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可持續發展・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去中國化」難度高 中國產業升級抗衡


口罩及防護用品大部分在中國生產,引發西方國家的疑慮。

中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因為一場新冠病毒(COVID-19)的疫情而開始出現微妙的變化,除了在爆發疫情責任上出現嚴重爭拗之外,疫情亦暴露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全球的製造業過分依賴中國這個世界工廠,中國工廠一停工,全球供應鏈立即出現斷裂危機。美國及日本先後提出要將生產撤出中國,面對這股「去中國化」的洪流,中國透過加速產業升級,成了唯一致勝的方法。

去年正值中美貿易戰的「高潮」時,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美國企業撤出中國,搬回美國本土,但一直都只是紙上談兵,但今次美國決定認真處理,其盟友日本已率先宣布撤出計畫,製造業撤出中國已成不可逆轉的事實。

新冠肺炎今年年初率先在湖北省武漢市爆發,內地政府宣布「封城」,武漢所有工廠都要停工,湖北省亦實施「封閉式管理」,製造業立即受到嚴重打擊。湖北省去年的GDP達四萬六千億人民幣,全國排名第七,支柱產業包括汽車、鋼鐵、石化、食品、電子信息、紡織、裝備製造、建材等。

湖北省屬汽車重鎮,根據聯合國數據,中國是全球汽車製造廠的主要零件供應商,一八年零件出口額接近三百五十億美元。武漢市更是中國最重要的汽車工業中心之一,佔中國汽車總產能近百分之九,與上海、廣州和長春屬全球製造商與合作夥伴共同製造汽車和零件的地方。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指,多達數百間供應商在湖北設有工廠,全球前二十名零件製造商中,超過一半在當地設廠,包括Robert Bosch、Valeo和ZF Friedrichshafen。

除了車廠,湖北更是電子廠重鎮,鴻海、聯想(00992)、小米(01810)的產品都在武漢設廠。德國藥廠Fresenius、美國藥廠Pfizer、零售商Lawson、Walmart等的生產地都在武漢。

日本汽車業重傷

各行各業中,市場估計汽車業的影響將會最大,因為汽車的生產過程,需要百分之一百的零件,即是集齊百分之九十九的零件,只欠百分之一,亦無法完成生產,全球汽車產業將面臨中斷危機。過去亦有很多例子,例如火災或自然災害導致關閉單一供應商工廠,就會影響全球汽車工廠。

汽車大國日本,亦極度依賴中國的生產力,豐田、本田和日產在日本的工廠,一直向中國採購大量零件,一八年日本從中國進口價值約三千四百七十億日圓的汽車零件,較「沙士」爆發的○三年增長約十倍。疫情令供應鏈斷裂,再加上需求減弱,日本的車廠極為重傷。日本《朝日新聞》報道,日系汽車二月份在中國的生產大幅下滑,日產、豐田在華的生產量分別減少百分之八十八及七十七,而在湖北省武漢市設有工廠的本田的生產量更大跌九成以上。此外,由於來自中國的零部件供應停止,日本國內的汽車生產線也減產三成。

庫德洛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全費支持企業將生產撤出中國。

日本除了汽車業受影響,其他產品的出貨量,亦被今次的疫情拖累。日本遊戲機公司任天堂近年終於憑著遊戲機Switch翻身,去年及今年更有不少大熱遊戲推出,更食正「宅經濟」的大好商機,業績本應可以更上一層樓,可惜新冠肺炎令湖北省大量工廠停工,零件供應斷裂,Switch遊戲機出現缺貨情況,令其如意算盤不能打響。任天堂上週宣布,疫情期間需求暴增的Switch遊戲主機,在今個星期起將暫停在日本的出貨,尚有存貨的歐美地區則會繼續配送。

熟悉任天堂供應鏈的消息人士透露,其實任天堂已將Switch主機的部分產線搬離中國,轉至越南,但由於零件仍然由中國供應,但中國的肺炎疫情造成供應短缺,影響任天堂在越南的組裝產量。

日本在今次中國的停工風波下受到多重打擊,令政府決定要將生產線撤出中國。日本政府上週宣布,撥款資助企業將生產線撤離中國,會在一萬億美元經濟刺激方案中,撥出二十二億美元協助日本製造商,將生產線撤出中國或轉移到其他國家。

美國百分百補貼

日本打頭陣後,美國亦看準機會提出撤出中國的計畫。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近日接受訪問時表示,美國企業應該回流本土,認為政府可以代企業支付百分百的搬遷費用,包括廠房、設備和涉及知識產權等的支出。

庫德洛指出,美國企業過分依賴中國,有必要在疫情過後改變這種商業關係,但最大問題在於美國企業在華設廠後,可享低生產成本來賺取利潤,而把供應鏈搬回美國需要巨額投資,隨時因撤廠而倒蝕,成為許多企業和華爾街人士不支持中美貿易戰的原因之一,亦令撤出中國未能成為大部分美企的優先工作。庫德洛指,美國一七年的稅務改革雖能覆蓋知識產權和設備等領域,但未就物業層面提供減免。

他指出,在中國設廠的美國企業,大部分沒有再開發新的產線,例如蘋果公司多年來都靠富士康組裝,其他品牌情況亦相近,他建議美國政府可幫助美企支付一切搬廠的支出,包括建新廠房和搬運設備等,相信將是非常好的方向,而且可以在疫情過後逐步實行。

除了供應鏈斷裂的問題,今次疫情亦揭露出,歐美大量重要資源的產能,都掌握在中國的手上,包括疫情之下最需要的口罩、保護衣,以及呼吸機等重要資源,一旦中國拒絕出口,或者國際交通癱瘓令出口受阻,歐美國家如同等死。

安倍政府決定撥出二十二億美元助企業撤出中國。

最關鍵是勞動力

其實,撤出中國已是老生常談,特朗普去年多次公開呼籲美國企業要將生產線搬回美國,但實際上說易行難,就算政府肯百分百支付搬遷費,但日後的營運才是大問題。美國的人工成本遠高於中國,同一部iPhone在美國的生產成本高出中國三至四成,成本自然要轉嫁在消費者身上,對美國零售業來說不會是好消息。

按CEIC的資料顯示,中國的就業人口高達七億七千四百萬人,而美國則只有一億五千六百萬人,而勞動力的每月收入,中國只有九百九十三美元,美國就貼近四千美元,足足多中國的三倍,在勞動不足,工人薪金高昂的大前提下,搬回美國似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美國政府之後繼續提供補貼以及大量稅務優惠。不過,在今次疫情下,美國政府已經元氣大傷,早前宣布推出史上最大規模的二萬三千億美元救經濟方案,料今年GDP會錄得重大跌幅,根本難再搵錢幫助企業。

將生產搬到其他國家,亦是美、日考量的做法之一,以蘋果為例,去年開始將部分生產遷移至越南及印度,但最新款的iPhone及最暢銷的型號,仍然要留在中國生產。主要原因是中國工人的技術,遠較其他東南亞國家高,而且世界工廠地位存在多年,已形成一個極為完善的供應鏈,其他地區缺乏如中國一樣的供應鏈生態,製造商始終亦從中國運輸零件,或是建立新的採購網絡,無論採取哪種方法,都會增加生產成本。

惠譽解決方案全球國家風險主管Cedric Chehab認為,即使企業由中國撤出,但沒有哪個國家能「真正吸收」所有這些產能,以最受外資歡迎的國家之一越南為例,最大限制是缺乏人力資本,即是勞動力的經濟價值,其中考慮了如工人的教育程度、技能和健康狀況等因素。越南的人口,僅及中國的十四分之一,勞動力短缺的風險較中國高得多。

人口大國印度亦搶走不少中國的生意,鴻海已在印度設廠生產iPhone。不過,印度工人的技術與中國存在較大差距,印度人亦不會如中國人般願意加班,更會因此發動罷工,令企業面對極多管理難題。

蘋果一向主力在中國組裝,要搬回美國生產成本將高出幾成。

避中等收入陷阱

即使外資在撤出中國路上會遇到極多阻滯,但「去中國化」始終難以逆轉。《路透》分析指,儘管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關係以及服務配套,是經過長期以來市場尋求供給與需求所形成,尚難在短時間內尋找替代,但不能低估全球疫情迅速擴散對全球產業鏈的負面影響,中國官方要加緊醞釀針對性措施為外貿企業提氣增力、加速企業多元化布局,同時更意在穩定國際供應鏈,鞏固自身產業鏈優勢。

中國自然不會坐以待斃,趁現時美國及日本等先進國家部署撤出的時候,加快產業升級,未來不需要再依賴外資品牌在中國設廠,而是透過自主研發將中國品牌升級,吸收外資放棄的生產力。

產業升級一早是中國的長遠發展目標,只是疫情迫使其步伐加快。中國維持世界工廠地位多年,全靠低廉的生產成本,但隨工資不斷上升,社會開始富庶,正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按歷史經驗看,不少國家在一定時期內實現快速的經濟增長後,人均GDP達到一定水平,貧富差距反而進一步擴大,經濟陷入停滯,最終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都曾出現此問題。

去年中國人均GDP已達一萬美元,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專家指,「中等收入陷阱」所描述的現象,其實是指在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的背景下,生產率提升的速度沒有跟上,在勞動密集型產品方面鬥不過後發國家,在資本密集型產品方面又輸給發達國家。

科技升級具優勢

能否跨過「中等收入陷阱」,分析認為,「中國製造」需要在科技含量上更上一層樓,加大服務業比重是在結構上優化。除了一味靠工人落手落腳「製造」,中國更有條件向科技層面進行產業升級。中國擁有多間大型科技企業,從網購、電子支付、通訊設備、雲計算及人工智能等,在全球均享有愈來愈重要的地位。

例如阿里巴巴(09988)旗下淘寶剛宣布升級C2M(Customer to Manufactory,顧客對工廠)戰略,透過數碼化幫助中國傳統製造業、工廠及產業升級,讓傳統製造業更有效地按照市場需求調整生產計畫。淘寶同時推出「淘寶特價版」App,C2M產品可擁有專屬的電商平台,讓用戶有豐富的購物選擇。

當中國的人工智能、雲計算普及應用後,可以做到以前不能做的東西,透過大數據分析,以C2M模式進行生產,生產商直接面對顧客的直銷,工廠能更精準依照不同消費者調整生產,改善物料及庫存管理,以提供更具個性化產品的理念。中國有一個全球最大,超過十年歷史的網購平台,以及十億以上用戶的通訊程式,在分析大數據資料上,會較任何一個西方國家完善。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