當肌肉在收縮和拉伸的過程中,繃緊的肌肉給末端肌肉造成強大的應力,所以疼痛點往往出現於肌腱及關節附近。那處是肌腱附著骨頭的位置,因此,患者總以為「骨頭痛」或「關節痛」,其實不然,骨頭沒有末梢神經肯定不會痛,況且那只是「第二現場」或「受難位置」。患肌才是「凶案」現場,叫「第一現場」。 浮針醫學卓越之處是,其一,浮針以「掃散」處理了患肌,「再灌注」引領血供到位,讓肌肉由繃緊回復正常,疼痛消失立竿見影,反映「流水不腐」血液流暢的大道理。其二,日常生活所見的痛症大多來自患肌,亦說明「戶樞有蠹」確因缺少運動血供不足導致患肌成蠹的病機。 為要保持健康,我們形軀務必血液流暢,要血液流暢便需要適當的肌肉運動,有肌肉運動則「流水不腐、戶樞不蠹」,養生、治病且延年。 [...]

大中華時事

粵港澳大灣區共同體:粵澳中醫藥合作 拓展非洲國家

由澳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及澳門銀行公會聯合主辦的「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經濟發展論壇」十二月中在澳門舉行。主辦方期望透過舉辦是次論壇凝聚專家智慧,找準自身定位和市場,為澳門融入大灣區發展尋找新思路、新方向,配合國家的總體發展戰略,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事實,自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二○一一年落地以來,中醫藥既成為粵澳合作的重要發力點,也是澳門朝向多元化發展的關鍵,又是把澳門產品「走出去」的法寶之一。由此可見,中醫藥經已成為澳門的瑰寶之一,擁有無窮潛力,助粵港澳大灣區開拓非洲等市場。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在論壇致辭時表示,澳門在大灣區將重點發揮四點作用,包括發揮澳門精準聯繫功能,透過三條對外經貿路徑,為大灣區構建具實效的對外合作交流的平台,協助大灣區城市企業更高水準的「走出去、引進來」;發揮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優勢,與大灣區共同打造世界旅遊休閒目的地;加強中醫藥產業合作,尤其是提升產業的科技含量,與大灣區共同推動國家中醫藥產品和服務的國際化和標準化;發揮澳門中西文化交往歷史悠久的優勢,與大灣區共同拓展對外文化交流合作。 作為《粵澳合作框架協議》(早於二○一一年三月在北京簽訂)下的首個落地項目,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不僅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重要平台,也是廣東和澳門攜手助推中醫藥產業化、現代化和國際化的全新探索。乘「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東風,借助產業園的公共服務平台和國際交流合作平台,優質的中醫藥技術和產品正在加速走進葡語系國家、歐盟及「一帶一路」國家。 「馬交牌」中藥登陸非洲 澳門澳邦藥廠行政總監蔡健華幾乎每個星期都會來到一水之隔的橫琴。去年九月,隨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公共服務平台啟用,澳邦藥廠在產業園設立了公司,負責產品國際化、開拓內地市場等業務。僅一年多,蔡健華已經稍見成果:旗下的兩款「馬交牌」中藥產品有望「登陸」非洲南部東海岸國家莫桑比克(曾為葡萄牙殖民地),公司還獲得了內地知名藥企產品的澳門代理權。 自二○一一年四月落地到如今初具規模,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正振翅騰飛,一座座現代化建築在珠海橫琴環島北路拔地而起。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下簡稱產業園)副行政總裁馮準解釋,為何中醫藥會成為粵澳合作的重要發力點?馮指澳門中醫藥產業基礎良好,市民多喜歡用中醫藥來治病,遊客也常常購買中醫藥產品作為手信。因此,中醫藥產業成為澳門推動經濟多元發展的新興產業之一,也是澳門參與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之一。而廣東在中醫藥領域擁有產業、人才、科研等方面的優勢,可以與澳門實現強強聯合。 圍繞「國際級中醫藥質量控制基地」和「國際健康產業交流平台」兩大目標,產業園正在打造中醫藥產業與文化「一帶一路」的國際窗口。其總開發面積將超過九十萬平方米,包括科研總部大樓、GMP中試生產大樓、研發檢測大樓等在內的公共服務平台已投入使用一年多;目前孵化區也已基本建成,預計可容納三百到四百家企業。馮準表示,截至一八年十一月底,產業園累計註冊企業一百零七家,涉及中醫藥、保健品、醫療器械、醫療服務領域。其中澳門企業二十六家,十家屬於新培育的中醫藥企業,九家為澳門傳統中醫藥企業投資新設立的企業。 彌補澳中醫藥產業短板 「我們一直密切關注產業園的進展。」蔡健華指,澳邦藥廠成立於○八年,從事研發和生產中成藥外用製劑及產品,主要供應澳門及香港市場,亦有代工產品出口至北美。蔡健華擁有三十年的醫藥銷售與生產的經驗。他續指,澳門中醫藥企業的發展受到技術和空間等制約,缺乏產品研發平台,依靠的主要是經驗配方、老中醫祖傳配方;另外,由於土地等資源緊張,廠家也難以壯大。「產業園恰恰彌補了澳門中醫藥產業的短板,可以支援企業做大做強。」 馮準續介紹,從藥品研發到正式投產,一般會經歷小試、中試和大生產幾個階段。產業園建有符合中國內地及歐盟認證標準的GMP中試生產、研發、檢測等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公共服務平台,可以提供臨床試驗樣品及註冊批樣品的試製和上市產品的生產等服務,支援入駐企業走向歐盟等市場和內地市場。 產業園GMP中試生產大樓裏,由膠囊充填機、壓片機、貼標機等自動化設備組成的GMP中試生產線已經投用,可以「一條龍」生產片劑、膠囊劑、顆粒劑等多種劑型的中藥產品,最大產能達每年三點七五億片片劑,膠囊劑每年一點二五億粒,顆粒劑每年一千五百萬袋。 馮準透露,由中國中醫科學院專家組建的盈科瑞(橫琴)藥物研究院,致力於中藥經典名方的開發,營運一年多來已經研發出約六十種產品,銷售額超過了一億元。產業園還與北京大學、澳門大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共同成立了珠海市橫琴新區北澳中醫藥創新研究院。 在莫桑比克首都馬普托,產業園設置的中醫藥中心項目籌備辦公室於今年七月揭牌,負責開展培訓、門診、產品銷售、聯合研發等業務。這是產業園充分發揮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優勢,帶動中醫藥優質的產品和技術「飄洋過海」的最新探索。馮準表示,「一帶一路」建設為中醫藥「走出去」帶來了非常好的機遇。葡語系國家有三億多人口,澳門在中醫藥文化傳播、產業推廣等方面具有獨特優勢。 中藥走入葡語系國家 自一五年成立「國際交流合作中心」以來,產業園借助澳門「橋頭堡」的作用,通過建立與莫桑比克衛生部、葡萄牙食畜總局、西班牙歐洲中醫基金會等政府、行業機構的合作網絡,幫助中醫藥產品和技術走入葡語系國家、歐盟及「一帶一路」國家。一六年以來,產業園與莫桑比克衛生部在莫桑比克合作舉辦了八期中醫特色療法培訓班,累計培訓了約二百零九名醫生及理療師,首次將中醫藥技術引入了莫桑比克的公立醫院系統,為超過七千人次的患者進行了中醫療法治療,得到了認可。 [...]

本港時事

【國際視野】日韓搶灘中醫市場,弘揚國粹任重道遠

中醫藥的發展源遠流長,是中國引以為榮的文化寶藏。不過,作為中藥的發源地,中國無論產值或海外市場的表現都遇到勁敵,比如韓國和日本。有數據表明,目前全球的中藥市場份額一年約800億美元,中國只佔10%。而且許多由中國生產的中藥材明明很便宜,出口到日本和歐洲等地,就變得很貴,賺取巨額的利潤。這不得不讓有志發揚中醫藥產業的國人扼腕。 撰文  蘇梓 出現這樣的現狀,固然和日本的積極模仿改良和高質量的研發標準有關,但中國的中醫藥行業本身也存在多個「短板」,因而窒礙了中醫藥的發展空間,這樣自然就被日韓搶了先。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和現代醫學的高速進步,中國中醫藥的發展環境發生了深刻的轉變,也面臨著諸多挑戰。 質量參差不齊 中醫藥市場的首要問題是質量參差不齊。中藥材種植規範化難度很大,各地小作坊式種植生產、同一藥材多地收購的現象普遍存在,質量差異大,單個品種短時間內達成規範化規模化種植的難度極大。與此同時,中藥藥劑的基源複雜,同一中藥材多品種多產地的情況普遍,導致中藥材的顯微特徵、性狀、藥性有差異。 此外,民間種植中藥材缺乏專業指導。自中藥市場放開以後,藥材變成了「農副產品」,農民種植中藥材缺乏專業指導,哪種方法長得最大最快就用哪種,也不追求藥材的質量。為了儘早推出市場,藥農採收的藥材根本就不達標,例如桔梗生長兩、三年才能達標,現在人工種植一年就可以了。藥農的做法使得中藥材的藥效被大大地降低,中成藥的藥效也從而受到了影響。甚至一些不法藥商鑽常人不熟悉中藥性狀的空子,以外形相似植物冒充中藥材,也時有耳聞。 還有就是中藥國際標準的對接和互認不足,比如歐盟不承認國家發布的《中國藥典》,而是用西藥的質量標準來要求中醫藥,造成了對接困難。首先,雖然傳統草藥簡化了註冊步驟,無須提交臨床實驗數據,但從藥材種植到生產過程再到質量標準,需要大量的文件材料,而且必須完全符合歐盟的法規。其次,歐盟GMP(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的縮寫,即「良好生產規範」)現場認證堪稱全球最嚴,對硬件和軟件的改造費用昂貴,如要通過歐盟的GMP認證,不僅要耗費大量資金改造廠房、購入新設備,還要大大提升藥企的GMP管理水平,包括製作全體系的文件系統、深層次培訓員工等,這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及財力,讓中醫藥企業增加經營的成本和風險。 中醫人才匱乏 中國的中醫藥產業,還存在醫療收入佔醫療機構總收入比例偏低、中醫師資源匱乏、高學歷人才不足等問題。據統計,中醫師中高學歷人才佔比僅為35.7%,中醫類衛生人員人才發展也不足,中醫醫師和中醫藥師佔同類人員總數的比重偏低,特別是中醫醫師的比重還不到20%,需要加強中醫醫師人才的培養。 中醫被邊緣化的緣由來自其社會效益。目前的中醫制度不能像西醫一樣培養大批量可進入臨床的醫學人才,現行中醫教育培養出的中醫師無論在質還是量等方面,都跟不上社會效率的需求,因為中醫並不適合目前這樣大批量培養方式。和西醫不同,中醫的傳統診斷方法是「望聞問切」,理論主要是辯證治療。中醫教育一方面需要大量的臨床實踐經驗,另一方面需要中醫辨證的思維方式。 中醫科研發展滯後,也導致中醫的發展動力不足。中醫向前發展的根本在於社會對於中醫學的認識程度,需要建立起現代科學在方法學上與中醫學相適應的認識論。中醫科研的發展程度決定了人類對中醫學的認識程度,中醫亟需系統發展屬於自己的現代技術。比如研製鑒定中藥的新技術,藥物功能論斷的新技術。 創新動力不足 [...]

大中華時事

【國際視野】獲中外加持,中醫藥產業勢頭勁

上月,香港舉行國際中醫藥高峰論壇,中醫藥未來發展大方向成為是次高峰論壇的主要焦點。事實上,像這一類具有規模的中醫藥交流活動近年越來越多,這是因為中醫藥在全世界越來越受到認可,在外國以中醫治療傷患效果顯著,從而令中醫影響力在國際日受肯定。 撰文  蘇梓 根據《中醫藥產業現狀數據報告》(簡稱《現狀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中醫藥產業建設取得了新進展,中醫類醫療機構診療人次突破10億人次;醫療收入達到3,648億元(人民幣,下同),接近醫療機構總收入的10%;中醫類衛生人員總數達到122.5萬人,執業醫師54.3萬人,佔比44.3%;全國在業中醫館數量達到477家,年均增長78.1%。 國家全力扶持 上述報告還顯示,各類型中醫機構中,中醫院的收入佔比最高,中醫診所和門診部的收入佔比較低。但從佔比變化情況看,中醫診所的收入佔比有所增加。這表明,診所開辦門檻降低,加快了診所數量的增幅,提高了診所的總體收入規模。 另據國務院新聞辦發布的《中國的中醫藥》白皮書預計,至2020年,中國中醫藥大健康產業將突破3萬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將保持在20%。診療人次佔比提升,中醫診所發展前景廣闊。政策扶持、技術創新以及消費升級等,均為中醫藥產業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宏觀環境。 其中,隨著中國國民收入的提高和消費結構的升級,人們在醫療健康方面的消費支出越來越高。2017年,中國中醫藥大健康產業的市場規模已經達到17,500億元,中醫藥工業總產值達到8,442億元,約佔整個醫藥產業工業總產值的三分之一,可見中國中醫藥產業進入了新的發展時期。中投顧問產業研究中心預計,2018年全國中藥工業總產值將達到13,320億元,2018至2022年均複合增長率約為20.11%,2022年將達到27,720億元。 中醫藥產業智能化 在去年年底中國舉行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全國首家「互聯網國醫館」落地,以「中醫藥+互聯網+人工智慧」等創新理念吸引醫藥界的注意。該互聯網國醫館最大的亮點是配備智能藥房系統。運用該系統,中醫師只需要將處方信息輸入電腦,智能藥房系統將自動接受處方信息指令,識別所需藥材,並自動測量劑量,再將中藥配方顆粒按需封裝,整個流程不到10分鐘,大大縮減了患者的等候時間。 該智能藥房不僅大幅提升了醫院對中藥房的管理水平和效率,同時也提升了消費者對中醫、中藥服務體驗,方便了用藥,提高了患者服用中藥的依從性;同時,也降低了藥房藥師的勞動強度,進而可以將更多的時間精力投入到用藥諮詢服務中去,提升了中醫機構藥房的現代化水平。 近年來,智能藥房開始進入大中型醫療機構,在中西醫領域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有效保障了患者的用藥安全。智能中藥房系統的出現,更解決了中醫醫療機構藥房需要「確保中藥配方顆粒與傳統中藥湯劑的藥效一致」、「提升配藥效率」、「方便患者服用中藥與提升用藥依從性」等痛點和棘手的問題。未來,國家將著力推進中醫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發展中醫藥健康服務,為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優質中藥需求殷 不久前中國商務部發布《2017年中藥材流通市場分析報告》。報告指出,中藥材市場將呈現出一些新的變化,特別是優質中藥材需求量擴大、鮮食中藥材刺激冷鏈配送升級、中藥材市場交易創新變革。與此同時,隨著產地競爭資源日趨激烈,中藥材定製化生產、產地集中加工、託管式倉儲、供應鏈金融、中藥材視頻直播和溯源等新型業務模式和技術,都已在各大中藥材產地興起和應用。未來,醫藥企業將加速產地布局,產地市場交易也將日趨活躍。 2017年全年,中國的中藥材出口量22.35萬噸,年增長9.51%,但受國內部分藥材價格下跌影響,中藥材平均出口價格大幅跌至5.1美元/公斤,按年下降10.72%;中藥材出口額11.39億美元,按年微降2.23%。出口的主要品種中,人參、枸杞、肉桂、紅棗、茯苓分佔前五名。 [...]

大中華時事

看準全球市場潛力 中醫藥企「走出去」

自美國著名游泳運動員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在二○一六年里約奧運會上,展露一身拔罐印記,可謂一洗在外國人印象裏中醫藥古老、不可靠的形象。而近年隨著全球人口老化,對醫藥需求大增,不少中醫藥企業亦乘機大肆在全球市場布局。同時,中國政府近年推出中醫藥改革,加上「一帶一路」的計畫,中醫藥在未來有望進一步推擴至更多國家,增加在全球醫療市場中的影響力。 中醫在海外市場有一翻新面貌,與不少大型中藥品牌頻頻進軍海外有莫大關係。如北京同仁堂近年在全球二十六個國家和地區開設了一百三十餘家門店,近日首家位於瑞士的中醫門店在日內瓦開業。該門店提供針灸、推拿、拔罐、耳針等中醫診療,以及保健養生等服務,頗受當地市民和中外遊客的關注。此外,日前北京同仁堂非洲首席代表鐘鵬向傳媒透露,正考慮在南非建立本地化工廠,開發當地草藥資源,早在二○一六年,同仁堂就收購了南非當地五家中醫藥門店。 廣藥集團是另一間積極布局海外的中藥集團,該集團以打造「時尚中藥」開拓國際市場;其中,涼茶品牌王老吉在全球銷售網點已超過千萬家,遍布全球五大洲六十個國家和地區。 此外,歷史悠久,以製作出龜齡集、定坤丹和安宮牛黃丸的中藥集團廣譽遠,近年同樣聚焦海外市,二○一七年三月底,廣譽遠開了澳洲的第一家國醫館,設有海外文化交流中心、中醫學堂,展示並傳授中國的中醫藥文化。年中,又攜手巴黎時裝週作跨界文化推廣,而近日集團更有計畫在北美地區籌畫中醫藥大學。 根據業界估計,國際上對中藥,尤其是植物藥的需求近年呈現快速增長的勢頭,國際市場的植物藥已達四百億美元的分額,每年都以近百分之二十的速度增長。目前,全球有四十億人使用中草藥產品,佔世界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當中,作為中藥的主要產地──中國,二○一六年的中藥貿易總額為四十六億美元,香港、日本、韓國、台灣、馬來西亞、美國、德國、新加坡、越南、意大利為中國中藥材及飲片的前十大出口市場。 國家積極推動 二○一七年七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正式實施,成為中醫藥事業規範、健康發展的標誌性事件。中醫藥法明確中醫藥事業是中國醫藥衛生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並在中醫診所、中醫醫師准入、中藥管理等多個方面對現有制度進行了改革創新,包括中醫醫師資格的取得由過去的考試變為考核,取消學歷限制,拓寬了來源渠道;在診所方面,中醫診所由許可管理改為備案管理,開診所花費的時間大幅縮短,為增加中醫診所創造出條件。 「一帶一路」機遇 除了本國的中醫系統及技術有望大幅提高,再加上一帶一路的發展,中醫藥在全球的發展潛力大增。根據《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畫(二○一六至二○二○年)》,至二○二○年,中醫藥「一帶一路」全方位合作新格局基本形成。屆時三十個中醫藥海外中心將在中亞、西亞、南亞、東南亞、中東歐、歐洲、大洋洲、非洲等區域建設。同時,一百種成熟的中藥產品以藥品、保健品、功能食品等多種方式在沿線國家進行註冊,進入沿線國家醫療衛生體系,擴大國際市場分額。亦因此,根據國家對中藥產業的定位,估計至二○二○年,中國的中醫藥產業規模將達到三萬億至四萬億元人民幣。 為了搶佔市場先機,中國平安(02318)已在二○一七年九月份宣布斥資十六億元人民幣收購日本龍頭藥企津村百分之十的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據了解,日本津村株式會社雖為日資公司,卻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漢方藥製藥公司,生產超過百種漢方藥。預計未來雙方將在中國設立合資公司,共同提升中藥研發與製藥技術。 不過,要把中醫藥全面流行於國際市場,當中有不少障礙,如因應不同國家的政治環境及文化差異,本質一樣的產品,在不同地區的規管要求及其身分也有所不同。在香港以治療疾病功效上巿的中成藥,在澳洲歸類為輔助藥物(complementary medicine),在加拿大則歸為天然健康產品(natural health product),對產品的定位及功效聲稱有著不同程度的限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