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唐楚男 蔡克昭.遊藝於人間


中國嘉德(香港)於4月下旬舉行的春拍期間,同場加映與游藝堂合辦的《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令人印象深刻,展覽展示了百多件中國近代書畫作品,都是堂主人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在過去近三十年來的收藏珍品。兩人透露,游藝堂至今藏品近千張,都是過去多年來一點一滴搜購而來,就算在金融海嘯期間,亦沒有將之出售套現,皆因二人真的喜歡藝術,持續遊藝人間。

(左)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

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一動一靜,一冷一熱,儼如是絕配,因此自80年代初合作開設律師行,到一齊四出搜尋中國近代書畫,成為收藏大家,皆一直相處融洽。「游藝堂」之名乃源於孔夫子的《論語》:「志於道,據於德,依從仁,游於藝」,藉此追求真、善、美,亦是兩位堂主嚮往的人生觀及美學觀。唐律師指出,二人擁有相同背景,香港成長,英國讀法律,畢業後回港發展,於1982年共同開設律師行,適逢香港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至7年後,亦即1989年間,乃開始搜集中國近代書畫藝術品。

收藏的源頭

唐律師回憶道:「1989年間,市場較靜,於是我們便往澳門旅遊。當時去了一間古董店,發現很多書畫的售價都很便宜,如傅抱石、張大千的作品,竟然只是數萬元一幀,於是便買了下來。回港後找人鑑證,才知全部都是假貨來的。」他說完便大笑一番,然而二人沒有因為這事而令收藏的步伐停下來。他續稱:「後來認識了大成雜誌的總編輯沈葦窗,他儼如是張大千的代理人一樣,賣很多張大千的畫,都是真跡來的,當時我們便從他手上買了一批作品,價錢很便宜,更要買十送一,我們的收藏歷程,其實是由此時慢慢開始的。」

蔡律師說:「張大千有『張美人』之稱,可知他畫女人是非常獨到,至於畫花鳥山水亦非常出色,價錢亦是最貴的。記得當時買了張大千的畫,7萬元,買完一落樓,被字畫店的老闆看到,即時出價10萬收購,但我們沒有出讓。」唐律師認為,最重要是當時中國近代書畫作品的價錢不貴,可以買得起。「那時找趙少昂寫對聯,只不過是幾千元,再加上款,現在當然是完全買不到了。」至於收藏渠道,他表示主要從私人途徑洽購,主因是80年代拍賣行業仍未盛行,「現在就滿街都是拍賣行了,大家爭著做,令私人洽購形式少了。」

堅持不賣的原則

然而,藝術的喜好,很多時都是很個人化的,二人是如何協調的?唐律師指出,二人對書畫的看法是有分別的,如蔡律師往往被作品的畫面所吸引,而他則是著重畫中的故事,如詩中所表達的內容。「我們沒有太多興趣,別人可能會每年換一輛跑車,但我們不愛駕車,亦不打高爾夫球,因此收集書畫就是我們的主要興趣了。我們是沒有系統地去收集的,遇上喜歡的,就買下來,就算是不知名的藝術家作品,只要喜歡,亦會買下來。現在最多的是張大千、趙少昂作品,亦有不少康有為及徐悲鴻的作品。」

當有想過,將來這些書畫,會大副度地升值?唐律師指出:「是完全沒有想過的,當時買回來的時候更被阿媽責罵呢,她認為最好仍是買物業收租,怎會想到將來會升值?」他亦指出,目前游藝堂的藏品大約有一千幀畫,大部分都是在早年搜購得來,踏入20世紀後,中國經濟起飛,令中國藝術品水漲船高,因此他亦慨嘆:「現在是買不起的了,張張都過千萬,太貴了。」總有些畫作是夢寐以求,卻最終得不到的?「買不到便算,我們是不會『恨』的。畫歸有緣人,若果是你的,就總會是你的。」不過這過千幀畫,已是一筆很大的財富了,現在很多人在遇上經濟困難時,都會以藝術品套現,香港亦歷經多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機,過去有試過來套現?「2003年沙士期間,是有點困難,但半年很快就過去,沒有賣過一張,只是有增無減。有時亦會有人上門問價,我對他說,要先過了蔡律師一關,而他就像佛爺般坐著,堅持不賣。」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游藝堂已多次舉行書畫展。2010春天,便與香港蘇富比合辦「天風薪傳」,展出嶺南大師趙少昂逾百幀精品書畫,兩年後再合辦「情義之交」張大千書畫展,而這次卻是應中國嘉德(香港)邀請合辦《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匯集現代名家書畫精品其132幀,除展出多幀張大千名畫,更以「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名士筆墨」三個單元,展示游藝堂的藏珍。「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展出的名家作品包括溥儒、黃君璧、謝稚柳、吳湖帆、黃賓虹、林風眠、劉海粟、齊白石、徐悲鴻、高奇峰、高劍父、趙少昂等;「名士筆墨」的展品有孫文的楷書《大同篇》、章士釗七言詩贈孟小冬,其他書法名家有康有為、梁啟超、胡適、沈尹默等。由收藏到分享,是一種昇華,因為兩位堂主均明白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道理,唐律師笑稱出:「林風眠曾說,藝術是無價的,只要你喜歡就好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