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迎戰16度:名牌時裝走上環保路

剛落幕的二○二○春夏四大時裝週上,不少品牌在環保議題上有所墨,除了從服裝面料下手,場地的布置、邀請函材質、以及整體傳達的訊息等,都可以看到一眾設計師和品牌對環保的關注程度大幅提升。品牌更重環保,除了因為自身的覺悟,相信更因為時裝業為全球第二大污染行業,以致近年成為環保團體的狙擊對象,加上新一代消費更重視品牌的社會責任和形象。因此,不得不跟隨市場洪流作出轉變。 在今次四大時裝週中,最受矚目的米蘭及巴黎時間週裏,各個品牌都加入了環保氣息。當中Gucci以全球森林驗證系統的紙張製成簡約的邀請卡,「騷」場採用了低能源消耗的LED燈,還為每一位出席的賓客種下一棵樹,來補償出席者的交通運輸、飲食、住宿等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至於Dior,則會把本次時裝騷場地中的一百六十四棵樹木全數捐出,移往各地進行長期培育。至於Vivienne Westwood的春夏系列與廢棄時裝面料認證機構Wastemark合作,從意大利工廠週圍搜集四散的織布,同時使用來自西非自然有機泥漿染布為主要布料。MIU MIU就把騷場裏用到的OSB木材(Oriented Strand Board)及其他原料、裝飾廢料回收,提供給設計系相關專業人員與學生們再次使用。 四大時裝週一般在每年九月舉行,世界頂級時裝設計師雲集於紐約、倫敦、米蘭和巴黎。由於時裝界一向被視為是破壞環境的其中一名「黑手」,故近年的時裝騷經常受到環保團狙擊。關注全球環境變遷的組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其示威者早前就趁倫敦時裝週開幕時到場抗議。另外,三大時裝週亦有環保人士趁聯合國氣候峰會舉行之際到場抗議,反對時裝業造成的浪費。 第二大污染產業 成為眾矢之的,原因是時裝業是世界上第二大污染產業,僅次於石油業。由於很多衣服的面料都對物種有害,對人類健康和野生動物造成了破壞性影響。以羊絨(cashmere wool)衫為例,山羊絨質軟輕柔,是羊絨衫的生產原料,但其需求正破壞蒙古大草原。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起,當地牧群總量增加了三倍,過度放牧使草場嚴重退化。研究顯示,當地草場的退化面積達七成,其中八成正是由過度放牧引起,並嚴重危害草原上居住的牧民、雪豹、沙狐和土撥鼠等的生命。 同時,服裝製作過程亦會產生各種污染,如紡織品染整工業是世界上使用化學物質最多的產業,對於水源的污染僅次於農業。世界銀行曾估計,全球百分之十七至二十的工業廢水就是來自紡織品染整產業。 而單是染布的水,就包含大約七十二種有毒化學物質,而且有三十種無法去除。同時,全球排放的染料有四成含有致癌的有機氯。這些化學物質揮發到空氣裡被人們吸入或者是透過皮膚被吸收,會導致過敏的反應,對於兒童甚至未出生的胎兒產生傷害。 根據聯合國的研究,時裝業排放的溫室氣體佔全部的一成,排放的污水佔全部的兩成,並且比起航空業和航運業合計使用的能源還要多。以英國為例,樂施會(Oxfam)指英國人是歐洲最大的時裝買家。製造一件棉質襯衣的碳排放量,相等於駕車五十六公里。而按英國人購買時裝的習慣計算,每月碳足印比起用汽車駕駛環繞地球九百次還要多。 其中快速時裝如H&M、Zara等由於每週上架的款式多,價錢相對便宜,易做成浪費,故經常被詬病。不過,高檔品牌由於並非必需品,故同樣經常遭到指責。而且,奢侈品或高檔時裝的賣點為品味,所以比一般品牌更需要顧及形象及價值觀,因此,打造出環保形象更是刻不容緩。 PETA抗爭有效 就像過去不少的奢侈品牌都有其皮草系列,但隨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TA)多年來的持續抗議鬥爭,以及愈來愈多的動物皮草獲取時的殘忍過程被曝光,消費群體對皮草產品的胃納程度大大減低。再者,年輕人已崛起為時尚圈消費主力,他們常混跡的社交媒體也成為主要的媒體管道。根據德勤(Deloitte)在二○一八年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百分之二十點五的受訪者通過社交媒體接收到新的奢侈品和趨勢。而皮毛在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上並不受歡迎,故各名牌亦紛紛轉軚。 當中,Gucci承諾從一八年春夏系列起,不再使用任何動物皮草。去年十二月,法國時裝品牌Chanel亦宣布將停止在設計中使用珍異皮革,禁用名單包括:鱷魚、蜥蜴、蛇和黃貂魚。 除了摒棄使用皮草,七國集團峰會(G7)舉行期間,在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推動下,共有三十二間時裝公司簽署《時裝條約》(Fashion Pact),強調行業的可持續發展。當中包括奢侈品牌龍頭Chanel、Ralph Lauren、Prada,以及速食時裝(fast fashion)的代表如H&M和Zara均有參與。 發布環鏡損益表 不少品牌自身亦有很多改革,例如旗下擁有巴黎世家(Balenciaga)、Gucci、Alexander McQueen和聖羅蘭(Saint Laurent)的開雲集團(Kering)。自一五年起發布環境損益表,讓人了解業務對環境的影響。之後部分時裝公司亦有跟隨,發表有關可持續發展的報告。Chanel早前更決定注資綠色化學企業,以求用環保科技來製作時裝。其投資的波士頓初創公司 Evolved by Nature 開發了一種天然的絲質,可以取代以有毒化學物製成的紡織品,其技術能夠液化絲蛋白,減少羊絨的起毛球,或提升尼龍和聚酯纖維的品質。 品牌設計師亦開始朝環保方向作出新嘗試,包括採用創新物料、推出回收計畫等。當中時裝界新星Ancuta Sarca就把舊有Nike波鞋重新設計成復古高跟鞋,成為另一種時尚之餘,更是舊物回收循環再用的成功例子。至於便裝鞋品牌Converse就與老牌古著店合作,回收舊牛仔褲後,把材料製作牛仔布鞋,鞋底部分則採用回收橡膠製成。 多家企業抵制巴西 部分品牌除了在業界進行綠色行動,亦關注到業界外的情況,今年夏天巴西亞馬遜發生嚴重山林大火。八月下旬,LVMH就宣布將捐出一千萬美元援助救災,其行政總裁Bernard Arnault提到:「亞馬遜是一個世界寶藏並需要被保護的,這是一個需要眾人一起努力的事情。」集團揚言保護環境不僅只是發表言論、簽署契約而已,還需要在危急關頭採取具體行動,為當地專家提供資源。 與此同時,擁有Timberland、Vans和The North Face等品牌的VF Corporation亦宣布,短期內不再向巴西購買皮革,以保護遭到人為肆虐的亞馬遜森林,直到品牌有信心且確保產品使用的材料,不會對環境造成影響,才恢復購買。這些轉變,能拯救自己的品牌形象,亦能拯救地球環境。 [...]

環球時事

【國際視野】能源多元化發展,產油國地位不再

世界局勢變化快速,沙特作為產油國的優越地位不再。 上月中旬,沙特國家石油公司被幾架無人機襲擊,該公司有兩處石油設施發生火警。消息一出,市場預計沙特原油日產量將減少570萬桶,即全球供應量的5%左右,這很有可能推高原油價格。但也有不少聲音認為,在全球經濟放緩等因素下,石油需求實際沒有想象中那樣大,加上新能源開發已成大勢所趨,長遠來說,石油的增長將會減弱。 撰文  蘇梓 事實上早在一年前,就有行業分析師預期,全球原油需求見頂之日已為期不遠。當時更有兩份報告先後出爐,均認為石油需求增長周期將在未來5年內結束,比許多業內人士之前預計的時間早得多。 破壞影響力成疑 外界對此次沙特油田遭轟炸的原因猜測紛紛,撇開這點不談,首先來看看目前世界產油國的實際情況。有數據顯示,沙特的石油產能即使受到破壞,其缺口也會迅速被其他產油國填充。單說美國,原油出口量增長迅速,2017年以來該國頁岩油產量不斷增長;2018年,美國原油產量日均已經達到1,088萬桶,創下歷史紀錄,並已超過之前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俄羅斯和沙特。 去年年底,路透社一份報告顯示,以沙特為代表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對國家原油市場的影響力已經持續下降。相反,美國、俄羅斯的影響力顯著上升,而且這兩個國家的原油產能完全不會控制,可以說是想賣多少就賣多少。 其次,目前就沙特油田被炸的真實情況還沒有完全披露,兩個設施被炸是否真的如外界所預測,影響沙特石油日產量的一半產能也未可知。即便是短期影響生產,又能影響多久?因為襲擊設施的只是兩家無人機,攻擊能力存疑,所以被炸設施受到的破壞程度,可能不會太大。 俄羅斯作為產油大國遇上美國這一強勁對手。 中東風頭一時無兩 不可否認,中東海灣國家因出產石油,長期佔據著石油輸出國的「超然」地位,而這也和歷史的發展密不可分。二次大戰後,隨?經濟的復甦和技術的進步,全球工業蓬勃發展,石油的需求越來越大,甚至關乎一個國家的生存,導致能源的爭奪日趨激烈。作為石油富集地,中東本身就是一個「火藥桶」:這裡幾大宗教並存,又是歐、亞、非三大洲的樞紐通道,無論從地緣政治還是自然資源的角度考慮,20世紀的中東自然成為美蘇角力和爭霸的中心點。 1970年代後,美國與中東產油國進行商榷,達成以美元作為石油計價的協定,美元自「布雷頓森林體系」(1944年7月至1973年間,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加入以美元作為國際貨幣中心的貨幣體系。)解體後與石油掛鉤形成石油美元。中東產油國最初通過美元進行石油結算,只是為了加快貿易的發展,但經歷過三次石油危機之後,世界各國紛紛將石油列為戰略儲備,石油美元從此帶有了政治作用。而中東作為石油儲量最多的地區,也因為各國利益的爭奪而長年陷入危機。 其他產油國後來居上 曾經風頭一時無兩的OPEC,過去主導著全球石油市場,但如今可能不得不面對新的現實和挑戰,那就是以美國為代表的一些國家的石油產量日益增長,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其中,曾一度嚴重依賴中東進口石油的美國,正在馬不停蹄接近其目標,以讓自身的原油產量可滿足國內對汽油等成品油產品的需求。 [...]

本港時事

全球競爭力排名:香港第3 中國28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公布二○一九年全球競爭力報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9),冠亞季軍依次是新加坡、美國及香港,當中香港各項主要指標上升,但司法獨立等評分下跌,而中國內地則保持28位排名,但已是金磚國中名次最高經濟體。 報告提出,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十年間,各國央行向市場注入了超過十萬億美元的資金,但全球經濟依然深陷生產力增長停滯的迴圈。各國採取的史無前例的舉措,成功避免了更深程度的經濟衰退,卻不足以推動資源向公共和私營部門的生產力投資領域傾斜。如今,隨著貨幣政策逐漸失去動力,各經濟體必須採取財政政策和公共激勵措施,提升研發能力,提高當前和未來勞動力的技能水準,建設基礎設施和應用新型技術等。 《全球競爭力報告》於一九七九開始發布,對推動生產力和長期經濟增長的各項動力進行年度評估。評估的基礎是「全球競爭力指數」(GCI),該指數通過十二項支柱下的一百零三項指標,對一百四十一個經濟體的競爭力狀況進行分析。每項指標採取零至一百分的計分制度,可以展示一個經濟體距離理想狀態或者「滿分」競爭力之間的差距。新加坡綜合得分達到八十四點八分,比上年度提高一點三分,成為今年度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相比之下,美國跌落至第二名。香港、荷蘭和瑞士分列第三、四和五位。一百四十一個經濟體的平均得分為六十一分,離滿分之間還有近四十分的差距。 報告認為,在全球經濟可能面臨衰退的背景下,這樣的全球競爭力差距尤為令人擔憂。不斷變化的地緣政治局勢和日益加劇的貿易摩擦,加劇了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並可能會導致經濟衰退。但是,在本年度「全球競爭力指數」中表現更佳的一些經濟體則通過貿易轉移戰略,從貿易爭端中獲益匪淺,其中包括排首位的新加坡和名列六十七的越南,成為進步最明顯的兩個經濟體。世界經濟論壇新經濟和社會中心總監Saadia Zahidi說:「當前,最讓人擔憂的是各國政府和中央銀行不再像過去那樣能夠使用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增長。因此,就更有必要實施有利於增強競爭力的政策措施,來提高生產效率、鼓勵社會流動和緩解貧富差距。」 除了提供指數排名,報告也深入剖析了當前全球經濟的現狀。在市場集中度方面,報告發現美國、中國、德國、法國和英國的商業領袖更相信頂級公司在過去十年中增強了市場力量。在尋找技能型員工方面,美國是唯一一個排名前十的七國集團經濟體,實際也是這一類別上全世界最優秀的經濟體。其次是英國(第十二位)、德國(第十九位)、加拿大(第二十位)、法國(第四十一位)、日本(第五十四位)和意大利(第六十三位)。中國排名第四十位。在技術治理方面,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經濟體表現相對較差。尤其在法律體系適應數位化商業模式的速度方面,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只有四個進入前二十名,分別是美國(第一位)、德國(第九位)、沙烏地阿拉伯(第十一位)和英國(第十五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