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黃偉健:中國飛鶴 (6186) 疫情下的績優股

集團為內地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供應商,主要研發、製造、生產及銷售各類型嬰幼兒奶粉,透過內地全國共1,900多名線下經銷客戶網絡,於超過11.9萬的零售網點銷售其產品,包括各大超市及連鎖店。目前,集團擁有7個生產設施,設計年產能合共19.24萬噸。 雖然受到COVID-19所影響,但集團於2020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依然按年錄得47.8%之增長,達到87.1億元人民幣,毛利則達61.8億元,按年增55.4%,溢利則達27.5億元,按年增57.2%,每股基本盈利0.31元人民幣,按年增40.9%,表現強勁。 在集團的營業收入中,高端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佔收入約77.8%,是集團主要收入來源,此產品2020年上半年收入按年增73.0%至67.7億元,毛利率則達74.2%,按年增加0.7個百份點,主要受到集團高端奶粉產品包括高端星飛帆及超高端臻稚有機產品較為受市場歡迎所致。集團另一產品普通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收入亦按年增9.4%,至15.4億元,佔集團總收入約17.7%,毛利率則為63.1%,按年提升2.6個百份點。這兩個產品業務為集團主要產品業務,在COVID-19疫情底下均錄得增長。 再看集團過往業績歷史,2015年到2019年收入由36億增加至137億,複合年增長率為39.6%,利潤則由4.1億,增加至39.4億,複合年增長率75.8%,財務上表現強勁,增長速度遠快於同業。 集團超過98%之收入來自中國內地,只有不到2%收入來自國外,其產品主要銷售與內地市民。近年內地市民受到收入持續增加所帶動,消費力不斷提升,並特別趨向選擇高端產品,消費升級所帶來的市場需求有增無減。雖然受到COVID-19疫情所影響,市民整體消費量大幅下降,但在嬰幼兒奶粉的花費卻沒有出現大幅下滑情況,主要是因為嬰幼兒奶粉難被其他食品所取代,與成年人可選擇的食品種類相對較少。 內地疫情漸受控,經濟活動大部份已恢復,相信集團在未來的營業情況將有較大機會能夠維持過往強勁表現,在內地這麼龐大的消費市場中,集團潛力應該是還未見頂。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沒有持有上述股份。 [...]

博客

梁健雄:美匯走勢偏弱不變 港股走勢靜待消息

美國雖然疫情嚴重但道指就未因疫情而大幅下跌,惟美匯指數就繼續因財政部政策下走弱情況未能改變,港股與內地股市亦同樣在疫情下未有再大跌,在美元兌離岸人民幣仍於下行情況,表示美元持續受壓,中港股市就應該可睇高一線,在仍等待新消息刺激下,暫時港股投資者就炒股唔炒市,甚至看到機構投資者已有換馬動作,當個別股份出業績後或快將公布業績前,就見資金流出流入情況。 煤氣下半年業績難扭轉 煤氣(00003)公布半年業績盈利倒退已屬意料之內,惟仍然維持派息當然手頭現金充裕之餘最緊要箍住班股民,有股息收小股民當然就會安心一點,亦會有小股民認為煤氣於逆市中仍能維持去年一樣派12港仙股息,會對煤氣感覺頗好,但大戶與散戶往往看法未必一致,以昨日交易時段盤路所見,大戶沽貨以壓倒性控制局面,散戶就只多以排隊等買入為守,煤氣在業績上純利按年少三成一有多,以其11.1元股價仍高企28倍PE看,下半年燃氣銷售量的惡劣情景應仍未完全反映出來,香港食市一間倒閉完一間,煤氣面對商用客戶銷售面打擊極大,雖然住宅用氣量跌幅輕微,但加上爐具銷量倒退,於下半年本港經濟難有起色下相信只有雪上加霜,不要忘記過往香港地區為集團盈利貢獻達1/4,最重要煤氣於本地業務已難有增長亮點,餘下就只靠內地業務支撐,但內地業務亦已錄得倒退,在機構投資者預期煤氣全年業績前景暗淡下,既然要靠內地業務來支撐,何不換馬至內地燃氣股,因內地燃氣股普遍PE較煤氣低,機構投資者過往一直願意付高PE給煤氣時代可能暫時消失,估計年底本港經濟未有好轉前股價仍有下調壓力。 估值過高勿高追 另一類近期公布業績有好表現的股份,就是奶類股,澳優乳業(01717)與及中國飛鶴(06186)雙雙中期業績按年多賺五成以上,表現相當不錯,股價亦節節上升,而即將於下周公布業績的蒙牛乳業(02319)亦已創近三年新高,但蒙牛現價為30倍PE 就略嫌上望水位不多,反而H & H國際控股(01112)就較為受冷落,以其16.85倍PE 比較幾隻熱門奶類股值博率就較高,H & H公布首季收入增長13%至24.24億元人民幣,亦有不錯的表現,該股同樣亦於下周公布半年業績前可留意。 中央嚴控資金流動 疫情關係令中港澳人流往來幾乎斷絕,不要說人流、連資金流亦不容易匯出匯入,特別做中港兩地經商的就更加明白,因中國正在金融方面釘得很緊,無他的,貿易戰後中美開打金融戰已無可避免,加上年底內地幾個城市先行試驗數字貨幣在即,更加挑動美國神經,雖然資金流動內地看得特別緊,但內地與澳門就快通關人流可以自由往返,消息隨即令一眾賭業股應聲回升,但有傳各大賭場VIP房就未見樂觀 ,正因內地擔心資金外流,對VIP賭房客由其看得緊,估計賭業股收入在通關之初賭場只屬旺丁未至昔日旺財高峰期,反而各酒店客房就應該好生意,因內地十一黃金週會把澳門酒店迫爆,但起碼可先旺丁才有望後旺財,賭業股升勢就應該要以慢升為主不應高追。 (筆者未持上述股票) [...]

博客

何啟俊:中國飛鶴(6186)專注高端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

中國經歷疫情洗禮後,國內經濟受到一定衝擊,刺激內需為推動經濟發展的不二法門。5月下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擴大內需戰略以及推動消費回升。筆者認為,與民生關連度較高的消費行業會率先受惠。 中國飛鶴(6186)為國內嬰幼兒配方粉的龍頭企業。2019年公司收入按年上升32.0%至137.2億人民幣;淨利潤則同比增長75.5%至39.3億人民幣。整體毛利率按年上升2.5個百分點至70.0%。盈利顯著增長主要是高端嬰幼兒配方奶粉的銷售佔比提升,佔收入比重達到68.6%(18年度: 64.1%),拉動產品平均價格和毛利率表現,疊加主要費用率(銷售及行政開支)下降。 在疫情期間,公司積極推動線上營銷活動,包括內部推廣人員通過微信與消費者互動以及開展線上直播活動,同時公司與多家物流企業緊密合作,為客戶提供無接觸送貨上門服務。由於消費者對嬰幼兒配方粉的剛性需求,公司預期今年第一季度收入增長不低於三成。 展望未來,公司仍會專注於高端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預測,國內高端奶粉市場的規模到2023年會達到近2,000億人民幣,複合年增長率為16.6%,主要是民眾可支配收入上升及健康意識提高。隨著收入結構進一步改善,料公司產品均價及毛利率會有上升空間。另一方面,中國飛鶴亦有意在明年拓展嬰幼兒配方奶粉以外的產品類別,包括液態奶以及羊奶,相信有助開拓新收入來源。 綜合而言,中國飛鶴盈利增長動力充足,加上中央對國產奶粉的扶持,憧憬受惠於國產奶粉的市佔率提升。策略上,股份現價為2020年度預測市盈率23.4倍,與同業蒙牛(2319)和伊利(滬:600887)約30倍市盈率比較,估值不高,可收集作中長線部署。 (筆者並無持有上述股票) [...]

博客

何啟俊:推進產品高端化,中國飛鶴(6186)估值不高

中國飛鶴(6186)為國內最大嬰幼兒配方粉產銷商,2019年上半年,高端及普通嬰幼兒配方奶粉佔約九成收入來源,其他乳製品包括成人奶粉、液態奶、羊奶嬰幼兒配方奶粉和豆粉等。公司目前在國內有超過10萬個零售點,而生產設施大部分位於黑龍江省。 根據2019年度的中期業績,公司收入按年上升34.4%至58.9億人民幣;淨利潤則同比增長60.4%至17.5億人民幣。毛利率按年上升1.02個百分點至67.5%。盈利增長主要是高端嬰幼兒配方奶粉的銷售佔比提升,而且高端產品需求增加,公司提供的促銷優惠減少。 展望未來,公司將加強布局於高端奶粉產品,以迎合消費者喜好轉變。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指出,2018年高端奶粉產品佔中國奶粉市場佔比約37.9%。伴隨國內消費者可支配收入上升及健康意識提高,高端奶粉的市場份額到2023年會增加至58.3%。預期高端奶粉市場的規模到2023年會達到近2,000億人民幣,複合年增長率為16.6%,高於整體市場的增速。 另一方面,中央為提高消費者對國產奶粉的信心和品質,國家發改委去年發布《國產嬰幼兒配方奶粉提升行動方案》,冀提高國產奶粉的市佔率,又鼓勵生產奶粉時採用鮮奶。作為國產奶粉的龍頭企業,相信公司會受惠於國策扶持,有利鞏固在國內奶粉市場競爭優勢。 投資策略上,在國家政策推動和高端奶粉市場未來幾年會保持不俗增長,而飛鶴將陸續擴建生產基地,以增加產能應付市場需求,將成為未來盈利增長引擎。現價為2020年度預測市盈率18.4倍,低於香港上市同業的平均水平,建議投資者可現價收集。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並無持有上述股票) [...]

博客

植耀輝:港股後市變數仍多,淺談乳業股前景

港股昨日又再度急跌,中美貿易談判再起波瀾,原先上週投資者還在熱炒首階段達成貿易協議,但轉眼美國總統特朗普便馬上「否決」撤消關稅的說法,加上本地情況又再轉趨惡化。一時之間,樂觀情緒又馬上變得悲觀。事實上,正如筆者一直強調,若只是買多數以百億美元農產品便可令解決貿易戰,相信一早便已成事矣!故亦一直敢對後市有太多憧憬。當然,現時後市變數相當多,中美貿易只是其中之一,本地局勢惡化,以至騰訊(00700)業績仍然深受關注;此外,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亦會出席聽證會,相信大市仍會相當反覆,並繼續出現大幅波動的情況,而較早前之27,800-28,000點仍會是重大阻力。 早前因中國飛鶴(06186)招股關係,筆者搜集了不少內地乳業發展之相關資料,亦可趁此跟各位分享對相關板塊之看法。內地乳製品市場自2008年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後行業開始出現重大改變,消費者爭相選購國際品牌,本土企業面對如此情況,部分如伊利及蒙牛(02319)等乳業綜合大型企業利用自身優勢,進行行業整合之餘,亦積極尋找國際牧場奶源資源,以及將生產及技術變得國際化。其後內地推出一系列政策,逐漸令消費者恢復信心。而行業發展亦出現兩極化,大型企業如伊利及蒙牛優勢明顯,並通過向外併購,將品牌推向國際化。 飛鶴前景較審慎 最後亦可談談飛鶴。根據招股書介紹,飛鶴為內地最大嬰幼兒配方奶粉公司,於內地嬰幼兒配方奶粉集團中排名第一(市場份額15.6%),某程度上擁有龍頭概念。當然,在政策支持加強品牌集中度(國產奶粉自控目標達到60%以上)的同時,該公司主打高端市場,同時擁有較廣泛之線下銷售渠道,以及過去三年業績維持高增長下,前景料仍可審慎看好。不過,跟大部分增長強勁的內地企業一樣,飛鶴用於廣告銷售之開支亦持續增加,由2016年-2018年佔營收比例大致維持於36%水平;而行業競爭一向激烈,但飛鶴研發比例過去三年亦只得1%,未來如何保持優勢,值得大家關注。此外,原奶價格今年開始持續攀升,早前蒙牛股價下跌,便是市場擔心原奶價格上升會影響毛利水平。因此飛鶴未來股價去向,筆者傾向較為審慎。 筆者並未持有相關股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