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美貿易戰影響,本港出口數據轉差。

商事動態

貿發局:出口預測 | 至負增長

貿發局繼今年6月時,將本港全年出口預測由5%降至2%後,上月再大劈至負增長4%,將是自金融海嘯後即2009年以來最差。該局最新調查指,逾半受訪港商已受到中美貿易糾紛帶來的負面影響,第三季出口指數按季急跌9.9 點至27.4,貼近2008 年金融海嘯時的歷史低位,各行業和市場的指數全線下跌,本港出口商普遍看淡出口前景。 貿發局研究總監關家明指出,如果全年出口負增長為4%,將會是2009年金融海嘯後以來最差,當年跌幅為12.6%,之後再出現負數年份是2015及2016年, 分別負增長1.8%及0.5%。他指出,中美貿易爭端持續,四張產品清單基本涵蓋所有中國出口至美國的產品,這無可避免會影響香港整體出口數字。 港商遭削減取消訂單或壓價 根據貿發局的最新調查,逾半受訪港商已受到中美貿易糾紛帶來的負面影響,最為常見的是遭買家削減訂單 (73.4%)、壓價(44.1%)、取消訂單(26.6%),以及和買家一起分擔新增關稅(27.7%)。除了「發展美國以外的市場」(45.3%)外,亦有港商選擇以「減價」(23.9%)、「遷移生產或採購基地」(23.4%)、「縮減公司規模」(19.9%)及「減低最低訂購量」(14.9%)等策略,應對目前的營商挑戰。 關家明補充,值得留意的是削減或取消訂單及壓價的情況較之前嚴重,而已經把生產或採購基地遷移的港商,較多選擇越南(32.7%)、柬埔寨(16.4%)及印度(10.9%)。在全球供應鏈重組下,關家明建議,業界應加快拓展新興市場,特別是東盟、拉丁美洲和中東,甚至部署在中國以外另覓生產基地。事實上,香港出口至上述新興市場的升幅不俗,此消彼長下,「東盟甚至超越美國成為香港第二大出口市場。」 貿發局大中華區助理首席經濟師曾詩韻亦表示,港商認為未來挑戰主要來自中美貿易戰(33.2%)、全球需求下降(30.4%)及匯率浮動(9.8%),相對來說,英國脫歐影響輕微(2.6%)。逾七成受訪港商預期,今年整體銷售額下降。「愈來愈多港商對中美貿易戰的發展感到悲觀,61%認為會為其出口業務帶來負面影響。」關家明建議,港商應加快開拓新興市場業務,尤其是東盟及拉丁美洲市場。而在今年首7 個月,香港出口至東盟及中東分別升4.6%及9.1%;出口至美國及中國則分別降10.9%及6.1%。 緬甸柬埔寨設廠各有優勢 至於開拓新興市場,貿發局經濟師袁淑妍分析,柬埔寨及緬甸各有優勢,是區內較受歡迎的生產基地,但港商在作出設廠決定前,亦應仔細衡量各項因素。 袁淑妍指出,柬埔寨政府歡迎海外投資,並為外商提供多種優惠及稅務減免,在利潤及資本匯出方面亦無限制。她說,柬國服裝及紡織品業發展蓬勃,佔當地總出口約70%,為了產業多元發展,政府設立了40多個經濟特區。她建議港商須留意工資上漲,以及柬埔寨被撤銷普惠制受惠國資格的風險。「柬埔寨製造業工人平均月薪約為240美元,最低工資水平更超過越南。此外,目前在『普及特惠稅制計劃』下,柬埔寨產品出口至美國、歐盟等主要發達經濟體時可免關稅。一旦失去歐盟普惠制受惠國資格,服裝及鞋履進口關稅最高可達17%。」袁另指,緬甸的最大優勢是其充裕的低成本勞動力,適合港商建立勞工密集型產業生產基地。緬甸勞動人口達2,460萬,製造業工人平均月薪僅為160美元左右,與其他區內國家相比甚具吸引力。不過,另一當地問題是電力不穩,每年平均停電21次,每次約1小時,港商需考慮自設後備發電機。   [...]

漢能稅務合夥人 | 鄺發炫。

商事動態

稅務專家: CRS全球實施 | 中小企宜重檢稅務

在環球經濟不穩下,中小企業對外應付經營環境的劇變,在內部,則要同時面對成本及稅務的新挑戰。有稅務專家指出,隨著近年全球近百個稅區開始實施CRS(共同匯報標準),希望提高稅務透明度及打擊逃稅,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BVI)等地亦開始就CRS 立法,企業日後較難以透過離岸公司在海外營運以達至避稅效果。 漢能稅合夥人鄺發炫提到,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與薩摩亞等地區是著名離岸公司的註冊地點,亦稱「避稅天堂」,不少主要業務設於香港的公司,只要於這些國家成立和註冊,也自稱為離岸公司,過往或可達到不公開股東身份以及其利潤不需繳納稅付的目的,惟這些優勢可能在近年的「共同匯報標準」(CRS)以及今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經濟實質法案」(Economic Substance Law)後逐步減退。鄺發炫解釋,港企有不少均以離岸公司方式註冊,使用離岸公司作營運主因,一般包括隱藏股東身份、不用準備年度財務報表及提交審計報告。「以離岸公司作為控股公司,在轉讓時亦可減低印花稅等成本。實施CRS後,提高稅務透明度及打擊逃稅,實施後不同稅區之間可交換稅務信息,所有離岸公司均無所遁形。」 另一方面,他指出,過往法例本來亦有規定離岸公司需要在主要營運地區報稅及交稅:「過往因為未有交換稅務信息渠道,稅務局不知道有離岸公司在港實際營運,才造成『不用交稅』的錯覺。」在「經濟實質法案」立法及實施後,在港的離岸公司除非能向註冊國家提交報稅及交稅的證明,否則其資料會轉交稅務局。若不報稅或不交稅可能涉及罰款及刑責,對在港實際營運及擁有資產的離岸公司影響最大。鄺發炫建議,這些公司可以利用離岸公司在港註冊公司繼續營運,向稅務局報稅;公司亦可選擇在港開設另一公司營運,以減低以往離岸公司的稅務風險。 在現行市況下,中小企除關注CRS外,鄺發炫指出,建議趁市況淡靜,考慮重組企業及業務組合,重新審視企業的各項稅務安排,善用政府提供各項稅務優惠,以達致最理想的「扣稅」或「避稅」效果。 「共同匯報標準」(CRS)info 「共同匯報標準」(CRS)就是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及20國集團(G20)推出的一套互換稅務資料準則,參與的稅務司法管轄區或國家旗下金融機構都必須遵守,將非本地稅務居民的財務資料交予當地稅務機構,再與其他參與國或稅務區域互換資料,運作類似美國的海外賬戶稅收合規法案(FATCA)。 [...]

博客

植耀輝:中美貿談變數仍高,新股急升暴跌不宜進取

港股近期表現不俗,原因當然是與中美貿易談判傳來好消息有關。但所謂的好消息只是中方願意向美方「加碼」,每年購買400-5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而換取美國不再額外再加徵關稅而已,但已開徵之關稅,以及原訂於12月15日加微15%之1,650億美元中國貨品計劃則未見取消,所以相關協議對美方來說其實是較為正面。當然,根據過去經驗,能否達成共識仍存在十分且相當複雜的變數,正如筆者經常強調,在核心問題例如知識產權及技術轉移等領域上,雙方分歧仍十分之大,所以再次「翻面」的機會其實十分之高。投資者經過多次教訓後,也實在不宜抱太大憧憬矣! 繼續跟大家談談對個別板塊的看法。根據過去經驗,每當市況不濟,新股通常會有相當炒作,特別是個別「細細粒容易食」之股份。而近期其中一隻最炙手可熱之新股,肯定是從事軟件業務之魯大師(3601)。魯大師收入來源主要來自以下幾方面:1)線上流量變現,包括線上廣告服務以及線上遊戲業務;2)電子設備銷售以及3)智能配件銷售。今年首四個月線上流量變現便佔收入比例為74.1%。 所謂線上流量變現,就是線上廣告服務,收入模式則主要包括1)將用戶瀏覽器主頁導向指定網頁;2)提供彈出式迷你頁彈窗服務;以及3)於產品廣告位向客戶提供條幅廣告。事實上,魯大師本身供下載之軟件屬免費,但當用戶安裝軟件時亦會捆綁安裝360流覽器,而360流覽器廣告的點擊也會使魯大師獲得收入分成──這就是魯大師其中一個收入模式。除PC外,魯大師亦有提供手機版軟件,收入模式亦大致與PC相似。 不過,筆者對此種商業模式的延續性相當有保留,而最大問題在於軟件與用戶間之黏性不高,行業競爭亦相當激烈,同時公司大部分收入主要來自360集團及嵩恒網絡,存在客戶集中風險。 最後亦可談談股價表現。股價急升如此其實有點令筆者意外,撇除業務前景不說,魯大師於2018年9月及2019年3月先後兩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但最終亦不了了之;所以今次再捲土重來,在估值及定價方面亦相對較保守(2018年歷史市盈率約9倍),這或許是其中一個利好股價的原因。不過基於業務收入模式並不算十分吸引,加上筆者一向對這類急升暴跌股份存有戒心,所以還是建議大家小心一點。 (筆者並未持有相關股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