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人物專訪】丁煒章×孫榮聰:Q嘜40年 擦亮香港品牌

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經濟以輕工業起家,經濟實力與南韓、台灣、新加坡等並列「亞洲四小龍」。當年香港工業產品以品質、生產效率見稱。工業界早在40年前自發設立「Q嘜」,為香港本土老牌的產品認證標準,形象深入民心。過去不少香港品牌獲取「Q嘜」,並打著香港製造的旗號,進軍國際市場。今期邀請了本地工業界兩位新生代,暢談他們如何回到家族企業幫手,各自在自身行業做出成績;另一方面,二人在香港優質標誌局的平台上,矢志為香港工業,擦亮香港品牌,邁向可持續發展之路。 Text / Henry Lau    Photo / Cheung Chin Yui E:Capital Entrepreneur 孫:孫榮聰 (Kinox 建樂士集團董事總經理、香港優質標誌局副主席) 丁:丁煒章(廣達實業董事總經理、香港優質標誌局主席) 生於工業世家 與工業結下不解緣 E:據悉孫、丁兩家識於微時,份屬世交,大家又是從事工業,兩家如何認識? 孫:我們兩家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即祖父那一輩已經認識,兩人可謂「他鄉遇故知」。 丁:對啊,聽聞我祖父(丁熊照)與孫的祖父(孫健超)兩人早在上海認識,儘管兩人不算是同輩(年齡相差十多二十年),據悉當年你祖父(孫健超)向我祖父(丁熊照)拜師學習模具製作,兩人最大的共通點是:無論是做事或是做生意,都是十分認真。 孫:隨著時局變遷,兩家交往由上海走至香港,三代都是世交,彼此互相提攜。 丁:我們兩家從六十年代起都是經營塑膠廠,七十年代輾轉間,兩間公司向玩具業進發;孫家除塑膠本業外,也向五金領域發展,各自在工業路途上發展;另一方面,兩家在香港工業總會的平台上,我父親(丁鶴壽)與你父親(孫啟烈),也在不同時期先後擔任工業總會主席,為業界發聲。現時我們兩人便繼續傳承,除在香港優質標誌局拍檔外,也在香港塑膠業廠商會內合作無間。 年輕奮鬥路 E:你們都是出身於工業世家,丁生祖父丁熊照白手興家,建立起丁氏玩具王國,丁熊照的兒子丁鶴壽接手生意後,八十年代初生產椰菜娃娃打響名堂;至於孫建超的兒子孫啟烈於八十年代接手建業公司後,把建業五金塑膠廠業務升級,創立自家品牌Kinox並進軍國際。作為企三代,你二人有相似的背景,父親刻意在你們年輕時把你們送赴外國留學,汲取實戰經驗,有意無意間,部署返回家族企業接班? 丁:父親說要返嚟,咪返嚟接手……其實都無乜壓力,自己對玩具業也有興趣。我曾經在公司做暑期工,礙於太子爺的身份,下屬都對我好客氣,可謂「根本學唔到嘢」,所以做了一年後便到其他公司偷師。1996年畢業後返港,在公司做了10年時間,父親便開始放手給我接觸公司對外業務。當年我去了加拿大的廠房做廠長,一個人打骰管理40多名員工。雖說是「廠長」,其實係打雜,洗廁所、坐生產線入箱、上螺絲、揸鏟車入櫃我都做過。但這段經歷,令我體會到前線員工的辛酸,更深明管理的藝術。 孫:我是13歲到澳洲升學,並在當地完成大學商學士課程,畢業後曾先後任職德銀、香格里拉酒店和旅發局,至30歲才正式接掌家族生意。我也捱過不少苦,做過打工仔,又曾做過老闆,發現兩者有重大分別,打工時,在工作時間內做好自己本份,就能收工,但做老闆則廁所無廁紙都要管。回到爺爺創辦的公司,一切也來得自然。父親為公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主力做B2B酒店餐飲市場,以歐美客戶為主,不少大品牌酒店、餐廳都有採用我們的咖啡壺、真空保溫壺。到2006年,聽了父親一席話:「阿囝,你在外面玩夠了,回來公司幫手。」其後便決心回到家族企業中,負責內銷及市場推廣等業務。 成功需苦幹 E: 你們如何帶領企業向前發展呢? 丁:其實沒有什麼秘訣,主要是邊做邊學。父親彷如一本活字典,我經常跟父親行廠視察,他說工廠運作和管理有好大關係,但他行得好快。多年後我先知,行得快係想睇多啲,記低唔滿意的地方,叫下屬改善。行得多,遇上蠱惑員工就唔會咁易畀他們呃到。回到公司做事則要公私分明,一方面是為了服眾,另一方面,就是為了推進家族生意企業化。因為企業管理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有能者居之。 孫:我在2006年開始掌管Kinox,回想當年回到公司,立即北上返廠工作,星期一至五坐陣內地,硬著頭皮去面對所有問題。想起兒事的叔父輩變成了自己的下屬,感覺怪怪的,要將企業運作徹底改變,變得制度化、系統化,也有一定的困難要克服,面對的困難日日新鮮,算是「層出不窮」。近年市場變化得快,生意越來越難做,經歷過2008年金融海嘯、2009年尾開始的希債危機,環境的轉變喚醒了我,必須建立更清晰的品牌定位,如拓展B2C零售市場,並進軍內銷市場,近年又建立副線品牌「XTENZ」,也將產品賣到東南亞、中東、非洲、印度至南美等地,以較低廉價格,進一步攻佔新興市場,多多的橋其實是為公司找尋新的出路。   對企業傳承的看法    E:中國人有云:富不過三代,你們如何看企業傳承這個事業旅程? 丁:商業社會迫使你一定要與時並進,傳統的家族式管理一早不存在,內部一定要有制度,就算我是CEO,都要向董事局報告,唔可以亂來。父親常告誡我:「遊戲時遊戲,工作時工作」。老實說,來自父親、長輩的壓力比起工作壓力相對細,最緊要交出成績。 孫:談到企業傳承,像我們從事工業的人,尤其做工廠的,作風都十分踏實,父母留下的廠房、員工都視為寶貴的資產,後代都懂得要珍惜本業,亦對自家品牌及生意自豪,而且兄弟姊妹間也較為團結,減少傳承中面對的困難。 Q嘜 向大灣區進發 E:「Q 嘜」已踏入第40 年,是公認的優質標誌,如何把昔日成功,延續下去? 丁:過去40年來, 「Q嘜」一直是公認的優質標誌。優標局一直致力推動優質概念,為獲得認證的公司、產品及服務質素嚴格把關,成為消費者的品質保證。 今天提起「Q嘜」,感覺就是安心。追溯1978 年成立初期,加入「Q 嘜」的元老多是食品公司,例如合興、南順。首10年「Q嘜」真是很辛苦捱大,一來「Q嘜」概念不清晰,二來七十年代社會生活水平未進入追求品質的層次,無人肯畀多少少溢價買件好貨,幸好有公司肯加入才成功起步。到八十年代,大部分香港生產商以出口歐美為主,取得歐美相關認證已夠用有餘,花錢申請「Q嘜」只是錦上添花。直到九七回歸後,中港貿易漸轉頻繁,港商意識到香港品牌在內地的優勢,「Q嘜」認證成為招客的殺手鐧。目前有多家內地公司已擁有「Q嘜」認證,例如九江雙蒸、丹桂軒、海天醬油等。「Q嘜」也不會特意吸納內地品牌,所有加入「Q嘜」的公司都是自願性質,他們覺得有需要,自然會來找我們。優質標誌局未來在架構上會有所調整,將增設一個內部監察委員會,檢視內部運作,以及設立技術組,就過往沒有做過的產品,在檢定質素方面提供專業意見。 孫:「Q嘜」認證過程十分嚴格,會根據國際及國家水平測試產品,只要一個生產程序不合規格便會被取消資格,確保品質符合標準。「Q嘜」至今已是40周年,開初10年是內部成長期,期望堅持嚴謹態度令消費者有信心;隨着港珠澳大橋的落成,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的推進,大灣區一小時經濟生活圈已經實現,消費者對優質產品和服務的需求亦將越見殷切。我們打算將認證計劃衝出香港,先推廣至大灣區,再將認證標準拓展至「一帶一路」市場,協助當地企業生產有質素的產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