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白石幸榮 以藝術品治癒人心


日本年輕藝術小松美羽與白石畫廊合作,創作即興作品。

關於白石畫廊(Whitestone Gallery)第二代主人白石幸榮的故事,故且從一段插曲說起:當訪問時談及同樣經營畫廊的父親,他卻提到兩人曾經爭吵,而父親認為他的經營方式會「冒犯藝術之神」。

白石幸榮說的是日文,筆者向翻譯求證,證實他的確是說「芸術の神」。追問之下,白石幸榮笑言自己也有點忘記為何會跟父親如此爭拗,但他終究只希望到他這一代接手,白石畫廊能夠與公眾、客人有更多的接觸交流:「我希望畫廊及藝術能夠以心貼心方式交流,以溝通的方式,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問題。」

Text /Stephen Wo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Komatsu Studio

中環皇后大道中的H Queen’s正式開幕後,眾多國際級畫廊及藝廊亦投入運作,包括起源於日本東京,目前於輕井澤及台北均有進駐的白石畫廊(Whitestone Gallery)。目前畫廊的負責人是第二代傳人白石幸榮,作為本港畫廊界中尚算小眾的日本代表,問到如何建立出日本畫廊獨有的風格,白石幸榮卻回答:「我不希望去刻意建立出『日本風格的畫廊』,反而希望能夠令畫廊變得更具普世性,讓世界各地的藝術品,不論是西方或是東亞的作品,也可以接觸到更多的客人。」

CEO:為什麼要在香港開畫廊?

白石幸榮:因為對我們而言,香港是非常重要的藝術市場。近年香港已經成為了世界性的藝術品舞台,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愛好者、商人也會來港參觀不同的畫展,對於畫廊的經營者來說,自然不能忽視。

CEO:白石畫廊來港已有兩年多,最初於2015年進駐香港,於黃竹坑、荷里活均先後設立畫廊,當年對香港藝術市場的期待又是什麼?

白石幸榮:唔……我從18歲的時候起,就前往世界各地的城市旅行。香港給我的感覺是交流非常頻繁,人與人之間的往來非常密切。對於亞洲地區而言,香港就彷彿是一棵樹,匯集了東方及西方之間的特質,不論是從歷史上、地理上而言,這棵樹的枝葉也非常茂盛,是「全球化」的代表,亦因為如此,我們始終選擇了在香港開設畫廊。

CEO:也是否因為這份對香港的印象,所以才會選擇了H Queen’s這個地點?

白石幸榮:兩年前我們來香港之後,已在黃竹坑及荷里活道建立了畫廊空間,相比上述兩個地點,H Queen’s這裡給我的感覺更能夠與更多人進行文化交流,所以我覺得這個地方很重要,也非常喜歡這場地。

讓藝術品治癒你的心

CEO:香港有眾多來自世界的畫廊,單是H Queen’s已有無數世界級的策展藝廊。白石畫廊作為來自日本的畫廊,在佈置風格、選擇展品以及市場經營方面,又會否與來自其他地區的畫廊有所差別?

白石幸榮:與其是說「日本的畫廊」與其他畫廊的差別,不如說是我們「白石畫廊」與其他畫廊的差別。我們的做法與來自歐美的畫廊有點差別,一是我們所選擇的藝術家必須要非常有個性,就像是我們這次選擇了美國藝術家Dale Chihuly的作品,他的玻璃製作能呈現出他的性格,任何參觀者一看下去,就知道是他的作品、又或是最近我們請來的日本年輕藝術家小松美羽的作品,那也是非常有個性的創作。

CEO:除了有個性以外,我注意到你們的佈置雖然貫徹著當代藝術館的極簡主義,可是在展品的擺放上,還是較為具有色彩感。

白石幸榮:對,作為當代藝術品展館,我們希望帶著參觀者一種歡樂、喜悅或是高興的心情。因為當代主義的藝術品當中,有不少在主題及立意上也令人覺得非常灰暗(笑),我們卻希望當代藝術裝置能起著「精神導引」的作用,當你看見了以後,會感覺很平靜、很安樂,就像是一種「藥」,能夠改變你的心境。

CEO:那白石畫廊又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尤其是身處在香港、擠身於眾多的畫廊當中。

白石幸榮:我們希望能夠透過不同的展覽及展品,接觸西方與東方兩種文化,成為兩種不同文化之間的橋樑。例如我們明年會在意大利威尼斯舉行展覽,將會把東方的藝術品及文化帶到西方去。世界各地的人群當看過我們的藝術品之後,將會感受到更多的「Happy」。

在接受我們訪問的時候,白石畫廊正展出美國藝術家Dale Chihuly的作品,其最著名的創作均是色彩鮮豔而對比強烈的玻璃材質,熔接出大型、形狀抽象,恰如海洋生物般的裝置藝術作品;來自日本的小松美羽(Miwa Komatsu)則是新世代的年輕即興藝術家,她每次表演均以日本巫女般的打扮,經由人手以各種顏料塗抹出的日本神話中的古典神獸,在法國及國際藝術界被視為超新星的代表。

藝術之神/商業之神

CEO:白石畫廊於1967年由你的父親白石幸生所建立,你身為畫廊的第二代接任人,又希望白石畫廊能夠朝怎樣的方向發展?

白石幸榮:白石畫廊已有超過逾50年的歷史,我自己則從約莫5年前開始接手管理畫廊。當然最初我父親開業的時候,那是單純的「日本畫廊」,可是到了我自己接手的時候,卻希望能夠以更為「open」的方式去經營,能夠朝著「亞洲畫廊」面向去邁進,而不只是「日本畫廊」。

CEO:身為第二代人物,在以往跟父親互相交流的過程當中,是否會因為時代的差距,又或是這十年、二十年來的市場轉變而有衝突?

白石幸榮:說到這個……我跟父親的性格完全不一樣,哈哈!是真的完全完全不一樣,所以總是會有很多爭吵。可是,說到底我們都是「信仰」著藝術品,我很尊重我的父親,而我的父親也認同我在管理畫廊這方面的能力。

CEO:那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爭吵是什麼?

白石幸榮:就我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呀……記得某次,我的父親跟我說,你這種(管理畫廊)的做法,將會冒犯到「藝術之神」!但我就跟父親爭論說,你那樣做的話,就會冒犯到「商業之神」!

CEO:藝術之神?商業之神?

白石幸榮:哈哈,因為那已經是頗有一段時間的事情,我有點不太記得為什麼會這樣子吵架。背後的肇因在於,父親跟我的年紀始終不一樣,他比較在意別人如何看待我們的畫廊;而我的話,我更希望能夠與客人、或是更多參觀者去交流,溝通。我覺得不管是怎樣的客人,你也需要以充份誠意跟他們去溝通,心與心的交流在相處的過程中是最重要的,不管你是學生或是其他參觀者,我們也能帶著熱情來引導你參觀我們的作品。

亞洲市場/環球市場

CEO:在訪問當中,你總是不斷提到關於「熱情」、「正能量」及「元氣」等等的藝術觀念,在投資的角度而言,你是特別去選擇這種風格的作品?又或是你又如何選擇不同的藝術品?

白石幸榮:我想應該要這樣說,回到剛才我們談論那關於獨特性的問題上:如果你的作品本來就是具有個性,在市場無人可以替代,那麼就是價值的所在而值得去投資,而投資了一段時間就自然會有回報,就好像是當初日本「具體派」的領導者吉原治良前往法國的時候,也被提醒說「不要模仿別人,一定要有自己的風格」。藝術市場上,當然會有較灰暗、沉重甚至以感性為題材的作品,只是我本人特別喜歡那些給人感覺到「元氣」的作品。

CEO:那在這五年發展當中,你又覺得亞洲或是香港藝術市場的狀況如何?

白石幸榮:我會說這五年來看的話,亞洲市場實在是「非常非常好」。如果我們拉寬歷史的維度,從歐洲的文藝復興,到歐美的當代藝術,到了今天我們所身處的亞洲,你會發現將來亞洲極有可能會成為環球的藝術中心。亞洲儘管有中國、韓國或東京這些地點,可是香港給我印象始終在地理、文化及經營環境是最佳的,我寄望香港長遠會成為「亞洲的巴黎」。

CEO:白石畫廊這幾年來在香港的經營,又帶給你怎麼的感受?

白石幸榮:香港匯集了全世界的人群,不論是本地人、亞洲人及外國人,也會蒞臨我們的畫廊參觀,身為藝術商人來說,對此我實在感到非常「幸福」。我相信藝術品是一種會發放「能量」及「美夢」的產品,愈多人來看就會吸引到更多的人流。如果我們以「50年一個週期」去看的話,香港必然會在緊接下來的時代裡,在藝術商品交易市場中擔當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