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馬清偉x馬桂烽:開創時尚酒店新一頁|The passion for hospitality


疫情下,商業市場依舊需要運作,若有創意加上優秀管理,就算在逆市下仍可成為市場的方向標。本地精品酒店集團Yulan Group是業界的耀目新星,以獨特的市場定位及設計享譽業界,現時擁有兩個酒店 — the Figo 及the Arca,分別座落於上環及黃竹坑,當疫情下很多企業都擔心前景時,集團創辦人暨行政總裁馬桂烽(Justin Ma) 卻表示,這是一盤可持續發展的生意。年青又充滿幹勁的Justin是馬氏家族第三代,父親是城中名人大生地產發展主席及行政總裁馬清偉(William),他自小已跟父親四出旅遊,因此對酒店業情有獨鍾,準備在酒店業大展拳腳。在父親節前夕,本刊特邀這對父子,一同分享對酒店業務的管理之道。

C:Capital CEO X Entrepreneur
W:William Ma(馬清偉,大生地產發展主席及行政總裁)
J:Justin Ma(馬桂烽,Yulan集團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我的父親是英雄

C:父親節將至,會有特別慶祝嗎?

年年都有慶祝的,我有三個仔女,他們都很乖。一般都是食餐飯,一家人相聚一起,沒有甚麼特別慶祝的,但已經很開心了。對我來說,日日都是父親節來的。

J:對呀,現在大家都很忙,可以一家人食飯,可以很放鬆地談天說地一番,是很開心的事。

C:中國人心目中的父親都是嚴父來的,William在你心目中的父親形象是怎樣的?

J:我印象中的爸爸,從來不是嚴父的,他很會關心、體貼別人,對仔女都很好。一直以來,我都視他為榜樣,他在我心目中儼如是英雄來的,而我們的喜好、興趣,如車、腕錶,都是一樣熱愛的,所以到後來,我們已愈來愈像朋友一樣。

馬清偉與小時候的Justin

W:對,我跟Justin總是無所不談的,是甚麼話題都會講的。跟仔女相處,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跟他們成為朋友,彼此建立信任,那將來就會好辦了。

C:你們都是在同一間公司內工作的,幾乎每日都會見面,若在公司事務上有所爭拋,如何解決?

W:若果真的發生了,我會對他說,先停下,想清楚後,第二天再討論過。不過通常到第二天時,大家便沒事了,因為彼此都找到了妥善的解決方法。時代不斷在變,我的看法,未必會跟他一樣,他亦有自己的理由,但最終大家都可以妥協到,找到解決方案,這是一件有趣的事來的。

J:對,我們是很公私分明的,回家一同吃飯的時候,便不會再談論任何關於公司的事,因此大家一直都相處融洽,關係一向很好。

經歷與掌握未來

C:Justin你加入家族公司的經過是怎樣的?

J:2015年我在美國三藩市大學畢業後便回港發展,不過一開始時沒有加入家族公司,先在香港一間著名的co-working space公司內打工,是一間初創公司來的,兩年後,亦即2017年時,我才正式加入了大生地產。

C:William,Justin回港後沒有直接加入家族公司,是你刻意安排嗎?在Justin的事業發展上,你有給予意見嗎?

W:要經營一間公司,是很難的事來的,一定要出去學。他對酒店生意一直都有很大的興趣,大學時亦修讀了相關課程。其實在十多年前,我已經很想開拓酒店方面的業務,Justin讀完書後回港發展,在co-working space公司亦做得不錯,展示了他的工作能力及責任心,因此待時機成熟時,我便叫他回來幫手。

C:但要等他捱了兩年世界才如此安排?

W:對,不能一畢業就回來幫手,是先要去闖,跌了幾次後,人才會成長。

J:爸爸就是這樣的人。很多事情,他不會直接說出後果,他往往是說,不如你先嘗試去做,自己去闖,並經歷一番。

C:William,但在闖世界的過程中,你亦會指引他們?

W:當然,是一定要的,因為是不能讓他們走歪路的,要間中引導他們。事實上,我對他們都不會定下很大的期望,無論做任何事情,最重要是有心去做,只要有心做,將來一定會有成就的。當然,過程中最好有我扶持住。

J:有時遇上想不通的難題,我就會問他意見,很多時是經過一輪傾談後,就是蘊釀出一些新的意念,所以我一直都很珍惜這種溝通關係。

對酒店未來發展充滿信心

C:從William口中,我得知原來Justin對酒店業很有感情,所以在經營上亦特別用心。其實你對酒店業的熱愛,是如何開始的?

J:其實我自小已經常跟爸爸去世界各地旅行,見過很多不同種類的酒店,因我本人又特別喜歡藝術及設計,而酒店就正正可以呈現不同風格的設計,所以我一直都有很大興趣。期時公司亦想朝酒店方面去發展,於是便往這個方向走下去。

位於the Arca頂樓的泳池——the Arca Sky
餐飲是酒店的重要部分

C:在外工作的兩年,對你在Yulan集團的發展及日常管理有何幫助?

J:幫助是很大的。在那兩年多的時間裡,我學習到如何與工作團隊成員合作及相處。在團隊內,有很多成員都比我資深,然而作為團隊領袖,我的工作不是去教導他們如何做事,而是為他們定下工作發展的大方向,再為他們提供合適的資源,令他們得以達到目標。以目前來說,我會認為我們的團隊是很強的。

現在是新常態,
我們不能因為疫情而將所有事情停頓下來,
我們應該應對市場上的不同需求,
然後再造出不同的產品。

C:集團旗下目前有兩間酒店,分別是座落於上環的the Figo及黃竹坑的the Arca;前者在去年開幕,後者則於上月中開始試業,走時尚工業風的設計,令人印象深刻。其實兩間都是在香港經濟上算是艱難時期開始經營的,由兩年多前的社運開始,以至新冠肺炎疫情,這些因素,有否影響酒店的發展計劃?

J:the Figo是個re-branding項目,在去年重新開幕時,我們亦有擔心的。不過後來卻有不錯發展,可能是基於酒店的設計、市場定位,以及給予旅客的住宿條件。現時住酒店有三種人,第一種是視酒店為serviced apartment 的人,是long stay;第二種是staycation;第三種則是會攜同寵物毛孩入住的客人。從the Figo的經營上可以證明,這是可持續發展的生意來的,未來若果通關,開始有外地旅客來,便更加好了。因此無論對the Figo或是the Arca的未來發展,我都是充滿信心的。

W:就算發生如此大規模的疫情,但市場的消費力是仍在的,如近期便常出現各種報復式的消費情況。香港人出外旅遊一年大約總共花超過1,000億,現在難以出外旅遊,如何消費?於是大家便開始在酒店內staycation,或參加本地遊、去餐廳光顧各種美食等。只要香港人習慣staycation這種模式,酒店的生意就會一直上升。他朝有一日疫情完全受控時,開始有遊客來香港,那時酒店的生意就會更加好了。

洗手間亦設計得優雅清新

J:我再作少少補充。現在是新常態,我們不能因為疫情而將所有事情停頓下來,我們應該應對市場上的不同需求,然後再造出不同的產品;只要保持靈活性,改變得快,就可以應對到市場。

W:當你來到the Arca時,你會以為身處郊外一樣,是很舒服的。我們沒有刻意去做到五星級酒店般的金碧輝煌風格,我們亦不想這樣;當你走進來時,反而像身處峇里一樣,你以為在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其實很近,就是在香港。

City Signature King 房間一隅

黃竹坑變天

C:黃竹坑在轉變中,多了甲級寫字樓,近年亦有不少酒店進駐,你會認為the Arca身處一個怎樣的競爭環境?

J:我又不覺得是直接競爭來的,因為每間酒店都有自己的個性及特色,反而是一種良性競爭,大家一同帶旺這區的發展。

C:酒店都是關於人的生意,你在酒店的營運上,是以甚麼理念去管理團隊及所有員工?

J:我最著重的,是同理心。作為酒店員工,只要有同理心,明白客人的要求,再繼而去滿足他們,就會做得好。

C:集團的發展步伐亦算快速,未來有新計劃嗎?

J:年the Figo,今年是the Arca,我希望下年亦有新的項目可以推出,如serviced apartment、老人住宿方面,均是集團關注的領域。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