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

Pavo Florals 林楚婷 創高級絲花品牌

新冠肺炎影響各行各業的生態,在逆市下,也有不少年青企業家選擇創業。出身絲花世家的林楚婷(Juliet),坦言自小對花鍾愛,畢業後決定回港發展,毅然發現高級手作絲花在本港市場大有可為,把興趣變成事業,2019年創立了Pavo Florals,品牌首創「模仿真實觸感技術」,絲花像真度超高,觸摸花瓣時會有濕潤感覺,每片花瓣、葉子更會壓上由技師雕刻的紋理,質感仿如真花般,在線上建構平台,為客人提供專人訂造服務,務求在逆市中成功突圍。   Juliet父親林錦旋是本港絲花製造商啟業公司負責人。她不諱言自小與花為伍,遊走於花叢之間。她說:「小時間每次我到父親公司玩,我總會拿著很多絲花來砌,又會製作花環及項鍊等,作品都被受好評。」其後Juliet遠赴加拿大溫哥華讀書及長大,仍不減對花的熱愛,「後來我移居加拿大,每當爸爸來加國探望我時,我都會帶他處賞花,無論是真花、假花、我們都會看,久而久之,我學懂如何分辨花的真偽以及品質的好壞。」 她畢業於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她。喜歡設計和追求完美,畢業後當了歐美家品設計師,曾旅居巴黎,倫敦和紐約生活。而品牌的誕生背後,也蘊藏著一個更浪漫的小故事。前年,Juliet在一次海外旅遊時,其男友即現時的丈夫突然在摩天大廈及摩天輪的美景下求婚,由於未能將求婚鮮花束帶回港,令她感到非常可惜,為留住一刻特別的時刻,因而萌起創製絲花念頭。她說:「在創業途中,我一直致力希望找到真正永垂不朽的花,一種象徵愛情也能代表永恆的花朵。我追循著這個理念與方向,創立了Pavo Florals, 一個結合著浪漫與技術的品牌。」   Pavo Florals早前在K11設立期間限定店(Pop-up Store)。     首創模仿真實觸感技術 像真度高 Juliet父親林錦旋在行內素有「玫瑰花之王」之稱,故她以玫瑰花作主打亦理所當然。 Juliet表示,Pavo Florals 品牌首創了模仿真實觸感技術,令花束的象真度更上一籌。追求著與新鮮的無論觸感或視覺上與新鮮玫瑰別無兩樣,再添上獨特自家調配的香氛,令收花者更感心動浪漫。「在我進行的市場調查中,我發現一般市場上的普通絲花都是沖染而成,當中並沒有真實的觸感或氣味。有些絲花會選用比較廉價的布料,其中會出現花瓣邊披口而影響外觀。在Pavo Florals製作花束的過程中,為求花朵真緻度達到標準,每塊花瓣都是堅持手工繪製,從而令每朵花都是獨一無二,就如每段感情與愛情都是獨特而矜貴……更首創Bespoke Rose,可於玫瑰花瓣壓上英文字母,令產品具客製化及個人化。就我們的Madonna Rose花束來說,其盛放度比通常可以買到的玫瑰大2-3倍,所以好多人都誤會我們的36朵玫瑰就是99朵玫瑰花束。考慮到其獨特性,所以我為女孩設計了一束世界上最大的99朵玫瑰花束,因為花代表愛,所以我深信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愛是每個女孩都夢寐以求的。」 Juliet表示,公司主要生意來自線上的訂單。   O2O 策略 一站式多元服務 Pavo Florals成立已逾1年時間,Juliet表示,主要生意來自線上的訂單,已累積了一定的客戶,業務也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營業額達6位數字。除來自網店生意外,Pavo Florals早前在K11設立期間限定店(Pop-up Store),及多位藝術家聯乘合作,以提升品牌知名度。另一方面,她說,在疫情下,公司亦變陣出擊,除新增花球製作外,主動為客戶提供場地佈置、婚禮回禮小禮物等一站式服務。至於未來大計,Juliet透露,現正研究一種環保物料,會使整支絲花都可被生物降解,期望新產品在3年內推出市場,為保護地球盡一分力。 [...]

永懷Lo Sir

【永懷Lo Sir】吳旭洋

收到Lo Sir離開了我們的消息,內心頓時不願相信,一直希望自己能從噩夢裡醒過來。 Lo Sir平易近人、謙虛、樂意幫助別人,因此他朋友非常多也得到大家的尊重。消息傳出後,很多協會、商會的會長、主席都發短訊給我慰問,雖然我很勇敢的給他們回短訊和表示感謝,但實際上卻不受控的丟著眼淚。 我認識Lo Sir是在二十年前,《Capital Entrepreneur》創刊的時候。創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在香港傳媒競爭激烈的環境裡,創刊更是難上加難。但是Lo Sir從來沒有躲避,永遠帶著笑容和拼搏精神帶領團隊去完成各項任務。他給所有同事的感覺就是:無論有多難,只要我們團隊一起努力一起面對,事情總能解決的。 我經常在晚上十一時半收到Lo Sir的電話,大聲說一句:”Paul,搞掂啦!” 他就是那麼可靠的一個同事。 2005年,我打籃球出了意外,膝蓋十字韌帶斷了。做手術當天Lo Sir親自來到醫院探望我,也鼓勵我:”會很快康復的,不要太失落"。我出院之後,他也定期找我,看看我的康復進度。沒想到2006年,Lo Sir自己也發生了小意外,腿部骨折了。在他住院的六個星期中,我也每幾天探訪他。他依然是滿臉笑容,精神奕奕的和我聊天。雖然住院,但他並沒有把工作放下,經常能見到很多同事在他房間裡跟他開會,安排工作。 我倆經歷過同一遭遇,頓時變成了好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