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sex porn dirtyindianporn.mobi school girl sexy picture 5 min sex video pornindianvideos.pro full xvideos exbii sex allnewindianporn.pro baloch girls sex bangalore freesexyindians.pro indiansixy video border bhojpuri film letmejerk.fun idian porn
kamapisachi sex com indianpornbase.pro negro sex video download telugu x kathalu turkishxxx.online tamilnadu school uniform indian big women sex turkishsex.online moviewood.me desi fudi com turkishpornvideos.pro swamiji fucking xxx sex bp animalwomanxxx olx kanpur turkishxxx.mobi night suit for women
bangali sex vedio turkishporn.pro indian vidio sex sri reddy porn videos turkishpornography.pro lucky villager xxxvwww turkishporno.mobi desimmsclips porn sleeping aunt turkishsex.pro red wap sex kamlesh saini mms turkishhdporn.pro ghrelu sex
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劉啟舜.繪畫出回憶中的香港


由一個開心的人,過度成為幽默的人,是建基於成長及人生經歷的蛻變。對於本地藝術家劉啟舜(Cassian)而言,又如何令創意結合集體懷舊回憶,將幽默以藝術創作方式呈現出來?

撰文 Jerry Hui  攝影 Cheung Chin Yui

前身為淺水灣酒店的淺水灣影灣園,近年開設了一個新的藝術空間,名為 “Artspace K”,在百年歷史古跡的氛圍下,為藝術愛好者帶來新的藝術體驗。今年三月至六月下旬,Artspace K舉行了《仍然記得佢哋嗎?》藝術家群展,集合四位藝術家,跨越四個不同世代,分別是慧惠、劉啟舜、沈平及歐陽乃沾,以各自的藝術創作風格,表達對昔日香港的情懷。四位藝術家的年紀各自相隔約二十歲,而畫風幽默、色彩繽紛,充滿當代普普藝術風格,並擅以卡通人物或動物入畫的Cassian,算是最特別的一位。

唐人街與香港的連繫

於60年代出生的他,有將近30年的時間,都在加拿大度過。「是在5歲時舉家移民多倫多,大約是73、74年的時候,當時香港未掀起移民潮,因此到今時今日,我仍未明白為何當年要移民的。」身處異地,仍可以與香港產生連繫,因為有個地方,叫做唐人街。「早年的唐人街只有十幾間店舖,其中有一間書店、士多、兩間餐廳,在茶樓飲茶時,我更吃過跟叉燒包差不多大的蝦餃呢!有時候,我會去書店看香港漫畫,如《老夫子》、《13點》、《龍虎門》等。再過幾年後,有了華人電視台,會播放《如來神掌》、《女黑俠》等粵語長片,我便從中吸收了很多粵語長片元素。」

他來自一個大家庭,父、母、三個姊姊、一個哥哥,而他是最小的一個。「我跟他們的年紀相差十多年。我自小已很喜歡畫畫,記得小時候,大約只有三、四歲時,他們已常將一大疊紙放在我面前,讓我去畫公仔,日畫夜畫,畫超人、蝙蝠俠、幪面超人等等,畫完就給他們看。」原來Cassian畫中的豐富卡通人物元素,是在哥哥姊姊的「照顧」下孕育出來,不過講到純藝術創作,卻是在很多年後才開始。

人生苦短,要做有意義的事

他在大學讀了雙學位——工商管理及藝術,他笑道:「爸爸一直以為我只讀工商管理呢。」至90年代中,當全部家族成員都先後回流香港後,他亦決心回港,原因很簡單,因為實在太想跟家人團聚。「回港後找工作,想入廣告界,但人工只是三千元,怎能生活?」為此,他與友人合作經營時裝零售,店舖開在銅鑼灣,生意亦不錯。直至2008年,發生金融海嘯,對零售業造成巨大衝撃,當時公司業務已擁有十多間分店,員工人數約百多人,為了克服困境,惟有改變經營方針,開設自家品牌iiJin,成為生產商。

同時間,他亦開始思考自己的藝術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是希望賺了錢後就退休,屆時便做甚麼都可以了。當時我已年過40,由於金融海嘯的衝撃,我開始去想,為何一定要等到退休後,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人生太苦短了,我要爭取時間,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於是就開始了藝術創作。」當然,他並沒有完全從時裝行業中退出,仍負責公司產品的設計及創作工作,行政工作由太太及其他同事負責,他不用常回公司,可以專心作畫。

畫到人生最後一刻

在《仍然記得佢哋嗎?》展覽中,Cassian帶來了多幅作品,如《70年代夜總會》、《在家裡》、《七十二家房客》等,展示了香港美好年代,獅子山下的眾生相。那些年,香港百業待興,平淡、現實的生活中常有悲喜,不過透過Cassian漫畫化的筆觸,又變成了一種鼓勵,一種正面價值,激勵我們一直往前行下去。

「近年有很多人都不開心,而我的畫,從表面上看,好像很傻,像很無聊的笑話。其實我只想為人帶來開心,藉此離開煩擾他們的事情,只要可以重拾歡笑,就算只是一分一秒,我都會覺得自己是多少發揮點作用的。」疫情下,發生了很多事,對創作有何影響?「對我而言,其實分別不大,我仍是每日在細小的書房中畫過不停;我的世界仍是那四道牆,反而是多了靈感。」他說,想一直畫下去,直至身體不能動為止。他笑道:「就像米羅,他臨死前仍是在病床上努力地畫畫的。」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