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The Transformation of JCCAC 「侯婥琪.山寨的十年蛻變」


 不時有學校舉辧團體活動,帶領中小學生在JCCAC進行社區與藝術活動。

在維基搜尋一下,找到「山寨廠」一詞,意指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在香港開始興起的小型工廠,當時這類「廠」規模很細,甚至只有幾個人運作的「有限」公司,主力經營家庭式手工業。於1977年落成樓高七層的石硤尾工廠大廈,是其中一個山寨廠的代表,當時已成了全世界首個多層設計的工廠大廈。這幢大廈於2008年被活化成為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蛻變成藝術村和藝術中心後, 2018年是它改頭換面的第十個頭年。十年人事幾翻新,十年過去,究竟可以為香港留下甚麽足跡?今期,有JCCAC的行政總裁侯婥琪(Lillian)說今與昔,為這個地方勾勒出清晰的輪廓 。
Text / Jamie Tsang     Photo/Cheung Chin Yui  

藝術家的聚腳地
十年前,「文青熱」和「市集風」剛冒起,而「市集風」的始祖大概非JCCAC莫屬。在市集中,往往會遇到不少的藝術家和自由人,而和Lillian對談,話題亦離不開「藝術」二字。她說:「對於藝術家來說,他們都要食飯,但藝術比食飯更重要。」JCCAC有如藝壇綠洲中的一股清泉,為藝術家或文藝團體提供了一條進路。「十年來共有三百萬人次來過中心,曾舉辦過很多展覽和活動,其中『賽馬會黑盒劇場』便有500套劇目演出。劇場細細的,專注給予較小型或獨立的劇團作嘗試。我們知道Creativity就是要不斷給予機會,試過後便可改進,慢慢得以成長。」
多年來,往來流轉之下,約有250多個機構或單位留下足印。Lillian接觸到的藝術家或藝術團體,很多時不求賺大錢、獲名氣,只為用心演出或全心打造作品,讓觀者心中留下片刻反思。
 

 作為香港首幢由工廠大廈活化而成的藝術村兼藝術中心,昔日出產了眾多的手工業製品,有牙模、鞋模、做印刷的字粒、玩樂用的麻雀等,這些舊物雖未見於此空間,但「手作」的藝術精神仍舊常存。(圖為「廠出」視藝聯展展品。)

活化社區的漣漪效應
常言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由機會主義出發,在這個地方幫助一眾藝術家發揮創意。從前讀大學主修音樂的Lillian,畢業後沒有去做音樂,反而當上藝術行政,最初在香港管弦樂團工作,期後又轉至香港藝術發展局,約8年前來到JCCAC。她的日常工作的其中一個主要任務,是擔任橋樑角色,跟不同的藝術家溝通交流,再面向公眾,對外宣傳推廣,同時間,讓有心之士進駐場地建立工作室。直至現在,單位由130多個增至140個。「我們分數個層次的租金,有四分一的單位會留給畢業不超過三年的新晉藝術家,定立低廉的租金,約300呎一個單位,大約只須2,000元的租金,最多可以兩至四個同學去一起Share。在可以負擔得來的情況下,讓他們試試做創作,變相是一個很大的扶持。」香港藝壇的普遍現象是:除非是少數較有名氣的,大部份的藝術工作者收入偏向微薄,甚至有不少藝術工作者需身兼數職維持生計,加上香港的「土地問題」一向嚴重,面對租金高昂,藝術家要尋到工作空間或起步點,也許要循著工業大廈或藝術村出發。JCCAC的租金策略,是讓新入行的藝術家,有空間可以放膽去做自己的事。

除了藝術家獲益,普羅市民也因此而有所得益。自JCCAC開幕後,恰如作了先驅者,引領附近的街道小區發展出獨特的文創生態版圖。Lillian形容,以往人們一提石硤尾,就只有舊公屋和老人村,如今卻能驟變成文青喜愛的聚腳地。

她表示,大家可由JCCAC出發,再到附近的TOOLSS CAFÉ坐一坐,繼而轉往深水埗區的美荷樓青年旅舍和雷生春一帶隨意逛逛,感受當中的人文氛圍。經過十年的視覺藝術「慢煮」過程,透過不同元素領域的表演活動,文創氛圍得以發酵,藝術變得落地,社區對視覺藝術認知多了;JCCAC在藝術界和社區界,不經意烹調出一種別注的馨香之氣。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