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時事

【資本論】新中國七十年之科技篇

建國70年來,中國的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科技實力亦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不斷增強,當中航天科技和通信科技的成績有目共睹。隨著中國對研發活動的投入持續增加,帶動創新產出不斷擴大,近年更以「一帶一路」為紐帶與世界共享科技盛果。 航天科技大躍進 著名科學家錢學森於1956年向中央提出《建立中國國防航天工業的意見》,並且成立航天工業委員會,統一領導中國的航空和火箭事業,中國航天事業就此展開。1970年4月24日,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發射成功,標誌著中國成為繼蘇聯、美國、法國、日本之後,世界上第五個用自製火箭發射國產衛星的國家。 2003年10月15日,中國「神舟五號」載人飛船升空,表明中國掌握載人航天技術,成為中國航天事業發展史上新的里程碑。2007年10月,搭載著中國首顆探月衛星「嫦娥一號」的長征三號甲運載火箭成功發射,中國航天開啟探月時代。 除了航天科技表現出色外,中國的通信科技技術也開闢了一番新天地。近年來,包括無人駕駛、3D打印、刷臉支付、AI、5G與VR等眾多創新科技不斷湧現。隨著大數據、雲計算應用不斷深化,以5G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走向實用,催生出一大批大數據企業、獨角獸企業、瞪羚企業。 掌5G技術領先全球 2013年華為初次逾越愛立信登頂通訊設備商,2014年6月,中興首提pre5G概念,這是中國通訊設備商初次提出引領概念。2019年6月,工信部向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這也標志著中國通信行業正式進入5G時代,迎來5G元年。5G相較於4G提升的上百倍網絡效率,除了為個人無線通信服務提速,5G還會對包括室內/外無線寬帶部署、企業團隊培訓/協作、VR/AR、資產與物流跟蹤、智能農業、遠程監控、自動駕駛汽車、無人機以及工業和電力自動化等21個領域造成影響。 回望過去的70年,中國的科技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現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家,且保持高速增加。 [...]

大中華時事

【資本論】新中國七十年輝煌成就

剛剛過去的十月一日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北京舉行了隆重的慶祝大會和盛大的閱兵儀式,向全世界展示了國產現役主戰裝備和部份首次亮相的裝備。很明顯今年的閱兵儀式比慶祝國慶50周年、國慶60周年、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規模要大。 回顧過去七十年,新中國的發展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重要階段:一是1949年由中國共產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是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開展的改革開放。其中尤以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締造了經濟、科技,以至金融、軍事等各項驚人成就,讓中國國力位居全球前列,僅次於美國。 一帶一路廣結邦交互惠互利 2013年下半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至今已成為世界經濟全面復蘇的一股強大動力。在經貿投資方面,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合作不斷擴大。2017年,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的進出口總額達到14,403.2億美元,同比增長13.4%。其中,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出口7,742.6億美元,同比增長8.5%,佔中國總出口額的34.1%;自「一帶一路」國家進口6,660.5億美元,同比增長19.8%,佔中國總進口額的39.0%。 2017年,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143.6億美元,佔同期中國對外投資總額的12%。尤其是,在中企海外併購項目整體銳減五成、交易總額整體下降逾10%的情況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併購投資額逆勢增長32.5%。 回顧過去七十年,從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來看,建國初期,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僅為679億元,人均GDP為119元;1978年生產總值增加至3,679億元,僅佔世界經濟比重的1.8%,居全球第11位。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2018年,中國人均國民總收入達到9,732美元,已經高於中等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而在此前的四十年間,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9.4%,遠高於同期世界經濟2.9%的年均增長。由此可見,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在中央政府領導下得到長足發展,在全球各國間的地位不斷攀升。 外匯儲備全球第一 人民衣食豐足,國家自是倉稟厚實。中國的財政實力七十年來不斷增強。從建國初期的1950年全國財政收入僅62億元,增加到1978年的1,132億元。改革開放以來,經濟高速發展致財政收入大幅增長,1999年全國財政收入首次突破10,000億元,直至去年,中國的財政收入高達183,352億元。從1951年至2018年全國財政收入年均增長12.5%,其中改革開放的1979年至2018年年均增長13.6%。 至於外匯儲備方面,中國更是穩居世界第一。資料顯示,建國初期,中國的外匯儲備只有1.08億美元,1978年末也僅為1.67億美元,居世界第38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外匯儲備穩步增加,2006年底突破10,000億美元,超過日本居世界第一。去年,中國外儲30,727億美元,連續13年穩居世界第一。 外貿總額居世界首位 中國的對外貿易也從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取得長足發展。從九十年代開始的「引進來 走出去」到2013 年提出「一帶一路」,均大大鞏固了中國貿易大國的地位。從建國初期,中國進出口總額的11.3億美元,到去年的4.6萬億美元,數字已是差天共地。當中最重要一環是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對外貿易得以快速發展,致2017年和2018年,連續兩年居世界首位;服務進出口總額去年達到7,919億美元,居世界第二位。 中國的改革開放不僅增加外貿總額,同樣吸引外商的眼球。去年,中國實際利用非金融類的外資高達1,350億美元,連續兩年成為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從1978年至2018年,中國累計吸引非金融類外資20,343億美元。尤其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加快開放步伐,全面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服務業逐漸成為外商投資的新熱點。 在「引進來」同時,「走出去」亦取得驕人成就。尤其改革開放以後,外貿迅速發展同時推動中國企業逐步走出去。去年,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205億美元,比起2003年增長41.3倍,年均增長28.4%。 [...]

大中華時事

【國策動向】「一帶一路」機遇風險並存,中國在沿線國投資增9%

香港可成為內地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橋梁。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縱深發展,越來越多的國家和組織參與其中,涉及的行業從初期的基礎設施為主延伸到各行各業,參與的主體也從國有企業為主擴展到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2018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第五年,相較2017年,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上升9%,達156億美元;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出口額亦上升13%,達8.4萬億美元。中國企業積極響應「一帶一路」戰略,在近5年間對沿線國家的非金融投資金額達到718億美元,投資的國家數量不斷增加。 撰文 白潔 | 攝影 鄺銘漢 「一帶一路」倡議自2013年首次提出以來,「朋友圈」持續擴大。截至2018年底,中國已累計同122個國家、29個國際組織簽署了170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五年來,全球輿論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經歷了「觀望—質疑—支持—合作」的轉變,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積極反響佔比由2013年的16.5%提升至2017年底的23.7%。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預測,2017年的全球經濟增長率達到3.6%,為近10年來最大範圍的增長提速。回顧2018年,雖然世界局勢變化頻仍,但全球大多數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支持力度不減,一年間共有逾60個國家加入「一帶一路」合作。 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仍面臨一定風險。由於大部分參與國為發展中國家,其基礎設施相對落後,道路與通信設施較不完善。此外,沿線國家橫跨中亞、西亞、非洲,各國政治、社會、法律環境差異顯著,優勢資源和產業多元化;部分國家政局不穩、民族和宗教衝突問題突出,少數國家甚至發生軍事衝突、恐怖襲擊和暴力等極端事件,為投資環境帶來顯著風險。因此,企業在海外投資前需要對目標國家進行審慎評估,在把握發展戰略機遇的同時甄別、評估風險,從而提升投資回報和海外運營的可持續性。 「一帶一路」國家整體吸引力上升 有鑑於此,德勤再次攜手上海市商務委員會發佈第二份《一帶一路國家投資指數報告》(下稱「報告」),並基於2017年的報告進一步完善研究框架、擴大國別覆蓋,以更客觀、更全面地展現 「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新趨勢與新變化,包括完善經濟吸引力和風險評估體系,微調行業評估體系指標,並新增了新西蘭、東帝汶、巴拿馬和馬達加斯加4個新近加入 「一帶一路」的國家,使報告全面覆蓋包括目前與中國開展深層次合作的80個國家。 報告指出,一帶一路國家的整體經濟吸引力上漲,尤其東南亞國家最為顯著,但總體投資風險相應提高。經濟吸引力最高的20個國家得分均有上漲,各國經濟吸引力較2017年提高,前四位排名不變,分別為印度、新加坡、卡塔爾、阿聯酋。德勤中國商業戰略與研究合夥人曹梅說,「與之相對,跌出前20名的國家有馬爾代夫、馬來西亞、匈牙利、伊朗、波蘭和斯洛文尼亞。」與此同時,報告也指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總體投資風險也有所增加。曹梅指出,當前全球政治、經濟環境越發複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為新興經濟體,普遍面臨更高的投資環境風險。 投資風險最低的國家分別是新西蘭、新加坡、愛沙尼亞、捷克和拉脫維亞。除了剛剛被納入指數的新西蘭和巴拿馬,進入風險最低前20名的國家還有馬來西亞和塞浦路斯。而跌出前20名的國家有俄羅斯、沙特、科威特和克羅地亞。至於綜合投資吸引力和風險方面,報告列出了綜合投資吸引力最高的20個國家,包括8個東歐國家、5個中東國家、4個東南亞國家、2個獨聯體國家以及1個大洋洲國家。其中,新加坡、新西蘭、阿聯酋、卡塔爾和印度位列前五名。整體而言,東歐、東南亞和中東地區是「一帶一路」的重點投資地區,投資潛力可觀,預計增長穩健。 [...]

人物專訪

【迎戰16度】港緬綠色掌舵人汪振富:綠色一帶一路,緬甸經濟機遇

香港緬甸商會主席汪振富。 緬甸是與中國西南面接壤的是一塊美麗而未受污染的淨土。雖然一直予人一窮二白的印象,惟自文人政府接掌之後,開始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經濟持續增長,甚至有評論說是東盟之中最有投資機遇的國家。香港緬甸商會創會主席汪振富(Albert Oung)指出,正因為緬甸未受工業發展污染,要發展起來不能重蹈其他東盟國家的「老路」,無論是當地政府、港緬投資者及有意到當地開展事業的人士,都需要承諾踐行綠色經濟,並發揮一帶一路的窗口角色。當中,香港作為全世界最自由經濟體之一,法治與國際接軌,在情、理、法三方面可享獨特優勢,在緬甸找到新機遇。 經過多番訪談,筆者深感眼前坐著的是一位有使命感的綠色戰士,年屆六十的第三代緬甸福建華僑汪振富,成長於香港,留學於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在八零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時從事國際貿易及投資,並成為一位有承擔的綠色企業家。 二十年前的他雖然曾經歷過破產,但逆境並沒有把他擊倒,反而藉此磨礪鬥志。他的人生經歷過不少高山低谷,那些被人捨棄踐踏,被人誤解誤會的痛苦經驗,使他跟別人分享時更有同理心,好為別人帶來安慰。 綠色掌舵人的心路歷程 身兼緬甸旅遊總會顧問、並有綠色先生(Mr. Green)之稱的汪振富表示:「其實,苦難成為了我的人生教練,從中學習到更寶貴的功課,累積了更多人生智慧,在我失意失敗時,我對數位恩師立志以後要做個有用有貢獻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回報他們的恩德。所以往後我常與人分享,當我在最困難時刻看到有人伸出同情之手,來無條件幫助別人的重要,這是一種生命影響生命的道德思維及行為。」 他又說:「正因如此,我要效法前人立志做一個有用的綠行者,要善用自己的名氣、經驗、知識及成就去改變這病了的世界,也用來報答幫助過我的人。所以我看到的綠色一帶一路,一個從乒乓球外交蛻變到綠色外交,希望國家得到國際認同,甚至以此可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造福人類!我們需要在地球村與世人一起發春秋大夢,用愛去重新統領這天下。敬愛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給我們啓示是用博愛和平的精神建立新中國,而小小的我是回應到先人的呼喚,在自己的崗位克盡己任做實事,去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去改變這世界。」 共同成就綠色一帶一路 所以,香港要通過一帶一路重新認識中國,作為香港人必須要明白「有身份才有尊重」的重要,他認為要再教育的不只是我們的一代,而是所有香港人,甚至乎全中國人及世界各地的人。 「我們也要為綠色一帶一路塑造新的形象,其實,這時代,全世界已經看到了一個自強不息,迅速崛起的中國,一個已經成為有足夠實力改變世界的大國,中國的嶄新形象將必在綠色一帶一路的新發展下建立起來,深信我們每一位中國人也應該獻計及優化這計劃,成為落地有意思的方案。我衷心期待香港能夠抓住綠色一帶一路這百年難得的機遇,再創奇蹟!」 汪振富又提到他的弟弟汪振德,是香港緬甸商會副主席,特別感恩彼此的手足之情,不離不棄,身體力行支持商會的發展與推廣,「其經驗、信念及意志成就了今天的我,共同為開拓綠色一帶一路努力。」 緬甸資政昂山素姬Aung San [...]

企業策略

第四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下月中舉行

 由特區政府及香港貿易發展局合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今年踏入第四屆,將於9月11至12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今屆論壇以「成就新機遇 由香港進」為主題,深入剖析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香港如何發揮自身優勢,協助來自不同國家及專業領域的與會者把握新機遇。 論壇邀請到約80位來自香港、中國內地及「一帶一路」沿線和相關國家的官員、商界領袖及國際機構代表擔任嘉賓講者,陣容鼎盛。與會者除聽取嘉賓講者就倡議下各行各業發展機遇作出具啟發性的分享外,同時亦利用論壇的平台,了解不同地區和行業的投資環境和機會,並即時洽商投資及商務合作計劃。 今年高峰論壇設有三個主論壇;首日的主論壇環節分別以「一帶一路政策制定者之灼見」及「投資創造價值:提升一帶一路項目的可行性」為題,前者邀得「一帶一路」國家及地區官員解構相關經濟政策走向;後者則由擁有豐富海外投資及經營經驗的亞洲金融集團總裁陳智思擔任主持,並請來泰國正大集團資深董事長謝國民、中國光大集團股份公司董事長李曉鵬,以及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晏志勇,探討成功投資「一帶一路」項目的心得。 次日的主論壇會以「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發展:成就一帶一路新機遇」為主題,由粵港澳大灣區企業家聯盟主席、內地─香港一帶一路工商專業委員會港方主席蔡冠深主持,中國光大集團董事兼副總經理陳爽、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中國銀行 (香港) 副董事長兼總裁高迎欣、大灣區共同家園投資有限公司總裁胡章宏、香港律師會前會長及「一帶一路」委員會主席蘇紹聰,以及廣東省商務廳廳長鄭建榮,探討如何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優勢推動「一帶一路」建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