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Fashion Clinic | 黃琪「設時裝診所 舊衣升級再造」


Fashion Clinic | 黃琪

近年「快速時裝」(Fast Fashion)流行效應下,消費者受惠於規模生產下,在享受廉價的產品的同時,衍生了資源浪費的副作用。本港年輕時裝設計師黃琪(Kay),2018年完成海外深造回港後,與友人創立了Fashion Clinic,專門為客人修補及重新設計舊衣,更與不同的品牌與企業合作,共同推動可持續服裝的發展。
Text / Henry Lau Photo / 張展銳

與一般時下女生沒不一樣,Kay自小對時裝感興趣,並於倫敦著名設計學府Central S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修讀布料設計,再於Royal College of Art 完成碩士課程。從小愛發白日夢,成為時裝設計師,而這一天,就在2006年發生。那年,她與弟弟黃靖成立品牌Daydream Nation,因為他們認為香港「歧視發白日夢的人」,設計與品牌名字一樣天馬行空,玩味重、色彩繽紛,透過Daydream Nation「捍衛發白日夢的人」。2009年,Kay決定回港發展,擴充品牌業務,聘請多名員工,自己兼顧設計、生產、開發的業務,還得管理三間舖,感到甚為吃力;加上Fast Fashion 衝擊本港市場,Kay 決定放下花了十年心血經營的品牌,為自己重新定位。

黃琪 info:時裝設計師 Fashion Clinic創辦人以獨立設計師身分從事創作,其所創立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服裝曾外銷到十多個國家,並獲得多個本地與國際設計獎項,甚至受到國際品牌CHANEL青睞,成為「老佛爺」Karl Lagerfeld的創作靈感,迅速在短短數年間打出了名堂。
黃琪 info:時裝設計師 Fashion Clinic創辦人以獨立設計師身分從事創作,其所創立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服裝曾外銷到十多個國家,並獲得多個本地與國際設計獎項,甚至受到國際品牌CHANEL青睞,成為「老佛爺」Karl Lagerfeld的創作靈感,迅速在短短數年間打出了名堂。

赴丹麥深造 沉澱再生
Kay說:「每天拼命應付客戶及商業運作,感到身心有點疲憊。思前想後,就決定暫停Daydream Nation的業務,2014年趁著拿著『青年才晉設計師獎』獎學金的機會,遠赴丹麥去沉澱、反思自己。」到丹麥生活後,她不斷思考:現今社會是否需要新衫這個問題,「突然間醒覺我們並不需要太多,簡單、非物質的生活令人更快樂。」回想自己過去十年來的設計、樣辦、雜物眾多,數量多得令她覺得「好嘔心」。

她說:「在哥本哈根那裏人不多,空氣好,生活簡單,是著名的環保城市。從過分追求物質的繁囂擠迫都市,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在哥本哈根過簡約生活,她直言:「是一種detox。」回顧其在丹麥生活4年的日子中,愛上了北歐綠色服裝文化。「在歐洲買賣二手衫是一件很普及的事,中國人則很忌諱,怕是穿死人衫。加上北歐的稅率十分高,所以人們擁有的現金很少,每到夏天他們就會拿舊衫出來賣,全部都很優質。」

Kay又說,當看到紀錄片《The True Cost》、《No Impact Man》,雜誌《Lone Wolf》,對她思想造成震盪。「面對快速時裝發展樽頸,大家都正在探討時裝華麗的背後,大自然、生態、農夫、工廠工人受着什麼威脅,過着怎麼樣的生活,去滿足貪婪的城市人永不休止的慾望。一邊廂地球與工人都在啞忍,而城市人停不了的慾望背後,是空虛、是寂寞,其實靠消費是不能填補的,突然間醒覺我們並不需要太多,簡單、非物質的生活令我更快樂。」

她續指,「Fast Fashion」最大的問題,一邊廂剝削時裝設計師,一些款式也是模仿別人的設計,不論是小本經營的獨立品牌還是國際大品牌;另一邊廂剝削窮困國家的工人,而且售價便宜,令消費者隨時丟棄也不覺可惜,形成一個又一個的惡性循環。

Fashion Clinic位於佐敦工作室面積雖小,卻扮演著回收衣料及修補的重要平台角色。
Fashion Clinic位於佐敦工作室面積雖小,卻扮演著回收衣料及修補的重要平台角色。

回港設舊衣診所 改造重生
她決意把北歐的環保穿衣文化帶回香港。前年她與志同道合的Toby一拍即合創辦Fashion Clinic,修補、升級再造舊衣物,為衣服賦予新生命,也為地球延長壽命。兩人在品牌上分工十分清晰:Kay負責Repair(修補)及Rearrange(修改),Toby則主力Redesign(重新設計)和Reshape(改造)的角色。

基於小本創業的關係,Fashion Clinic在佐敦的辦公室不到200平方呎,只有一張小小的工作枱,背後放了一個診所常見的白色布簾。Kay多身穿白色上衣、黑色長褲簡潔配搭的,平日就在這辦公室為客人的舊衫「看診」,依要求擬定設計圖後,再帶到同區的工作室進一步「治療」。

Fashion Clinic現提供3項服務:修補、改造和重新設計, 「診金」由200至2,000元不等,不比坊間數百元一件的時裝便宜。Kay指客人反應令人鼓舞,看到社會風氣正在轉變,港人開始對快速時裝感疲勞,改為追求簡約生活。但她承認快速時裝售價便宜,較少人願意花錢改造。她說,Fashion Clinic顧客多是30歲以上,有男有女,多是想保留一些高質素衣服。有趣的是,選擇修補服務竟以男士為主,估計與男性的穿衣和買衫習慣有關。 「有位男士拿了4條牛仔褲上來補,估計他覺得剪裁適合,可能寧願稍作修補,也要穿回那條褲,想像與它建立了深厚感想。」

在Fast Fashion盛行的年代,還有人拿衣服修修補補,在香港這個繁華的都市,畢竟只是少數,但Fashion Clinic希望透過微薄的力量教育大眾。Kay說:「客人拿來給我們的衣服,多數都是質地較好的,他們要改的原因,有些是潮流的轉變,或者衣服本身有紀念價值但平常不易穿到,希望透過我們的設計將衣服變成新衫一樣。」熱愛時裝的她,一旦看到靚的布料總會儲下來,無論婚紗或是枕頭袋都不放過,等到遇上合適的衣服,就用來改裝再造,效果總是叫人喜出望外。

她提到,近年大量生產的Fast Fashion品牌、淘寶、網購入侵,令購買時裝成為一件不用經大腦思考的事情—喜歡就買好了。「我們的衣櫃充斥著一些低質的衣服,穿一季半季之後,有如『雞肋』般,等到儲埋一堆,就送去衣物回收箱,好像很心安理得,轉個頭,又可以再買。這個循環,已經成為我們的生活常態,不知不覺把地球害得體無完膚。」Kay期望人們能對自己的衣服有更多感情:「希望人和衣服有多些聯繫,每一件衫都是有歷史有故事,而不是買完下季便掉。」正所謂衫可以買,但要買得精;舊衫丟掉之前,也不妨為它尋找重生的機會。

Fashion Clinic 兩名 創辦人Toby(左)與Kay。
Fashion Clinic 兩名創辦人Toby(左)與Kay。

主力舊衣再造 拓週邊收入補貼
Fashion Clinic不像其他設計品牌般,營運需要涉及巨大日常開支,她指「Upcycling」成本較低,最貴是每月約8,000元的租金。她坦言單靠改衣難以維持收支平衡。「一個月40件已經差不多到樽頸,一件一件去做,金錢上都是吃力的。」因此將逐漸把業務轉型,舉辦工作坊和接企業的大型項目,早前便與中華煤氣合作,開班教員工將舊領帶改造成名片套,又在南豐紗廠辦刺繡班;又為逸東酒店以「Upcycling」方式設計逸東軒餐廳的新制服,力求增加更多週邊收入,做到Fashion Clinic真正能夠邁向可持續發展。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