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泛民潰散 政改曙光

① 最厲害的一著是,港府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② 泛民可謂揸頸就命,任由宰割,相關議員隨時破產。 ③ 現時採取的「拖」字訣,絕對是下下策,不如呈辭。   四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的宣誓案,高等法院上週五(十四日)裁定,四人資格被撤銷,並且由宣誓當日(去年十月十二日)起生效,及須支付訟費。計及此前被判喪失資格的梁頌恆與游蕙禎,非建制派合共已丟失了六個議席。   雖然,特首林鄭月娥聲言,暫無計畫再就議員宣誓問題提出司法覆核,不過,這並不代表事件就此告一段落,相反更是陸續有來。皆因當日涉嫌在誓詞中「加料」的反對派議員,多達十五位,減去被褫奪資格的六人,還有九人可能「有手尾跟」,即使特首不提司法覆核,市民也可出手,正如下週三(二十六日)便輪到朱凱迪及鄭松泰的案件展開聆訊。   事實上,連串的DQ,乃前特首一早鋪好的路,林鄭可以置身事外。而最厲害的一著是,港府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從前泛民最喜歡玩法律,往往提出司法覆核,窒礙政策推行,如今港府只是遵循法律途徑執正來做罷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誓詞中「加料」的議員中,沒有一個來自公民黨,可見後者相當醒目。   這還不特止,佔中「3+6」人則被控以屬於刑事的公眾妨擾罪,當中亦不乏立法會議員。事件發展下去,泛民的幾大巨頭,包括陳方安生、李柱銘,以至陳日君,都可能會被檢控。   [...]

本港時事

DQ四議員 考驗行政立法關係

上週五,高等法院裁定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四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結果和預期只有部分被DQ不同,連同之前的梁頌恒及游蕙禎,泛民地區直選議席驟減得十四席,被建制派超過,分組點票堡壘即時淪陷,建制派大可修改議事規則防「拉布」,關鍵否決權也如風中殘燭。泛民陣營經過連日商討,決定會在週三財委會上利用規程,令財委會難以審議其他撥款,以宣示民主派對政府之不滿,更直言若DQ解決不了,民主派與政府是不可能有正常關係,議會不能正常運作。   律政司和梁振英於去年十二月頭,再出手要求法庭取消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的議員資格。案件於七月十四日下午有裁決,四人全部敗訴,被取消議員資格。四人及泛民陣營得悉結果,同感意外。一眾民主派議員和四人在判決後於立法會召開記者會。梁國雄指,今日是法國國慶,即法國大革命紀念,紀念法國人在巴士底監獄起義,爭取民主,在香港卻是在劉曉波逝世之下,港人同時被打入「巴士底監獄」。他感謝劉曉波給予勇氣,建議全體民主派議員及記者為劉曉波默哀。     劉小麗則指,到這一步大家都應清晰見到,不論是梁振英還是新特首林鄭月娥,都是用「一手蘿蔔、一手大棍」的威權政府管治模式來管治香港,今日是DQ議員,未來是一地兩檢和廿三條。羅冠聰表示,民主派不論政見也是整體,可惜政權打壓之下,超過六分一地區議席被奪,損失關鍵否決權。他批評政府一直指是法律爭議,以釋法實行政治決定,破壞法治,破壞立法會,反問一個會打壓政見的立法會,未來如何參與。他指政權打壓不可怕,最可怕是人民不決志起身反抗。姚松炎則形容,今日是香港民主運動向前踏出的力量,政府愈邪惡,市民愈要努力,民主運動需要大家努力支持。   分組點票失守   DQ案判決後,再有三名直選議員被褫奪資格,民主派只餘下十四席,建制派的十六個直選議席壓過民主派,加上功能界別早為建制主導,意味泛民失去分組點票的堡壘。建制派大可在十月復會,透過修改議事規則,收窄民主派的「拉布」空間。按《基本法》規定,有關政改、修改基本法、彈劾特首等重要議案,須取得全體議員的三分之二,即最少四十七票支持,只要泛民守住廿四席,便可手握「關鍵否決權」,令港府無從入手。民主陣營由最初的廿九席,到有六人前後被DQ,民主派的議席縮減得廿三席,如果補選後六個議席全由建制派取得,民主派又不能取得醫學界陳沛然支持,相關議案便可通過。 不過泛民議員因應DQ裁決作出激烈反彈,上週五及週六兩次財委會會議都因秩序問題而腰斬,影響五十億元教育新資源等多項撥款審議。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週一及週二一連兩日開會,商討對策。週二晚上,泛民會議召集人涂謹申及各黨派亦有代表出席,包括民主黨胡志偉、許智峰、鄺俊宇、尹兆堅、公民黨郭家麒、譚文豪、人民力量陳志全、街工梁耀忠、教協葉建源、香港本土毛孟靜、衛生服務界李國麟、工黨張超雄與及同樣要對DQ官司的朱凱迪。     經過近一個半小時會議,涂謹申稱明白社會對此撥款有很高期望,民主派在週三財會上,會審議三十六億元的教育新資源撥款,至於會如何處理議程上的其餘七項撥款申請,涂謹申拒絕透露,「我地肯審議呢個教育撥款,至於其餘細節、安排和策略,我地係唔會公開」。教育界葉建源則稱,有信心教育撥款明天能通過。涂謹申表明,現時要視乎林鄭如何把上屆政府成功取消四位議員資格的「死結」解開,直言若解決不了,民主派與政府是不可能有正常關係,議會不能正常運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