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腳底按摩非等閒 在瑞士行健康步道要付費


有脊醫及物理治療師在報章寫文章,說香港各公園裏常看到的石春路:「以鵝卵石來鋪設,沒有統一設計,部份過尖及密集,如強忍痛楚步行,有機會導致腿部受傷和足底筋膜炎。若不慎跌倒,後果可大可小,年輕人跌倒也許只是擦傷皮膚,但長者跌倒則可導致骨折。」阿媽是女人,說了等於沒說。

撰文 張錦滿

事實上,香港各公園裡石春健康步道使用者,都是常客,如果感覺痛楚,誰還會強忍步行呢?如他痛楚仍強忍步行而導致受傷,自己當負責,而長者不自量力,行健康步道跌倒而導致骨折,那可怪誰呢?本來期待脊醫及物理治療師,談論健康步道,能講出箇中學問,介紹其歷史、設計標準,探討治療論據,並講出治療效果,有甚麼好處?有何利弊?在那篇文章裡,我並沒得到任何答案。於是我這個門外漢,便自告奮勇,上網查找一輪後,班門弄斧一番。

不花錢治病

查實腳底按摩、健康步道等等,一切來自自然療法之父,德國巴伐利亞一位天主教神父Sebastian Kneipp(1821-1897)。在當年歐洲,醫療費昂貴,窮人負擔不起。神父覺察民間疾苦,出於拯救貧苦病人之心,便鑽研不花錢治病方法。他收集史實,例如二千年前,羅馬人已經發展溫泉水浴病;此外,原始土人應用山草植物,而埃及古人一早開始按摩身體等資料。他分析統計數據,經過實踐和驗證,總結古人智慧,終於在1880年代,梳理出一套醫療體系和實踐方法,包括五項要素:水療、草藥、運動、營養、平衡飲食(素食)。

他建構出大突破理論,掀起醫療革命,那便成為今天自然療法體系基礎。自然療法今天在歐美流行,但在香港,政府態度曖昧,不反對卻又不推廣。舉例說:腳底按摩、SPA(水療),與香氛治療等等,在香港容許營運,但不規管。當然,該些自然醫療方法至今沒「國際公認權威考核、驗證」,現時在世界各地實行起來,各門各派各攪一套。

當今世界有華人,便有腳底按摩

先說腳底按摩,當今世界有華人地方,便有足浴店。由於沒有規管,自然便出現各施各法現象,因此很多人忘記它源頭來自德國Kneipp神父的理論,而他有隔代傳人,由瑞士Josef Eugster神父(1940年生,漢名吳若石)繼承與發展。

吳若石神父奉教會安排到台灣台東服務,而當時他身體出現小毛病,乃以腳底按摩來自療,效果良好。當年,台東貧窮落後、醫療不足,於是他便在山區廣泛推廣腳底按摩,而該種自然療法,慢慢傳遍台灣各地。

聞說國際巨星周潤發亦在台灣領教過腳底按摩,有得益,回到香港後便應用他母親身上,效果良好,於是便自發幫助推廣宣傳,結果傳到大陸,後來還遍及全球各地華人區。北京中央政府曾頒獎給Josef Eugster神父,表揚他對中國大貢獻。外國人得到北京授勳,吳若石是少數一個。吳若石神父很認真,後來發展出一套「Fr. Josef’s Method of Reflexology / FJM吳若石神父足部反射健康法」。他開班授課,並把教材放上網,親自講解、示範,成為腳底按摩之父。

吳若石神父足部反射健康法,在台灣實踐不錯,然而遺憾是,今天半個地球和大陸的足浴店,多與他無關,甚至九成按摩員,從來沒在網上學習吳若石神父教授腳底按摩方法,還可能從未聽過他的名字。當然,今天香港各個公園所設的石春路,也與他無關。但大家勿輕視健康步道,我曾經到過瑞士德語區Luzern養生園,見過當地人認真走健康步道。養生園收入場費,而我跟當地人一起使用園內各種設施。在園內,有人現場指導,如果你發問,她會解答你疑團。養生園建在山下,進園先脫鞋,人人赤腳。第一站是冰水池。山頂冰水源源流下,指導員要我們拉起褲管,走進冰水池中。水冰冷入心,人也站不穩,怪不得水池設置欄杆,各人要扶著欄杆,才可行出一步。水池不大,然而要走上兩圈,停留兩分鐘,也要搏鬥,連歐洲人亦呼天叫喊。

《資本雜誌》很久以前訪問過霍英東,他透露每天晨早浸冰水。我相信億萬富豪得到中南海御醫養生秘笈,所以我一直按接受程度來實踐,養成習慣。那次在瑞士,腳浸冰水池,我便比別人行得快。踏出冰水池,我血液循環加快,身體立時發滾,全身暖和,感覺舒服。此項自然療法,在我身上應驗。中國人有按穴道(例如大拇指旁位置),來刺激血液流通,想不到瑞士人也有以冰水來促進血液循環。

從腳底按摩、SPA到香氛治療

在該養生園內的健康步道很長,每段不同設計,有鋪木屑、有鋪碎石卵,給腳底作不同程度按摩。我留意到,園內的人都認真走健康步道,不是來「柴娃娃」。園內還有其他收費設施,例如SPA,但當日我沒時間光顧。以往,我光顧過巴里島、清邁、蘇梅、布吉,甚至上海、北京、台灣等高級度假村的SPA,理解到九成與水無關,更與Kneipp神父以水治病理念風馬牛不相及。

亞洲度假村,沒有安裝歐洲品牌十數款不同設計水龍頭,只利用廉價女工,提供按摩,便算是治療。追時髦的女消費者,明知道按摩與水療是兩回事,仍吹噓亞洲度假村式SPA,實在不該。自然療法還包括香氛治療。說到更虛的香氣,政府也沒監管,亦無聽說有國際機構認證該種療法。然而現在歐、美、亞洲、寒帶、熱帶等不同國家及城市,都有生產各種香氛,而使用時各施各法,至於效果,當然沒人追究。在瑞士平民養生園,讓我見到很多人做腳底按摩,我便更願意宣揚德國Kneipp神父與瑞士吳若石神父,為貧民服務的精神。

港式健康步道,乃固定石卵構成。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