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專題

美國擬趕走中資股 港交所收漁人之利

中美貿易戰膠著已久,未有任何進展,雙方即使會在本月進行第十三輪談判,但市場對達成協議不存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如以往,又在談判之前「出口術」,試圖向中方添壓,並為美方爭取更多籌碼。市傳美國有意逼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退市,並收緊其上市要求,消息一出,嚇窒大批中概股,但港交所(0388)就反而能在今次的白色恐怖中受惠。 中共於週二(一日)慶祝建國七十週年,特朗普祝賀中國國慶時,亦不忘自誇一番,強調美國將在貿易戰中取得勝利,又指中國不應該破壞與美國之間的協議。將戰線延伸至金融市場已久聞樓梯響,近日傳出特朗普在短期內出招,要全面封殺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外媒報道,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企業活動的安全憂慮不斷升溫,現正研究方法限制美國資金透過投資組合流入中國,包括限制美國政府退休基金投資中國股巿、限制美國企業管理的股票指數中的中國成分股,更有可能會迫使已在美國上市的中資股除牌。 今次傳出的招數較預期的辣,尤其是要中資除牌,更震撼整個市場。截至今年二月,美股三大交易所共有一百五十六間中國公司上市,包括至少十一間國企,總市值逾一萬二千億美元。現時在美國上市的中資,當中包括不少「中國第一」,如中國最大電商平台阿里巴巴、最大直播平台虎牙、最大搜尋器百度等等。 接近特朗普政府消息稱,中國私人企業和國有企業,以及民用和軍事科技之間界線模糊,美國憂慮資金會用來協助「中國製造二○二五」計畫和監控新疆。此外,美國居民持有的中國資產規模型實在太高,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數據,截至今年六月,美國居民持有二千億美元的長期中國內地金融資產,比在南非持有的資產多出一倍。 阿里急跌半成 有分析指,若中資要在美國退市,上市公司進行私有化時要承擔大量財務成本,一般企業不管盈利還是虧損,都無力獨自承擔,必須大量引入外部資金。如果企業無法吸引外部資金,則幾乎無力完成退市,要勉力而為,最終導致企業經營風險急劇上升,甚至破產,所以消息一出,各重磅中資股上週五(九月二十七日)應聲大跌半成至一成,而阿里巴巴更跌逾百分之五,市值一日之內蒸發二百三十五億美元。 報道指,有關想法只屬初步構思,未有實施時間表,但仍屬優先處理事項,部分「鴿派」官員亦支持建議。由於消息極為震撼,美方為了阻止其發酵,已立即出面澄清。美國財政部發言人表示,美國政府目前沒有計畫停止中國企業於美國證券市場掛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其後亦作出否認,指有關美國政府考慮將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除牌的報道屬假新聞,更點名批評《彭博》,指詳細閱讀有關報道,超過一半內容是高度不準確或者是完全錯誤,有關報道是不負責任的新聞手法。 這邊廂納斯達克亦就事件作出澄清,指對所有符合上市要求企業提供非歧視和公平的機會,屬所有美國交易所遵循的法定義務,亦因此為美國投資者提供多樣化的投資者機會,創造一個充滿活力的資本市場,並為美國投資者提供多元化的投資機會。 雖然華府官方否認,但市場傳出的版本,是納斯達克交易所的確有計畫收緊中國小型企業IPO限制,並將放慢獲批准上市的速度。消息指,是次收緊IPO規則前,交易所沒有與白宮討論。據納所最新的監管文件,提高了股票平均成交量要求,並要求至少五成股東,在新股發行的每人投資金額須最少達二千五百美元。來自企業和投行的消息指,實施新規後,較小型中國企業的IPO申請審時間將加長。 成交量偏低 有指令納所加強對公司上市限制的原因,是愈來愈多小型中國企業透過IPO吸納中國資金,而非美國資金,大部分企業的股票上市後交投非常淡靜,因為股份過度集中於少數的人手上,未能吸引納所的主要投資者客戶,即是大型機構投資者。由於納所的上市要求較中國股市寬鬆,所以吸引到內地中小企業赴美上市,該所允許公司的創辦人及投資者出售股份套現,而成功上市後,這類公司亦更容易向內地銀行取得貸款,或可取得中國當局的補貼。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美國兩黨議員對中資在美股的影響力愈來愈高感到憂慮,今年六月曾提出議案,要求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接受美方監管,包括披露美方認可的審計報告,否則面臨除牌。 市場人士認為,此招一出,對中美雙方來說,都只有壞處。美國方面,一旦限制基金投資中資企業,將面對數以百億美元計的損失。Refinitiv數據顯示,美國大型基金於中資股的投資金額超過四百億美元,若要強行出售,令中資股股價下跌,手持的資產價格亦會大跌。Jefferies股票策略師Sean Darby稱,限制中資的舉措亦將會徹底傷害美國,作為國際資本渠道的角色。中旦禁止買中資股,亦將有大批指數基金受到牽連,包括美資iShares中國大型股ETF。 協助中資到美國上市,近年亦為各大美資大行的大水喉,若禁限中企的話,美資大行收入亦會大受影響。以一四年上市的阿里巴巴為例,當年上市集資額超過二百億美元,而多間投行,包括美資的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及高盛均有參與上市工作,合共收取超過三億美元佣金。 上市數量未減 中資概念股的熱潮一直未有減退,雖然去年中開始開打貿易戰,但仍無阻中資企業到美國上市的熱情,去年更升至高峰,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去年赴美上市的數目增至二十八間,集資額達七十五億美元。截至今年九月,赴美上市的中資企業更達二十六間,有極大機會超過去年全年水平。除此之外,外資在中國的生意,亦會因為磨擦升級至金融層而受到影響。 為了保住生意,摩通及高盛等大行的高層,近日已急急與中國監管部門高層會晤。《彭博》報道,在北京與美國大行高層會晤的中國官員,包括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及中國證監會高層。 美國耶魯大學資深學者、大摩前任亞洲區主席羅奇(Stephen Roach)接受財經頻道《CNBC》訪問時亦警告,若美國資本從中國撤出,絕對是場災難,因為打開彼此市場的大門極其重要,尤其是對中國這個可能成為本世紀最大消費者市場的國家。羅奇指出,中美此前就「雙邊投資協議」交涉超過十年之久,現時已經離達成很近,卻又僵持下來。 之前早已講過,若美國出手的話,中國亦不會坐以待斃,一定會出手反擊,到時美國的企業及金融市場亦同樣會受到重大衝擊。《環球時報》英文版去年已發表文章,指中國可以向三十隻道指成分股開戰,包括飛機製造商波音、重型工業設備公司卡特彼勒、蘋果電腦等,因為上述公司在中國都有龐大業務,中方報復性進行制裁的話,相關公司的收入及盈利頓時大跌,後果又要美國投資者來承擔。 損人亦損己 美國作為主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外企到當地上市屬重要的一步,而美國亦一直依賴資本金融帳目的順差,支撐其貿易逆差。在紐交所的退市公司中,約三分之二為自願退市,約三分之一為強制退市;在納所退市公司中,自願退市與強制退市約各佔一半。若中國企業被迫選擇硬退市,美國投資者要蒙受巨大損失。 美國硬要中資除牌機會率不高,但納所收緊中小中資企業上市限制,似乎事在必行,而在今次的金融戰中,港交所就有可成為得益的一個。今次特朗普「出口術」,中資到美國上市的決心相信受到一定打擊,即使成功上市,未來會被否被惡意的調查及針對仍是未知,概然如此,選擇在「自己人」地方上市就較為安全,香港會重新成為首選。 市場人士認為,原本計畫赴美上市的中國企業料起戒心,已在美上市的企業亦會研究回流或在其他地區第二上市,多元化融資渠道及提高流動性,無論如何,港交所亦有機會受惠。雖然中國已有多個股票市場,而早前上海新設的科創板,亦甚受新經濟公司歡迎,但香港市場始終有其代表性,外資可以直接投資,不用經其他渠道,所以香港仍是中資公司上市的熱門地。 科創板推出,的確令港交所的生意受到一定影響,今年七月止,香港在全球IPO市場排名跌至第三位,而科創板緊隨其後,由於科創板七月才登場,故最近數據顯示,在IPO總額上,已經超越港交所。 IPO集資跌 德勤預期,香港首三季新股集資額一千二百四十八億元,按年大跌五成,雖然維持全年集資額預測介乎一千八百億至二千五百億元不變,但仍按年跌百分之十三至三十七,新股數目預料亦跌百分之三十三至約一百四十隻。德勤中國全國上市業務組聯席主管合夥人歐振興指,港交所目前正在處理的新股數目逾二百隻,多隻大型新股已獲准上市,若貿易戰紓緩、宏觀大環境配合,全年審慎樂觀可達到千八億元的下限,爭取全球新股集資額排名三甲之位,但對排名抱平常心。首批二十五間企業已登陸科創板,分析曾估計到至今年底,上市企業數目達三位數,所以香港急需找其他「貨源」,吸納重磅中資企業已是其中。 現時在美國上市的中資巨頭眾多,阿里、京東、百度等等,當中阿里早已決定在香港作第二上市,只是受貿易戰等外圍因素影響,暫時未能落實到時間表,但一旦阿里成功「回歸」,則能有望產生示範作用,令其他一哥都會研究相同的計畫。 早前外媒報道,阿里計畫最快下半年申請在香港第二上市,預期集資額達二百億美元,在港上市,是希望令融資渠道更多元化和提高流動性 。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早前亦曾強調,阿里巴巴百分之百會回來,只是時間長短問題。 阿里當年放棄香港而選擇到美國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當年港交所並不容許「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但經歷此次教訓之後,港交所已進行大改革,容許相關公司掛牌,代表人物有內地手機品牌小米(01810)及美團(03690),同股不同權股份更已打破限制用去北水經港股通買賣。現時大部分阻礙已經消除,正好可以捕捉到今次的機會。 科創板收緊審批 除此之外,有消息指,當局有意改變對科創板較為寬鬆的上市審批,亦有機會推更多企業轉投香港。有指當局對科創板的審批相對寬鬆,對股票的定價或上市時間沒有設紅線,但有分析員指出,目前情況可能有變,審查程序比原先的審查更加麻煩,上海交易所的官員此前表示,希望將科創板與高素質的技術公司捆綁在一起,而不是虛張聲勢。 現時科創板的市盈率已遠拋離上交所及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高達七十八倍,反觀阿里的市盈率亦只是約二十九倍,上交所的平均市盈率為十三點七,若消息屬實,既然不能再享「天價」市盈率,內地獨角獸亦會重新考慮來港上市,因為香港市場的優勢除了是國際化,能吸納四方八面的投資者,而上市後的二次集資亦極為活躍,不同內地市場,過了IPO之後,再有資金需要就非常頭痕。 [...]

本港時事

中資股連番出事 港交所國際化減風險

近日有不少股分失驚無神大跌,剛過去週一(八日)就有承興國際(02662)及北京體育文化(01803)單日大跌八成及七成八,同日又有再遭沽空機構狙擊,以致股價下挫百分之七後下午停牌的安踏體育(02020)。再數上週有新城發展(01030)及同系的新城悅服務(01755)因主席被拘捕而連挫三天,前者累挫三成六,後者累挫逾四成。 無獨有偶,不難發現上述急挫股分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全都是中資股,正是再一次曝露內地股分的風險所在,對應近年港交所(00388)積極爭取內地股分來港上市,港交所在爭取上市費之餘,其實正正把股民推向劍鋒,陷股民於不義。要為投資者分散風險,同時保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港交所在爭取IPO時應趨國際化,而非僅僅劍指內地。 近期不少股分突然急挫,雖然有可能是被證券行斬倉或莊家散貨所致,但很多股分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不少都是中資股或大股東是內地人士股分。先數週一大跌的承興國際為例,該公司於上週五(五日)收市後公布,當日得悉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羅靜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公告指,公司董事無法確定羅女士出於何種原因或事件而被刑事拘留,集團的日常業務營運及董事會職能均維持穩定,並未受上述事件的重大不利影響。 其實不足一週之前,已有兩家上市公司因為主席被拘留而急挫,且市值損失以百億元計。七月三日晚,新城發展及同系的新城悅服務同時發表通告,披露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王振華正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王氏當時除了是新城發展主席及執行董事外,亦是新城悅服務的非執行董事,也是這兩家公司的大股東。 其實不用等到公司當晚出通告,兩公司股價當天交易時段同時急挫逾兩成三,且之後兩個交易日都未能止瀉,結果新城發展累積三天下跌百分之三十六點五,新城悅服務三天累挫百分之四十點九,至週一(八日)兩股才稍見反彈,只是彈力其實不算強,新城發展升不足半成,新城悅服務彈一成二,只可惜收市價五點七二距離未跌前的八點六元,仍然低逾三成三。 延遲公布消息 無論承興國際或新城系股分,通告都無透露其主席或大股東究竟因何事被拘,當中承興在七月五日才發表通告確認主席被拘,但根據同由羅靜擔任控制人兼董事長的上交所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所披露,原來羅靜是早於六月二十日已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換言之,香港上市公司承興要延遲了兩個多星期才公布事件。 至於新城大股東王振華,據內地傳媒《北京青年報》報道,他涉嫌在上海一間酒店猥褻女童,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同案被捕者還包括四十九歲的江蘇人「周某某」,她被指將受害女童帶到涉事酒店的房間內。而網上更傳出王振華被捕為父子相爭、兒子設局陷害,新城則回應指傳言為毫無根據的揣測謠傳。 其實在幾個月前的四月二十九日,還有一中資股金誠控股(01462)突然停牌,當天的公布提到,「自二○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起,本公司未能與韋先生和徐女士取得聯絡。」所指韋先生及徐女士正是公司的控股股東、執行董事兼主席韋杰,以及公司執行董事徐黎雲。通告內只引述了新浪的新聞,指有報道說兩人「正就其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遭杭州市公安局調查。」 司法透明度低 以上幾宗事例正正反映內地的司法系統及管治的不透明,令大眾很難知悉事件來籠去脈,當這些事件牽涉上市公司,一眾股民就無端牽涉入重大風險之中。同時,也反映港交所在監察這些內地上市公司時的不足,因為不少事件要在事後一段時間才被披露,且已違反了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第五百七十一章)第十四A規定,以及上市規則有關一般披露義務的規定,這包括在合理可行的情況下,盡快披露其所知的內幕消息。 而內地都有類似盡快披露敏感消息規定,新城系王振華被拘捕事件,由於他同時擁有一家內地上市公司,內地就有兩名律師向中國證監會舉報,質疑新城系A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601155.SH)未盡及時信息披露義務,以及和其利益相關方竄通進行內幕交易。 中資公司除了因處身於內地法律體系以及訊息披露水平與本港不同,引發的一連串問題外,還有就是內地的會計制度與國際標準不同,以及不少內地公司「水分」偏高問題,經常被質疑帳目,令中資公司成為近年沽空機構狙擊的主要目標。如安踏體育(02020)自今年五月才被沽空機構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創辦人Sor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