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觀點
博客・吳老闆週記・資本政經

朱家健: 沙嶺「超級殯葬城」將是香港融入大灣區的阻力


筆者小時候有一個壞習慣,每逢途經殯儀館或公眾殮房,都會繞道而行,始終中國人對殯葬都有一定忌諱。同樣道理,如果最終繼續落實將沙嶺擴充並把附近土地改建為「超級殯葬城」,把這個具規模的厭惡性設施安置在深圳河以南的羅湖邊境,將為去羅湖口岸和文錦渡口岸的車輛構成不方便。試想想,深圳河以北是繁華的羅湖區和福田區,300米以南的彼岸卻是一個集火葬場、殯儀館和骨灰龕的「超級殯葬城」,不但未有好好運用邊境土地發展,把土地用作輔助和建設港深兩地產業的平台,反而自斷米路和出路,機會一去不復返,「超級殯葬城」既趕客,又未能讓香港善用土地,趁機收窄與深圳的科創工業的差距。

黃金土地被長期丟空,是虛耗資源!黃金土地被錯配用途,是浪費契機!邊境土地不但未有發展成為甲級商廈連酒店商場綜合小城或其他合適設施,例如內地重點大學的香港校園、教學醫院或創科中心的延伸建設,反而成了香港人避而遠之的厭惡性設施,讓深圳河南北兩岸格格不入,土地功能上也未能相互配合,本來沙嶺土地可以為香港塑造新產業命脈,但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機會更是蘇州過後無艇搭,香港的未來或許將被「超級殯葬城」埋葬,香港的先機將隨焚化爐雲飛煙滅。

香港高官不應只是香港特區的官員,更是國家的官員,做政策決策時需要有大局觀,不能只停留在本位思維,需要站在更高處看全局,才能更有遠見。如果香港官員硬要把厭惡性設施硬塞到深圳的商城中心地段附近,是香港特區融入大灣區的阻力,是在進一步邊緣化香港。香港官員把港深兩個大灣區城市的中間交融處胡亂落墨,是打亂大灣區城市佈局,更是變相對陸路來港遊客的逐客令,可見把「超級殯葬城」安置在沙嶺是不智。

城市規劃需要智慧,土地發展更應因時制宜,把沙嶺打造成「超級殯葬城」仍需從長計議,解決陰宅短缺固然重要,但更需要選址恰當,官員更宜聽取民意,忌一意孤行。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