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義務工作發展局 彭韻僖:一加一大於二


作為專業律師的彭韻僖(Melissa),於去年十月香港疫情第四波放緩之際,出任義務工作發展局(Agency for Volunteer Service, AVS)主席一職,其所面對的是,是一個在疫情下暴露出嚴重社會問題的香港,但她依然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去應對。義務工作發展局的角色,是作為樞紐,積極推動及發展持續的義務工作,將企業義工、個人義工與不同的社會機構進行配對,同時又與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士連結在一起。她深明以力打力的重要性,更認為一加一其實可以大於二,生命影響生命,一同發揮協同效應,締造一個文明和關懷的社群。

訪問在位於灣仔的義務工作發展局辦公室內進行,Melissa與助手準時在下午三時到達,甫進內即與筆者打招呼及握手,盡顯爽朗個性;談話之間,她亦快人快語,更了解民生情況,感受到其內心的一團火。她上任之際,義務工作發展局剛好成立51週年,是一個新里程碑的開端,任重道遠,但她仍然游刃有餘地迎向各種挑戰。

專業義工 連繫社群

「我做義工已做了很長時間,由中學時期已開始。」她回憶道。「當時會去老人院做一些探訪,和長者們談話,以及做一些家居清潔等工作。」原來,做義工的種子,早已開始發芽,她亦由此得到啟發:「當你繼續做下去時,若想有更大的成效,就要組織義工,或與其他機構合作發展一些義工項目。我們一直堅持,一加一大於二,一同發揮協同效應。」香港是個典型的商業社會,百物騰貴,但同時社會貧富懸殊,衍生出各種社會問題,那對NGO的負責人而言,自然是挑戰重重。「香港的社會有很多問題,如房屋、老人等,現時有20多萬人住劏房,數目很大,因此有各方面需求。在疫情下,我們的團隊亦要適應時代的改變,善用資訊科技,如用Zoom與有需要人士進行一系列溝通,亦會動用專業義工的協助。」

世界在變,義工的角色亦有變化,期望從專業角度,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各種專業技能上的協助,以解決生活上面對的問題。「不少義工都具備專業技能,如物理治療,如何簡單地做伸展活動?原來用一條毛巾就可以。」Melissa指出,由於本身是律師,在今年初,政府公布有新的法律條文,為劏房戶的租住期帶來保障,那些劏房戶想知道更多有關資訊,於是便講解給他們知道。「義務工作發展局的特別之處,在闊的層面,是推廣義務工作,將各方的義工凝聚起來,我們相信,當我們可以連繫到不同的朋友時,便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出來。我們有個香港義務工作議會,集合了多個專業團體,包括醫學會、牙醫學會、律師會、工程師學會等,以各自的專業技能,幫助有需要人士。」為提升義工的專業水平,局方早於2003年成立香港首間「義工培訓發展中心」,致力發展義務工作培訓,再於 2019年初易名為「香港義工學院」,進一步加強知識傳承及分享,推動優質義工服務,深化義務工作精神。

從物質到心靈上的關懷

從前做慈善工作,有「施」與「受」的高低之分,然而來到21世紀,這觀念當然已徹底改變。她指出:「那些有需要人士,沒錯是有物資及資源上的需要,但亦希望得到愛與關懷,這種關心是無形的,有時很簡單,只要有人願意聆聲他們的心聲,為其帶來正能量,其實已經很重要。」有義工,又具備多種技能,而如何將合適的義工,配對需要義工協助的NGO活動,就是義務工作發展局的重要角色。那其實亦是資源分配。她表示,義務工作發展局亦有自己的項目,會與其他機構一同合作進行。

疫情對香港各行各業均帶來挑戰,做義工亦沒有例外,如何在社交距離的限制下進行各種義工活動,成一大挑戰。因此局方於去年三月乃推出了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的「行義香港」網站,以作為一個誇界別協作平台,讓個人或團體義工使用一站式的義工登記、招募、配對及管理服務,最終達致各展所長、各取所需之目的。

歸根究底,有義工,才有義務工作發展局,才可以令各種慈善活動得以順利進行。現時義工文化已相對普及,對局方而言,在招募義工方面又有何挑戰之處?「有很多人都想做義工,但結果沒有做,是甚麼原因呢?是沒有平台去參與?沒有時間?我們的角色之一,就是令想做義工的朋友,會做得更容易、更開心,亦從中找到同路人,達到雙贏局面,自己開心、有滿足感、學到新的知識,而受惠者又開心。我相信,香港人都是很有愛心的。」為嘉許義工和企業 / 團體對社會作出的貢獻,義務工作發展局今年將推出全新的嘉許計劃,期望透過得獎單位的分享,感染更多人加入義工行列。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