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Michael Lau 從藝術館到拍賣行的創作旅程


新作《Package-change》系列。

香港「Figure王」,由造Figure造到蜚聲國際的Michael Lau,於四月間在香港佳士得的藝廊內舉行了一次別開生面的作品展,亦作為個人入行以來的第六個個展。這是他首次跟拍賣行合作,並視之為新的挑戰,雖然入行多年,仍希望可以不斷作新的嘗試,讓好的作品留傳後世。

Text / Jerry Hui

Photography / Cheung Chin Yui

香港佳士得位於中環的辦公室內,擁有多個展覽區域,這次Michael名為「Collect Them All!」的展覽,便佔據了最大的位置,並帶來六大主題,超過40件平面及立體作品。他說這次展品以新作居多,但現場仍可看到不少舊作,如早年的Gardener 公仔、插圖等等,創作形式多元化,由平面到立體,應有盡有,若果是他的粉絲,一定看得心花怒放。

C:Capital CEO M:Michael Lau

從畫圖到成為Figure王

C:這不是一次純粹的展覽,是拍賣行策劃的私人洽購展覽,作為第6個個展,為何以這種方式進行?

M:其實我的展覽,很多都牽涉買賣的,因為做得展覽,就是想賣出作品,除非是學校舉行的開放日。在我早年辦展覽時,當然是沒有這個想法的,很多時都是嘗試性質,到嘗試成功後,原來是可以將作品成功賣出的,自己就會感到很開心。

C:我會以為,以你今時今日的地位,已不需再賣作品了?

M:為何不需要?不要從錢的角度去看,若果可以賣出作品,當中那份個人的滿足感,已超越了藝術品本身的價值。事實上,作品的價錢不算高,藝術圈亦有很多作品,有些天價,有些很便宜,若果仍有人願意買我的作品,那我會很高興。

C:我以為一般藝術家都寧願收藏自己的作品,不到經濟困境時都不會將之放售。

M:我以前是如此去想的,結果有人罵我。若作品賣不到,便做不了這行,藝術市場就是如此。因為賣得出,才可以令作品在市場流通,開始有人知,有人去收藏,會在市場上反映價值,如此藝術家才得以生存下去。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來的,我是後來少才明白到的。

C:這次作品的售價是如何定下來的?

M:拍賣行亦有如此問我。我記得最初的時候,我大膽地定了一個價位,怎知竟有人會買,於是就有了大概的市價。之前《佐敦之牆》的估價只是20萬至40萬,最後卻以130多萬成交,但那是慈善性質,不能作準。

C:通過作品買賣,亦為自己的創作帶來推動力?

M:作品的進步,不是來自這裡的。我其實很多時是不甘心多一點,成日覺得自己可以做多一些,而且做得更好,可以將來留一些作品在世界上,甚至藉此衝出香港。

C:Gardener已足已令你留傳後世了!

M:那時是完全沒有想過,可說是意外來的。我最初是畫圖的,因為自己很喜歡玩玩具,而玩玩具的人,就會開始收藏,然後將之拆件,再造一些新的東西出來。當時我純粹想做一些創作,舉辦一個展覽,是會令朋友感到開心的,完全沒想過會發展成後來的情況。

C:你是在何時開始以藝術家的身份去進行創作的?

M:是有一定的年紀後,才敢說自己是藝術家來的,我想大約是十年前,當時正正式式開始在一些好的地方舉行展覽,如畫廊、藝術館等,那時就開始覺得自己是真正的藝術家。

還在食老本?

C:創作人總是追求新意,但你的Gardener主題已玩了二十幾年,不怕別人說你沒創意,食老本嗎?

M:沒所謂,那很普通,因為幾乎每天都有人如此說的。以前資訊不發達,有人講了亦不會知,現在是沒法子不知了,但我已沒有太大感覺。若果要去介懷的,便根本不能生存到今日。

C:我認為你想變亦難變,因為Gardener已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了,兩者是分不開的。

M:我亦有嘗試去挑戰自己,進行新的創作,如新的「Package-change」,就是為了挑戰自己。在過程中,我試著去禁制自己,不去做同一樣事情,嘗試去作突破,如刻意不用手畫,改用一些海棉去印,又試過將畫剪開,看看有甚麼顏色流出來,亦試過將物件調轉來畫。

C:創作媒介是變了,但主題仍沒變。我從新作中仍可以感受到你的一些標記式畫風,對時代的一些諷刺意味,還有幽默感。

M:那是沒法的,始終是走不出這個框框的,因為要先摧毀自己,然而再建立,是有難度的。由始至終,我仍保持清醒,只是在外表上、行為上嘗試去破壞自己。

C:個人的名氣,亦帶來創新上的包袱嗎?有壓力?

M:是不能因此而去害怕的,因為一怕,便甚麼都做不了。大家的審美觀都是有分別的,因此最重要是先滿足了自己,若自己都不滿意的,怎去給人家看?不開心當然亦有,日日都在說沒創意、沒新意、沒有用心,算了吧,怎會不用心,我日日都在做的,因此我亦沒太理會別人怎說。

C:現代人離不開科技,而科技早已無孔不入進入我們的生活中,目前是資訊太多了,對你的創作有影響嗎?

M:當然有。每天都很忙似的,如check email、上facebook,這些都很具有破壞性,但我花在這些方面的時間不多,否則何來有時間做如此多的事情?我是舊派來的,一直沒開facebook戶口,很多人在facebook分享生活,但我不想講,亦有人時刻分享工作情況,而我每天都有很多工作要做,難道次次都去自拍一番嗎?

C:對靈感亦有影響?

M:有的,因為很容易聚焦在internet上。我覺得Social Media是個新世界來的,大家好像都認為一定要在那裡成長,才是現代人的生活似的。我之前舉辦過一個展覽,就是講internet對我們的影響。大家同桌吃飯,但大部分時間都在玩手機,不是很奇怪嗎?

仍是一個人的創作天地

C:近年我們常在講初心,你認為自己的初心仍在嗎?

M:有。我常說,要得到滿足,一定先要自己覺得好玩,覺得興奮的,否則很難堅持下去。我亦希望自己可以有多些作為,可以開拓國際市場,為港爭光。外國的藝術作品真的如此好?你看Art Basel就會知道,有些作品水準只是一般,因此令我感到很欷歔,因我明白箇中道理,很多時不在於是否畫到,而是能否在那個地方做展覽。我希望有朝一日真的可以做到,為港爭光。

C:今日仍勤力進行創作?

M:我是香港最勤力的藝術家來的。我沒有助手,全部創作都是一個人去完成,由朝做到晚,期間又要經常處理figure方面的業務。有時靈感一到,真是可以畫整日的,但現在年紀漸大,身體不行了,最晚是畫到凌晨3點,年青時是日日做到天光的。到了今日,我仍形容自己的創作力旺盛,有時一做就十幾個鐘,完全進入忘我境界,直至完成作品,人才清醒過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