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The Rugby Game Changer Peter Duncan


斐濟在世界排名上雖比南非稍低,卻於「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的銀盃賽事上擊敗對方,成就三連霸美夢

於60年代末已來香港打欖球的Peter Duncan,至70年代初開始在香港定居,從此與香港的欖球發展史結下不解之緣。作為香港欖球總會資深成員的他,於去年正式出任董事會會長一職,繼續推動香港欖球發展。

Peter Duncan有個中文名,叫「鄧樂勤」,正職是香港資深大律師,若果稍為有留意時事新聞,可能會知,他就是早前為曾蔭權打官司的辯護律師團隊成員之一。他來自新西蘭,於大學畢業後已在當地開始執業,怎知在機緣巧合下,重回昔日效力大學欖球隊時曾作過賽的香港,之後就一直沒有離開過。

香港欖球運動的推動者

「在我的讀書年代,有很多朋友在讀完大學後都會去海外旅行,但我選擇了留下來,繼續工作。在幾年後,才開始決心往外地發展,想看看外邊的世界究竟是怎樣的,於是就來了香港,至今生活得很愜意。」當他抵達香港啟德機場的一刻,時為1973年,三年前,他才剛代表大學欖球隊來港作賽,由於留下了良好印象,於是便選擇重回舊地,並從此在香港定居。

在香港的數十年,事業不斷發展,更上層樓,由早年加入律政署做檢察官,其後廉政公署成立,他出任內部法律顧問,又加入過置地,於90年代末正式離開商界,加入大律師行業,往後一直在法律界服務,至2004年被任命為資深大律師。在工作之餘,他亦為香港欖球總會效力,協助推動香港本地的欖球運動發展。他在1976至1979年之間,已帶領香港欖球隊先後迎戰威爾斯、蘇格蘭及法國欖球隊。後來又持續在香港隊及私人球會執教。「這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因為球員都很好,令我總是樂在其中。不過現在已不能再做教練了,因為現在做教練是要證書的。」

他身形高大而健碩,一如香港欖球總會的其他幾位「巨頭」,如Pieter Schats、Trevor Gregory等,當筆者向他提及那些總會內「巨頭」的身形特徵時,他只笑了一笑,說道:「年紀大了,現在當然已沒有再打了,但我的孫兒們有打。小時候,他們是追著球跑來跑去的,後來學校有得打欖球,又有人教,在我小時候,何來有人教導?一切都是自學的。」不說不知,原來他是由踢足球開始的,那其實亦是一般人開始接觸球類運動的歷程。他笑道:「最初踢足球時,有人對我說,那就跟打欖球差不多。到了升上中學,開始打欖球時,有人教導,他們卻對我說,打欖球就跟踢足球差不多。如是者,我就開始認真打起欖球來了,後來更加入了大學代表隊。」

 

一步一腳印的發展歷程

於1976年開始舉辦的「香港七人欖球賽」,自大約十年前開始大舉引入商業元素及贊助商,並獲得空前成功,至近年賽事被升格為「IRB世界七人欖球巡迴賽」其中一站後,更加是盛況空前,在三日的比賽當中,有如城中盛事,因此實在很難想像,在大約40年前的香港,欖球運動究竟是甚麼模樣。

「在70、80年代初,當時香港的欖球人口,主要是在香港居住的外國人,如早年政府開始興建基建工程,其中一個項目就是建地下鐵,於是就聘請了很多外國工程人員,他們在工餘時就會打欖球。另外還有多間私人足球俱樂部,如『警察』(Police)球隊,但隨著廉政公署於1976年成立後,部分『警察』球隊的重要成員就離開了。在最初,本地人是很少接觸欖球運動,後來又有多間私人足球俱樂部成立,才陸續開始多了本地人之參與。」

要發展一項運動,而且更是一項不太主流的運動,對當時的香港欖球總會而言,確實是一件困難的事。「當時總會的規模非常小,全年收入近乎零,而且只能獨立經營,在很多方面都要靠別人的協助,如我們的欖球場,是借自『警察』球隊,還有京士拍運動場的協助,才令我們得以慢慢發展。直至80年代初,由於中英已簽署了聯合聲明,香港將於1997年正式回歸香港,中國成了香港的宗主國,我們開始清楚地意識到,由於主權易轉,到1997年間,可能將有大量外國人,包括欖球運動員,會離開香港,到時就沒有人再打欖球了,於是總會乃決心開始推行欖球運動本地化的發展計劃。要發展,就要資本,幸好得到渣打銀行及牛奶公司資助,令我們得以逐步實踐本地化計劃,
可以聘請有關專業人員去參與計劃,如教練、球員,並且開始走入學校,逐步打下良好的發展基礎。」

 

開啟一個新的欖球時代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香港欖球總會有句口號:”A Game for All”,意思是欖球運動是屬於所有人,並希望人人都熱愛這項運動,觀乎目前香港欖球運動在本地的普及情況,已算是成功了一半。

另一方面,七人欖球於去年里約奧運開始被正式被列入競賽項目,對本地的欖球發展自然帶來巨大的推波助瀾作用,而隨著「香港七人欖球賽」在市場上及票房上的成功,更令香港欖球總會擁有更充裕的資金,可投資在欖球運動的軟硬件上,從而令發展一日千里。

「時代已在改變中,上一代的家長,往往只重視孩子們的學業,令他們缺少機會接觸運動,何況是欖球?到了這一代父母,已有很大的改變,他們開始追求子女在學習環境中的全面發展,態度更加開明,令孩子多了機會接觸欖球運動,亦令我們更易走進學校做推廣。」

既是本地化,為何香港欖球代表隊的大部分成員仍以外國人居多?那不是證明了欖球本地化的失敗?Peter Duncan充份發揮大律師本色,沉著應對:「那就要看你如何定義『本地球員』了。很多國家對國家隊成員資格有很嚴格要求,是要當地居民,並至少居住了3年。香港素來對外來人採取開放政策,因此常年有很多外國人士來港做生意及投資,故早年才有很多外籍球員,但現在部分港隊成員,雖然是外國人臉孔,卻是在香港出生,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因此他們亦是本地球員來的。當香港隊愈來愈多本地球員,我相信將對一眾年青人帶來更大的推動力,令更多人年青人開始接觸欖球運動,並加入欖球運動員行列,有助香港欖球運動的長遠發展。」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