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網民熱話】香港生仔成本高到癲|網民:樣樣都係錢!

網友大痣若元在網上發帖,說現在香港生小孩的成本很高,生前生後完全2個世界,不止沒有私人時間,每月洗費也幾何級上升,他歸納了以下5點,如果任何一項做不到,就不要生小孩。 原文: 住屋 未生之前,間屋4-5百尺尺2個人住,都覺得住得幾舒服。生完之後連埋工人,變咗4個人住返同一個size,真係覺得迫好多,而且個仔啲嘢仲多過我,成屋都係雜物,搞到個人都壓迫好多。 照顧 生完個仔又需要有人睇,焗住請個工人照顧個仔。工人除咗人工仲佔你伙食,全家去玩都要預埋佢。又要抽好多時間教個仔同陪佢玩。 時間 未生之前,兩個人放假可以出去hea吓,食吓high tea。生完個仔基本上同返多份工冇分別,平日放工返屋企湊到佢訓,半夜又係咁醒,工人放假嗰日仲要湊足全日。而且要經常帶個仔出去玩堆你唔想玩嘅野,無哂私人時間。 供書教學 學吓興趣班,入間好少少嘅幼稚園,買吓兒童野,基本上洗多成萬一個月。 飲食 生完仔,食材又要高一個class。唔出街食嘅話,生果,肉類全部買返靚同安全嘅食材,食物又比以前貴一截。 本來辛苦少少,俾多啲錢都算,但現在仲要考慮埋移民。 所以生仔唔單止要有錢,仲要付出好多愛同耐性,任何一點做唔到都真係咪生,害左個細路。 網民點睇: [...]

博客

史立德:中國人口結構的新啟示

國家統計局於5月公布了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除了揭示人口增長率、勞動年齡人口和育齡婦女規模下降等結構性問題外,老齡化進一步加深也值得關注。   中國的老年人口數量在過去十年迅速增加,60歲及以上人口從2010年的1.8億人增加至2.6億人,佔總人口的比重從2010年的13.3%上升至18.7%。另一邊廂,中國的15-59歲適齡勞動人口於2011年達到峰頂,在隨後多年連續縮減,2020年普查的勞動年齡人口為8.9億人,比起2010年減少超過4,000萬人。   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國老齡化速度加快、勞動力供應減少,對社會養老負擔甚至私人消費能力、產業結構無疑會帶來愈來愈嚴重的影響;惟今時今日,中國老年人口的消費觀念和財務狀況已發生改變,加上退休人士的養老保障體系日漸健全,老年人未必再是消費的「低窪地帶」。近年中國與老年人口相關的消費市場不斷擴大,「銀髮產業」更被視為極具潛力的藍海市場。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曾發表報告,指全國中老年人口的消費潛力將從2014年的4萬億元人民幣,增長到2050年的106萬億元,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更將提高至33%。這龐大的市場,吸引了各路商家「競折腰」;盡享地利優勢的香港,相信不難在這個欣欣向榮的「朝陽產業」市場中分一杯羹。   其實香港近年亦出現人口加速老化的趨勢;根據特區政府統計處2016年公布的人口預測,到2038年,每3名香港人中,就有1人為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可以說,香港與內地在面對人口老化這共同課題上,應有廣闊的合作空間。老齡市場對專業性有較高要求,而香港的養老產業發展較早,在經驗、技術、產品、服務,以至「香港品牌」信譽方面均具優勢,可以協助解決國內養老產業正面臨的服務品質有待提高及市場潛力未充分釋放等問題。   另一方面,香港的養老服務一向由自由市場提供,其經營及管理模式對內地亦甚具借鑒意義。2007年頒佈的《CEPA 補充協議四》已列明允許港資在廣東省開辦養老機構,吸引一些本港的營運商到內地發展;特區政府社會福利署更因利成便,推行「廣東院舍住宿照顧服務試驗計劃」,允許合資格的香港長者,選擇入住由香港非政府機構在廣東營辦的安老院。有關的跨界合作既是粵港澳大灣區共建「優質生活圈」的成功範例,亦可為內地安老服務業的發展帶來資金、管理和經驗。加之近年不少香港居民會選擇回內地退休,這群港人不單止是港商打入內地養老市場的基本客源,更可借助他們的口碑,將服務和產品推廣到內地的老齡民眾。   另一商機是「銀髮旅遊」。不少內地銀髮族具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和較充裕的空閒時間,對出門旅遊甚感興趣。香港旅遊業不妨針對這群客户,開發更為精細和窩心的旅遊產品。這不但可以為本港的旅遊業打開一片新洞天,更可在他們訪港期間,巧妙地讓他們接觸本地的養老產品和服務,創造「交叉營銷」的商機。     撰文: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 [...]

吳老闆週記

【吳老闆週記】推「三孩政策」非治本 北上隔離宜設基制

吳老闆週記(6月3日) .實施「三孩政策」,以提升生育率,長遠而言,作用未必太大。 .建議港府定立基制,港人如打足針及做足健康碼,便無需隔離。 .出口強勁,順差增加,致人民幣勢走強,中國GDP年底可超美。 推「三孩政策」非治本 北上隔離宜設基制 中央政治局本週一(5月31日)召開會議,決定實施「三孩政策」,目的是「改善中國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保持中國人力資源稟賦優勢」。消息一出,一眾與「生仔」有關的股份立即被炒起,亦掀起了全國熱烈討論。 事實上,國家統計局上月中公布十年一度的人口普查數據,去年內地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一生生育數量)只得1.3,比起10年前的1.63大幅下降之餘,更創下1949年建國以來新低;根據世界銀行統計資料,亦遠低於美國的1.64及日本的1.42,在全球200個國家及地區中,排名190位。 開放「三孩政策」,對提升生育率是否有用?個人認為,會有短暫作用。且看內地2013年落實「單獨二孩政策」,2016年再開展「全面二孩政策」,便一度帶動出生人口回升,2016年達1,786萬,是2000年以來最高,但此後卻連續四年回落,分別為1,723萬、1,523萬、1,465萬,去年也許由於疫情關係,更只得約1,200萬,按年大跌18%。 值得注意的是,「二孩」在出生人口中的佔比,2013年時只有30%左右,2017年則達50%,此後雖然回落,但仍高於40%。所以,又不能說開放生育政策效果不彰。 提升內地生育率 難關重重 不過,長遠而言,要提升生育率,卻有深層次問題。首先,內地為了控制人口不要膨脹得太快,早於70年代實施「一孩政策」,至今超過40年之久,人民已習慣了。 此外,隨着每對夫婦只得一個小孩,父母便把所有資源投放到獨子或獨女的身上,縱慣了,所有物質,包括教育,都給予最好的,搞到養育一個小朋友的成本愈來愈高,繼而衍生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生小孩,哪有錢? 最重要的,是配套不足。淨計教育,基本教育是足夠,但要加深、加強,即補習等,就嚴重缺乏。且看英文,由於是高考三大必考主科之一,學英文的費用就超級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