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時事

上海Costco四爆啟示 考驗三大法寶

在中美貿易戰膠著,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美國企業離開中國,及內地實體店經營環境每況愈下之際。在全球擁有超過七百多家分店的美式大賣場Costco(台灣譯好市多、大陸譯開市客),八月底在上海開張首店,營業第一天店內出現擠爆、排爆、搶爆、賣爆「墟冚」情況,一下子成為熱話,也帶來不少啟示。Costco能在開張首日超賣,離不開其主要經營策略之一money for value(物有所值),基於上海民眾火爆搶購遠超Costco預期,遂計畫最快二○二○年在上海再下一城,似乎對神州市場有無限憧憬。可是Costco的「三大法寶」能否適應水土,實要打上問號,因為開業只不過五天,便出現長長的排隊退會人龍。 在經歷五年的市場探索後,中國首家Costco八月二十七日在上海閔行華漕鎮開幕。距離九時時開業時間尚有半小時,Costco門口所在的聯友路附近街道已嚴重阻塞,停車場早就爆滿,等候入閘時間起碼三小時,因為人實在太多,上午十一點多,Costco就發短信通知會員,「建議晚點才出行前來購物」,然而,到了下午一點多,由於擋不住洶湧的人潮,Costco直接宣布「下午暫停營業」,逼得Costco第二天公告即日起將控制賣場人數在二千人以內。 Costco如此受到上海人歡迎自然有不少原因。小米(001810)創始人雷軍也是Costco的忠實粉絲,雷當天逛完上海Costco後,就對傳體談過感受,雷指,那是三、四年前,我跟一群高管去美國出差,一下飛機他們就去了Costco,晚上他們回來跟我展示採購的戰果。我問獵豹CEO傅盛買了什麼,他說買了三大箱東西。新秀麗的超大號箱子再加一個大號箱子,在北京賣多少錢?大概是九千多元人幣,有人知道Costco賣多少錢嗎?九百元人幣,相當於一百五十美元。反正我聽完了以後真的是一下子就震住了。後來我專門去研究了Costco是一個甚麼樣的公司。商品非常便宜,成為Costco第一個特點,也是吸引消費者的最大原因。 三大特點 包裝大是Costco的第二個特點,專賣XXXXL號商品。Costco經常憑藉超大號的商品,像杯子、玩偶等,刷爆外網。大袋的薯片與五公斤大米的袋子一樣大、巨大的一包牛肉大概是一整隻牛腿的量、三角形朱古力的要用隻手捧吃,還有就是Costco是超大泰迪玩具熊的鼻祖。Costco的第三個特點,是品類少,不過也足夠選擇,基本來說,Costco一個品類只能找到二到三款產品,但這些產品都是口碑超好的人氣爆款。因此Costco即便品類不是很多,但銷量依然非常不錯。 除此之外,Costco的會員服務也堪稱一流。比如其退貨政策,簡直寬鬆到令人「匪夷所思」,不問原因和購買時間,你購買的任何商品都可以全額退款。曾經有一位外國網友,在Costco買了一顆聖誕樹,過完聖誕之後,聖誕樹死了,Costco二話沒說,給退了款;甚至連咬過一口的餅乾,也可以無理由退款。同樣是有外國Costco會員,拿一個空酒瓶來退貨,理由是這瓶酒讓他頭疼,Costco二話沒說,也給退了款。甚至有會員拿一條十三年前買的魚來退款,理由是把魚放進冰箱忘記吃了,最後Costco居然也給她退款了。總而言之,只要會員不滿意,就可以退,不限期限。連會員卡都可以隨時取消,並將全額退還當年度會員費。再者,在Costco免費試吃產品,堪比吃自助餐,就怕你吃不飽。 上海民眾火爆搶購,遠超Costco預期,Costco計畫最快二○二○年在上海開設第二間門店。Costco首席財務總監Richard Galanti表示,該公司計畫在二○年底到二○年初在上海開設第二家門店,並希望能盡快開工建設。他又稱,已經在尋找未來在其他地方開店的機會,但需要時間。無論Costco在內地經營最終前景如何,「money for value(物有所值)」,以及「take care of your customers(善待顧客)」,無疑是今次「墟」場面吹皺實體零售一攤死水帶來的兩大啟示。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下,中產花錢愈趨謹慎,加上網購搶客,內地實體零售於消費寒冬下可說是傷痕累累,從家樂福八成業務賣身蘇寧、「盒馬鮮生」、「超級物種」紛爆執笠等消息可見一斑。 平過天貓 超平的價格,超級大的包裝,口碑超好的商品,再加上超乎想像的退貨服務,讓Costco屹立不倒,並收穫「神奇超市」的美譽。回看Costco的出售的部分貨品,30mlChloe香水,售價接近四百元,同樣貨品在天貓旗艦店賣六百六十元;四樽貝德瑪(BIODERMA)卸妝水四百四十九點九元,即每樽一百一十二點五元,天貓旗艦店一樽售價是一百六十八元;MCM皮質雙肩包的Costco是近四千四百元,天貓旗艦店售價在五千五百元以上。 售價比電商網購還是便宜,Costco究竟如何賺錢或如何生存。原來Costco設立了一套只招待會員的「完全會員制度」,即是只有會員才有資格入內購物。據資料顯示,Costco每年會員費收入大約二十多億美元,按一七年Costco業績顯示,Costco的純利為二十六點八億美元。一八年第二季度的純利為八點八九億美元,其中會員收入佔百分之八十六以上,反映Costco的利潤主要來自會員費。為了吸引內地消費者成為Costco會員,個人會員(Gold Star)年費僅為二百九十九元,較美國本地同類別的會員年費更平,為全球最低,Costco亞太區總裁張嗣漢早前透露,上海店的目標是會員數超十萬名。 會員制為Costco帶來不少好處。首先是縮小了目標客戶範圍,Costco將目標客戶鎖定在中產階級家庭,「是否願意支出會員費」成為區分購買力最簡單的標準。由此產生精準的客戶群, Costco對會員的數據監測更簡單,也更容易提高服務水平和營運效率。再者,會員制也利於提升消費者的忠誠度。事實,Costco會員的續訂率高達九成,每年替Costco貢獻一筆穩定的收入。Richard Galanti曾指,一七年第三季度,Costco總計擁有一千八百三十萬執行會員,產生二百億美元銷售額,約佔總銷售額的百分之七十點九。 不過,啟示歸啟示,在強敵環伺的內地市場,Costco如何破解一眾華潤萬家、大潤發、永輝等「地頭蛇」的優勢,又如何防止一眾對手照抄其「會員制」,還要防止「九十天無理由退換制度」濫用和會員卡「親朋共享」等潛規則,仍是挑戰重重。 排隊退會 早已落戶中國的沃爾瑪較早就宣布,其同樣實行會員制的Sam店將加快在上海、北京布局,擺明向Costco下戰書。還有線上零售巨頭阿里巴巴和京東。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駐上海分析師Michelle Huang認為,Costco在內地市場很有潛力,而且行銷策略非常能吸引中產階級消費者。但能否長期取得成功?取決是否能適應內地零售業生態和內地人的心態。 Costco首日「三爆」成功引爆話題,由於許多熱賣貨品已被下架或漲價,因此吸引力已大幅下降,不少消費者熱度爆減、大失所望。果然開幕第五天,就出現大批退卡人潮,他們都抱持著「我已經花那麼多的年費,一定要大買特買,把付出去的錢都買回來」的佔便宜心態,結果最後什麼都沒買到,因此在無法滿足原先預期結果的情況下,只好帶失望的心情紛紛退卡。不少人認為該規則會被「刁民」玩壞。 不過依舊有人力挺Costco,表示「我還是會去,因為商品很多元」、「至少確保不會買到假貨」、「東西價格確實比較便宜」、「東西品質不錯」、「退貨機制很吸引人」,直呼「這樣很好啊!大家都退一退,以後去就不用人擠人了」。 [...]

大中華時事

迎戰16度:上海推史上最嚴垃圾分類 回收公司成新寵

網購出現、外賣程式流行,改變不少中國城市人的生活,然而,生活更方便的同時,卻令垃圾量激增,造成環境污染問題。為了從源頭解決相關問題,上海市在七月一日起推行一項史上最嚴的垃圾分類方法,市民除了要把垃圾分成四大類,還要在指定時間內倒垃圾。這項措施推出以來,為上海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人變身垃圾專家,同時亦出現了不少商機,包括衍生出上門回收員這職業,回收公司更成為投資新寵。然而,因為分類繁複、執法過嚴,政策同時衍生不少民怨。其實實施垃圾分類應當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若寄望一時三刻全面改變國民習性,只會添亂。 本月初,「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於正式推行。根據新規定,民眾需要將垃圾分為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濕垃圾和乾垃圾四類,並分別投放於紅、藍、棕、黑四色不同垃圾桶裏。上海多個社區實施定時、定點丟垃圾,時段大約早晚各一個,多集中在早晨七點至九點、傍晚五至八點間。各居委會和志願者組隊輪流執勤,指導居民分類投放。而違例投放者,個人罰款為二百元人民幣,企業最高可罰五萬元人民幣。 由於《條例》把垃圾分得「巨細無遺」,加上很多混淆不清的地方,不少市民都無所適從。當中以食材廢料最為複雜,例如一杯珍珠奶茶,「珍珠」是濕垃圾,杯子是乾垃圾,杯蓋卻是可回收的;又如水產固然是「濕」,其外殼卻被歸類為「乾」;又如一般餸餘屬「濕」,糭子葉、粟米葉則又歸作「乾」,理由是結構比較扎實,在進行垃圾處理時可能會對機器產生干擾。還有豬骨和雞骨雖都是骨,但原來雞骨為「濕」,大塊豬骨卻是「乾」。就連包狗屎的報紙也分為兩部分,報紙是「可回收垃圾」,內藏的狗屎卻須分隔出來,劃入「乾垃圾」之列…… 有網民抱怨「垃圾分類有一百多種,每次扔垃圾之前要先找對應的分類,然後才能找對應的垃圾桶,挺浪費時間」。 此外,新例還要求定點定時收垃圾,這些措施對上班族來說也很頭痛。有網友說,新規上路以來,全家的吃飯時間壓縮到十分鐘內,因為垃圾分類得花半小時。故有網民大嘆:「眼前的濕不是濕,你說的乾是甚麼乾?」。 每兩週可堆一摩廈 推出新法是事出有因,因近年上海人口不斷增加,加上網絡世界改變生活方式,增加垃圾量。當中網購流行,使中國去年快遞送件超過五百億件,製造了不少包裝廢物。而外賣應用程式(App)的風行,在去年就製造了二百二十一萬噸的外賣餐盒垃圾。據統計,上海的垃圾生產量已由二○一五年的七百九十萬噸,增長至二○一八年的九百八十四萬噸,現時上海每日平均產生近二萬七千噸生活垃圾,即每兩週就可以堆出一幢摩天大廈。 如此龐大的垃圾量遠超於當地垃圾焚燒廠、填埋場的負荷,而要解決垃圾堆積的問題,需在城市週邊設置更多的堆填區,但上海跟香港一樣,土地資源相當匱乏,而如增加焚燒設備,又會造成大氣污染,並帶來健康危機。因此進行源頭垃圾分類才是治標又標本的方法。 而分類如此嚴厲,則是為了減低後期分揀垃圾的成本,因為若不一開始就徹底分類,將會加重中間的分揀過程的人工和運輸成本,而現時的做法,則可以讓回收企業更有利可圖,間接促進當地的回收業。加上上海是中國的重點城市,其一舉一動對全國都有示範作用。其實早在二○○○年,中國住建部已選定北京、上海、廣州等八個城市實施垃圾分類,不過運輸和處理方面沒有配套,故一直沒有進展。至今年六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對垃圾分類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後,作為優先試點的上海便開始繃緊神經。 「分類垃圾桶」熱銷 而隨着新規雷厲風行,上海近期與垃圾有關的行業、產品突然爆紅。其中垃圾桶的銷量便有激增情況。淘寶資料顯示,由於上海各個社區紛紛在淘寶採購「分類垃圾桶」,五月的「分類垃圾桶」成交年增超過七成。至於家用垃圾桶方面,六月家用垃圾桶的銷量達到三百萬件,尤其廿四日到卅日一週,銷量比去年同期大增五成。不少淘寶商家更要每人「限購一件」。 此外,為了解決倒垃圾之煩擾,當地衍生出一種「上門回收員」的行業。支付寶垃圾分類回收平台負責人指,很多人由於工作繁忙,或者年齡較大等因素,無法及時把垃圾投放到指定地點,故需要代扔服務。 客戶透過支付寶就可以預約上門收垃圾,三十分鐘內即有人上門。每月收費約三百元人民幣,若自行先進行分類,收費則減至百多元人民幣。 一名上門回收員指,他現時每天大約接到五、六張訂單,估計月薪超過人民幣一萬元,比「外賣小哥」收入還高,而其薪水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公司給的底薪,另一部分是可回收物的回收差價。據知,目前市場有五十多家垃圾回收服務商,規模大的有幾十名代收垃圾工,少的有七八個人。 此外,當地有關垃圾分類的職業,需求亦大增,連帶薪酬亦被拉高。根據獵聘大數據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二○一九年上半年與垃圾分類處理相關崗位,平均月薪達一萬六千元(人民幣.下同)。其中,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工程師平均月薪為二萬二千萬元,固廢垃圾處理開發的工作平均月薪為一萬九千元。而根據上海的社保查詢網,二○一八年上海的月平均工資為六千五百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