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葉迪奇:虛擬銀行填補中小企銀行服務缺口

近年香港金融科技發展成績突出,電子支付、保險科技、監管科技、區塊鏈及虛擬銀行等。但虛擬銀行從面世至今,面對重重困境,可知這片「藍海」創業的艱辛,尤其當身處金融業如此成熟的香港。 2019年起香港監管機構發出虛擬牌照,推動香港普惠金融。去年疫情肆虐,不少企業倒閉、停業,中小企逐漸被視爲另一類存在服務缺口的客群。 過去一般中小企需要約15個工作天至一個月才能在銀行完成開戶,辦理貸款要3周或以上,還需繳付開戶手續費、公司查冊費,若賬戶未達最低結餘要求需付服務費,各項費用、截數時間讓中小企老闆頭痛。香港金管局2020年第2季「中小企貸款狀況調查」顯示,36%認為銀行的有關取態「較困難」,前一季的結果為31%。 虛擬銀行的登場,就是運用科技優勢,衝破時間、空間限制,帶來更簡便、快速、人性化的銀行服務。在限聚令下,無需親臨分行即可在手機程式上完成虛擬銀行開戶。這種科技帶來的便利,同樣可延伸至中小企。 目前,市場上已有虛擬銀行瞄準中小企市場,向特選客戶提供手機開戶及快速貸款等服務,填補以往銀行服務的一些缺口,其優勢正是節約時間和金錢成本。例如,虛擬銀行對中小企客戶不設最低結餘要求,亦不收取開戶手續費、公司查冊費等。在提供貸款產品時,虛擬銀行運用先進科技及大數據,預先批核一定額度貸款,減少中小企客戶提交文件的繁瑣程序;加快放款時間,如「5天放款保證」,助客戶及時獲得資金周轉;增加還款靈活性或減免還款罰息等,這些服務承諾均大大提升產品吸引力。 香港按證保險有限公司已推出「中小企融資擔保計劃」,並於疫情下進一步優化計劃,協助中小企紓困。虛擬銀行於其中是否存在合作空間?現有計劃與虛擬銀行的新科技結合,相信亦是另一個值得探究的課題。     [...]

香港

憂商場提早關門掀結業潮 學會:零售餐飲水深火熱

食物及衛生局日前提出,將研究商場是否要提早關門,商場管理學會對此表示高度關注,憂慮上述措施一旦實行,將進一步打撃市民的消費信心,嚴重影響商場及商戶的生計,故強烈反對政府研究商場提早關門措施。 學會指,自疫情爆發以來,商場與商戶受制於收緊人流控制的措施,令商場人流大減,零售及餐飲業蒙受龐大損失。聖誕及農曆新年為傳統消費旺季,假如政府進一步規管營業限制,預料商場及零售業的經營環境將面臨極大挑戰,或會掀起新一波結業潮。 商場管理學會主席高寶豐表示:「除了商戶結業潮,商場提早關門定必嚴重影響民生所需及商舖生意。現時零售和餐飲正處於水深火熱中,特別是餐飲業,有九成食肆於晚上6時後轉做外賣,以解決民生需求,但整體生意額仍大跌七至八成。業界難以理解政府為何在不作任何諮詢的情況下,便草率提出研究商場提早關門政策,一旦落實推行,對業界無疑是雪上加霜,令45萬名零售餐飲從業員的生計岌岌可危。」 根據政府最新數據,整體零售業正被「陰乾」,2020年11月的零售業總銷貨價值按年跌4%,跌勢持續近兩年,可見零售業正深陷逆境,而且該數字仍未完全反映第四波疫情爆發的影響,加上訪港旅客於去年11月只有5,962人次,按年下跌 99.8%,去年1至11月訪港旅客只有356萬人次,按年大跌93.2%,零售業全靠本地消費者支撐。 商場管理學會榮譽顧問兼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設計系陳振光副教授認為:「近日大型個案群組主要涉及安老院舍、地盤、以及其他工作群組,商場並不牽涉在內,政府只針對規管商場營業時間的做法並不公平,提早關閉商場亦不能對症下藥,有效防止疫情爆發。」 商場管理學會榮譽顧問兼香港理工大學建築及房地產學系許智文教授表示:「防疫工作須全港業界及市民同心抗疫,謹針對零售行業進行防疫工作,絕不能有效遏止疫情。」 學會表示,經歷第四波疫情,商場仍可控制安全環境。學會期望政府在專注防疫工作的同時,亦顧及本地經濟及零售活動。商場業界一直以來積極配合政府的抗疫工作,例如嚴守社交距離措施工作、關閉大型節日裝飾、張貼『安心出行』場所二維碼,加派人手進行清潔及消毒工作、於出入口增設搓手液及全身消毒機等、為顧客量度體温、提供口罩等,務求提供最安全衛生的環境,保障員工安全及健康。 [...]

本港時事

思考葵青貨櫃碼頭的新出路

葵青貨櫃碼頭有逾四十年歷史,經常被業界指設施未達到最專業的水平,面對大灣區多個港口的激烈競爭,葵青貨櫃碼頭的吞吐量逐年下降,從曾經是世界第一排名,到現在快要跌出全球十大。智庫107動力召集人何民傑日前與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討論葵涌貨櫃碼頭出路問題。現將部分內容節錄成文字與讀者分享。   何:107動力召集人何民傑 洪: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   何:可否分享航運業的最新看法? 洪:我早幾年曾去洋山港考察,洋山港又名上海港,離上海黃浦區約兩小時車程,大海之中有好高的行車橋接駁,該處屬於淅江舟山。處於大海之中。洋山港不止服務上海,主要服務長三角,洋山港比香港葵青貨櫃碼頭先進很多,全自動碼頭,看不到有人操作吊機。所以我有個想法,建立粵港澳大灣區的洋山港,想法好簡單,將葵青貨櫃碼頭,深圳的西部海港,以及廣州南沙等,整合在大嶼山以南,屬珠海市管轄的桂山島上,並建立一個深水現代碼頭,將大灣區所有貨品由這個碼頭出海。 香港葵青貨櫃碼頭由於八十年代設計,貨櫃碼頭功能很簡單,貨櫃車將貨櫃搬上貨櫃船運走,工作便完成。今天,不少貨櫃由內河船運來,現在碼頭設計,不能將貨櫃由內河船吊上大船載走,所以要先去屯門或青衣的內河碼頭,先將貨櫃吊上岸,再逐隻貨櫃由貨櫃車運去葵青碼頭上船,浪費不少時間及人力物力。若果今天能夠重新設計,可以機械化處理,直接將貨櫃由內河船吊上的貨櫃船。   何:你曾到洋山港實地視察,當地是平地一聲雷,在海中心興建? 洪: 洋山本來是一個島,但有作填海,舟山原本叫舟山群島,前特首董建華的家鄉。當地還有個油庫,為國家的戰略儲備,而且遠離民居,減少對民居影響。再加上由零開始去規劃,洋山港自動化及機械化較香港進步很多。   何: 如何看香港的航運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