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香港獨角獸添新成員 | Animoca Brands藉遊戲 為NFTs重新定義數字產權

「獨角獸公司」(Unicorn Company)或「獨角獸初創企業」(Unicorn Startup)是指估值超過10億美元而又未上市的私營公司,香港目前就至少有8家初創已晉升獨角獸行列。本港遊戲開發商兼數碼港社群成員之一的Animoca Brands,最近於5月中成功完成金額總值8,888萬多美元的融資,相當於6.93億港元,公司最新估值已達到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成功晉身獨角獸行列。Animoca Brands自2014年成立,由一間專注手機遊戲研發的公司,轉型成為「數字資產」企業,通過NFTs(非同質化代幣)向遊戲玩家提供數字產權,現時規模已有約400名員工,在多個海外地區設有辦公室。本刊今次請來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Yat Siu)進行深度訪談,細述公司的發展歷程、剖析NFTs的價值及數字資產的前景,並詳談數字產權的意義。 C: CAPITAL資本雜誌 Y: Yat Siu ,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兼董事長蕭逸 困難在讓人理解自身業務 C: Animoca Brands的主要業務是甚麼?現時規模如何? Y: Animoca Brands是一家通過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 NFTs)參與創建數字產權(Digital Property Rights)的公司,主要通過NFTs(基本上是數字股權,Digital Equity)創造一種新的資本形式(A New Form of Capital),藉此改變人們的娛樂和工作方式。 目前就我們的代幣經濟(Token Economy)和代幣系統(Token System)而言,該業務的估值顯然已達到 10 億美元。我們的代幣和NFTs加起來的日交易量可能在每日2億至3億美元之間,我們的代幣生態系統(Token Ecosystems)的市值大概在30億至40億美元左右,繼續保持NFTs銷售 記錄。 C: 甚麼原因驅使你創立Animoca Brands? Y: Animoca Brands有「多個」歷史。我認為Animoca Brands的起源始於 2014 年,當時是一家真正專注於手機遊戲的視頻遊戲公司。但在 2017 年底,當我們看到NFTs的機會時,我們發現了比電子遊戲更大、更重要的機會 — 圍繞數字產權的機會。所以,今天的Animoca [...]

名人系列

【匯萃薈】馬賢慧Jennifer Ma |推動教育 與職業無縫接軌

由本地到海外,體會過不同文化的學習模式;由投資到教育,經歷過不同界別的成功方式;周大福教育集團首席策略官&ARCH Education創辦人Jennifer Ma十多年前毅然拋開自身專業,創立教育中心以培訓學生的思維與世界觀,成為本地資深教育家。從iBanker到教育家,與其說是轉型,不如說是轉化,因過去的工作經驗並無白費,反而在推動她一路走來,愈走愈遠。今天的她決定再跨前大步,以自身的經驗作為橋樑,銜接教育界與各行各業,令教育與世界重新接軌。 從投資,到投身教育界 Jennifer擁有一張叫人稱羨的亮麗履歷:出身自本地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及英國著名寄宿學校Benenden School,及後考進牛津大學主修經濟及管理,以一級榮譽頭銜畢業 ,回港後晉身投資銀行任專業投資員達7年。學業工作一帆風順,本應在投資銀行界能平步青雲的她,卻在金融風暴時扭轉人生航道,「公司裁員後又請人,我與拍檔負責招聘和培訓畢業生,驚覺很多畢業生雖有一張華麗CV,卻欠缺獨立思考能力,亦對社會不感興趣,缺乏世界觀。」二人察覺到教育與行業之間應緊密相連,而非各家自掃門前雪,乃毅然離開投資界,滿腔熱誠走進教育界。旁人笑她太瘋癲,作為投資界業者不是應投資補習社?然而,自身學習及成長的心路歷程,令她更熱衷加入教育行列,無懼由零開始。 興趣 ╳ 大學=改變人生 Jennifer與拍檔在2009年創立教育中心ARCH Education,在沒有網頁宣傳的年代,第一個課程只有14名學生,半年後收生已達250人,「我們的課程教香港學生眼中最害怕的事情——思考。教師的角色是引導學生思考及提問,讓他們自己去找答案——為何飛機多數是白色的?為何手機是長方形的?透過問答及討論,學生會懂得觀察及思考,衍生對世界的興趣,覺得事物有趣才會好學,才會產生熱誠。」不同於香港學制以分數定生死,英美大學較著重學生的全人發展及對學科的熱誠,因此如何將興趣及學習二合為一,亦是Jennifer在教學上的重點方向,「外國學校都想要一些夠特別的學生,成績卓越的人多的是,但一個小朋友若以政治或海洋生物為題完成一個project,自然會令人印象深刻。最重要的是,這個題目來自他本人興趣,不是我們要求他去做的。」她指本地學生最容易陷入迷失的困局——成績好的人未必知道自己的興趣是甚麼;有明確興趣的人又未必拿到好成績入學,最後到大學才慢慢發掘自我,到大二時又開始找工作,最後只能在不適合的領域上打滾,令錯的人在錯的行業工作。「推子女入到大學有何好處呢?找到真正的興趣、適合自己的學系,才能真真正正改變人生。」 推動教育接軌各行各業 在成立ARCH前,Jennifer曾到本地中學任教,深切感受到教育人士的滿腔理念及熱誠,然而朝七晚七的工作令他們根本沒法接觸外界行業,令教育、課程及行業之間出現落差,此等體會促使她於今年擔任周大福教育集團首席策略官,推動教育與行業之間的銜接,「以前做銀行,會跟法律、會計等各行業交流,但做教育只需認識課程,像跟社會脫軌。世界轉得很快,但教育不容易轉變。其實每個行業都想知教育界的情況,因人材永遠不足,亦是無法掌握的資源。所以希望能透過周大福教育集團旗下各個教育機構累積的百年經驗,以及新世界集團旗下27個傳統及新興行業,多促進教育界及不同工種的交流,做到『empower next [...]

創業家

鼎爺私房菜集團 伍衍龍.捕捉市場趨勢

對飲食一向講究的伍衍龍(Charles),創業經驗豐富,於2015間成功經營一間意大利餐廳後,便一頭栽進餐飲業的世界中,由餐飲顧問工作開始,再參與餐飲集團營運,與合作夥伴一同創立鼎爺私房菜集團,出任行政總裁一職,以「鼎爺」(李家鼎)的品牌,發展一系列在宏揚粵菜同時,亦富有手工特色的餐飲新概念,定位由中端至高端,更勇於開拓年青人市場。度過了社運及疫情的兩年後,如今疫情開始緩和,看來是柳暗花明,大有前景。他表示:「我們的發展策略,一直在施行中,若我覺得將來個市會不好的,就不會如此去做了。」訪問前後,集團仍在籌劃新的發展計劃,其私人投資的餐廳,亦繼續開幕。 經典文學《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提到:「當你全心全意夢想著甚麼的時候,整個宇宙都會協同起來,助你實現自己的心願。」整部書都在教人,如何順勢而行;只要懂得如何在疾風中行走,就會找到夢寐以求的「寶藏」。印象中的Charles,不是一般的經營者,他懂得順勢而行,了解市場需要,加上應變速度快,近年不斷帶領集團在市場上開天闢地,令「鼎爺」的品牌深入民心。執筆之際,其名下已有多間精彩的餐廳,包括「鼎爺」系列的鼎爺私房菜、鼎尚棋哥燒鵝湯館、鼎家喜筷,與及Jan Jan串揚專門店、阿久根和牛立燒店、阿久根和牛拉麵店等先後開幕,與及銷售特色美食及生活產品的電商平台幸福滋味。「我的角色,是拓展『鼎爺』這個品牌,怎將『鼎爺』分身,開設新店,同時將其粵菜的精粹傳承下去,令粵菜發揚光大。」 合夥人鼎爺 一切,都是由鼎爺開始。時值2017年,當時電視台正在播放由資深藝人李家鼎主持的《阿爺廚房》第一季節目,鼎爺在節目中化身粵菜廚神,展示絕世廚技,為觀眾帶來驚喜,並迅即風魔全港觀眾,一時人氣大盛,Charles此時忽發奇怪,想與鼎爺合作,一同發展中式高級私房菜概念的餐廳。「當時已有些酒樓集團想跟他合作,我們的反應很快,第一次見面,彼此認識後,在往後個多月,到第三、四次會面時已確定找舖位及定立產品價錢。他覺得我們很有誠意,而他提出的條件亦合理,於是就開始了合作。」 市場需求加上鼎爺的人氣,令鼎爺私房菜一炮而紅,成為集團的里程碑。他表示,鼎爺是作為合夥人身份關係跟集團合作,不是一般明星的代言人工作。「若簽做代言人,他的身價是天文數字,而我們卻想有長遠合作。」鼎爺對食物質素有很高要求,他要味道天然,又崇尚健康,因此在烹調時不能添加味精、雞粉、雞湯等調味料,而這個宗旨,亦貫徹於集團的所有產品,由針對高端市場的鼎爺私房菜,到主打年青客戶群,以燒鵝著稱的鼎家喜筷,均嚴格執行。他笑指,鼎爺做事一絲不苟,有時會前往不同的店試菜,以監察食物水準,又會提出新的菜色意見;平時不用往電視店錄影時,就是留守私房菜館內,敬業樂業。 百花齊放的香港餐飲業 社運加上沒完沒了的疫情,為集團帶來了不少挑戰。作為旁觀者、一個普通食客,筆者卻發現,集團經歷了艱苦的兩年,營運策略上是有所調整,但仍持續發展,有新餐廳(鼎家喜筷)、新業務(幸福滋味),為集團帶來發展動力。「我的想法,是不進則退,而我一向做事的方式,是要轉得快。在疫情初期,我已開始在思考如何在私房菜館做外賣,因為私房菜是手工菜,帶回家就不好吃。其後成功推出冷凍包做外賣,有蒸肉餅、梅菜扣肉等,又有湯包。私房菜館原本只做晚市,我們加做午市,推set lunch,希望藉此吸引顧客回來。」在疫情下,政府的餐廳限聚令不斷變更,餐廳在經營上非常被動。他苦笑:「對,每日餐廳的消耗是很大的,但我們仍堅持下來,因為看到希望,否則早已結業。」 Charles的個人之處,在轉數快之餘,最重要是了解市場。「餐飲業是不斷在變的,要經營得好,一定要懂得計數。我入行初期,以為店舖租金、人工就是成本,原來是錯的。另外還有很多小數目,如水電煤、市場推廣、餐館損耗費等,要加起來計,才知是否有錢賺。」懂得計數後,又如何經營得法?「目前香港的餐廳新常態,是追求gimmick,食物要有特色,才可以吸引顧客來;大間的店難計成本,我寧願開小店,會很快坐滿,後來的顧客便要排隊那種。只要做得好,就可以複製去其他地區。」 大時代下,又一番新景象,不少著名、歷史悠久的餐廳都已倒閉,仍對市場樂觀?「現在是有不少餐廳關門,但新開的亦不少,更有些是『頂手』經營的。有人問我,『頂手』價平,是否值得做?作為餐廳顧問,我會說,只要營運上計好條數,有策略地做,才作決定,否則只會輸。我會形容,現在香港的餐飲業,是百花齊放。」展望未來,他表示在「鼎爺」品牌的平台上,會持續推出更多特色產品,個人方面會開拓醫療方面的業務,是新的嘗試,大家要拭目以待。 [...]

創業家

小鵬汽車聯合創始人兼CEO 何小鵬.改變世界的動力

在科技的推動下,世界急速變化,新能源汽車成全球邁向碳中和的重要領域,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中國作為全球新能源汽車銷售大國,更湧現無限商機,多間電動車廠乘勢而起,在車款設計及駕駛體驗上不斷推陳出新,發展藍圖由中國本土開發,再輻射至全世界。於2018年推出首款量產SUV的智能電動車製造商小鵬汽車,於創始人兼CEO 何小鵬的引領下,持續跨越各種障礙,從G3、P7到P5,為全世界的駕駛者帶來不一樣的智能車駕駛體驗。小鵬汽車於2020年8月於美國成功上市,首日市值超過150億美元,然而向來實事求是,沒被眼前成績沖昏頭腦的何小鵬,卻認為:「我們一點都不牛,競爭會在明天繼續;我們要做真正的牛。」他強調,在發展路上,真正重要的,是擺正自己的心態。這番說話,一錘定音了小鵬汽車未來的遠大格局。 撰文 許思源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帶來了無數個藉發展科技事業而致富的傳奇故事,然而當中又有多少人,敢於放下成功的冠冕,毅然從新的領域上從頭幹起,再闖新天?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這種人,若不是傻的,就是天生勞碌命,偏把苦難往肩上扛,而小鵬汽車聯合創始人兼CEO 何小鵬就是這個人。他先後兩次創業,一次比一次艱巨,而當中的成功,亦來得更大。小鵬汽車自創立開始,一直堅持全棧自主研發,目前是中國內地唯一一家能夠將自家研發的軟體、硬體深度整合,而其產品研發成果包括自動駕駛、高級語音交互、智能座艙等創新技術,為中國,以至未來全球的駕駛者帶來既安全又備有高端科技的空前駕駛體驗。 從互聯網時代開始 70後的何小鵬,出生於湖北省內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很早就有創業夢想。後來成功考上華南理工大學主修計算機系,在學期間亦一邊學習一邊打工,以維修及銷售電腦為生,為的是磨練自己。畢業後加入了亞信科技的廣州分公司,歷任技術經理、測試經理及項目經理等職位。 在中國互聯網科技還是方興未艾的時代,他於2004年與梁捷創辦了UC優視,至2007年俞永福加入,旗下的UC瀏覽器發展一日千里,更獲得小米創辦人雷軍、阿里巴巴集團、諾基亞等戰略注資,引領UC優視為成全球領先的移動互聯網開放服務平台供應商。2014 年,阿里巴巴集團以40 億美元收購UC優視,創下中國網路最高價格的收購案,亦令當時只有36歲的何小鵬之身家在一夜間暴漲至超過100億人民幣,其後亦出任阿里移動事業群總裁、阿里遊戲董事長、土豆總裁等重要職位。 創業一輪迴,因成功而痛苦 100億是甚麼概念?對很多人來說,根本是難以想像。何小鵬曾笑稱:「我買了幾套房子,爸媽每人一套,又買了一條遠洋船,用來釣魚、游泳,探索大海,其實根本不常用。有人問我,有了錢之後如何?我卻覺得自己仍是在做一樣的事情。有了錢,可以做到一些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但我覺得,那些其實都只是新玩具而己,而由這些新玩具所帶來的快樂,很快都被沖淡了。」錢,很多人都喜歡,對何小鵬而言,對理想的追尋,卻比金錢上的追求還要來得重要。「對,你的目標達到以後,就會很痛苦,會空虛、徬徨,因為不知道下一個目標是甚麼。」 在阿里巴巴集團出任高管三年期,另有一番經歷。後來想到造電動車,並曾向集團建議,但最後仍沒被接納。「我是很不甘心的,於是便離開了阿里,跟幾個老朋友,一同創立了小鵬汽車,全心投入汽車製造事業。」他曾在訪問中回憶道,時為2017年8月。至於為何選擇了造車,他指出,上一個15年,是被動式移動互聯網,人人都拿著手機在移動,而下一個15至50年,則會進入主動式移動互聯網的巨大變革,當中車輛會自己開,很多交通工具亦會自己運行。但當中有很大的變數,因此他認為,未來智能電動車本身就是一個尚未定形的發展領域。他亦分析道,以往車被認為是一種交通工具,以快速安全到達目的地為重點,那就好比早期以互聯網做搜索引擎的邏輯,要讓人快速到達目標內容。「而新的交通工具,將會變成一個不同的空間,就像互聯網的發展後來是向爭奪時間做遷移,故此以後發生這些時間的位置,部分可能是從家裡、公司、學校轉到出行上。對我而言,這是一個蠻酷的事情。」 另外,是對子女的一份心意,一個交代。「當第一個兒子出生時,我想到,將來兒子若問,爸爸是做甚麼的,我應該如何回答呢?因為所做的事情,很多已是過去式,沒有感覺。我有個觀點,中國很多人都在重複一個概念,就是當爸媽都好不容易讀完書、工作、買了房子後,就認為這輩子就是如此了,要靠下一代。我常對表哥表姊說,你們的孩子將來要像誰? 你們還年青,自己要把事情做出來,不致孩子長大後會問,你們在我這個年紀時,究竟去了做甚麼?」何小鵬決心二次創業時,已屆40之齡,當時他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創業一輪迴,苦辣酸甜鹹,歸來是少年。」人生無悔,他還是默默地,繼續走上他的創業之路。 [...]

創業家

Coingaroo 盧啟泰 | 一對一服務 | 拓展加密幣場外交易平台

加密貨幣市場的價值現時超過2萬億美元,而比特幣是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貨幣,在方興未艾的時間,一時湧現多少豪傑,23歲的盧啟泰(Lotus)正是其中之一。過去3年靠轉售Bitcoin起家。2019年Lotus看準商機,成立加密幣兌換店賣幣袋鼠(Coingaroo),並在旺角及7月開業的銅鑼灣營運地面實體店,一直看準時機,並大展拳腳。 盧啟泰於2017年已經開始接觸加密貨幣,當時為加密貨幣的大牛市,通過勇氣與膽色並透過期貨、期權等衍生工具取得第一桶金。 Coingaroo現時主攻穩定幣如USDT的現金兌換服務,由最多人查詢的比特幣、以太幣到狗狗幣等較為熱門的加密貨幣。除此之外,教育也是Lotus很重視的一環。盧啟泰表示:「正正因為外間對加密貨幣不了解,做成外間對此有不少誤會與成見,因此通過開班講學可以讓公眾正確認識何謂加密貨幣,從而在一籃子的投資工具上,例如黃金、股票等再多一個選擇!」 誠如盧啟泰所言,不少投資者連比特幣是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升市就買,不知道投資目的,甚至出現一窩蜂的情況:「正因如此,我覺得有責任讓投資者知得更多,於是舉辦免費新手教學,高峰期一星期三堂,透過教學,讓投資者了解到虛擬貨幣背後到底如何運作,有何投資風險,資金流向等實用資訊。」 時勢做英雄 社會不停進步,理應對擁抱新事物有胸懷或遠見,不過回望過去,盧啟泰認為香港人接受新事物的接受程度反而不高: 「香港最日常使用的八達通已經是二十年前的科技產品,反而內地大小城市已經經歷了不少科技洗禮並大力運用,如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的技術。」正因如此,盧啟泰希望用一種新穎的型式去營運加密幣兌換店這門生意,就如Coingaroo位於山東街的分店為例,設計新潮像咖啡店,牆身用上色彩鮮艷的塗鴉,店內亦放有一架鮮黃色的Mini Cooper,途人不明所以還以為踏進了一家CAFÉ。「為了令客人有嶄新體驗,我不想Coingaroo與坊間的外幣兌換店一模一樣,另外我也不當進店的人是普通客人,反而像是朋友,先坐下來喝杯咖啡、打吓機、傾吓偈,從而建立長遠關係。」 為了證明自己的眼光,盧啟泰投資過百萬元舖開設旺角及銅鑼灣門市,當中七月開張的銅鑼灣店,由裝修、租金等前後更投資近三百萬,可見公司對前景非常具信心。「我們兌換店不收取交易手續費,只靠着加密幣買入和賣出的差價作為盈利模式。過去一年藉着Bitcoin及以太幣曾一度破新高後,多了新入場玩家,使公司營業額一個月大約8千萬至1億2千萬左右,每月純利接近七位數字。」 對於坊間提供相同服務的公司,為了在一眾競爭者中突圍而出,盧啟泰毅然推出增值的一對一接送服務,務求增加交易過程的安全性。Coingaroo針對20萬元以上的大額找換交易,推出點對點跑車專車接送服務,這架跑車林寶堅尼Urus價值314萬元。「我們提供點對點服務,知道客人有需求時,公司會派車專門接送。基本上客人不需要在街上逗留,就可以直接到Coingaroo位於旺角朗豪坊的總公司。無論在安全角度出發,或者服務級數均領先同業,服務推出後深受好評。 看好前景 充滿信心 雖然今年全球市道充滿一片不穩定性,但反而造就避險貨幣價格不斷攀升,連帶比特幣也水漲船高,「未來五年,我都看好比特幣的升勢。另外不少大型公司都購置加密貨幣,諸如Tesla,MicroStrategy甚至連美國財政部也持有 7萬顆比特幣 ,這些新聞無疑令市場增加對虛擬貨幣的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