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名人系列

Yahoo!香港20年「陳啟滔大談網絡市場改變」

現在是人人都在滑手機的時代,配合手機軟件及科技配套的快速遞進,普羅大眾的網絡使用習慣亦隨之有變。時至2019年,正值是Yahoo!雅虎香港(下稱Yahoo!)的20周年,我們請來該公司的地區董事總經理陳啟滔(Rico),分享這些年來的網絡變化與公司策略,面對以光速發展的行業變遷與挑戰,Yahoo!又會如何應對?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Cheung Chin Yui C:Capital  Entrepreneur R:陳啟滔(Rico)(Yahoo!雅虎香港、日本及東南亞印度地區董事總經理) 從網絡搜尋器年代開始…… C:Rico你入職雅虎香港剛好十年,這十年期間行業有何轉變? R:我起初是負責廣告的,在2009年是互聯網發展得較蓬勃的年份,廣告主流可以分成兩部份,一是「display advertising」,即是「橫額廣告」;另外的是「搜尋器」,即「search engine」。我的工作職能是負責管理「搜尋廣告」部門的生意,但市場的轉變來得太快,大約一年後,我看到市場有整合。當客戶計劃campaign時,他們不會分開兩個源頭(search和display),反而會將其組合在一起。因此,我們於2010年將兩個部門整合,我被委派去擔當整合工作。我們可說是第一間做這方面整合工作的公司,作為市場先驅,我們學懂如何整合廣告營運,並幫到客戶整合campaign,提升表現。 C:去到2013年你被委任帶領整個香港的團隊,這樣一變,可以涉獵的範疇便更廣闊吧! R:2013年是 e-commerce剛冒起的一年,那年我們也有e-commerce的團隊,我與他們跟銷售團隊、editorial及product的團隊來個大整合。去到2014年,我有機會負責香港以外的國家,比如是印度與東南亞國家包括新加坡、馬來新亞、菲律賓等。每個國家都有其特性,用家的使用習慣各異,連所需求的資訊亦不盡相同。直至2017年,公司被Verizon所收購,將AOL與我們一起整合。AOL在日本也有operation,於2017年我被委派兼管日本的團隊。到近來,Verizon將我們這個機構brand in 入他們的組織中,成為了Verizon Media Group的一份子。   從行業巨頭走向「價值」面向 C:想當年Yahoo!予人的印象是一枝獨秀,但由20年前到現在,感覺似有下跌的趨勢,你的看法是? R:大時代在轉變,市場上沒有永遠的贏家,很多事情取決於用家的喜好,以及生活習慣的改變。就我個人觀察,20年前的產品生命週期長很多,如當年的walkman在市場上有超過8至10年的時間仍會歷久不衰。但今時今日,比如是智能電話,兩個版本之間相距可能只有3個月甚至是半年的時間。同樣地,20年前做互聯網的skill set和能力要求很高,但對比以前,現在的入門門檻漸漸降低。以香港為例,我看到很多20出頭的年青人,他們可能已經是初創公司的CEO。在這個大環境之下,不再是幾間公司獨大在市場領域了。但話雖如此,每間公司都有其存在的價值。20年前的Yahoo!專注是個入門的網站,我們的出發點多年來本質上沒有改變,就是提供日常必需的,以及成為大家每天慣常使用的媒介,讓大家覺得每天來Yahoo!也會有所得著。 C:現在市民對互聯網的需要很貼身,差不多每事都上網尋求解決方法。 R: 20年前可能因為上網限制,用戶的每天上網時間只有1至2小時。但現在正因為手機的關係,往往可以用上10小時來上網。而你也不會期望人們將這10個小時也停留在同一個網站,可能食飯需要上網訂枱,有空時又會到e-commerce的網站逛逛。然而,由始至終,用戶停留在Yahoo!網站上的時間,我們不見得有持續性的下跌,反而我們看到他們的time spend—路有增長。我們追求的不是人們要在我們(Yahoo!)停留10個小時,而是在停留期間,我們的服務可以為他們提供到一個價值,那便很足夠了。 洞悉各擅勝場的網絡優勢 C: 那你如何看你的競爭對手?比如是Google ? R:我覺得是各擅勝場,不論是Facebook、Google也好。Google很明顯是search engine,是實用的幫忙。而我們的重點則集中於幾方面—我們在美國有四大支柱,有新聞、財經、娛樂和體育,綜合多年經驗,這四大範疇(的資訊)是最聚人流的。當然,social這部份也很重要,但要留意,「social」的定義也可演繹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既可以是messenger的服務,也可演繹為email的服務。但很奇怪,許多人會有個錯覺,以為email已經沒落了;但我們的內部數據顯示卻又正正相反,就是越來越多人用,而且使用時間亦增加了。 C:剛才你提到2017年被Verizon所收購;在新的組織架構下,你們的定位如何? R:在Verizon的投入下,我們會將重點置於三大領域,第一是放眼全球的影響力。在互聯網的世界是無國界,我們擁有差不多覆蓋全球的團隊優勢,我們接觸到的用戶達10億人。不論在美國、歐洲及亞洲區域,資訊可以有其互通性。舉例如,在美國若看到適合本港用戶的資訊時,我們很容易便能從美國的數據庫裡收納至香港的網站內容中。另外,我們亦曾轉播過皇室婚禮,在全世界的瀏覽量中,英國是最多人瀏覽的,其次是加拿大,第三是香港。Verizon旗下既有TechCrunch,又有Engadget等品牌,透過國際化的網絡,我們可以將全球不同資訊帶給用戶,這不是很多公司可以做到的。   開設Studio  佔領網上視頻領域 C:資訊可以流通全球,現在網絡上有很多KOL的平台,他們同樣有著不少的影響力。你們會如何裝備,迎接這世代的網紅文化? R:香港人對新聞和資訊的要求於近年亦有很大的改變,看片的人較閱讀文字的人多。大家看重的不再是hard–core的新聞,而是感興趣或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資訊。正因如此,不止在香港,我們在亞洲區,甚至澳洲等不同地方設立了studio,並且開始運作。尤其在台灣,studio 成立接近兩年時間,透過這樣的TV studio,我們可與用戶有近距離接觸。台灣studio在運作初期會邀請很多名人、影視紅星等接受訪問、做show。但他們發覺並不是每個人都是追星一族,便自製了一個名叫「虎妮」的虛擬人物,在當地超級受歡迎。自從虛擬人物出場後,令到time t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