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聶振邦: 中石油(0857)股價十四年低,值博率高

今日分析股份是中國石油股份 (0857),集團於今年10月30日傍晚發佈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截至今年9月底的股東應佔溢利約372.53億元 (人民幣‧同下),較2018年同期約486.61億元,倒退23.44%,遠差於今年上半年溢利增長3.58%,反映去年中美貿易戰或中國經濟下行對集團已構成較大的負面影響。至於截至今年9月底資產淨值約12,253億元,而截至今年10月底已發行股數約1,830億股 (A+H股),計出每股淨值折合為7.4826港元,相對今年11月18日上午收報3.73元,市賬率為0.50倍,低於1.00倍反映就基本面而言現價處於偏低水平。 市賬率及市盈率分析 此外,參考過去兩年之每年最低市賬率介乎0.59至0.64倍,平均值為0.62倍,高於現時的0.50倍,反映實則現價偏低。平均值相對每股淨值為7.4826元,得出每股合理值為4.600元,較3.73元之潛在升幅為23.32%。而截至今年9月底之倒數12個月的股東應佔溢利約411.83億元,相對現時已發行股數,每股盈利折合為0.2515港元,對比3.73元之市盈率為14.83倍,參考過去兩個財年之每年最低市盈率介乎14.57至32.24倍,平均值為23.41倍,相對上述每股盈利,計出每股合理值為5.89元,較3.73元之潛在升幅為57.91%。 現價產生股息率五厘 再者,集團於2016至2018年每股股息漸見增加,每股股息由0.0593增至0.1788元人民幣,增加超過2.01倍。現時每股股息折合為0.1874港元,相對現價3.73元,計出股息率為5.02%。參考過去兩個財年之每年最高股息率介乎3.36%至4.23%,平均值為3.80%,相對上述每股股息,計出每股合理值為4.93元,較3.73元之潛在升幅為32.17%。綜合上述三種分析,每股合理值為4.60至5.89元,平均值為5.14元,筆者認為集團的每股合理值不少於此值,表示現價有上升空間,較現價產生潛在升幅接近38%,連同股息率超過5厘,預期一年回報率接近43%。 下半年多重業務展望 集團主要從事原油及天然氣的勘探、開發、生產和銷售,原油及原油產品的煉制,煉油產品的銷售及貿易,以及天然氣、原油和成品油的輸送及天然氣的銷售。於2019年中期業績之未來展望環節,管理層表示在勘探與生產業務方面,集團將全力推進國內油氣增儲增產增效。在煉油與化工業務方面,集團將針對市場形勢變化,深化結構調整和降本增效,謀劃高品質發展,推進從煉油向化工。在成品油銷售業務方面,集團將加強市場研究,根據客戶需求,持續優化商業模式,加大拓市場、提純槍、增效益工作力度,積極推動成品油擴銷提效。 股價處逾十四年低位 在天然氣與管道業務方面,集團將按照整體效益最大化原則,優化資源結構,確保國產氣全產全銷,在國際業務方面,集團將強化海外新項目開發和生產運行。從以上描述,業務前景傾向看好,不過相對筆者上述市盈率為14.83倍,認為集團明年每股盈利增長率才可望突破14.83%。雖然如此,自3月21日高見5.368元 (經股息除淨調整),為2019年暫時高位,之後股價便見反覆向下,至8月26日低見3.69元,高位回落逾31%,亦是自2005年2月以來最低 (歷時超過14年半),足見股價自今年8月起處極低水平。 而現價3.73元較3.69元僅差1.07%,少於一成可見現價進場風險不大,連同上述以基本面而言股價得出股價偏低的結論,認為適合進場作中長線投資。參考策略為進取者可於現價或以下買入股份;謹慎者可於3.40元或以下買入;保守者則可於3.00元或以下買入。此股顯然屬中長線投資性質,持貨不少於一年可看目標價為5.00至5.50元;而止蝕位為買入價下跌20%可考慮離場。另須留意鑑於近期恆指表現波幅,遇上股價下挫時,投資者應嚴守止蝕為佳。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

博客

關志敏:企業管理黃金法則──細察看不到的變數

五年前,筆者躊躇滿志地與拍檔創辦萬方家族辦公室,雖說在金融行業中已累積近二十年經驗,但說到企業管治,自問尚有更多增值空間。於是當年便買了一大堆有關經營管理哲學的書籍「惡補」一番,慢慢地亦悟出一些企業管理哲學。 作為公司經營者,常常要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公司賺更多錢呢?請讀者考慮以下情景:兩位求職者要求的薪酬差不多,A可以替公司賺五十萬,而B則能替公司賺五百萬。假設你是公司管理層,你會聘請哪位求職者? 筆者敢說大部分公司會選擇聘請後者,因為聘用B的回報率明顯更高。很多人都只會著眼於提高營收及降低成本,不過筆者想指出影響公司盈利的並不是只有「營收」及「成本」兩個變數,而且帳面上的進帳往往不反映全部事實,有時反而暗藏風險。 其中一個常被人忽略的變數是員工的操守及人格。繼續沿用上述例子,該公司最後聘用了求職者B,而B亦真的成功與客人簽訂了一張五百萬的合約。如是者過了一段時間,客人突然向公司提出訴訟,揭發B在銷售過程中使用了欺詐手段,事情終於水落石出──原來B之所以能帶來比其他人多十倍利潤,全因為他的職業操守有問題。當初公司僅以營收為考量而聘用了B,結果連累公司被追討索償兼釘牌,得不償失。倘若管理層願意花時間觀察員工的品格及操守,應可避過此橫禍。因此,這些年來筆者秉持「以人為本」的管理方針,尤其看重員工的操守及品格。 其實計算盈利的算式很簡單,人人都會算,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看得到影響公司盈利的變數,然而這些看不到的變數往往就是致命傷。作為經營者,必先明白各個變數之間的相互關係──有些是加減、有些是乘除、有些是指數等等;然後則要無時無刻地尋找看不見的變數。但是看不見的變數要如何尋找呢?這正正就是對經營者的見識及眼光的考驗。常言道「創業難,守業更難」,最大的難處正是在於必須時常保持警覺、做好準備。 [...]

博客

藺常念:阿里巴巴(9988)的八大亮點

阿里巴巴上星期五開始招股,國際配售第一天已經足額。最高價HK$188,集資額連超額配售最多1076億港元。比起另一隻科巨企網騰訊,阿里更有優勢,阿里銷售及盈利增長都超過40%,遠高過騰訊的24%;主要業務網購仍然在增長兩成以上,但騰訊手遊增長已經放慢;市盈率阿里是25倍,騰訊是33倍,估計將有投資者把投資在騰訊的資金轉到阿里。 其企業亮點有如下八點: 1/ 阿里巴巴這次「回家」上市,使更多中國內地及亞洲的投資者可以買到他們的股票,當中有很多是阿里巴巴客戶。參考亞馬遜,該股估值有溢價是由於一班滿意亞馬遜服務的客戶也成為了他們的投資。 2/ 預料在港上市可以吸引亞洲區內的資本,包括中國及亞太區的散戶及機構投資者。加上今年以來,中國股市跑贏環球股市,按年增幅逾30%。 3/ 國際配售第一天已足額,證明投資者反應熱烈。在港上市會吸引到一些如追蹤港股、亞洲股市及大中華股市的基金。港股美股可互換的做法,讓環球投資者基本上可24小時交易集團的股票,使機構投資者如一些基金有更大的彈性去更頻密地交易集團的股份,技術上吸引他們購入。而散戶也同樣可以因應市場變化,反速調整投資策略。 4/ 上市後股份將被納入恒生綜合指數及富時中國指數(不是恒指),基於Altaba減持賣股增加了公開市場的流通量,MSCI權重將調整,估計將帶來40億美元的額外需求。 5/ 阿里巴巴這次在招股書提及這次IPO中,國際發售價可能定為高於最高公開零售發售價的水準,基於目前國際配售認購反應如此熱烈,如果最後實現這個安排,散戶的價會相對便宜一點,比較吸引。 6/ 阿里巴巴在美股股價今年至今已升逾33%,其業績在高基數下仍然每季錄得雙位數的增長,往往更跑贏其他科網股。由於本身已在美國上市,散戶不要預期阿里巴巴港股上市首日會像其他新股一樣爆升,相信要買該股的話,更多是看重長遠數字化經濟及阿里平台協同效應持續增加等多重因素。 7/ [...]

博客

何啟俊:偉易達(0303)中期業績理想,積極採取措施減貿易戰衝擊

偉易達(0303)為全球最新嬰幼兒和學前電子學習產品生產商,其業務亦涵蓋生產電訊產品和承包生產服務。公司上周公布截至今年9月底止之中期業績,收入按年上升12.0%至11.2億美元;股東應佔溢利同比增加31.0%至1.2億美元。每股派發中期股息17美仙。 盈利增長主要是毛利率改善以及經營開支(銷售成本和管理費用)比率向下。整體毛利率由2018年同期的29.5%,上升1.2個百分點至30.7%,受惠於原材料價格下跌和人民幣貶值致勞工和生產成本降低。按產品分類,電子學習產品和承包生產服務分別佔整體收入40.3%及41.4%,餘下為電訊產品。 電子學習產品在加拿大和美國的銷售表現強勁,疊加公司安排在美國實施關稅前,加快付運產品,令期內電子產品在北美洲的收入增長約兩成。至於歐洲市場方面,因新產品系列受消費者歡迎,拉動電子產品在當地收入亦錄得12.9%增長。由於大部分產品錄得增長,如專業音響設備,承包生產服務業務在北美和歐洲收入均錄得收入一成或以上增長。 展望下半年,承如上文提及,部分電子學習產品和電訊產品提早付運,估計收入及盈利增速會較上半年略為放緩。不過原材料價格會持續走軟,預期毛利率有望進一步改善。目前偉易達有部分產品被列入美國關稅清單,有可能在今年底前全面加徵關稅,故此公司會將部分成本轉嫁客戶以及將生產轉移至馬來西亞的生產基地,以減少貿易戰對公司業績的衝擊。 投資策略上,股價借業績利好帶動,突破下半年的阻力位。現價為2020年度預測市盈率12.6倍,低於過去5年平均市盈率,估值不高,短期目標先行上望85元。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並無持有上述股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