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思考對談:何民傑x湯文亮 長實「大刁」 新燈換舊燈?


長實集團(1113)日前宣布,從李嘉誠基金會手上收購三項英國基建資產及一項歐洲基建資產,作價170億元,將按每股51 元向李嘉誠基金會發行3.33 億股新股支付交易代價,同時按相同作價向市場回購相同數目股份。紀惠集團行政總裁湯文亮日前與107動力召集人何民傑在電台節目中形容這宗「大刁」為新燈換舊燈,單是三項英國基建項目,估值已達250億元,荷蘭的頁項目仿如附送,長實今次購入「爸爸的禮物」可說是難以抗拒。現將部分內容節錄成文字與讀者分享。

湯:湯文亮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何:何民傑 (107動力召集人)

 

整理:何民傑、本刊編輯部

 

何:知道湯博士同誠哥(李嘉誠)都有交手。

湯:有人話我同誠哥對賭喎,我覺得不是,誠哥一直有賣樓。

何:個個人都話好難贏誠哥,有否擔心?

湯:實際講心水,我向誠哥購入中環中心,是靚貨來,確是可遇不可求,不明白誠哥為何會出售。

何:最近有報道說中環中心租值跌了一成。

湯:租值下跌有理由,因為中環中心過往主要是由誠哥的承建商、分公司租用,中環中心出售後,部分公司搬走了,空置單位自然增多,再加上疫情,令租金略為下調。我做業主,最重的不是租金上升,而是客人可否負擔,可生存下去。如果租金不斷上升,我們反而難做,好像外面呎租升至一百元,我好難以70元租給人,若外面呎租跌至70元,我可以70元,甚至更低價錢租給租戶。

何:長實最近有個「大刁」成為城中熱話。長實宣布以170億元向李嘉誠基金會購入一個大型基建組合,包括3個英國電、水、天然氣項目和1個荷蘭環保發電項目,究竟長實今次購入「爸爸的禮物」是否超值呢?

 

荷蘭項目等同附送

湯:我看了不少分析員文章,如果有我寫標題會用上「新燈換舊燈」。三個英國、一個荷蘭的項目屬於新燈來,單是英國三個項目已值250億,還未計荷蘭項目,總價值一定超過250億。李嘉誠基金會以170億元賣出,當然相當優惠。基金會同時又回購長實的股票,共3.3億股,並且有溢價,這可以說雙重享受,即是長實以平價錢購入資產,之後又以高價出售自己股票,可說是無可抗拒。不過,有地方留意,長實的股票資產淨值是低於實際資產價值。

 

何:英國配電公司Western Power Distribution日前以1.73倍的監管資產價值(Regulatory Asset Value , RAV)被售予英國國家電力供應公司。若同樣以1.73倍RAV來算,李嘉誠基金會出售的三個基建項目,便估計值250億元。還未計算荷蘭的環保發電項目。

 

湯:荷蘭的項目基本上送的。現時是新燈換舊燈,視乎燈神是否首肯。香港所有地產公司都出現一個問題,真正的資產淨值均高於股票資產淨值,所以不少地產公司都考慮私有化,近日有傳言指誠哥都有意將長實私有化,這並不驚奇,較早前胡應湘的合和亦已私有化了。作為地產商,即使溢價30%,相信不少人會願意。如果股民手持藍籌地產股,並有固定利息派發,可以不用急於求售,可持貨久一點,一公布私有化消息,便可以等食糊,雖然不算是爆棚,但都算有三番。

藍籌地產股可續持有

何:計算公用事業,不同國家都有不同管制,所以RAV的意思,就有點像香港的利潤管制監管電力公司。所以當計算公用事業資產時,不是只計算電網、多少發電廠等,還要計算政府規管後的價值。除了長實之外,長建在英國有不少電能及水務設施,以RAV1.73倍的計算,便等值一千億元,亦即每股42.8元。每股42.8元之價值並未計入長建於英國的其他業務亦未計入長建分佈於澳洲、新西蘭、歐洲大陸、加拿大、美國以至香港及中國內地的其他業務,亦即現時長建之股價可謂明顯被低估。

湯:長實今次收購要經過股東會,靜待結果如何。

何:跟着討論巴士加價的消息。

湯:我覺得好悔辱香港市民,因為四間巴士公司一同加價,而且加幅相當高,部分路線超過一成,相當之不合理。陳帆局長解釋巴士公司蝕大本,事實上,疫情之下不少公司都蝕大本,部分甚至不能開業,難道政府像海洋公園要資助虧蝕的公司。巴士公司為何虧蝕,主要因為疫情,公務員及不少僱員都在家工作,晚上又禁堂食,少了人出門乘車。如果要計數,巴士班次應該要減少,要降低成本。不是不容許巴士公司加價,一定要待疫情完結,一切上了軌道。假設疫情之後,乘客數字恢復,巴士公司因加價賺多了,但又不會主動減價,這是難以接受。

 

巴士公司應待疫情後才提加價

何:巴士費用高昂,一家人乘搭負擔不輕。

湯:我覺得最不合理是四間巴士公司一同加價。

何:當年制訂港版競爭法,我曾到立法會給予意見,我當時已提出,條例訂明公用事業,以及政府指定的專營項目可以獲得豁免,即港鐵、巴士公司、渡輪等公司不受競爭法監管。情況有如「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湯:所以政府得不到民心,問題便出於這方面。

何:官員仍按本子辦事,碰上百年一遇的疫情,政府仍用舊章法,便難以處理。巴士公司是蝕錢,但政府有否好好利用手中工具,可以和市民一同去分擔,例如可否考慮延長專營期,以代替巴士加價。

湯:這個可以考慮。我覺得錢就巴士公司錢賺,政府就失民心。

何:我覺得官員是技工心態,好像技工維修冷氣,見這個零件壞了,便換第二件,機械式操作。其實官員應跳出框架觀察政府的管理範疇,不是用機械式去處理問題,例如巴士公司有不少車廠,可研究放寛容許他們活化。銅鑼灣的時代廣場,前身便是電車車廠。政策鬆一鬆,巴士公司可以五年來不加價。

 

湯:我覺得應該等待疫情穩定了才有加價決定。好像我們收租,疫情之下會考慮向租戶短期減租。疫情過後,要再了解生意有否受影響。我覺得巴士公司為何不多等一段時間。目前很多市民失業,還在民生環節繼續加費,官員怎樣向市民解釋呢?

 

政府大失民心

何:其實可以利用科技,好像我兩年前到新加坡考察,當地的交通部招待我們參觀巴士站,才發現香港巴士站相當落後,香港有電子燈箱已不錯,但當地的智能巴士站,除了可噴冷氣,又有WIFI,甚至有漂書,當局亦可以考慮將香港巴士站變成多功能,甚至物流交收點。巴士公司並非不願意做,而是提出申請,要經過不知幾多部門。

湯:香港官員應去多些地方考察,並不單是飲飲食食,而是要落地觀察。可能香港官員放太多時間在政治。

何:香港巴士系統其實不錯,以九巴為例,是全球最大的民營車隊。目前大部分國家的巴士車隊都是國營,以英國為例,久不久便有罷工。國營另一問題是做又三十六,不做又三十六,路線少,班次疏。香港巴士在過去二十年來不斷和港鐡競爭,都不輸蝕。

湯:香港巴士質素其實很高,但要活化。

何:對官員來說,加價這手段是最易用,若要傾談巴士廠活化,這比較難做,但捨難取易非為官之道。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