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陳卓賢:德視佳(1846)估值吸引,中長線穩妥之選

希瑪眼科(3309)2018年初上市時,一度創出5日內累升5.86倍的明星股神話(由招股價$2.9升至最高$15.38),雖然現時股價已回落至約$4.63,但仍較招股價高出逾50%。當時希瑪會受市場熱烈追捧,除了是由於集團創辦人林順潮醫生出名外,更離不開眼科醫療本身所具有的亮麗前景,這才令該股至今仍撐得起80倍PE-TTM。 PE遠低於希瑪眼科 去年10月,德國的眼科醫療企業德視佳(1846)亦來港上市,或許受當時社會運動的不明朗氣候影響,股價首日掛牌即使最高見$15.18,較招股價$7.5高出1倍,但往後數天已輾轉回調,現價為$8.5,勢頭遠不及當年的希瑪。若從估值看,兩者市值相約,參考2018年數據,德視佳每股盈利為0.466港元,現價PE約18.2倍,相比起80倍的希瑪,估值當然是相當吸引。 有別於主要治療白內障、青光眼及斜視等眼科疾病的希瑪,德視佳主要提供視力矯正服務手術,大眾普及度相對地高,其主要服務客戶包括: (1)18至45歲,以屈光性激光手術或後房型人工晶體(ICL)植入術治療近視、遠視或散光的人士; (2)45歲以上,以屈光性晶體置換手術治療老花眼或白內障的人士。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在不包括PRK/LASEK的先進晶體置換手術及屈光手術市場,按2018年的收益計,德視佳的市場份額分別在德國排名第一,在丹麥排名第二。 雖然德國仍是主要基地,但在中國亦有6間診所,包括杭州及北京,並預計將會動用上市集資額中的40%在成都及重慶興建2間診所,同時亦會動用33%以收購形式在歐洲拓展集團版圖。從各地區總收入佔比可見,中國所佔的比重已由2016年的12.4%,升逾2倍至2018年的28.2%,未來更聚焦於中國市場的策略明顯,尤其已注意到兩個於中國的重要機遇:(1)近視人口數量巨大且不斷增加;及(2)老花眼治療的三焦點晶體置換手術滲透率低。 中國眼疾市場潛力極高 2018年,中國近視人口總數達5.79億人,2014年至2018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2.2%,預計將於2023年前進一步增至6.55億人。同期,中國18至45歲高度近視的人數則由6,530萬人增至7,160萬人,複合年增長率為2.3%,預計將於2023年前增至7,910萬人,複合年增長率為2.0%。而隨著手機及桌上電子產品的普及,20歲的學生中近視患病率已超過中國總近視人口的70%,而青少年近視患病率持續增長,亦達到了近青少年人口的90%。 中國的近視人口持續增加,但相應治療的滲透率卻低於德國等國家。2018年,對於中國18至45歲近視患者,僅完成了174,407例全飛秒激光手術用於治療近視及44,248例後房型人工晶體(ICL)植入術用於治療高度近視,滲透率分別為668.5例/每百萬人及618.0例/每百萬人;在德國,同類情況的滲透率分別為1,423.7例/每百萬人及2,651.1例/每百萬人,分別是中國的2.1倍及4.3倍。 除近視年輕化外,中國45歲以上患有老花眼的人數亦不斷上升,從2014年至2018年,人數就由3.42億人增至3.91億人,預計將於2023年前增至4.61億人。然而,在中國用於治療老花的三焦點晶體置換手術滲透率則僅為12.7人/每百萬人;而同期在德國的滲透率卻高達140.1人/每百萬人,接近是中國的11.0倍。 從上述數據可見,無論是近視抑或是老花治療手術,中國的滲透率都是遠遠落後,反映其增長空間的巨大。尤其年輕人都傾向因外表而不願意戴眼鏡,而對中年人來說,也有資料顯示使用多副漸進式眼鏡的成本,更較進行三焦點晶體置換手術則更高昂,可預期以上兩項視力矯正手術在中國都是滿載商機的。 [...]

資本政經

新冠疫情下 港府應為與不應為

《資本壹週》745期 (2020年2月20日) 1.反對「封關」,因香港乃是外向型、服務型社會,「封關」的成本極高。 2.只作家居自我隔離,隨時變成病毒就在隔籬,若每區都爆發便大鑊矣。 3.補貼的乘數效益很低,港府卻一而再只懂掟錢,完全無經濟邏輯可言。 新冠疫情下 港府應為與不應為 本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個案拾級而上,根據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公布,截至本週二(十八日),共有六十二宗確診,死亡人數亦增加至二人,因此,要求港府「封關」之聲不絕。   個人而言,由始至今,都絕對反對「封關」,因為隨着香港乃是一個外向型、服務型社會,「封關」的成本極高——除了股票仍有得炒,其他服務莫說旅遊、零售、飲食,就連專業服務例如會計、律師,都會完全停頓。這還不特止,如果封了關,禁止了人的流動,亦會害死很多中小型企業,因為每日不知幾多人須往返內地,工作又好,做生意又好,甚至傾生意都好。   值得注意的是,外向型、服務型社會,經濟萬一下挫,即使見底,亦需要休養生息,需要時間復元,復元速度遠遠不及製造業。就以旅遊業作例子,即使疫症消失,旅客也不會一下子就回來,有些甚至走了便不回來。   換句話說,如果封關,就要全城埋單之餘,更要捱一段日子。需要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豈是一個醫生、一個界別可以揸主意?泛民主派死執着這一點不放,完全是在搗蛋!且看澳門都要重開賭場,雖然這樣做沒多大用處,因為中國仍然封城。   除了堅持「不封關」,另一樣港府一定要做的,就是增設檢疫中心。因為現時四個檢疫中心使用率已超過八成,不敷應用;否則,由於沒有設施,退而求其次,只作家居自我隔離,隨着香港居住環境又逼又密,隨時變成病毒就在隔籬,分分鐘每區都爆發,到時便大鑊矣。 [...]

吳老闆週記

中國盡顯大國風範

《資本壹週》745期 (2020年2月20日) 中國盡顯大國風範 .中國寧願損失慘重,都選擇負上責任,不得不叫句「萬歲!」 .新冠疫情發展下來,傳染力雖沒減低,但殺傷力似乎已減低。 .規定口罩高價發售,肯定全球都賣給你,供應一多自然冧價。   本人一直以來強烈反對香港「封關」,因為付出的經濟代價將會相當大。事實上,中國處處封城以來,造成的經濟損失非常大,本欄上期就指出,首季莫望增長,隨時倒退十個八個巴仙亦不出奇。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中國GDP近100萬億人民幣;平均每季計算,每季GDP便為25萬億,就算不是倒退十個八個巴仙,只是一半,都損失了1萬億人民幣。再根據衞健委公布,截至本週二(18日),全國累積新冠死亡病例2,004宗;以此計算,每條人命便是5億人民幣,假設死亡人數最後去到5,000人,每條人命也要2億人民幣,封城的代價就是如此大。   換了是美國,個人認為一定不會付上如此沉重代價,反觀中國卻願意負責任,做法非常王道。究其原因,固然因為內部方面,自己經濟雖然衝了上去,已去到全球第二,惟其他範疇如衞生、醫療、人民水平卻跟不上,尚未到位;對外方面,則怕病毒傳了出去,影響全世界,當中着眼點並非歐美等先進國家,而是發展中國家,尤其是與中國構建一帶一路的夥伴。   無論如何,中國今次真是盡顯大國風範,寧願損失慘重,都選擇負上責任,不得不喊句:「共產黨萬歲!」、「中國萬歲!」。經此一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可謂完勝美國資本主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