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可持續發展・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騰訊ToB如遠水 靠DNF救近火


騰訊新總部位於深圳南山區科技園,去年底正式啟用。

受到中美貿易戰或甚至中美關係持續惡化衝擊,中港兩地股市一路向下,成為新常態。股王騰訊(00700)更成為「重災區」。「企鵝」插水的最重要原因,離不開北京中央對網上遊戲之大力收緊,騰訊核心業務「手遊」一下子無前景也無錢景。換句話說,股王之騰空或沉淪,完全和內地政策有關。騰訊面對如此困境,在國慶前夕進行架構重組,在於把業務重心轉移到ToB之上,可是市場人士普遍對「企鵝」之變,不抱大期望。看來,騰訊能否在短期翻身,還是指望在政策變化,若然網上遊戲從嚴政策稍為放鬆,遊戲版本號發放恢復正常,騰訊王牌遊戲之一的《地下城與勇士》(DNF)有望在下年推出手遊,成為會生金蛋的遊戲。

短短的幾個月,騰訊的股價由今年初高位每股四百七十六點六港元,不斷下滑,到週二(十月十六日)收市報二百八十一點四港元,市值亦由高位的四點五萬億港元,變成二點六萬多億港元,蒸發一點九萬億港元,是所有上市公司中最糟糕的一個。騰訊股價大幅下跌四成多,意味騰訊已經不再是世界十大公司之一,甚至離全球前十的排名愈來愈遠,位置已經被埃克森美孚取代。在過去的一個月當中,騰訊一直在試圖穩定股價,大量地回購股票,但這種努力似乎收效甚微。「拋售潮」大於回購之力,遂令騰訊股價向下難以逆轉。

騰訊慘遭拋售的最主要原因,無疑是北京中央對騰訊核心業務「手遊」,祭出始料不及的變化。幾年之前,遊戲產業是中國政府重點支援的產業之一,連串政策扶持下,中國遊戲產業迎來最蓬勃發展的時期,騰訊亦成為龍頭。可是遊戲市場的風向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出現變化,主要是中國政府對遊戲產業的政策,逐漸從過去的「支援」轉向「抑制」,國家主席習近平八月下達「護眼」指令,儼然成為壓倒中國遊戲產業的最後一根稻草。事實上,早在去年,官媒已就整頓遊戲產業發出訊號,當年七月,《人民日報》五度刊文批評騰訊的當紅遊戲《王者榮耀》,直指該遊戲導致未成年人沉迷、「陷害人生」。

「企鵝」股價由年初高位插水,捧場客欲哭無淚。

「政策市」最佳寫照

踏入一八年之後,中國政府打壓遊戲業的火力更加猛烈。今年三月,中國進行政府機構改革,遊戲版號核發業務從國家廣電總局轉移至中宣部,但至今已過半年多,尚未核發任何版號,該業務形同中斷。到六月,文化部進一步證實,已關閉國產遊戲的備案窗口。沒有遊戲版號,意味用戶無法加值,遊戲業者將失去重要收入來源。而關閉國產遊戲備案窗口,更直接堵死中國國產遊戲上市的管道。

雪上加霜者,英國《金融時報》引述兩名遊戲公司高層指,業界原先以為當局最快今個月會重新審批新遊戲,但涉及的兩個部門,至今仍然未提出恢復審批的時間表,行業已普遍認為今年內不會再有新遊戲獲批,勢將打擊業界收入。報道又引述數據指,內地去年批准了超過九千隻遊戲,但今年只批出一千九百三十一隻遊戲,意味即使監管部門重新審批遊戲,亦需時處理大量申請。另外,媒體傳出中國準備對遊戲產品徵收百分之三十五重稅,雖未獲官方證實,但遊戲業者已人人自危。如斯境況,投資者自然一沈百踩「睇死」騰訊。

另邊廂,騰訊法務綜合部智慧司法專案經理蔣鴻銘,在近五個月時間,一直駐紮在寧波,與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磨合一個名為「移動微法院」的微信小程式。「移動微法院」是騰訊眾多ToB(Business)、ToG(Government)業務中的一個。從計畫動到落地總共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智慧法院速度驚人背後,是中國互聯網ToB市場的發展。伴隨雲計算、大資料以及人工智慧技術的普及,以往慢熱的ToB,成為了巨頭們爭搶的互聯網下半場新「藍海」,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為首的互聯網巨頭以及華為等大科技公司,都盯上了這個未來的「金礦」。

騰訊ToB計畫的決心,體現在九月三十日,國慶節前最後一天,騰訊宣布架構大調整,動刀最大的則是,將分散在各個事業群的ToB業務納入新成立的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還成立一個技術委員會並新升級廣告營銷服務線。架構調整的背後,是騰訊對ToB業務的重視。

馬化騰在九月底進行架構重組,瞄準ToB業務。

欲借ToB神奇逆轉

微軟股價的翻身的故事,對騰訊加碼ToB業務來說是一個正向激勵。微軟市值從四年多前最低不到三千億美元,到今年五月底突破八千億美元市值,一度超過谷歌,成為僅次於蘋果和亞馬遜的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公司。靠的主要是,做了架構調整並在雲服務上發力,憑藉Azure確立雲服務行業第二的地位並帶來資本市場的青睞。

關鍵問題是,被業界普遍視為沒有ToB基因的騰訊,能否像微軟一樣靠B端神奇地逆轉。「公司大到一定程度,2B和2C都不可缺少,」億歐公司副總裁由天宇表示,之前在ToB業務進展較慢的騰訊,忽略了更大格局和更長周期,未對衝擊萬億美元市值做好準備。資深市場人士薛正曄說,畢竟,騰訊二十年的歷程中,「沒誕生一個成熟的ToB明星產品」。

事實,騰訊曾嘗試電商業務,但並未成功。即使在自己擅長的社交領域,阿里巴巴的企業服務產品釘釘有七百萬家企業組織使用,用戶過億。騰訊的企業微信註冊企業數一百五十萬家,用戶三千萬,兩者有一大段差距。

作為ToB業務基石的騰訊雲也是如此。一位關注互聯網企業ToB業務的媒體人向內地傳媒指出,他曾參加過多場阿里雲、騰訊雲、金山雲、華為雲等活動,其中騰訊雲印象深刻。這位媒體人感觸是,「年初講的和年尾講的內容差不多,沒有新案例出來。」他認為,與阿里雲的強勢地位相比,騰訊雲之前被歸到社交網路事業群(SNG),作為SNG業務的一部分,感覺難以發力。可是,互聯網企業雲服務的格局中,騰訊雲目前並不佔據優勢。根據IDC發布的中國公有雲服務市場半年度跟蹤報告顯示,一七年阿里雲排名第一,全年市場份額達到百分之四十五點五;騰訊雲第二,市場份額只得百分之十點三。

蔣鴻銘所在的智慧法院專案,也是騰訊雲的業務。「移動微法院」上涉及的材料和證據,除簽名這一項通過區塊鏈技術存儲外,其餘都放在騰訊雲。若是能通過最高院將這個專案普及到全國法院,會是一筆支付給騰訊雲的直接收入。但截至目前,騰訊還未從該專案上獲得收益。

騰訊短期能否翻身,還看DNF可否推出手遊版。

這次騰訊主要調整重點在ToB,但「騰訊太大了,ToB業務即使在現有基礎上增加十倍,對營收的幫助也不大,何況還沒見到十倍的增幅。」薛正曄續說。不過,ToB已成為騰訊業績增長最快的業務。根據騰訊一八年第二二季度業績,騰訊其他業務在二季度同比增長百分之八十一,與百分之六增幅的遊戲業務以及百分之三十九增幅的廣告業務相比,其他業務增幅預示未來的機會。其他業務主要指雲服務與支付等ToB業務。這一塊收入為一百七十四點九六億元,佔騰訊第二季度總收入的二成三,並不是騰訊主要營收來源。馬化騰在公開信中表示,此次調整架構,是騰訊邁向下一個二十年的新起點。在他看來,互聯網下半場屬於產業互聯網。

DNF或成及時雨

不過在一片壞消息當中,騰訊也有新的增長亮點值得期待。如果遊戲版本號發放恢復正常,作為騰訊王牌遊戲之一的《地下城與勇士》(DNF)很可能於下年推出手遊。DNF是一款有相當歷史的2D卷軸式橫版格鬥過關網路遊戲,由韓國公司Neople研發,並於○八年由騰訊代理上線,登陸PC端,在一段長時間中跟《穿越火線》、《QQ飛車》、《QQ炫舞》等被視為騰訊遊戲當中的四大台柱。Neople母公司Nexon今年發布的數據顯示,DNF在過去十年為該公司帶來一百億美元的營業收入,單在中國市場就賺得了約六十三億人幣收入。

早在一五年,騰訊就宣布將代理DNF手遊,不過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內部測試,官方還是沒有放出確切的上線時間,只因騰訊正把DNF「精雕細琢」,DNF的支持者只能等了又等。在遊戲迷期盼之際,不少「仿作」搶先面世,希望早著先機,早賺鈔票。去年底,騰訊便與Nexon對涉嫌對DNF侵權的七家公司提出控告,被告的遊戲包括《DNL阿拉德之怒》、《地下城與勇者》、與《地下城與鬼劍士覺醒》等等。仿造者如此之多,某程度上,也反映出DNF手遊的「商機」是多麼吸引。內地券商國金證券分析指,從DNF過往的熱度和騰訊發行手遊的歷史經驗來推測,DNF手遊很可能取代《王者榮耀》的暢銷榜第一位置。該公司稱,以騰訊經營遊戲的能力,只要產品質素好,DNF幾乎肯定可以成為「爆款」。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