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可持續發展・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城市再規劃】舊區活化 如何用吉鋪連結社區


城市是住人的埸所,人會隨著年月的繁衍而帶來年輕新一代,城市的硬件卻日漸老去。半個世紀前的新市鎮今天已成舊區,被人口老化,社區設備不足的問題所困擾。「舊區活化」或「清拆重建」等議題,再次為城市規劃激發更多思考。於2015年獲得青年建築師獎的梅詩華(Sarah),近年與伙伴建立起自己的建築設計團隊One Bite Design,試圖重新為香港社區帶來更多活力,舊區活化正是她關注的其中一個面向。

社區變遷的可能

說到社區,Sarah向我們娓娓道來:「城市當中要出現一個社區空間,其實需要非常長的時間,當一群人長時間在某個地區生活,經歷過一段日子,才會形成真正的『社區』。到後來我們覺得這些空間『變殘了』,需要去清拆或是改建的時候,就會刪除了這些聚腳地,社區就會漸漸消失,然後又要非常長的時間,才能夠在『重建之後』的建立起新的社區。」

香港的市區重建工作其實早在1988年已展開,當時在港英政府的計劃下成立「土地發展公司」(Land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至2001年被現時的「市區重建局」所取代,至今已規劃超過60個項目,大部分均為市區住宅物業。對於市建局的工作,坊間向來存在兩種意見,一方面認為這的確解決了住屋問題,但另一方面卻認為未能保存舊區既有的文化。

Sarah也認同社會變遷是必然會發生的,然而問題在於過程:「通常我們考慮到,某個區份在社會硬件配套上未能跟上,所以就要重建。然而我們是否忘記了,在社區當中同樣有居住良久的人群?這些居民的需要,也應是城市規劃需要考慮的因素。例如我之前提出的石硤尾街市活化計劃書,該區有非常多的老人家,老人家不習慣變遷,那麼是否有辦法類似重置的方法,可以令她們不論在生理或心理上,都不需要承受急速轉變的壓力?」

由下而上的社區連繫

Sarah現時是建築及設計工作室One Bite Design Studio的一員,至今已負責大大小小的策劃,而她的作品當中不只是硬件、實物或是單純的設計建築,更總充滿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她表示:「在我們工作室當中,所有的策劃也有三個理念。第一、空間必須需要有玩味性,第二、執行上要有成本效益、第三、最終要有社會價值。」Sarah特別解釋最後一點:「因為無論任何社區策劃,當中也必然會包括『地點』與『人』,涉及到不同的人群對不同社區的認知。」

Sarah表示,在社區規劃的過程當中,過往一直多半以『由上而下』的方式去做,但她認為一樣也能透過『bottom up』(由下而上)的方式去實行,從而篩選出社區當中真正需要保留的事物:「我們用更多的『軟件』,去活用各種不同的空間,相比一般普通的設計方式,能夠帶來更多的不同效果。除了硬件設計以外,我們更會思考關於『Place Making』的可能性,顧名思義,就是設法創造出一個新的場所。」

在零售業的退潮之下,市區多出更多吉舖。Sarah早前便帶領團隊,試行將短期方式活化市區上暫時空置的店面。她說:「城市規劃可說是經濟周期的衍生問題,像某個地方舖租愈來愈貴,零售卻沒有起色,令該區周圍出現更多吉舖,帶來閒置空間。我們上月便試著實施為名為『壹屋計劃』的行動,與不同的吉舖的業主聯絡,以用來舉辦社區活動。這樣一來,社區當中的『閒置空間』除了用來商業化、變成住宅之外,原來也能夠與社區有更深的連繫。如果你能夠重新使用這些空間,社區的活力其實會再次出現。」

具流動性的社區空間

與大部分專攻設計藝術或是建築藝術的學生一樣,Sarah一樣也有過於海外留學的經驗,她當年更負笈被喻為「設計之都」的英國。今天她回到香港,再次為香港城市的設計帶來更多新方向,比較英港兩地,她又有何看法?她說:「其實在外國,政府的架構一樣也很複雜,我認為外界經常將問題歸咎於政府其實不是主因,反而是香港人可能到今天仍未習慣,空間其實非常多的變化。例如在英國,那裡的公共空間非常『好玩』,而且非常well-use,當地居民會在不同的空間裡,做各種各樣的事情。」

Sarah指出,他們的工作叫One Bite Design,是專門負責於設計方面,但工作室當中還有另一隊工作團是「One Bite Social」,中文名叫「一口舍群」,負責在活動或硬件的工作:「在城市規劃當中,很多時候是硬件做到了,可是在軟件上無法配合,那麼整個企劃就無法走下去。」One Bite Design曾經策劃名為「An Object 一舊野」以及「Together We Build」的企劃,分別以親自設計的木製三輪車,以及木製的小型生活空間,讓公眾能夠互相參與於社區功能之內,以可互動的方式,將活動與生活概念帶進香港各處。

她坦言在香港實行都市設計有其難度,尤其是當涉及到閒置空間的使用權問題,但即使如此,她仍然對香港的社區可能性感到樂觀:「我們整個工作室也只是在起步階段,每一次做新企劃的時候,也會一直在進步,在嘗試不同模式的過程當中,我們愈來愈順利。香港仍然有很多有心人,願意去建立更多元化的社區空間,我亦希望會看見更多的建築或設計師,為香港的空間設計出更多變化。」

壹屋計劃

One Bite Design於8月14日至9月9日期間舉行名為「壹屋計劃」的實驗計劃,於深水埗大南街180號地舖舉行,由四個社區組織、五個本地民間組織及眾多獨立人士,以「衣食住行」為主題,在空置的舖位中舉辦不同社區活動。

當中除了販賣日用品或是食品以外,亦曾舉行過電影分享會、中茶工作坊、街坊義剪、換物會等等。根據相關網站的描述,活動旨在重新呼召民間組織,在社區中以不同方式,透過簡單的設計元素,改造出「臨時空間」,以配合不同類型活動的需要,連結閒置的無人空間及社區,重新帶來人氣及活力。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