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古董珠寶映照藝術旗袍 林麗娜熱愛生命成就可穿戴藝術


「我稱它們做”wearable art”,即是『可穿戴的藝術』。」Jos 《約》品牌創辦人兼創作總監林麗娜 (Lina) 說。Jos 《約》 品牌建立至今三周年,主要從事古董珠寶及藝術旗袍銷售,總店座落於炮台山英皇道60號,新近才在有「香港文化矽谷」之稱的 K11 MUSEA 開設期間限定商店。本來珠寶跟旗袍看似是風牛馬不相及的兩回事,可落在林麗娜這位企業高管出身的創業家手上,卻能以對生命的無比熱愛,通過對文化藝術的傳承和發揚,將Jos 《約》 的古董珠寶和藝術旗袍,打造成與眾不同的「可穿戴藝術」。

撰文 趙柏偉

「藝術可以非常古靈精怪,能令人生起許多想像,發現世界原來可以有許多面相,所以我自幼便對美術科很感興趣,中學時期並曾取得全級第一的成績。到上大學時因為要顧及謀生需要,就不得不選擇商業科系,學士學位主攻酒店管理,碩士學位則專修品質管理。投身社會後,先後從事航空地勤服務、旅行社營運管理和企業及個人財富管理專業,主要擔任市場拓展、品牌管理和風險控制職位,這些商業訓練與歷練看似與藝術創作無大相干,但其實觸類旁通,只要你能融會貫通便都對藝術創作的執行和應用大有助益。而藝術修養在審美和創作方面,亦足以為商業營運帶來許多靈感和啟迪,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林麗娜坦言正因為其商業背景,加上後天對藝術的興趣,以及不斷努力學習和嚐試,才令Jos 《約》 的「可穿戴藝術」得以突破常規,走出另辟蹊徑的道路。

從生命和愛出發

約十年前,作為企業高管的林麗娜,三十歲開外已經得享年薪數百萬港元的報酬,她當然明白商業掛帥的種種功利現實方法理念,可到她得享財務自由、自己創業時,卻偏偏強調那遠大的信念、理想與精神。從心出發,以創造價值為依歸,林麗娜認為Jos 《約》的古董珠寶也好,藝術旗袍也好,始終都不離生命和愛,並由此彰顯了這些衣飾精品的歷史人文、藝術審美和思維情感的價值。

林麗娜說:「人生在世,無論銀行戶口、投資戶口,什麼戶口也好,有升亦必然有跌,惟僅有『時間戶口』注定只跌不升,正因生命苦短才值得大家去做些有意義的事情,而我則希望能夠在文化藝術的傳承上作出貢獻,譬如Jos 《約》 來自世界各地的古董珠寶便凝聚了不同國家、不同民族與不同時代的文化與藝術精髓,而Jos 《約》 的藝術旗袍則在傳承中國華服文明之餘,亦因為加入眾多世界各地的文化藝術元素,而得以時尚化和現代化起來。其意義不僅在於繼往開來,我相信亦足以促進世界和諧。」

林麗娜坦言自己亦曾有過浪擲青春和揮霍金錢的時期,她笑說:「甚麼名牌手袋、時尚服飾,我都擁有過了,到開始收藏古董珠寶和創作藝術旗袍,邊學邊做,向不同專家請教,跟不同師傅學習,越識得多才越覺的自己無知,古董珠寶和藝術旗袍的學問實在浩如煙海,只能在有限時間和資源下,儘力做到最後,而在後天努力以外,一個人的天賦和成長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祖籍福建廈門的林麗娜,家族祖輩顯赫,祖輩分別為珠寶及醫學世家,屬林巧稚醫生(林巧稚,1901-1983年,醫學家,北京協和醫院第一位中國籍婦產科主任及首屆中國科學院唯一的女院士,是中國婦產科學的主要開拓者、奠基人之一 )之家族成員。

品牌做藝術旗袍的方式便有如做高級珠寶,由最優質素材出發,經過與客人充份溝通,充份了解客人需要,聽取他們意見後,才出設計草圖,再交由專門服務世界級時裝品牌的工場製作,確保其設計與質量都能歷久彌新。

旗袍成國際社會的共融媒介

祖輩家族自1887 年代開始經營珠寶生意商號「金藏美」,至 1948 年達甲子年期的珠寶店已聞名遠近;及後因中國內地國共戰爭,戰時家財盡失,故父輩從零開始在港轉營地產,惟對珠寶祖業仍念念不忘,林麗娜自幼受長輩影響亦承傳了家族對於珠寶美學的敏鋭觸覺,她表示:「父親幼時長於富裕家庭,因戰亂逃港後便家道中落,一切從頭開始,家族雖不再經營珠寶生意,日常述故憶舊仍經常提及往昔輝煌,所以我自幼便對珠寶充滿憧憬,父親亦常鼓勵我朝此發展,不過相對於時尚珠寶,我更愛珍罕而獨具文化藝術色彩的古董珠寶, Jos 《約》 引入的古董首飾配件均有著不同文化藝術元素,亦希望顧客從購物、配戴,以至鑑賞的層面上,對珠寶有更深的體驗及認識。」

Jos 《約》致力與世界各地珠寶商保持密切聯繫,當中猶太珠寶商更是他們不可或缺的重要合作夥伴。 Jos 《約》 的合作伙伴於業內均富近半百至超過百年珠寶行業經驗,管理人為第二至第四代傳人,故此 Jos 《約》店內的各類珠寶價格均極具競爭力。 Jos 《約》 搜羅的珠寶類別涵蓋度非常寬廣,除基本的紅、藍及綠寶石、鑽石及珍珠玉器外,更有貓眼、珊瑚和琥珀等多樣化類別,而其店展示的古董珠寶首飾亦非常珍罕,極具收藏價值。

此外,林麗娜亦以嶄新角度融入藝術及歷史文化元素於傳統旗袍設計上, 希望中國傳統文化國服能夠成為國際社會也能共融的媒介,她表示:「我希望即使不是品牌文化藝術產品的購買者,也能前來一同鑒賞中國數千年留下來的旗袍文化,共同放慢腳步,學習成長,同心體驗和感受被遺忘的價值,以及現今較少數人接觸的人類文明遺產,以不同的形式成為品牌文化藝術的真正承傳者。 」

Jos 《約》 搜羅的珠寶類別涵蓋度非常寬廣,除基本的紅、藍及綠寶石、鑽石及珍珠玉器外;更有貓眼、珊瑚和琥珀等多樣化類別,而其店展示的古董珠寶首飾亦非常珍罕,極具收藏價值。
林麗娜表示,世界經濟深受量化寬鬆影響,亦必然令金價持續向好,大家收藏珠寶,都應該細心想想。

設計與質量都歷久彌新

林麗娜感激父親對她悉心培養,為她的快樂人生奠定基礎,「父親給我的是”happy girl”的教育,家中沒有性別歧視,無論學習、工作和生活都給我很大的自由度,上中學時每年暑假都給我安排往外國遊歷以增長見聞,又特別授予我各種任務,例如為其公司採購珠寶作企業禮品等,從而累積實際工作經驗。最重要的是他在我八歲時候便安排我上教會受洗,讓我從信仰中學會對造物者的敬畏,以及關愛生命的事工精神,而今天Jos 《約》品牌其實亦源出於此。」林麗娜自言其人生總不乏貴人,直至投身社會無論住職大型外資企業或本地市場領導公司,都得上司或老闆耳提面命的悉心教誨,凡此種種都令她感恩不已。

「以前上司都稱讚我做人處事很有執行力和親和力,我想自己之所以注重實幹和講究同理心,便都與小時候的成長經歷很有關係,坐在領導位置真的不能太自我中心,畢竟能夠切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正是人生與事業的一大成功要素,像Jos 《約》經營的古董珠寶和藝術旗袍,其為『可穿戴藝術』便代表它們與穿戴者有著肌膚之親,所以便不但得與大家身體親和,更需要與大家在情感上充份親和,因此我們在珠寶或衣料材質上便都力求天然,在服務客人上也強調貼心親切,譬如我們做藝術旗袍的方或便有如做高級珠寶,由最優質素材出發,經過與客人充份溝通,充份了解客人需要,聽取他們意見後,才出設計草圖,再交由跟我們合作專門服務世界級時裝品牌的工場製作,確保其設計與質量都能歷久彌新。」林麗娜說。

幾位香港小姐難得同台主持旅遊節目,當中譚小環、李綺虹和向海嵐,都穿上Jos 《約》 的藝術旗袍。

為世界帶來貢獻與價值

說到Jos 《約》生意上的經濟回報,她坦言公司仍在發展階段,很難會有如金融投資那樣的收益,但她最感滿足的是品牌的產品與服務已經贏得一批優質客戶的支持和信賴,「老實說,我們的客戶真不乏名門望族和達官貴人,他們亦大都是有識見而別具品味的人士,能夠得到其垂青並引介新客戶,這種口碑效應已教我非常雀躍,譬如一位大家閨秀跟我們訂做藝術旗袍之餘,還介紹她那知名建築師夫婿跟我們訂做中山裝,出來效果還令要求嚴苛的他大感滿意,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回報了。話說回來,以今日世情看來,中華文化復興亦必然令時尚化現代化的中山裝更具潛力,至於深受量化寬鬆影響的世界經濟,亦必然令金價持續向好,大家做衫也好,收藏珠寶也好,都應該細心想想。」

明明是一盤珠寶服飾零售生意,林麗娜卻以無比的熱情將 Jos 《約》提升至近乎信仰的文化藝術層次,她表示:「作為一個品牌,最重要的是品牌能為世界帶來貢獻與價值,此乃建立Jos《約》的其中一個重要由來。一己的存在,惟有令他者的存在更美滿,才真正有其價值。」

Jos 《約》 引入的古董首飾配件均有著不同文化藝術元素,亦希望顧客從購物、配戴以至鑑賞的層面上,對珠寶有更深的體驗及認識。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