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獨立製錶師吳家強


多年來,腕錶除了成為很多上班族必備的裝備,近十多年也成為潮人搶購的珍品,尤其是家喻戶曉的Rolex、IWC Schaffhausen、Patek Philippe、Audemars Piguet等等。但要做一位真真正正的鐘錶達人,除了要對當中的機械有濃厚興趣之外,也需要一定的人脈才可以進入到最深的一層,就如在鐘錶世家出生的獨立製錶師吳家強(John),鐘錶對於他而言,又有一種獨特的看法。

TEXT & PHOTO MICKEY LOI

筆者本身對鐘錶只是略懂皮毛,在訪問John之前其實都有些壓力,幸好早前都有訪問過的古董車車主Albert同樣是一位愛錶之人,也是John多年來的好友,於是就相約一起到訪他的店舖進行訪問。原本以為會較為嚴肅的John,一見面就相當客氣,在午飯後更不停問道需要什麼類型的腕錶進行拍攝。經過半小時的佈置之後,本來一張空空如也的桌子瞬間變成價值數千萬腕錶的展示地方。對於新手的筆者而言,這個場面絕對是可遇不可求。John在每拿出一枚手錶時,都會向我介紹及解釋其獨特之處、歷史背景、佈局之美等等,感覺就好像珍藏家把自己的家當拿出來觀賞一樣,無論經過多少年,當再次見到這些「寶貝」時,物主都會感到興奮不已。

擁有家族血統傳承的鐘錶師

John的父親本身是一位鐘錶達人,小時候他跟隨爸爸接觸過不少名錶,從此對這門工藝產生相當濃厚的興趣。父親多年前在九龍城侯王道開設樓梯底鐘錶店,長大後更喜歡了鐘錶的工藝。在多位專家的推薦下,他得到一個難得的機會到瑞士留學,而在這之前他透過一位伯樂的安排,有幸到訪Patek Philippe作遊學及參觀。他表示這些機會不是喜歡鐘錶就可以報名,感恩當時是初哥的他能夠得到多人的照顧。最終於90年代,John就成為最早期就讀於瑞士WOSTEP的錶匠,也是當今極少數於此校畢業的亞洲人。除了學會上乘的鐘錶手藝,他也認識到多位當代偉大的獨立製錶師,包括Kari Voutilainen、Stephen Forsey、Grönefeld兄弟等等。於2000年畢業之後,他就於全瑞士最大的鐘錶集團Richemont任職亞太區的Training Manager,負責十多個品牌的維修及管理,更先後與Roland Buser及Francois Bauder一同背起這個使命,於香港、上海、北京、新加圾、台灣、韓國、馬來西亞、澳洲等地成立維修中心,並向新加入的員工進行培訓工作。

八年修練後創業

經過八年的管理工作及受訓之後,John決定自立門戶,於尖沙咀創立Montres S.A.工作室,專門為一眾鐘錶愛好者維修愛錶,也會為品牌進行鐘錶保養工作,同時也有二手腕錶買賣。記得當日John命員工取出多隻名貴腕錶,由幾萬元的Rolex Oyster Perpetual 39,到市值過千萬,全球只有30枚的Richard Mille RM 19-02 Tourbillon Fleur都有,再加上好友Albert帶同自己的Vacheron Constantin Overseas及Patek Philippe Nautilus,以及一枚鑲有全鑽石的「滿天星」Vacheron Constantin,實在是大開眼界。時至今日,John已經踏入鐘錶界超過30年,能夠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他表示十分幸運,加上一路以來認識到的朋友及顧客,更加是他職業生當中最開心的事。

工藝與價值

問到如何去看待手錶的工藝與價值,John表示不能相提並論。今時今日供求產生了一個超倍的價錢,特別是現在潮流興的Rolex、Patek Philippe,二十年前可能幾萬至十多萬已經買得到,但現在動輒都要二十萬起跳,等待時間更會長達五至十年,他認為這是一個不太健康的風氣。相反,John本身最熱愛的手錶部分就是機芯,他曾經在佳士得的Only Watch預展以50,000瑞士法郎投得一枚集16位瑞士WOSTEP製錶師而成,改裝自Unitas 6498機芯的作品,工藝對他而言遠比市場價值重要。John表示,要懂得如何欣賞一隻腕錶,才能了解它的價值何在,例如機芯的打磨、螺絲的倒角、每個車輪製作出來的準確量度等等,否則,盲目跟隨別人去買賣手錶,也只會將其變生另一種投資的衍生工具。

前途難行 望有更多「真正」接班人

問到維修鐘錶業發展,John表示「學得耐,不如跟個好師傅」。雖然香港多個機構都設有鐘錶學校及課程,但奈何沒有發展空間,比較多機會的只有大集團的部門,唯架構上他們將一枚手錶的部件劃分多個部門,員工難以同時接觸多個工序去學習,間接令這些人不會完全懂得如何去維修整枚手錶。另外,香港維修鐘錶業面對最大的挑戰,就是現時大量從其他地方來港開設沒有得到廠方認可的維修中心,令本身像John一樣真正擁有多年認可經驗的維修師都被大眾誤以為所有非原廠維修的都是「黑店」之一。他表示,鐘錶維修並不是一門簡單的工業,除了技術之外,也要有一定的熱誠及知識背景才可以成事,要入行就要先想清楚未來的路要怎樣走,否則學師三、五、七年之後才發覺高不成、低不就的話,就會浪費了自己及師傅的心機和時間。一件事做得到可能很容易,但要將一件事做得好,就可能要花勞力以外的心思。

早年的John。

 

與父親的合照。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