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何緯豐:《元宇宙一日,人間已千年》

外媒CNBC引述摩根士丹利報告預期,元宇宙(Metaverse)2024年的潛在市場價值達8萬億美元,折港幣約62.4萬億元。「元宇宙一日, 人間已千年」。這句話是我創的,意思是在區塊鏈元宇宙Web3.0時代充滿著「機遇、浮躁和未來」。   近日我在電台也開展了一個名為「直闖元宇宙」的新節目,目的是為了提升各行業的生態轉營,乘此勢會覺得機遇處處。元宇宙主要通過以下三種途徑賦能企業發展:   新空間:允許客戶與企業及其產品互動 新貨幣:分層次地進入市場 新媒介:實現新職場協作和崗位     除了以上機遇,就是生態帶著浮燥的野蠻式生長,每天報刊此起彼落的新消息,短短兩周GameFi世界發生了包括Atari、adidas等品牌搶購土地,有報道指一幅虛擬土地以約1895.4萬港元賣出,創下虛擬資產紀錄新高,林俊傑也跟上熱潮購地。 連帶成人影片網站組成「AV聯盟」,於虛擬世界稱會建造世界上第一個元宇宙「AV樂園」, AV聯盟更在全球發行限量一萬個NFT,每個定價為0.1 ETH。持有NFT的買家可以獲得幾個成人網站未來「AV樂園」的入場券。   回到中國,虛擬貨幣交易被禁,但幣安交易所創辦人趙長鵬早在四年前就啟動遠離中國、擁抱全球市場計劃,如今幣安成為了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名的虛擬貨幣平台,而趙長鵬的身價達到九百億美元,成為世界十大富豪之一。此外,張藝謀等籌辦的元宇宙公司更獲得小米、英特爾的投資加持。   可以肯定這些演進都是創新企業與品牌商的互動包裝,NFT本身具有一定的金融屬性,佳士得拍賣行把NFT數字藝術品《每一天:前5000天》拍出五億港元,刷新數字藝術品成交記錄的同時,讓NFT走入大眾眼中。國際奢侈品巨頭LV和字節跳動旗下TikTok也宣佈推出NFT系列作品。支付寶強調,NFT是解決數字藝術品確權的一種有效和可靠的技術手段,和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有著本質區別。目前包括騰訊、阿里等在NFT相關產品平台上,都已刪去NFT字樣,改為「數字藏品」等稱呼。     我有位資深創科好友鄒建宏,他上週一篇題為「元宇宙是更精彩的莊周夢蝶」的文章,發人深省,元宇宙究竟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已經無從得知。     當NFT遇上藝術品,那怕只一張圖片、一首歌、一段視頻,甚至一個頭像都可以與一串代碼發生幾何倍數暴漲,但有價有市,突破現實世界的認知和價值觀,帶來不可逆轉的「新生態」。   撰文:何緯豐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亞洲聯信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

博客

賀之穎:家族辦公室賺錢嗎?

在不容忽視的內地資產管理市場上,家族辦公室的概念從2013年才真正進入中國,並逐漸被高淨值家族認識和接受。十年間,中國私人財富市場規模增長了五倍,高淨值家族(可投資資產不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數量約有158萬個,超高淨值家族(可投資資產不少於1億元人民幣)數量約有10.5萬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到165萬億人民幣。根據福布斯的一份調查統計,2020年,中國內地的家族辦公室已經達到2,000-3,000家。   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7月發佈的調查報告發現,截至2020年底,香港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的管理資產按年上升百分之二十一至349,310億元(45,050億美元)。持牌法團及註冊機構經營的資產管理及基金顧問業務的管理資產上升百分之二十至240,380億港元,私人銀行及私人財富管理業務的管理資產則上升百分之二十五至113,160億港元。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在2020年錄得20,350億港元(2,620億美元)的淨資金流入,佔管理資產的按年增長額的百分之三十三。信託持有資產上升百分之十七至44,800億港元(5,780 億美元)。非香港投資者持續成為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的主要資金來源,佔所管理資產的百分之六十四,與此同時,資產及財富管理業務的從業員總數上升百分之六至48,006人。在這些持續增長的數據中,越來越多的資產擁有者,在銀行體系之外,開始接受家族辦公室的管理理念,並且希望對於家族資產的管理可以形成更有效的體系。   那麼對於從業者來說,家族辦公室是否賺錢。在金融機構的分類中分為買方與賣方,家族辦公室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扮演著買方的角色。也就是說家族辦公室的主要收入應當是從資產持有人支付的管理費,以及投資市場表現獲得,而非銷售產品所賺取的傭金。很多人認為家族辦公室省去了龐大的金融機構中後台成本,在管理費和表現費的結合下,應當有較優的收入。在疫情的接近2年時間內,據悉一家分別在香港及新加坡運營的大型私人銀行的合作方,包括家族辦公室在內的機構,有近20%的原合作方已經不再從事相關行業。由此看來,除去金融市場波動造成的投資管理的複雜性,家族辦公室自身同樣肩負著經營的壓力。與其說家族辦公室是否可以對標投行或私人銀行盈利模式,家族辦公室更加需要考量在獲得了首批投資者的認可後,如何可持續經營,包括如何吸引人才,持續精進投資管理,維護信息及網絡安全等等。持續合理的經營模式,才能有效幫助投資人做好長期管理和肩負家族傳承。     撰文:賀之穎  德林家族辦公室首席執行官   [...]

著名品牌

匠心獨運 成就璀璨之路

原石經過雕琢及打磨後,就成為寶石,折射出耀眼的光芒,金至尊珠寶(3DG Jewellery)常務董事張雅玲(Irene)自2014年加入金至尊珠寶後,便一步一腳印地走出不一樣的企業家之路,引領品牌走向更時尚、創新及工藝不凡的新領域。一個人的成功,難以持久,一個團隊的成功,才是企業持續發展之道,事事親力親為,常與團隊溝通無間的她,認為目前距離成功仍然遙遠,因此每日都希望自己不斷進步,令事情做得更好。 Text:Jerry Hui  成功人士分享成功之道,總有說教味道,像隔著一道厚厚的牆,因為個人的親身經歷,總是難以分享,而語言本身又有局限性,於是往往只能作為參考對象。不過經過與Irene在影樓內一同度過數小時的拍攝經歷後,便會很自然地了解到她的成功之處。做事爽朗、反應快、不拘小節,就算拍攝流程緊密,依然善用時間與站立一旁的團隊成員保持溝通,以處理公司大小事宜,而一直身處其間的筆者,便想到「合作無間」這個形容詞。面對壓力,是每個香港人的寫照,每日如是,然而Irene總是輕鬆自如地應對,從眼前這個影樓,以至工作、家庭。問處理壓力之道,她微笑道:「我已習慣了在快速的工作環境下去應付一切事情,因為我有兩個小朋友,有兩份工要做。」 大門永遠都開著 本身具有事務律師及訟務律師資格的Irene,於2005年加入六福集團出任法律事務工作,至2014年出任至金至尊珠寶成為常務董事,從法律的崗位轉移至零售管理層面,涉獵範疇截然不同,她卻依然可以游刃有餘地很快適應新的工作崗位及角色。「其實很多企業高管或領導人士,都擁有法律背景。這是有好處的,因為習慣要有清晰的思維,很強的分析能力,以及懂得變通,對事情看得客觀。因此對我而言,由法律工作轉至零售管理角色,負責整個集團的營運,當中要立刻適應,基本上一上任就往集團不同的部門處理各種事宜,過程很順利,亦很快上手。」 在市場求才若渴的今日,企業的管治之道,往往聚焦在人才資本上。她指出,她的管理心得,就是要與員工時刻保持溝通。「我辦公室的房門是永遠長開的。無論任何時候,任何部門主管都可以直接進來和我溝通及研究,那亦是我日常工作之一。我亦會親自參與每個部門的工作項目,因此我會更了解同事們的想法及工作情況,更能善於優化集團管理。如最近,集團正在設計新的店舖員工制服,而我便親身參與設計,包括領呔、服飾等。在我的層面,我會認為,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團隊去實踐的,雖然我是管理層,實際上我亦是團隊的一分子。」…… (詳細內容,請閱讀《CAPITAL 資本雜誌》十二月號) [...]

專題

香港金融科技能走多遠

今年政府派錢一改以往透過銀行過戶,改為利用電子支付工具分階段領取,觸發逾300萬人特地登記開設電子支付戶口;而為吸納消費者以電子支付交易,亦有數萬家商戶陸續安裝相關設備。電子支付是較為港人熟識的金融科技〈Fintech〉其中一種,事實上,除了電子支付和網上銀行之外,保險科技和監管科技同樣是金融科技重要一環。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在金融科技上到底走了多遠?未來還有那些應該發展的方向呢? 撰文:李樹明    攝影:張展銳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財政預算案中宣布派發電子消費券刺激本土消費,振興經濟。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派發款項不是透過銀行戶口,而是存入電子支付工具。陳茂波在網誌上表示,推動消費券計劃,希望達致「電子支付、優惠方便」的目的。他同時指出,電子支付是未來數碼化經濟的必備基建,在使用模式及應用程度上均有進一步深化的空間,冀能為本港經濟增添新動力、新景象。 香港金融科技普及率領先歐亞 事實上,除中國內地外,香港在金融科技發展上屬於表表者。香港是消費者金融科技普及率最高的市場之一,排名甚至高於法國、美國和日本等先進國家。香港亦擁有較高的B2B金融科技普及率,有六成的金融科技公司專注於B2B市場。另外,香港有助企業連結全球消費者金融科技普及率最高的中國内地市場,目前有51%的公司擬計劃拓展大灣區市場。尤其「北、南向通」相繼開通後,對粵港澳三地的金融科技需求將日益提高。 根據香港投資推廣處資料,香港今年被列為未來四年內躋身矽谷之外的全球十大科技創新中心之一。在2019年至2020年,香港就經濟潛力和外商直接投資〈FDI〉表現而言,榮登「未來金融科技城市排名」前十名。 數據顯示,香港目前有超過600家金融科技公司和初創企業,為全球初創企業迅速拓展的首選城市之一。香港有9家獨角獸〈估值逾10億美元的初創企業〉,以及3間位列畢馬威金融科技100強的企業。截至今年第二季度,香港已成功吸引8,900 萬美元的金融科技投資,同比增長 29%。而今年增長最快的兩個金融科技類別為金融科技企業解決方案及信貸科技,其次為監管科技及保險科技。 今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與香港金管局發出聯合公告,宣佈雙方已經簽署《關於在粵港澳大灣區開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同意通過「聯網」方式,把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科技創新監管工具與香港金管局的金融科技監管沙盒對接。據了解,消息公布後,已有10間香港銀行表示有興趣,其中約一半項目與跨境理財通有關,或可應用於跨境理財通的場景。在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下,跨境理財乃大勢所趨,未來肯定涉及大量金融科技。今年「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正式啟動,本港各大銀行亦相繼推出各種跨境理財通產品,為金融科技創新提供理想試點。 為了幫助金融科技初創公司更好地拓展商機,香港投資推廣署早前推出「全球Fast Track計劃」,協助它們加快接觸一衆潛在客戶,包括各大金融機構、企業和金融科技策略投資者。計劃推出後,目前已有90多家大型機構作為用戶參與,相比去年激增約三倍。據了解,目前香港的金融科技初創企業中超過70%的創始人來自海外或內地…… (詳細內容,請閱讀《CAPITAL 資本雜誌》十二月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