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時事

中總邀許正宇 剖析香港金融發展新趨勢

香港中華總商會日前邀請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擔任會董會講座嘉賓,分享香港經濟及金融發展的最新情況,並與該會成員交流意見。講座上許正宇指出,香港金融市場穩定,擁有完善監管制度;「十四五」規劃更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強化香港作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和風險管理中心,有助鞏固香港金融市場的發展優勢。   許正宇表示,過去一段時間,儘管香港經濟面對不少困難,國際新形勢帶來不確定性,香港金融業仍然表現出色。2017年至今,香港上市公司總市值由34萬億大幅上升至逾50萬億,資產管理金額亦由約24萬億增加至近30萬億。目前國際資產配置出現兩項新趨勢,包括內地中產階層壯大,對國際資產配置需求激增,讓香港作為內地投資者進行國際資產管理平台的角色更為明顯;此外,中國已成為獨立的投資資產類別,不少國際投資者希望通過投資內地股票及債券,參與中國經濟發展。香港與內地市場緊密聯通,正好成為國際資金流入內地的理想渠道。   許正宇指出,香港金融市場穩定,擁有完善監管制度;「十四五」規劃更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強化香港作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和風險管理中心,有助鞏固香港金融市場的發展優勢。特區政府正積極推動香港發展成為私募基金樞紐,香港可透過提供包括保險和保險相連證券等風險管理方案,進一步深化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通過與內地及世界融資及資產管理需求對接,香港金融服務定能迎來更亮麗的發展前景。   善用香港優勢服務全球 特區政府近期就監管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進行公眾諮詢,許正宇表示,虛擬資產對市場的影響仍有待觀察,須平衡監管及發展的需要,並為投資者提供適當保障。此外,他亦提到香港金融業長遠發展必須培養跨界別和跨地域人才,並深入探討如何利用香港優勢服務國家、服務全球。   講座於線上及線下同步進行,現場出席者包括中總會長袁武,副會長王惠貞、楊華勇、陳仲尼、謝湧海、張學修,林廣兆、林銘森、榮譽會長盧文端,以及一眾常董、會董。多名中總首長及常會董亦於線上參與。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出席中總會董會講座。   [...]

博客

史立德:港深競合格局重構 握「十四五」契機

近日,與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市政府公佈《深圳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規劃綱要);當中有關攜手港澳共建大灣區及強化科技創新能力等兩方面的內容,尤其值得我們留意,因為這既能凸顯香港優勢的機遇,也是鞭策自己要從城際競爭中提升的動力。 其一,規劃綱要指,「加強與港澳更緊密務實合作,攜手共建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其中,前海和河套作為近年深港合作的最重要兩大平台載體,將分別在現代服務業和科技創新方面繼續承擔起重要的改革任務,並推動深港迎來更加寬闊的發展空間與合作潛力。例如,前海將積極聯動香港建設國際商事爭議解決中心、國際法律服務中心,高標準建設前海深港國際法務區;至於河套,則將致力與港探索「一區兩園」的協同開發模式,共建國際一流的科研實驗設施集群。   其二,深圳目前已初步構建起「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產業化+科技金融+人才支撐」的全過程創新生態鏈,並將在「十四五」期間繼續從「補短板、強優勢」兩方面入手,強化當地整體科創實力。例如提出要以應用研究帶動基礎研究,充分借助外部優勢資源尤其是港澳在基礎研究領域積累的強大實力來彌補自身不足,具體措施包括支持港澳高校和龍頭企業參與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打造大灣區重大原始創新策源地和科研成果中試轉化基地。至於中下遊應用研究及科技產業化方面,一向是深圳的優勢所在;其「十四五」規劃中亦提出要進一步健全現行發展機制,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致力於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和產業創新高地。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深圳的快速崛起與香港的貢獻可謂密不可分;二者之間「良師益友」般的關係以及獨特的「前店後廠」的分工模式曾經是區域經濟合作史上的傑出典範。時至今日,深港兩地雖然在部分領域仍存在錯位發展和合作空間,但彼此之間的產業競爭加大亦是不容迴避的現實;尤其是在「十四五」期間,深圳將加緊在以現代服務業為主的全方位領域發力,與香港的競合關係勢必加速滑向「直面競爭」的一端。   從深圳的「十四五」規劃可見,鵬城不但在發展目標、定位上進一步對標、逼近香港,而且在產業佈署和主攻方向上更是亦步亦趨。從會議展覽、航空航運、跨境電商到品牌經濟、法律服務、金融創新、國際聯繫,幾乎在香港擁有優勢或者正努力發展的各個領域,都有可能要面對深圳發起「你追我趕」式的「挑機」。更須留意的是,深圳正發揮其「學習型城市」的一貫本色,不遺餘力地從其他地方包括港澳和海外汲取經驗、人才等優勢資源,例如提出在當地設立「進博會」分場、鼓勵港澳的基礎研究設施進駐深圳等,發揮「拿來主義」,以求在最短時間內、最有效地建立起策略性領域的關鍵能力。   在區域競合的新態勢下,香港不能再只作「長江後浪推前浪」式的空洞喟嘆;除了繼續發揮自身所長、更加主動地與深圳加強合作,攜手開拓更多產業新機遇之外,更應「不恥下問」,反過來向深圳學習、借鑑其成功發展經驗甚至積極利用對方的優勢資源,以彌補自身發展的短板和持續提升競爭力,方能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和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同時,於急遽轉變的城際競爭浪潮中保有一席之地。 [...]

博客

史立德:「十四五」規劃下香港的綠色新機遇

近年來,特區政府銳意將香港打造成綠色低碳的宜居城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2020年11月公佈的《施政報告》中表示,香港將致力爭取於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並在今年6月更新《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定下更進取的減碳排放策略和措施,以建構低碳和更具氣候變化抵禦力的經濟體系。 事實上,隨着國家「十四五」規劃逐步推進,香港憑著建設低碳城市方面的領先地位,可以向內地省市輸出自身在特定領域內積累的減碳先進理念、行業經驗和科技手段,擔當綠色低碳轉型的先鋒工程和示範角色,並從中挖掘綠色經濟的巨大商機。 例如,「十四五」規劃提出,要發展智慧建造,推廣綠色建材、裝配式建築和鋼結構住宅。香港早於90年代起已開始推動新建或現有的建築物向綠色低碳轉型,2010年起更推出綠色建築認證系統「綠建環評」,就建築物的建造與營運等各範疇的可持續性,訂立全面的表現準則和評核機制;該認證服務近年更已推廣至包括北京、上海、廣州及深圳等多個內地一線城市。未來,配合內地對綠色建築不斷上升的需求,香港的業界可把握箇中的龐大商機,參與投資環保建材以及為內地建造業提供綠色環保的解決方案和相關的認證服務。 另一方面,「十四五」規劃亦提到要「建立統一的綠色產品標準、認證和標識體系」。一直以來,檢測及認證業是本港的優勢產業之一;在政府和業界的共同努力下,香港已建立起一系列較為完善的綠色商品認證計劃,包括「強制性能源效益標籤計劃」及「自願參與用水效益標籤計劃」等,相關的經驗可讓內地省市借鏡。此外,特區政府和業界若能爭取內地有關部門的支持,透過檢測及認證標準的協調、互認甚至整合,將有關標籤引入內地市場特別是鄰近的大灣區,除了有助於擴闊香港檢測認證行業的業務空間之外,亦可助力國內綠色產業提升發展水平,促進消費市場的高品質發展。 至於在工業領域,發展綠色製造是減少碳排放的一個重要環節;當前世界各國紛紛將低碳工業視為未來產業發展的制高點。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國家,中國政府在「十四五」時期將加快推動工業體系的綠色升級;這勢必會拉動環保相關的技術改造、刺激新興產業投資和衍生與綠色營運的龐大投融資需求。 香港的環保業界擁有豐富經驗和專業知識,在減排處理的技術與設備、環保設施的管理、廢物回收等方面具有一定優勢,未來可透過積極參與「十四五」時期大灣區的環保改造項目,加緊環保界和工業界之間的深度合作,共同在環保科技領域的攻關攻堅,一方面協助珠三角的廠商進行綠色轉型,另一方面亦可以大灣區作為樣板和跳板,將工業減碳方面的環保科技與服務推廣至國內的其他省市,為國家綠色轉型發展貢獻自身的力量。 [...]

博客

李秀恒:發展文藝須產業化

去年,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承諾,政府將銳意發展文化和體育,提升香港成為令人嚮往的國際大都會。而今年3月份通過的「十四五」規劃中的《港澳專章》,又進一步賦予香港作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的國際樞紐角色。 從西九文化區內展現當代視覺藝術文化的M+和呈獻中國藝術文化珍品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可見特區政府對推動文化發展的確有很大的決心。博物館及藝術館一旦落成之後,市民及遊客都有機會在香港輕易欣賞到世界級的藝術珍品,有助提升城市的整體文化品味及形象。 政府在硬件方面的支援可謂不惜工本,定能為文化藝術品提供一流的展覽場地,但筆者認為,軟件配套亦不容忽視,尤其若能與商業相結合,才能真正推動文化藝術在港發展。 一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擁有零關稅、無出入口限制、法律制度完善、物流便捷、貨幣自由兌換、服務業高度發達等優勢,發展成文藝作品交易中心的條件已經十分成熟。而一旦與商業掛鈎,大眾對文化作品、藝術品的興趣則會增加,從而增進認識,了解背後的文化底蘊,提升全民的文化藝術修養。 二來,眾多商業化的文藝活動,例如展覽、拍賣等,將會為很多高水準的文化藝術從業者等提供絕佳的交流平台,為香港匯聚一眾文藝人才,從而提升香港的整體文化氛圍,進一步推動藝術品鑒賞、文物修復、文化歷史教學等高增值文化產業的發展。 三來,想要一個行業蓬勃發展,最好的方式就是培養新血為其注入活力。目前香港年輕人經常抱怨機會不足、出路有限。而在產業化的過程中,香港將會需要大量文化藝術從業專才,從事高增值的文化行業。文化藝術並非一定是「高嶺之花」,文藝從業者亦並非不食人間煙火,無論是從事創作的作家、畫家、設計師、攝影師,或是從事產業支援專業服務的鑒證師、策展人等,若能在文藝產業中切實看見自己的創作有市場、收益可觀,才能更全心投入文化藝術創作,吸引更多年輕人進入行業,推動本港成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 此外,將文化藝術與旅遊業相結合亦十分重要。以鄰近的深圳為例,其文化產業最早便是由旅遊業開始,在90年代中就提出「文化旅遊城市」口號,成功培育出一批集文化、娛樂、科技於一體的主題公園項目。今天「錦繡中華」、「民族文化村」、「世界之窗」、「東部華僑城」等主題公司,已經成為深圳文化產業的重要支柱。 香港的文化藝術水平其實並不低,但缺少日常生活中市民、遊客頻繁接觸到的「平民化」品牌,頗有曲高和寡之感。香港作為中西文化交匯之地,在未來需要重新思考作為旅遊城市的吸引力,以應對未來重新恢復的國內及國際遊客。以往,不少人來港旅遊都是單純為了購物,此類消費者黏性不強,較易流失,亦導致本港旅遊、零售業抗風險能力不足,容易受到社會運動、疫情等因素的影響。 特區政府和業界應該充分發掘社區內的潛力,配合市區重建策略,將香港特色的電腦節、書展、動漫展乃至其他展覽與本地特色建築(如古物、古蹟等)相結合,將商貿文化品牌不斷發揚光大的同時,推動地區性、民眾性、消費性文化產業進一步深化發展。   撰文:李秀恒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

博客

葉中賢:工業、創科互利共生 大灣區一體化加速產業升級

全國人大於2020年通過「十四五」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首度提及發展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的遠景。香港特區政府一直致力推動創科,現在更加上國家的重點支持,對港資製造業來說確是一大強心針。不論是發展本地高增值工業,抑或是助港資廠商將傳統製造業升級轉型,創新科技的應用都是不可或缺的。工業的興盛更會連鎖帶動香港的生產性服務業,開創新的經濟增長點。 香港政府近年在推動本地科研項目及培育人才上投資不少,包括:創新及科技支援計劃、企業支援計劃、科技券、創科實習計劃等;在2016年首度把「再工業化」納入施政重點後,相繼推出針對高增值工業的「再工業化及科技培訓計劃」和「再工業化資助計劃」,總計投放過千億港元。儘管如此,不少業界朋友仍向我反映,在企業投入科研創新時面對不少無形的制肘,令工業難以將香港的優秀科研成果商品化,發揮最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若要創新科技與製造業同步發展,全面而連貫的產業政策絕對不可或缺。港府必須訂下產業發展路線,重點培育回報可觀,且應用層面廣泛的核心行業,並列出績效指標,統籌各部門及機構由基建、資金、人才等方面,作出針對性的短、中、長期政策部署。若特區政府能傚法內地與新加坡,為創科及工業發展訂立五年計劃與發展藍圖,更能有助銀行評估行業發展前景和借貸風險,讓科創企業較易取得私人融資,動員商界力量投資創科相關產業。 對本地創新科技發展來說,另一致命傷是香港的市場規模細小。科研項目投資巨大,港資廠商必須放眼於大灣區以至整個大中華巿場,方有足夠規模讓創科投資具有成本效益。單是毗鄰香港的廣東省,常住人口已突破1.26億人,上年度本地生產總值達11萬億,規模達全國第一,具巨大的消費潛力;省政府亦力推廣州、深圳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業界普遍期望香港政府積極配合大灣區一體化的市場發展,建立共同標準,包括商品市場、服務市場與技術市場規則的統一,讓港資廠商在香港研科、內地生產、以至國內和全球銷售上可無縫接軌。 港專攻微笑曲線兩端 在產品巿場化的生命週期當中,有「微笑曲線」的說法:產品的前期研發、設計、生產流程管理,以及後期的品牌塑造、巿場營銷、貿易融資等,是增加值較高的生產性服務業部份,即是曲線的兩端;而實際的生產工序,相比之下的增加值並不高,即是曲線中間的底端,但它具有拉動上下游需求的關鍵作用。香港應作為科研、測試及巿場拓展基地,專攻微笑曲線的兩端,再善用內地產業化能力的優勢將創科成果量產。工總最近更與香港科技園公司推出「研發共創平台」,助會員企業融入本地創科生態圈,借助科學園的設施及科技顧問團隊支援,加快工業創新,助港資廠商向高技術、高增值方向發展。   撰文:葉中賢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