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百度業績勝預期,擬1拆80為來港第二上市鋪路

早前傳出最快3月來港第二上市的百度(美:BIDU)公布2020年全年業績,第四季度總營收303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升5%,略高於市場預期的301億元人民幣。淨利潤(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69億元,連續四個季度超市場預期。每股攤薄盈利20.08元,勝市場預期的17元。百度股價盤後升3%,報317.99美元。 全年計,百度2020年營收1071億元,淨利潤(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220億元;當中「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的組合)第四季度營收為231億元,按年增長6%。百度預計,截至今年3月份季度營收於260億至285億元,百度核心營收按年增長26%到39%。 另外,截至2020年12月,百度App月活躍用戶數達5.44億,日登錄用戶佔比超70%,同比提升18個百分點。 12月,百家號創作者數量達380萬,其中原創作者數量是一年前的近三倍;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躍用戶數達4.14億(含開源小程序),智能小程序數量同比增長124%;來自託管頁的收入佔百度核心在線營銷服務收入的比重進一步提升至三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百度在財報中首次將自己稱為「AI生態型公司」。 財報數據顯示,第四季度百度智能雲憑藉差異化的AI解決方案優勢實現同比增長67%,年化收入約130億元;Apollo智能交通已與北京、廣州、上海、重慶等城市達成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此外,百度還在2021年1月宣布組建一家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製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將人工智能、Apollo自動駕駛、小度車載、百度地圖等核心技術全面賦能汽車公司,支持其快速成長。 根據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工信部電子知識產權中心發布《2020人工智能中國專利技術分析報告》,百度在人工智能專利申請量和授權量連續三年蟬聯第一;IDC發布的《中國人工智能雲服務市場研究報告(2020H1)》報告顯示,在中國AI公有云服務市場,百度智能雲市場份額排名中國第一,這是百度智能雲連續三次在AI Cloud市場排名第一;全球知名調研機構Navigant Research將百度Apollo列為全球自動駕駛領域四大「領導者」之一。 外電引述消息人士稱,百度擬向銀行財團貸款30億美元,百度最新的5年期貸款利率為「Libor+85個基點」。在優惠價格截止日期前提供貸款承諾的銀行,可獲得最高全包價Libor加碼96個基點,所得款項將用於一般公司目的。這筆交易標誌著百度在缺席四年多之後重返貸款市場。彭博顯示,百度上次銀團貸款是在2016年,完成了20億美元的貸款;加上早前百度亦宣布將於3月1日召開特別股東大會,以審議和表決將股份1股拆80股的提案,以上舉動應為回流香港上市鋪路,打算做百度股東的投資者要多加留意。 [...]

本港時事

港交所上市新規 坑股民逾二百二十億

由於證監會反對「同股不同權」制度,港交所(00388)在二○一三年失卻阿里巴巴這宗上市大生意後,一直深深不忿,至二○一七年舊事重提,最後得證監會允許,今年四月起引入上市新規,包括容許「同股不同權」及無盈利的生化股上市,目的當然是為爭取首次公開招股(IPO)生意。結果反應未如理想,由四月至今引用新規掛牌公司只有七間,且跌多升少,總計更坑了股民超過二百二十二億元。 其實曾幾何時,香港都有一家名叫阿里巴巴的公司上市,上市編號「01688」,二○○七年掛牌,適逢當年港股大時代,這家阿里巴巴上市集資逾一百三十億元,並獲股民熱烈追捧,公開發售部分超額認購逾二百五十六倍,凍資四千五百億元。該股的招股價十三點五元,首日掛牌曾高見近四十元,之後曾升至逾四十元。 市場追捧阿里巴巴,原先憧憬其母公司會注入淘寶網,結果希望落空之餘,加上業績欠佳,阿里巴巴股價愈跌愈多,至二○一二年更被母公司私有化,作價與招股價一樣,難怪公司曾被譏為「四十大盜」。其實該次私有化,已被推測是為日後阿里巴巴整體上市鋪路;結果,阿里巴巴確實於翌年展開上市研究,並以港交所不容許「同股不同權」制度上市,轉往美國掛牌。 在錢的世界裏,港交所當然不會記著這家曾經令股民損手的公司,而是記著為何會失去這宗IPO大生意。因為阿里巴巴(美國上市編號:BABA)二○一四年在美掛牌首日,就以九十二點七美元開出,較招股價六十八美元足足高出三成六,之後愈升愈高,今年更曾高見二百一十一點七美元,近日股價則在一百四十元附近徘徊。   引入「同股不同權」 因為被證監會否決「同股不同權」,港交所失卻這宗IPO大生意,二○一七港交所舊事重提,並曾提出為「同股不同權」設立新板;至二○一八年二月,港交所就上市制度向公眾刊發諮詢文件,當中涉及容許不同投票權架構公司及尚未通過任何主板財務資格測試的生物科技發行人來港上市,以及在海外上市、屬同股不同權公司選擇香港作第二上市地等的安排。 從當天發出的諮詢文件可見,港交所欲涵蓋的上市公司特別多,即使「同股不同權」會損害小股東利益,港交所連香港作第二上市地的生意也想吸納過來。所謂同股不同權,自然是相對於同股同權,這是假定公司創辦人等的目光及遠見較其他人為佳,所以他們可以僅持小量股權,就可取得公司較多的投票權。以香港最終於今年四月三十日起生效的「同股不同權」方案,每持一股最多可擁有十票投票權,即特權股東持有一成股權,就足以控制公司。 然而,「同股不同權」的公司是否一定出眾呢?從今年以來上市的兩家「同股不同權」企業而言,答案是否定的。香港首家「同股不同權」股分是小米集團(01810),其在招股書的風險一欄裏亦提到,「同股不同權」安排將限制股東影響公司政策的能力、特權股持有人未必以獨立股東最佳利益行事等。 小米美團表現差 小米連同超額配售權,共發售了逾二十五億股,以每股十七元招股價計,集資額四百二十六億一千一百萬元。然而,其二○一八年七月九日首日掛牌就破底,開價十六點六元,已較招股價低百分之二點四,未計手續費每股先蝕八十元,雖則之後小米一度愈戰愈勇,曾高見二十二點二元,惜也只是曇花一現,年尾計數,其十二月三十一日收市報十二點九二元,即較招股價足足跌了兩成四,其在港吸納投資者資金逾四百二十六億元,如今計已損失一百零二億二千七百萬元。 香港第二隻「同股不同權」股分為一八年九月二十日掛牌的美團點評(03690),由於香港人對其認知度較低,加上有小米前車可鑑,以致其招股公開發售部分僅錄得零點五倍超額認購,共一萬七千人入飛認購,一手中籤率百分之百。相對於小米當初招股公開認購部分超額認購近八點五倍,確是天壤之別。 不過,少人認購不代表股價不濟,其首日登場就比小米首日表現佳,最少高開百分之五點六報七十二點九元,收報七十二點六五元,較招股價六十九元高百分之五點三。可惜好景不常,其掛牌第四日就已穿底,之後反覆向下,年尾收市價四十三點九元,即較招股價低逾三成六,以其集資額三百三十一億三千九百萬元計,蒸發了一百二十億五千六百萬元。 生化股贏多輸少 「同股不同權」的股分表現不濟,無盈利的生化股又如何呢?總結今年五隻生化股掛牌,整體表現遠遠好於「同股不同權」股分,這可能是股東同股同權較公平,最起碼較容易趕走管理不善的管理層。至於盈利與否,其實與當年的基建股一樣,大家都需要投資期,願者上釣。只是生化股的風險就相對較大,皆因科研成敗變數太多,不似基建較易看得見未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