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由貿易鬥到軍備 新冷戰一觸即發


近十年中國不斷增加導彈力量,其中東風26的射程更可攻擊到在關島的美國空軍和海軍。

中美貿易戰的戰線,或會伸延至軍事方面。因過去幾個月來,美國軍方在南海頻頻對中方作出挑釁行為,早前更指會於十一月在台海進行軍演,為的是警示中國、彰顯美軍隨時備戰的能力。

事實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週突然宣布,要退出中俄《中程導彈條約》,還表明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中程導彈的發展。美國因受條約限制,已停止研發中程導彈多年,可是中國卻在這方面急速進步中,特朗普為應對中國在太平洋日漸茁壯的軍事力量,故選擇退出條約,讓中美隨著滑入新一輪軍備競賽中,「新冷戰」一觸即發。

中美貿易戰未有緩減不特止,戰線隨時更蔓延。特別是上月初,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的美國對中政策演講,就被視為官方正式宣布「新冷戰」的開打,並且是告誡中方的最後通牒。

同一時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報道,美軍計畫本月在太平洋,特別是靠近中國南海及台海等地區,展開一連串的軍事演習及行動。美方希望以一場「全球級」軍演活動,警示中國、彰顯美軍隨時備戰的能力目的。

美軍太平洋艦隊起草的計畫建議,美方派遣戰艦及戰機大軍,通過靠近南海、台灣海峽附近的「自由航行海域」,以證明國際公海領域自由航行的權利,而這樣的提議,將讓美軍與中國解放軍在當地部署的軍力更加靠近。然而,軍演是否會舉行,至今仍未得到證實,當局亦未有否認軍演的真確性。

美國指控俄羅斯在西部邊境部署的伊斯坎德爾——M型導彈,違反條約。

打著「航行自由」幌子

值得關注的是,在上述計畫公布之前,美軍刻意曝光美國海軍「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九月底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時,遭遇中國海軍蘭州號導彈驅逐艦「不安全且不專業」逼近,雙方距離僅四十一公尺,美軍艦被逼改變航道避免相撞,顯然美軍是在製造南海局勢緊張氣氛。

及後,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亦批評美國,一再派軍艦擅自進入中國南海島礁鄰近海域,嚴重威脅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嚴重破壞中美兩國兩軍關係,嚴重危害地區和平穩定,中國軍隊對此堅決反對。更稱反對任何國家打著「航行自由」的幌子,行違法挑釁之實。亦因如此,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亦取消了上月訪問北京的計畫。

事實上,美國政府自九月中旬以來,在軍事領域加大對華壓力,包括以中國購買俄製最新式蘇35戰鬥機和最新式S400地對空反導系統為由,將中國軍方相關負責人作為美國單獨制裁對象。美國政府還通報國會,對台出售F16等戰鬥機的零部件。

而近幾個月,美國在南海巡航的頻率亦劇增,距離中國控制西沙與南沙島礁的海空域亦愈來愈近。美國藉由定期、正常執行「航行自由行動」的名義,挑戰北京在南海有關主權、海域及海權的主張,如上月中旬,美軍派遣兩架B52轟炸機飛到南海,聲稱這一飛行是例行訓練任務。有分析認為,美軍轟炸機近來對東海與南海的偵察巡航動作愈趨頻繁,或是在試探中國部署在沿海地區的遠端警戒雷達的反應。

上週,特朗普宣布美國將會退出《中程導彈條約》。

轟炸機以外,美軍還有派遣P8海神偵察機、軍艦等到南海巡航,美軍海軍陸戰隊中將麥肯齊更高調向媒體揚言,美軍有能力摧毀中方在南海的人工島礁。除增加巡航次數,美軍頻頻在南海進行聯合軍演,拉攏日、澳、英、法、印度等國組成反華軍事同盟。

退出《中程導彈條約》

上週,美方繼七月後,再次派至少兩艘軍艦通過台灣海峽,台「國防部」指出,此次美艦屬例行性通過台灣海峽國際水域,相關細節由美國政府進行說明,並稱美艦航經台灣週邊海域期間,台軍均依規定全程掌握與應對,有能力維護海疆、領空安全及確保區域和平、穩定。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涉外關係研究室副主任潘飛認為,美艦再次通過台灣海峽,顯示特朗普政府阻撓中國崛起的步伐不會放緩。他指出,華府此舉是繼續要以強硬姿態對中國施壓,企圖逼使中國在貿易問題上向美國妥協,同時也是利用台灣問題威逼中國在南海問題上讓步,繼續以所謂「自由航行」挑戰中國對台灣和南海的主權主張。

美國海軍是自二○一五年開始,便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每兩、三個月實施一次,其目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今美方在南海動作連連,可能是美國欲拉中國進入軍備競賽的部署,這從特朗普宣布,美國將會退出《中程導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可見一斑。

中國外交部王毅籲盡快制訂南海准則,嚴防區外勢力干預。

中國導彈力量增強

其後特朗普及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更表示,退出條約的原因,是俄國從二○一四年開始違約,對其他國家造成威脅,再加上中國不是簽署國之一,可以毫無限制地發展、部署軍武,美國則因受條約所困,無法部署新武器,這對美國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資源構成愈來愈大的威脅。

對於這樣的指控,中方當然不賣帳,中國外交部批評美方退出《中導條約》的做法錯誤,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又指出,《中導條約》是美蘇之間達成的條約,是雙邊性質的條約,現在美國單方面退出卻拿其他國家說事,這將所有過錯算到別人頭上的做法毫無道理。她又稱,中國一貫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堅定維護自己的正當國家安全利益,絕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訛詐。中方再次奉勸美方不要逆潮流而動,在這一問題上三思而後行。

《中程導彈條約》是由時任美國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與前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Mikhai Gorbachev)於一九八七年簽訂,並在一九八八年獲得美國參議院通過。當時,中國的戰略導彈力量尚薄弱,難以對美國在亞太區域戰略目標及其盟友構成威脅,可是,如今的中國,已是不可同日而語。近十年來,中國不斷增長的導彈力量,一直令美國軍事戰略家感到擔憂。

東風系列 三種射程

目前,中國的東風系列導彈不僅包括《中導條約》中規定的中程導彈,更是根據打擊目標不同,細分為三種射程。首先,東風16導彈射程約一千至一千六百公里,被稱為「沖繩快遞」,是以第一島鏈的美軍設施為假想目標;東風21的射程約二千公里,可打擊日韓全境,其中衍生出來的東風21D反艦飛彈,更是專明對付美國航空母艦戰鬥群。

九月底時,美方派軍艦進入中國南海島礁鄰近海域,中美雙方軍艦險相撞。

其後,中方就東風21D再進行優化,製成更高級的、射程較遠的東風26型彈道導彈,被稱為「關島快遞」,是以第二島鏈為目標。東風26型彈道導彈可從陸地發射,擁有對陸上重要目標或海上大中型艦船實施遠程打擊的能力,其彈頭更可裝備核彈頭,軍事分析人士認為,其射程可以攻擊到在關島的美國空軍和海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更表示,中方正在建造新一代地基導彈,這些導彈直接針對美國及其在亞太盟國的基地和海軍艦艇,難怪美國如此擔心。

不過,據了解,中國發展多層次彈道導彈系統,旨在執行「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戰略。而價格低、數量多的陸基彈道導彈,可對西北太平洋的美軍力量實施飽和攻擊,彌補兩國海空軍實力差距,該戰略不求主動侵犯美軍,只求當中國與週邊國家發生武裝衝突時,增加美軍介入戰爭的成本,令其不敢輕易插手而已。

可對於特朗普而言,這樣的限制猶如如鯁在喉,又怎會坐以待斃,眼巴巴看著中國獨自強大起來,所以退出《中導條約》,才能重新發展中短程導彈及匹配的核武,以抗衡中國,中美軍備競賽將會開展。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