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創業家・名人系列・永懷Lo Sir・著名品牌

【名人系列】Arthur de Villepin | 品味藝術人生.The entrepreneurial visions of art


Arthur de Villepin
Arthur de Villepin

執筆之時,新冠肺炎疫情正於全球蔓延,連帶不少藝術盛事亦相繼停擺,有香港Art Basel宣佈取消後再推網上展廳,後有Art Central也同告取消。然而,新畫廊Villepin卻無懼當前「疫市」,照原定計劃於三月正式開幕,引起藝壇熱話。該畫廊由Arthur de Villepin(潘雅德)與其父前法國總理Dominique de Villepin(多米尼克德維爾潘)共同創辧,首場展覽名為《友誼與和解(Friendship and Reconciliation)》,展示知名已故法籍華裔大師趙無極的傑作。Arthur深信,當從現實生活中抽身,以不同角度細味藝術,在陰霾下仍能瞥見曙光。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我覺得藝術微妙之處,在於為人們戴上「新眼鏡」,用畫家的視點去看人與事。

自幼培養的藝術觸覺
Villepin畫廊,以Arthur及其父Dominique的家族姓氏命名。在疫情陰霾滿布的特別期間,二人選擇「疫市」創業,舉措十分大無畏。「聽到今年很多大型的藝術盛事取消了,我感到十分可惜。對於我們來說,在這個特別時間開幕,正要告訴大家:為何我們要這樣做?當中的意義和目的又是甚麽?透過這個地方,就是要分享藝術,招聚有志之士,我想這是很有意義的。」

談到藝術,原本談笑風生的Arthur,突然變得很正經,他時而沉思,時而滔滔不絕。不難發現,他和曾是政治家及外交官的父親一樣,對藝術同樣有火。

自幼成長在藝術氛圍濃厚的家庭,父親愛好藝文詩詞,又鍾愛藝術收藏,母親是著名雕塑家Marie-Laure Viebel de Villepin,其姊則為知名畫家Marie de Villepin。因父親的特殊工作需要,Arthur經常需要周遊列國,去到不同地方,遇見不同的藝術家朋友,除了趙無極,還有德國著名新代表主義的靈魂人物Anselm Kiefer、被喻為黑色代言人的藝術大師Pierre Soulages和獲獎無數的西班牙抽象藝術家Miquel Barceló 等。年少的他,有幸走進常人觸不到的創作空間,與大師建立情誼,因此練就了專屬他的藝術眼光,如何用藝術看世界、感悟人生、從旁觀者角度細味藝術家的創作經歷,是他成長過程經常徘徊於思路中的重要命題。

 Arthur與父親共同創辧Villepin,足見二人父子同心。
Arthur與父親共同創辧Villepin,足見二人父子同心。

為收藏家建平台
生於法國,再經歷漫遊他方,十年前被香港的五光十色吸引下決定定居於此。在香港這個充滿活力的都市,Arthur所經營的生意及投資項目,有不少與藝術有關。2010年創立了Pont des Arts,是以藝術紅酒為主,廣邀藝術家為紅酒設計酒標;繼而再成立Art de Vivre Group,再拓展經營藝術事業的範疇,參與經營YellowKorner攝影畫廊,又曾引入法國連鎖畫廊Carré d’artistes,為藝術界帶來新點子。

這次,他與父親一同以父子兵上陣開畫廊,二人決定用姓氏代表他們對藝術收藏的熱忱,其定位是由收藏家為收藏家而創立,讓收藏家與畫家建立關係;透過畫廊空間,引發其他收藏家的討論和思考。
「Villepin的展期會比一般畫廊為長,期間會設立文化沙龍,為不同的收藏家建構對話平台,藉以深入討論畫作與藝術家。我們不以售賣許多藏品為目標,而是令收藏家與藝術家『墮入愛河』,這是一個過程:訓練收藏家的雙眼,去做資料搜集,了解和認識藝術家,那是最佳的收藏藏品方式。我們發現,亞洲近年冒起了許多新的收藏家,但很多時候他們不知從何入手。我們希望透過Villepin,給予他們建議,引導他們開拓個人的收藏領域。」

畫廊的首個展覽以《友誼與和解 (Friendship and Reconciliation)》為題,用上大師級人馬趙無極的作品作為開幕展,首要傳遞的訊息是─將不同文化融和,向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人展示趙氏作品中「和而不同」的氣質。Arthur說:「趙無極是我最愛的藝術家,也是藝壇上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從前他由中國移民至法國,深諳中國文化之餘,同時被歐洲文化藝術薰陶。文化差異對他來說是一個契機,使他在文化大不同中謙卑自己,與人融和。透過作品,向大眾呈現美好一面,用藝術將熱情和正向帶到人前。如今香港社會正經歷重創,景況艱難,希望畫作能為人們帶來生氣。」

 趙無極其中一幅作品:Sans titre Funérailles, 1949。Arthur和父親與趙無極份屬好友,對於趙無極的作品,他讚不絕口,鍾愛非常。
趙無極其中一幅作品:Sans titre Funérailles, 1949。Arthur和父親與趙無極份屬好友,對於趙無極的作品,他讚不絕口,鍾愛非常。

談藝術:展現法式細膩情感
18世紀英國詩人Lord Byron曾說過:“The great art of life is sensation, to feel that we exist, even in pain.”對於痛苦,身為法國人的Arthur認為那是一種感受載體。當身處痛苦中,人們會開始思考事情,發問問題。「我覺得藝術微妙之處,在於為人們戴上『新眼鏡』,用畫家的視點去看人與事。當你很開心時,你會好像無欲無求,不用迫切觸及內心深處去問問題;但當痛苦來襲,會讓你思考更多。」

問到哪幅畫作令他有種wow feeling?他說:「當下的wow feeling,其實不在乎來自哪幅作品。反而,最有力量的是存在記憶裡的”wow”,那才最令人難忘。當你回想那個wow時,會泛起重生的感覺。在taking pleasure 和feeling an emotion之間兩者是有分別的,一支好酒會給你快樂,但一支頂級美酒會給你情感,你會銘記一生。當體會藝術越多,情感世界會越豐富。十年前與十年後看同一幅畫作,你會發現自己的看法有變,感受更深。」

從Arthur的藝術字典中,看似找不到「厭倦」二字。他說,要長久保持熱情,關鍵在於自律─即或沒有公司會議,仍願意早點起床,選擇去看看電影或紀錄片;又或遇到一位新認識的藝術家時,會如剛才所說的「戀愛論」,從不同途徑搜尋那位藝術家的資料。

趙無極較晚年的作品:ST aqua, 2007。
趙無極較晚年的作品:ST aqua, 2007。

有關Arthur de Villepin(潘雅德)
Arthur de Villepin是主席及聯合創始人,本身亦是企業家及藝術品收藏家,是法國前總理多米尼克德維爾潘的兒子,自小在藝術家圈子裡長大。母親為著名雕塑家Marie-Laure Viebel de Villepin,其姊則是著名畫家Marie de Villepin。來港後一直進行各類藝術活動,此次創立是理所當然的發展。Arthur過去十年以香港為家,新畫廊Villepin也於三月在香港面世。多年來,他與父親在亞洲地區與眾多藝術家建立起深厚的友誼,更對亞洲藝術市場累積了無與倫比的專業知識。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