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香港獨角獸添新成員 | Animoca Brands藉遊戲 為NFTs重新定義數字產權


「獨角獸公司」(Unicorn Company)或「獨角獸初創企業」(Unicorn Startup)是指估值超過10億美元而又未上市的私營公司,香港目前就至少有8家初創已晉升獨角獸行列。本港遊戲開發商兼數碼港社群成員之一的Animoca Brands,最近於5月中成功完成金額總值8,888萬多美元的融資,相當於6.93億港元,公司最新估值已達到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成功晉身獨角獸行列。Animoca Brands自2014年成立,由一間專注手機遊戲研發的公司,轉型成為「數字資產」企業,通過NFTs(非同質化代幣)向遊戲玩家提供數字產權,現時規模已有約400名員工,在多個海外地區設有辦公室。本刊今次請來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Yat Siu)進行深度訪談,細述公司的發展歷程、剖析NFTs的價值及數字資產的前景,並詳談數字產權的意義。

C: CAPITAL資本雜誌 Y: Yat Siu ,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

困難在讓人理解自身業務

C: Animoca Brands的主要業務是甚麼?現時規模如何?

Y: Animoca Brands是一家通過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 NFTs)參與創建數字產權(Digital Property Rights)的公司,主要通過NFTs(基本上是數字股權,Digital Equity)創造一種新的資本形式(A New Form of Capital),藉此改變人們的娛樂和工作方式。

目前就我們的代幣經濟(Token Economy)和代幣系統(Token System)而言,該業務的估值顯然已達到 10 億美元。我們的代幣和NFTs加起來的日交易量可能在每日2億至3億美元之間,我們的代幣生態系統(Token Ecosystems)的市值大概在30億至40億美元左右,繼續保持NFTs銷售 記錄。

C: 甚麼原因驅使你創立Animoca Brands?

Y: Animoca Brands有「多個」歷史。我認為Animoca Brands的起源始於 2014 年,當時是一家真正專注於手機遊戲的視頻遊戲公司。但在 2017 年底,當我們看到NFTs的機會時,我們發現了比電子遊戲更大、更重要的機會 — 圍繞數字產權的機會。所以,今天的Animoca Brands是自 2017 年「重生」。我們進入了NFTs領域,因為當今世界存在着一個廣泛的問題 — 我們以數字方式或在線進行的任何事情,我們都不擁有其中(Own Nothing)。無論你在遊戲中,抑或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花費的時間、價值、購買的資產及分享的照片等等,實際上你甚麼都不擁有。人們需要數字財產權,我們就在該領域賦予人們所有權(Ownership),而NFTs是我們認為可行的方式,因此我們將業務轉向至此,利用視頻遊戲作為第一種方法。

C: Animoca Brands如何創立?

Y: 當你向投資者介紹像2017年時的Animoca Brands時,你實際上是在推銷一個沒人聽說過的位置。3年半前我們跟別人談論 NFTs,大多數人甚至未曾聽過。基本上,我們必須清楚解釋NFTs的潛力,實際上它是關於我們能否建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是比金錢更有意義和重要的東西。投資者有不同類型,而你必須找到最關心你的故事的投資者。如果你從只關心賺錢的投資者那裡籌集資金,他們大概一開始便不會投資像Animoca Brands這樣的公司,因為「錢途」模糊不清,至少3年半前肯定不會投資。相反,你要尋找關心你的使命、認為你所做的事情很重要的投資者,因為只有這種投資者才會願意長期支持你的努力,直至你遇到重要的轉折點。很幸運,我們能夠遇到上述投資者,他們了解我們想要建立的潛力。

C: Animoca Brands成立之初遇過甚麼困難?

Y: 困難重重。我們必須應對的首要挑戰之一,就是我們曾經是澳洲一家上市公司,因此必須遵守所有相關法規。另一項挑戰是,我們要向人們解釋甚麼是 NFTs,那非常困難。大多數人認為一輛虛擬汽車(Virtual Car)只值10至20美元,就像電子遊戲一樣,結果我們的第一輛虛擬汽車賣了10萬美元,很多人都覺得「那不可能是真的」。他們不相信,所以我們也在與「不相信它的人」打交道,因為他們無法想像有人會為虛擬財產(Virtual Property)支付這筆錢。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它不值一提,但這有點像人們在 10 年前看待比特幣(Bitcoin),或者在6、7年前看待以太坊(Ethereum)。當時人們也不理解它們,因為他們試圖把現有概念納入根深柢固的舊框架。

我們真正做的是將產權(Property Rights)賦予所有遊戲,結果不僅讓玩家因為擁有所有權而變得更有權力,還能迫使遊戲公司變得更公平。

第一年,我們主要與不理解的人打交道,這是一個挑戰。不過翌年已經有更多人關注並理解我們的工作,問題變成要如何儘早應對發展挑戰。尤其是在技術業務中有一個創新期(Innovation Period),可能需要 10 至 20 年才能起飛;然後是早期採用者階段(Early Adopter Phase),概念在此證明。現時 NFTs 正處於早期採用者階段,增長速度非常快。但3年前,我們處於創新階段,這意味著該技術的潛力可能需要1年,甚至10年才能開發出來。所以問題是,你如何為一項看起來更像是科學實驗而不是嚴肅的技術爭取到支持。

今天,我們的挑戰非常不同。證明了該領域充滿大量資本,現在我們的挑戰是「競爭」。每當你正在運作業務,就會發現其他人都在跑。現時有大量模仿者湧入,每天都有新的NFTs出口(NFT Exports)誕生。我對此樂觀,但這意味著我們現正處身的競爭,可能對我們而言是最大挑戰的階段。

NFTs以「產權」為遊戲革命

C: 請簡介Animoca Brands旗下視頻遊戲NFTs。

Y: 我們有數個視頻遊戲NFTs(Video Games NFTs),其中之一是「F1® Delta Time」,它是一項賽車運動,擁有一級方程式(Formula One)和電動方程式(Formula E)許可證。另一個非常受歡迎的是「The Sandbox」,它是一個用戶生成的遊戲(User-Generated Game),你可以在遊戲中擁有自己的土地,並可以建立自己的虛擬財產(Virtual Property)。實際上它與Roblox或Minecraft非常相似,只是The Sandbox建立在區塊鏈(Blockchain)上。最近我們還有「Crazy Defense Heroes」,它就像一個實現區塊鏈的塔防遊戲。還有Quidd,它是一個數字收藏平台(Digital Collectibles Platform),擁有像 Marvel、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HBO、Disney等等,所有可用於數字收藏品的各種角色。

C: 請說明視頻遊戲NFTs是甚麼?

Y: 今時今日有 270 萬人在玩視頻遊戲,去年視頻遊戲銷售了1,000 億美元的虛擬資產(Virtual Assets),包括汽車、刀劍、皮膚之類。然而,在那些遊戲中,玩家並無擁有任何東西,實際上一切都歸平台所有。又或者遊戲關閉,你便失去一切。特別線上遊戲,遊戲公司更會一直改變你的資產價值。今天一把非常強大的劍,明天變得將毫無價值,因為遊戲公司只通過銷售更多內容來賺錢,所以你實際上無法從中受益,你購買的內容只是娛樂,並且一文不值。最近,中國法院正處理一宗非常有趣的案件,騰訊說遊戲玩家不能出售遊戲裡的虛擬資產,因為這是屬於騰訊的財產。大多數遊戲玩家都明白,即使他們花錢購買遊戲內容,但他們仍然非「真正」擁有那些資產。

然而事實上,這些資產是有價值的,包含你的時間、感情、和朋友度過的時光,有些人花在遊戲的時間甚至比現實工作還多。不過現在,每當你在我們的遊戲中購買資產時,你就真正擁有它,可以在遊戲中使用它,甚至在另一個不是我們製作的遊戲中使用它,因為它完全是屬於你的資產,你甚至可以把它出售、借出、抵押等等,就像擁有自己的實體車一樣。這些遊戲甚至建立出一種經濟,讓你可以賺錢,也許玩這些遊戲甚至比你在日常工作中賺的錢還要多。我們真正做的是將產權(Property Rights)賦予所有遊戲,結果不僅讓玩家因為擁有所有權而變得更有權力,還能迫使遊戲公司變得更公平,現在他們要聽取玩家的意見,因為玩家已經是遊戲資產的擁有者。

一旦你在遊戲中擁有所有權,就意味著你有發言權及影響力,亦意味著你將長期參與並支持該遊戲。事實上,現時大部分遊戲玩家都是「遊客」,只作短暫遊玩,只有小部分玩家會留在遊戲,成為「公民」。現時,NFTs賦予玩家擁有遊戲中的財產所有權,實際上是在為每個玩家創建「公民」身份,玩家亦能從中得到歸屬感。NFTs與遊戲生態系統(Gaming Ecosystem)建立一種關係,玩家希望從中建立與遊戲更緊密、更多的財務以及更深層次的情感聯繫。因此,玩家保留率將變得更高,因為玩家真正「歸屬」遊戲。如果遊戲做得好,那麼玩家在遊戲中的財產也變得更有價值,所以玩家有理由希望遊戲成功,亦會投資該遊戲。在我們的遊戲中,許多玩家都在投資遊戲,他們邀請其他人玩遊戲,因為他們知道這對他們的回報也更好,而遊戲中數字資產的銷售量和價值亦能夠長期保留。

C: 遊戲變成NFTs,玩家是否需要付出高昂費用才能遊玩?

Y: 不需要。我認為不僅在遊戲中,每項資產都將是 NFTs。就像在現實世界中,我擁有的一隻杯、一支鉛筆或一台電腦,實際上都是不可替代的資產,彼此都略有不同,因為我曾使用過它,或者因為它們有不同歷史,這是我們與每個對像建立的關係,但這並不意味它們必須很昂貴。當你查看新聞時,發現「一個 NFT 的銷售額達百萬美元」,但這就像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蒙娜麗莎(Mona Lisa)」。有一些數字資產確實價值高昂,但絕大多數NFTs都會非常便宜,就像你日常使用的東西一樣,不一定很貴。人們關注以太坊(Ethereum)作為區塊鏈(Blockchain),但還有其他區塊鏈的交易費用(Transaction Fee)非常低,因此成本不是真正的問題。但不同的是,現在你可以永遠擁有這些對你有特殊意義的資產,可能不是金錢價值,而是一種很難捨棄的情感價值。現在我們可以擁有所有在線資產和虛擬資產,甚至將它們傳給你的孩子。

數字資產雖波動前景仍樂觀

C: 加密貨幣價格最近大幅滑落,你認為NFTs的前景如何?

Y: 現時比特幣價格實際上仍然比今年初高,也許價格會在短期內下跌,但問題不在於下周會發生甚麼,而是從現在起,多年後會發生甚麼。因此,我們認為區塊鏈領域的一切,包括NFTs,都將普遍升值。我們正在建立一個能完整地擁有數字資本(Digital Capital)的全新框架。這無論從投資或個人財富的角度,或數字生活(Digital Lives)的角度來看,都是非常重要,數字資產的價值將會增加。對數字資產的需求急增之下,人們亦迅速湧入市場,造成加密貨幣及數字資產整體的價格波動。雖然市場波動很大,但與今年初相比,加密貨幣的價格仍在上漲。

C: NFTs如何重新定義數字世界的股權和產權?

Y: 現在我們需要一種方式及技術來代表我們的所有權,並確保該所有權是永久的。在現實世界中,所有權受到法律和政府保障,但數字世界沒有合同法(Contract Law),你的「在線法律」只是服務供應商的服務條款,你存在於他們的規則中,然而規則是不公平的。這意味著目前你不擁有任何東西,因此你需要一個新系統來確保你擁有它,而不是任何人擁有它。區塊鍊是其中一種方式,或者是當今世界最好的方式,因為它甚至不受政府控制。透過區塊鍊,你現在擁有一個可以獨立、透明且完全無需許可證明所有權的系統。當真正擁有這些資產的所有權,經濟和企業可以圍繞它建立,而無需徵得服務供應商的許可。從這個意義上說,NFTs 確實定義了一個虛擬財產所有權空間(Virtual Property Ownership Space),因為該技術使其成為永久性的(Permanent)。

C: 以你觀察,NFTs對社會有多大影響?

Y: NFTs將改變社會遊戲規則。數萬億美元的市場機會將開發大量新的就業機會,在某個具有NFTs的虛擬世界中,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獲得可觀收入,甚至可能領先於其他行業。NFTs是關於我們擁有我們的數字生活,並擁有這些資產的財產所有權,然後我們可以選擇貨幣化(Monetize),第三方亦可以選擇在這些NFTs之上開發。基本上,它發展了一個全新的點對點商業環境(Peer-To-Peer Business Environment)。

支持NFT領域一切不局限遊戲

C: Animoca Brands未來會朝甚麼方向發展?會嘗試開發其他類型的NFTs,例如音樂NFTs之類嗎?

Y: 總的來說,我們更廣泛的使命是為世界帶來「額外的」產權,而不僅僅是遊戲玩家。我們一開始之所以選擇專注於遊戲玩家,是因為對於遊戲玩家而言,這是「最簡單的」。因為遊戲玩家大多有點了解虛擬財產(Virtual Property)及虛擬貨幣(Virtual Currency),因此玩家相對更易理解,將遊戲資產轉化為NFTs的世界。我們支持NFT領域的一切,我們在NFT平台和NFT市場上投資名人NFTs,同時是Dapper Labs、OpenSea、Bitski及Polygon等數字資產生態系統的投資者。因此,我們不僅限於構建自己的遊戲,我們亦支持音樂NFTs和其他一切,但我們可能不會自己構建它們,不過我們會投資,因為它們可以幫助發展代幣生態系統。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