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可持續發展・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城市再規劃】日本建築對香港綠化建築有何啟示?


香港過度都市化的問題並非獨一無二,在各大亞洲區城市,包括中國上海、南韓首爾、台灣台北,以及日本東京、大阪等地,一樣面臨著同樣的居住及生活困境。然而,唯獨是日本人能神乎其技地延續和式的自然美學,在狹窄的城市各隅,建築出令人嘖嘖稱奇的優美建築。在本港曾經參與九龍灣「零碳天地」的女建築設計師陸沛靈(Jane),近年便遠赴日本取經,曾於本港負責環保建築並對大自然深感興趣的她,又能否為借鑑日本的經驗,為本港帶來更多改變?

香港以外的可能

Jane雖然生於日本,但於香港長大並畢業於港大建築系,在本港參與過「零碳天地」與港鐵金鐘站的設計,考獲建築師牌照後,她卻毅然前往日本,投身當地的設計師事務所。問及因由,她倒只是說:「那時候我考到建築師牌後,只是覺得我在香港的建築師之路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又一直對於日本的建築很感興趣,便決定放下當時在香港的事務,到日本走走看。」Jane到了日本已有數年,直到此刻最大的感悟是什麼?她說:「感悟的話,我會說是能夠看見更多的可能性,雖然日本與香港都是城市,但卻很不一樣。當你一直在香港,身處在同樣的環境當中,你會以為事物『就只能是那樣』,其實那並非必然,還有更多的可能。」

她說,在香港擔任建築師的時候,更多是處理「硬件性」、「科學性」的問題,但在日本當地,更多的建築師及設計師,所思考的是更人文層面的事情:「日本人會思考更抽象的問題,例如是:如何利用這個空間?這背後其實是如何去定義空間的問題,以及人如何身處在空間中的問題。日本人較講求人、空間、室內、室外、與整個大自然的調和,會想到『和諧』、『相處』等等的可能,日式建築比較是由『感性』出發。」

遠赴日本工作的女建築設計師陸沛靈(Jane)。

人.空間.自然

Jane曾經於著名建築設師藤本壯介(Sou Fujimoto)的事務所工作,她笑言在當地無時無刻都有很多「inspiration」,即使再微小的事物,也會為她帶來靈感。她說:「香港是典型的商業都市,整個城市的規劃都比較死板,但日本設計則比較靈活。」Jane便以最簡單的「牆」為例:「例如日本人對『牆』的看法,向來與其他民族不太一樣,到了現在也一會繼續思考什麼是『牆』,如果牆壁只是用來分隔空間的話,那麼是否不需要到完全縫合天花與地板的地步?可能只有遮擋到眼睛的高度,也可以是牆?」

日本在近代建築界的傑作甚豐,不少著名建築師以西式的工學,重新提煉日本的傳統結構美學,如伊東豊雄及安藤忠雄等大師,早在國際間享負盛名,日本各地亦散落擁有各種不同功能、不同形態的新式建築。Jane便特別提及到曾經參觀過日本神奈川理工大學的KAIT工作室,她說在香港時已知道這建築物,可是有天真的到了當地,感受卻完全不一樣:「那是供大學生使用的工作室,但以open-space的方式所設計,整個空間當中佈滿了三百多條幼細的柱,單純以疏密不同的方式劃分出不同的區隔,而學生們就真的在當中如常地處理不同的工作,這證明了不論任何地方的都市空間,其實都能夠有更多的變化。」

反觀香港:綠化與環保建築

回頭再說香港,此時此刻的她,又覺得香港於城市規劃上有何能夠改善之處?她不假思索便回答:「香港能夠改變的東西有很多,可是那不是單憑我一個人就能夠做到的。如何能夠將香港的辦公室環境變得更靈活,如何能夠為不同地區帶來更多帶綠化的環境,這都是需要市民、客戶以及更多方面的配合。」她又舉出九龍站上蓋的圓方(Elements)為例:「圓方的上蓋其實有非常廣闊的戶外空間,也能夠做到充足的綠化,而發展商也有在那裡設計了podium、酒吧、露天餐廳等,然而整個空間其實能夠做得更好,更能讓公眾感受到大自然。那是港鐵九龍站的上蓋,有條件成為真正的地標。」

憶述在香港工作的日子,Jane表示:「不論是綠化或是環保建築,其實也是與城市、市民、社會息息相關的事情。那年我參與九龍灣零碳天地的設計,當時的『老細』是現在發展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他便向我們說,『環保建築』不只是減碳、節能,像那零碳天地中有展覽館,會有不同的展品,我們要計算太陽入射的角度,在維持室內有自然光的情況下,又要避免陽光直視到展品;又或是在建材上,如何能夠選擇更環保的物料。」

Jane近年除了身為建築師,更擠身作家之列。她於今年出版生活散文集《東京。夢。生活。》,獲得新鴻基地產主辦的新閱會第六屆「年輕作家創作比賽」的優勝獎。她說起那時參賽的緣起:「說起來我到日本工作多少有點偶然,在這麼數年間感受了那麼多,我怕如果不寫下來,最後會忘記了。那時候又剛好看到新閱會在舉辦這個活動,便決定把感受寫成一本書,拿去參賽,沒想到就這樣被他們選中了。我希望,這本書同樣能夠啟發讀者看見更多的可能。」

零碳天地

位於九龍灣常悅道,於2012年6月26日揭幕,佔地14,700平方米,包括室內及戶外的展覽場地、會堂、綠色辦公室、綠色家居等。是香港首座零碳建築(Zero-energy building)。根據官方資源顯示,整個園區當中70%的電力由廢食油或生物柴油產生,30%則由屋頂設有共1,015平方米的太陽能光伏板發電系統提供,比較傳統建築物減少能源消耗達45%。

在以工商業為主的九龍灣,零碳天地可謂是真正「都市中的綠洲」,園區中種植了多種原生樹木,建築方希望能夠降低附近市區的溫度,並且減弱二氧化碳的濃度,從而解決空氣污染問題,亦能為雀鳥及昆蟲等提供棲身之所,更是區內新地標,及本港近年少見的大型綠化建築園區。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