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藺常念:匯豐(0005)業績令人失望

香港股市進入業績期,藍籌股開始公佈2019年全年業績。首先宣佈的是匯豐控股(004)。匯豐2019年全年純利133億美元,主要是受到第四季業績欠佳拖累。2019年第四季集團要為商譽作出73億美元的減值撥備,再加上英國政府徵費10億美元,令到集團第四季錄得39億美元的虧損。市場普遍預期2019年純利200億美元,但第四季大額撥備令到分析員大跌眼鏡。 第四季大額撥備是業務重整的前哨,集團歐洲和美國的業務欠佳,一直未能為集團提供理想盈利貢獻。相反亞洲業務提供集團九成盈利貢獻。股本回報也因為歐美業務欠佳,未能達到目標的10%。令人失望的是,匯豐是在環球經濟環境差的時候,出售資產。買家極少,而且會壓價。市場消息指,匯豐打算出售法國的零售銀行業務,潛在買家有法國興業銀行,及法國郵政銀行。但出價只會是象徵性,由零至5千萬歐元。匯豐計劃未來三年削減歐美人手,目標是35000人。經常性開支將每年減45億美元。匯豐打算大幅減少歐美加權風險資產1千億美元,所釋放出的股本,將可以提高集團的股市回報,希望能達到目標10至12%。公佈業績後匯豐股價急跌5%。 匯豐花名是大笨象,自1970年開始投資港股的股民,都視匯豐為投資組合首選。當年匯豐一隻的市值,大過其他所有股份的總值。匯豐就是代表香港經濟,尤其是在石油危機後,香港經濟起飛,匯豐就代表了香港的成功故事。股價每年都有10%以上的升幅。聖誕鐘,買匯豐,是多年來股民的口號。 匯豐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1983至1985年香港及全球陷入衰退。匯豐涉及多宗巨額壞帳,包括佳寧,邦達,東方海外,華光,及英國的金絲雀發展商。股價最低跌至$4.00。為了避免股價跌得太低,匯豐宣佈四合一。匯豐成功渡過1985的衰退。當時行總裁浦偉士,向英國四大銀行之一,米蘭銀行提出收購。匯豐由一間香港的銀行,變身成為國際銀行。 自1986之後,匯豐發展是一帆風順,在環球市場不停收購,成為全球資產最大,最賺錢及市值最大的銀行。浦偉士之後的行政總裁邦特(John Bond),加快收購步伐。最著名的收購是美國的家居金融(Household Finance),匯豐在亞洲,歐洲,及美洲都是領先銀行。由1986年最低位到2007年,匯豐股價升了30多倍。不少股民長期持有匯豐都賺大錢。 但是樂極生悲,匯豐2006年發出盈警,指美國的次按令到集團錄得大額虧損。2007年匯豐仍然能維持股價不跌。但2008年開始,壞消息一個接着一個,股價急挫。金融海嘯令到匯豐業績轉壞,盈利急跌。隨着美國政府及歐洲政府加強監管國際銀行,及用司法手段向匯豐等的國際銀行徵收大額罰款。匯豐不只要支付近百億美元的罰款,還要花大量金錢來遵守法規。每年要花50億美元守法,及削減有問題的業務。自2006年行政總裁格連宣佈重整業務,削減開支。2009年3月最低跌到$33,要以最低價$28集資,補充資本不足。 自從格連以來,匯豐每位行總裁的工作都是重整業務,提高股本回報。但十多年來,沒有一位行政總裁可以達到目標。同業摩根大通已經從金融海嘯恢復過來,但是匯豐卻仍然在重整業務;根本上匯豐沒有一個可行的方法,恢復當年的光輝。股價從當時的$150跌至$56,令股民極度失望。匯豐已經不是股民必要持有的股票,匯豐的沒落,引証一個時代的過去。 [...]

博客

李慧芬:疫情催生綠色地產行業需求,朗詩地產(0106)迎發展良機

近期股市走勢反覆,一度輕微升穿28000,但由於28400才是重要阻力,所以這兩天已出現沽壓,估計短期內會於27000至28400之間上落。 受疫情影響,今年第一季度房企流動性將進一步減弱,房企償債能力及現金流等財務狀況引發市場關注。2月19日,國際評級機構惠譽關於朗詩地產(0106)的最新報告中提到,鑒於朗詩1月在境外市場成功發行2億美元公募債用於置換4月到期的2億美元債,完成置換後一年內到期債務下降至人民幣10億元,不到其債務總額的15%,約為其現金總額的20%,作為考量,惠譽對朗詩地產給予再融資「低風險」評級。此外,惠譽認為朗詩在中國和美國均持有優質土地儲備,這將支撐公司的合同銷售及現金流。 與大多數房企相比,朗詩始終保持資金安全和負債結構管控方面的優勢。 2019年半年報顯示,朗詩的長短債務比為2.5倍,負債結構均衡合理。 據最新公告,截至2019年末,公司淨負債率預計低於50%,始終處於行業低位,財務狀況保持健康。值得一提的是,朗詩一直高度重視現金流安全,對現金流進行滾動預測和即時監控管理。截至2019年末,公司手持現金約47.6億元,加上前述提及的債務完成置換後,現金/短期債務比超過4.7 倍,運營資金充裕優勢凸顯。 朗詩基於資產輕型化經營戰略,與資源互補的投資機構、金融機構、政府投資平臺建立了長期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擁有多元化融資渠道,包括股權投資、銀行授信、資產證券化、公司債融資等,為後期發展提供足夠資金支援,穩健的融資能力毋庸置疑。 銷售回款方面,據悉朗詩通過電話、線上銷售等多種方式積極應對,將線上蓄客最大化地實現線下轉化,通過線上線下互相配合,為未來成交做好鋪墊。 同時積極與銀行溝通已售部分房屋的放款事宜,加速資金回籠。 眼下多地出臺房地產行業支援政策,相信疫情對房企的衝擊是短期的。 疫情過後,市場將更重視住宅產品的健康程度和舒適度,綠色地產行業的需求應運而生。 朗詩憑藉純熟綠色技術的應用和數百項專利,樹立差異化綠色健康產品核心競爭力,疊加多年綠色品牌積累,料突圍而出,獲更多市場關注與發展機遇。 朗詩股價從去年第二季起拾級而下,雖已下跌30%,惟現水平估值吸引,值搏率高,加上技術圖形上受到100月平均缐的支撐,投資者可考慮吸納,目標價1.06元。 [...]

博客

陳卓賢:德視佳(1846)估值吸引,中長線穩妥之選

希瑪眼科(3309)2018年初上市時,一度創出5日內累升5.86倍的明星股神話(由招股價$2.9升至最高$15.38),雖然現時股價已回落至約$4.63,但仍較招股價高出逾50%。當時希瑪會受市場熱烈追捧,除了是由於集團創辦人林順潮醫生出名外,更離不開眼科醫療本身所具有的亮麗前景,這才令該股至今仍撐得起80倍PE-TTM。 PE遠低於希瑪眼科 去年10月,德國的眼科醫療企業德視佳(1846)亦來港上市,或許受當時社會運動的不明朗氣候影響,股價首日掛牌即使最高見$15.18,較招股價$7.5高出1倍,但往後數天已輾轉回調,現價為$8.5,勢頭遠不及當年的希瑪。若從估值看,兩者市值相約,參考2018年數據,德視佳每股盈利為0.466港元,現價PE約18.2倍,相比起80倍的希瑪,估值當然是相當吸引。 有別於主要治療白內障、青光眼及斜視等眼科疾病的希瑪,德視佳主要提供視力矯正服務手術,大眾普及度相對地高,其主要服務客戶包括: (1)18至45歲,以屈光性激光手術或後房型人工晶體(ICL)植入術治療近視、遠視或散光的人士; (2)45歲以上,以屈光性晶體置換手術治療老花眼或白內障的人士。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在不包括PRK/LASEK的先進晶體置換手術及屈光手術市場,按2018年的收益計,德視佳的市場份額分別在德國排名第一,在丹麥排名第二。 雖然德國仍是主要基地,但在中國亦有6間診所,包括杭州及北京,並預計將會動用上市集資額中的40%在成都及重慶興建2間診所,同時亦會動用33%以收購形式在歐洲拓展集團版圖。從各地區總收入佔比可見,中國所佔的比重已由2016年的12.4%,升逾2倍至2018年的28.2%,未來更聚焦於中國市場的策略明顯,尤其已注意到兩個於中國的重要機遇:(1)近視人口數量巨大且不斷增加;及(2)老花眼治療的三焦點晶體置換手術滲透率低。 中國眼疾市場潛力極高 2018年,中國近視人口總數達5.79億人,2014年至2018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2.2%,預計將於2023年前進一步增至6.55億人。同期,中國18至45歲高度近視的人數則由6,530萬人增至7,160萬人,複合年增長率為2.3%,預計將於2023年前增至7,910萬人,複合年增長率為2.0%。而隨著手機及桌上電子產品的普及,20歲的學生中近視患病率已超過中國總近視人口的70%,而青少年近視患病率持續增長,亦達到了近青少年人口的90%。 中國的近視人口持續增加,但相應治療的滲透率卻低於德國等國家。2018年,對於中國18至45歲近視患者,僅完成了174,407例全飛秒激光手術用於治療近視及44,248例後房型人工晶體(ICL)植入術用於治療高度近視,滲透率分別為668.5例/每百萬人及618.0例/每百萬人;在德國,同類情況的滲透率分別為1,423.7例/每百萬人及2,651.1例/每百萬人,分別是中國的2.1倍及4.3倍。 除近視年輕化外,中國45歲以上患有老花眼的人數亦不斷上升,從2014年至2018年,人數就由3.42億人增至3.91億人,預計將於2023年前增至4.61億人。然而,在中國用於治療老花的三焦點晶體置換手術滲透率則僅為12.7人/每百萬人;而同期在德國的滲透率卻高達140.1人/每百萬人,接近是中國的11.0倍。 從上述數據可見,無論是近視抑或是老花治療手術,中國的滲透率都是遠遠落後,反映其增長空間的巨大。尤其年輕人都傾向因外表而不願意戴眼鏡,而對中年人來說,也有資料顯示使用多副漸進式眼鏡的成本,更較進行三焦點晶體置換手術則更高昂,可預期以上兩項視力矯正手術在中國都是滿載商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