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90 後創升學顧問公司 助港生直入英美頂級大學

牛津、劍橋、倫敦大學學院、長春藤、史丹福一眾舉世知名的頂級學府,不少是香港學生的終極升學目標,也是尖子慕名追捧。兩名九十後年輕人阮迪晞(Kevin)及柯澤霖(Kenny)三年前創辦升學中心 Helios,憑藉自身及其顧問團隊自身經驗,協助不少本港學生提早入讀英美名牌大學,兩人坦言,這盤生意十分有意義,更是助己助人。 柯澤霖(Kenny)與阮迪晞(Kevin)兩人原為好友,其後毅然創立升學中心。   阮迪晞(Kevin)及柯澤霖(Kenny)三年前創辦升學中心 Helios,以全方面支援的形式包括提早報考公開試、模擬面試、活動獎項及實習工作等,協助不少香港學生提早入讀英美名牌大學,全因 Helios 及其顧問團隊也是從英美頂級學府畢業回港,承傳自身經驗。 Kevin 在 DSE 後入讀倫敦大學學院修讀經濟,他回想當年自己成績屬於尖子,當年經驗沒有升學中心專為尖子報考英美頂級大學,如何撰寫自薦信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其後他考入倫大後,也汲取經驗為日後師弟妹提供錦囊。Kevin 回港後,便與好友 Kenny 創辦 Helios,全力協助學生到英美升學。Kevin說, 如要入讀英美名牌大學,其一是學生提早到英美讀高中,再以當地學生身份參與校內及公開試 A-Level 或 SAT 等,「事實上要在 DSE 取得絕佳成績會較為困難,過去不少名校學生都在中文科或通識科失手,相反英國 A-Level只要多操練,不難取得良好成績」。 Helios 亦會替學生操練面試、選擇合適課外活動及找尋實習工作等,務求在短時間內為學生增值,以便有良好成績及表現,增加頂尖大學取錄的機會。Kevin 透露,如投考劍橋數學系為例,「並非只一味操練學生的數學知識,還要有良好的態度,因為面試的題目之艱深幾乎無可能準確回答,但如何拆解題目、表現禮貌及好學的態度,更為重要」。Kenny 則指,英美頂級大學十分看重學生本身的課外活動、所得獎項及實習經驗等,「如欲入讀文科或商科,可參加全球性的徵文比賽,之前有學生取得總冠軍,文章在網站刊登出來,公開任人欣賞」。 Kevin表示,Helios收費由數萬至10萬元不等,服務由入學前諮詢起、面試培訓、取錄後跟進,包括申請簽證、住宿安排、及獎學金申請技巧,甚至在學期間遇上問題,中心都會全方位支援同學各種需要。 他續指,Helios成立首年已達收支平衡,3年來已幫助逾100名港生考入頂尖大學(包括牛津、劍橋、倫敦大學學院、長春藤、史丹福等),在教育界逐步打響名堂。單以今年計,共有39名港生考入頂尖大學。取錄包括牛津、劍橋、倫敦大學學院、帝國理工學院等。 隨著去年社會事件影響,加上早前自英國宣布明年一月,為持BNO港人推出全新簽證,住滿「5+1」年可入籍成為英國公民後,移居及升學英國即成為本地家長的熱門話題。他們預期,未來數年有更多本港學生前往歐美地區升學,相信公司業務前景看俏。 至於未來大計,Kenny表示,計劃在年內進軍澳門及台灣市場,並與教育機構、保險公司、移民顧問公司加強合作,以提升市佔率。 Helios今年更有學生早在中四時已獲英國劍橋大學數學系無條件取錄,將於完成中五後跳班入讀大學一年級,不用考 DSE 快人一步取得大學學位。現年中五學生 Myron(中) 已獲英國劍橋大學的數學系無條件取錄,將於明年九月入讀大學一年級,不用參與 DSE 考試,亦最快可望在 20 歲取得大學學位,較本港學生要在 22歲才取得學位為早。Myron 表示,早在中三時已有意入讀劍橋大學數學系,「是受到日校老師的影響,因為他正是劍橋大學數學系畢業」。他在 Kevin 及 Kenny 的指導下,Myron去年已應考了英國 A-Level 的數學、延伸數學及物理三科,全部取得 A*的絕優成績,符合入讀劍橋大學數學系的基本資格。 [...]

名人系列

李國謙 — 傳承家族社福事業 愛能令人走更遠

香港由開阜至今仍持續影響政商界的名門望族不多,與周壽臣共同創辦東亞銀行的李沛材家族是其中之一,成員李國寶、李國章及李國能最為港人熟知。同是第四代,他們的堂弟李國謙(John)卻低調得多,雖然未有身居政商要職,但就持續參與慈善義務工作,管理非牟利團體(NGO),服務社會。 李國謙回憶,自己最初參與公益服務,是受父母影響。李媽媽是第二代美國出世長大的華人,李國謙的外公則是由台山走過去,在美國開洗衣舖,所以當時生活艱苦,李媽媽兩夫婦在簡房陋室養大6個子女。李媽媽是大家姐,後來嫁與John的父親李福慶,就隨之來到香港。由於李氏家族背景富裕,李媽媽不再需要工作;但受成長環境影響,李國謙形容她是「不工作就不舒服的人」,於是她就積極投入慈善服務。John的父母現時已90多歲,李媽媽來港至今近70年,早期已參與多項不同慈善工作,如教會、聖約翰座堂、聖雅各福群會等,後來兩夫妻一同服務基督教那打素醫院。李國謙從小到大看着父母奔走籌款,服務社會,潛移默化,為日後參與公益事務鋪路。     堂兄國寶影響大 藝穗會公職學開會 李國謙的慈善服務生涯始於27歲。80年代,他在外國留學畢業,回港不久即被李媽媽抓去當聖約翰座堂賣物會主席,是籌委會裡最年輕的一位。李氏家族其他成員當年亦有參與慈善工作,而John當時在太子行上班,當會計:「一入電梯,就撞見堂兄國寶,還有兩位外藉人士,他們一見到我就說:『得,我們找到司庫了。』然後拉我到雪廠街藝穗會,當了3、4年司庫,算是最早期的慈善公職。」李國謙回憶說。   藝穗會的經驗亦為John建立了一套開會技巧,他憶述:「當時堂兄國寶是藝穗會董事會主席,他做事安排非常積極,每月開會前兩三日,堂兄必定已拿着會議章程,捉住司庫、祕書、總經理,四人先一起過目一遍,逐條事項檢視,到開會時就只需聽人講,」不過John指堂兄開會「幾果斷」:「會上每人都有機會發言,但如果你一味兜圈,不停講,他亦會當場說 : 『唔該,聽到了』,示意停止,讓第二位發言。」李國謙欣賞堂兄做事效率高又達到目標,於是自己亦仿傚至今。   出身全僥倖 接任主席學演講 對於自己的出身,John認為完全是出於僥倖,因此想將自己所擁有,盡量服務回饋社會。直至80年代尾時,李國謙父母就鼓勵他進入聯合醫院及當時仍在般咸道的那打素醫院共兩個管治委員會。不過做了一、兩年,John發現,那打素醫院的開門時間撞正他上班時間,唯有無奈辭掉那打素一職。但聯合醫院一職就一直做,至今做了30多年。直至12年前,John的父親85歲榮休,於是父親在東區醫院及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的兩個委員會公職,就陸續交由John接棒了。 參與醫院管理之初,李國謙作為一個普通委員,每次開會只是「坐旁邊,點點頭」;不過久而久之,聽得多,就開始明白醫院文化。後來堂兄李國章將聯合醫院管治委員會主席一職交予他,就此成為轉捩點。「做主席,開會無問題,」李國謙笑言,「但聯合醫院與觀塘社區好密切,前線人員又多數是本地人,我13歲就去了英國讀書,鬼仔一個,當時好多演講,用英文就無問題,但廣東話就口窒窒,起初要逐隻字望住稿讀,後來膽大了,就敢加插少少內容,到現時上台連稿都不用,要慢慢學。」   [...]

創業家

ROYAN JADE 林明慧:自創品牌 翡翠飾品年輕化

年青人創意無限,九十後林明慧(Linda)於去年將家族珠寶生意改革,將翡翠飾品帶向年輕化路綫,成功吸納年輕客戶群及外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陰霾下,逆市打造自家品牌,早前更進軍在銅鑼灣設立實體店,期望加深年青人認識翡翠這種長青的首飾之餘,開展自己的創業路。 ROYAN JADE創辦人林明慧。   九十後的林明慧,其家族出身珠寶首飾行業,祖母一代開始經營家族玉石生意,她的祖母成立了永昌珠寶玉器,以專營玉石批發起家,之後由她的爸爸接手,由只做批發擴展到零售業務,在油麻地佐敦一帶,開設門市賣玉石翡翠,是公司的第一次轉型。 作為企業第三代的林明慧,從小與翡翠結緣,但小時沒有想過要與其作終身事業。Linda大學選修商科,原想在商場發展,惟認為翡翠是東方文化的瑰寶,形象傳統未獲年輕人接受及欣賞,她希望把翡翠增添創意,把再其包裝及品牌活化,故在大學商科畢業後,曾到過銀行工作,但最終決定返回家族企業中幫手。 Linda接手後,銳意將翡翠融入現代設計,開設新品牌,為公司進行第二次轉型,希望除年長一輩外,還能吸納更多年輕的顧客,為現有的顧客群帶來「新血」。她說:「市面上翡翠首飾的設計普遍比較傳統,可說是年長一輩也只有大時大節,飲宴場合才會佩戴,不常用作日常穿搭,翡翠首飾便容易令人卻步。其次是選擇翡翠首飾門檻高,價格高昂是其一,另一方面是玉石雖設有證書認證,但只限證實玉石是否天然,且沒經過加工。」 此外,她續指,玉石的變化之大、種類之多,故未有設立評級的標準。過去購買翡翠的另一門檻,是需具備玉石相關知識,懂得挑選才能避免被騙,才會願意入手。種種的條件,令到翡翠的受眾較少,雖然比較固定,但難以吸納新客。 重新定義翡翠  成日常佩戴飾 Linda加入公司的第一步,就是成立新品牌ROYAN JADE,為翡翠首飾加入新設計,不再只按石材的特質和顏色去限制設計,而會嘗試以不同切割方式,配合整個設計,「希望能重新定義翡翠,變成日常外出都可以佩戴的飾物。」店舖也會明碼實價,列明所有飾物的價錢,「顧客不需要再擔心在問價後要講價,或者下一次來鋪頭時,價格會變得不一樣。」她指,店員也會詳細解釋每件玉石的稀有之處,令客人了解當中的價值。由品牌的網頁可見,一對翡翠配以18K黃金及碎鑽石的耳環最平6,800元就有交易。 Linda表示,ROYAN JADE強調個人風格,主打中檔市場,開業前曾作市場調查,發現商場消費力較高,銅鑼灣的年輕人及上班一族亦較多,而且大部分消費在時尚精品上,而疫情下租金成本大大降低,於是決定逆市開店。為加強顧客的新鮮感,每一季會設計出一個新系列吸客,而最近品牌推出Roulette系列翡翠飾品,以輪盤為概念,將天然翡翠結合鑽石、彩色寶石和18K金等珠寶,創造出年輕時尚感。 至於未來發展方向,Linda表示,計劃與本地設計師合作,進行聯乘設計,讓更多人接觸到翡翠玉石的首飾設計。現時集中力量主打本地市場,待站穩陣腳後放眼海外市場,希望能將品牌拓展到日本及歐洲地區,會積極參與各項展覽,「雖然玉石首飾不能大量生產,但希望令海外市場都知道有我們這一個品牌,吸引到外國買手購買,期望品牌走向國際舞台。」 [...]

創業家

New Office Works 建築設計師創業尋夢

近年來,文化及創意產業被視為「六大優勢產業」之一,隨著文化設施相繼落成,再加上不同的大型設計活動,讓本地大眾及海外人士有更多機會接觸本土設計,令香港設計逐邁向國際化,近年本港湧現了不少年輕設計師,除創造具特色的設計,亦敢於創業;兩位土生土長的港人謝怡邦(Paul )、丁慧中(Evelyn ),畢業後在國際知名建築師樓工作多年,心中想創造屬於自己的建築風格,遂回流本港自立門戶,期望把自家設計發揚光大。 年輕建築及室內設計師(左起):丁慧中(Evelyn)、謝怡邦(Paul )。   謝丁兩人於2014年創立了New Office Works。Paul於澳洲皇家墨爾本大學修讀建築,畢業後到北京加入馬岩松的MAD建築事務所,最難忘是參與哈爾濱歌劇院的參賽作品,沒想到最終被選中並進行興建,Paul領略到心中建築願景是有機會實現的,及後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唸建築碩士,畢業後在OMA、SOM工作,之後加入聞名中外的David Adjaye建築事務所,一做便五年時間;Paul表示,在MAD工作時認識Evelyn,二人工餘開始不同的建築構想,更參加多個建築設計比賽,一次參加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建築比賽,構思創意更是天馬行空。「我們幻想每部汽車像水滴一樣,大橋就像河流,每部汽車經過都被膠囊包裹着,像一個個汽泡沉沒在大海中。」Paul說。 至於Evelyn,她在哥倫比亞大學修讀建築,加入MAD後,回到美國麻省理工唸建築碩士,相對哥大的理論派,麻省理工更重視結構、物料與技術的鑽研,而Evelyn本身喜愛寫作,認為建築亦應有說故事的功能,畢業後到倫敦規模較小的建築樓工作,一手包辦大屋的建築設計一切事宜,又是另一番的工作體驗。 Paul與Evelyn坦言,加入建築事務所發現事業發展不似預期,大部分都是滿足上司的要求,個人創意發揮空間不大,一直以來都醞釀創業的念頭,希望實現自己的建築夢。 西九Growing Up展亭  展示本土設計特色 [...]

創業家

Pavo Florals 林楚婷 創高級絲花品牌

新冠肺炎影響各行各業的生態,在逆市下,也有不少年青企業家選擇創業。出身絲花世家的林楚婷(Juliet),坦言自小對花鍾愛,畢業後決定回港發展,毅然發現高級手作絲花在本港市場大有可為,把興趣變成事業,2019年創立了Pavo Florals,品牌首創「模仿真實觸感技術」,絲花像真度超高,觸摸花瓣時會有濕潤感覺,每片花瓣、葉子更會壓上由技師雕刻的紋理,質感仿如真花般,在線上建構平台,為客人提供專人訂造服務,務求在逆市中成功突圍。   Juliet父親林錦旋是本港絲花製造商啟業公司負責人。她不諱言自小與花為伍,遊走於花叢之間。她說:「小時間每次我到父親公司玩,我總會拿著很多絲花來砌,又會製作花環及項鍊等,作品都被受好評。」其後Juliet遠赴加拿大溫哥華讀書及長大,仍不減對花的熱愛,「後來我移居加拿大,每當爸爸來加國探望我時,我都會帶他處賞花,無論是真花、假花、我們都會看,久而久之,我學懂如何分辨花的真偽以及品質的好壞。」 她畢業於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她。喜歡設計和追求完美,畢業後當了歐美家品設計師,曾旅居巴黎,倫敦和紐約生活。而品牌的誕生背後,也蘊藏著一個更浪漫的小故事。前年,Juliet在一次海外旅遊時,其男友即現時的丈夫突然在摩天大廈及摩天輪的美景下求婚,由於未能將求婚鮮花束帶回港,令她感到非常可惜,為留住一刻特別的時刻,因而萌起創製絲花念頭。她說:「在創業途中,我一直致力希望找到真正永垂不朽的花,一種象徵愛情也能代表永恆的花朵。我追循著這個理念與方向,創立了Pavo Florals, 一個結合著浪漫與技術的品牌。」   Pavo Florals早前在K11設立期間限定店(Pop-up St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