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策略

維特健靈夥本地空氣過濾物料專家 Focus 生產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肆虐全球,為做好個人衛生措施避免感染,大眾近日對口罩的需求激增,市面出現供不應求情況。為此維特健靈乃希望藉著自身製藥專業,率先於本地製造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與市民攜手共渡難關,為香港出一分力。 見社會最近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爆發而出現口罩短缺,甚至連醫護人員亦擔心所需物資不足,維特健靈兩位醫生創辦人乃決定借助自身製藥專業,與本港生產及研發空氣過濾專利物料 MultiH之廠商百達洋行(Focus)所改良的一種創新納米纖維物料合作生產口罩,以生產藥物的標準及規格去製造高防護性的口罩,幫助解決市民燃眉之急。 維特健靈健康產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曦齡博士表示:「最初首要想到就是親身到前線, 以個人醫護專業照顧病人,但我需向公司數百名員工負責,經多番反覆思量後,我們決定利用維特健靈的專業,撥出最高規格的廠房和資源,以生產藥物的標準去製造口罩,用另一種方式去守 護大眾健康。」 百達洋行有限公司(Focus)董事王潔芳表示: 「Focus 於過去 20 多年致力研發創新物料作空氣過濾之用,去年成功生產 MultiH,改善空氣質素同時減少耗電量及廢棄物。鑑於目前社會情況, 我們設法把新物料應用至更能直接幫助市民的地方,故此與有同樣目標及專業的維特健靈一拍即合。過去多星期,我們投入大量資源時間,日以繼夜改良原有物料,避免因採購傳統口罩的 過濾層而耽誤時間。現時維特健靈及 Focus 更暫緩了各自的業務發展計劃,全力專注製造口罩, 力求壓縮生產時間。」 有別於坊間口罩的三層設計,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除了內外吸水及防水層外,中間的過濾層摒棄了傳統口罩的主要物料熔噴靜電棉,改為採用雙層設計,由大型先進靜電紡絲設備生產的納米纖維網(Nanofiber)。 此物料不但比一般口罩使用的超細纖維(Microfiber)更精密糼細及具高透 氣性,有效隔絕空氣中更多懸浮粒子及病毒,同時亦加入了能破壞細菌胞膜的醫藥級別物質,具殺菌之效。預計納米纖維殺菌防毒口罩可達美國材料和試驗協會(ASTM)F2100 指標的第一級 防護級別,即其細菌過濾效率(BFE)達 95%或以上。 維特健靈特地於其符合歐盟生產及品質監控標準 PIC/ S GMP 認証的大埔廠房中騰出專業的無塵車間(Cleanroom)作為口罩生產工場。該無塵室的潔淨標準達國際 ISO 8 的製藥用級別,潔淨 程度可作生產固體口服藥之用。室內的溫度、濕度、甚至氣流、氣壓及照明系統等均有嚴格指引, 部分指標更需由專業人員每天檢查兩次,以達致最高的衛生標準。目前,維特健靈已於生產工場、機器設備、物料採購、人手管理等各方面作好安排,以現有物 料計算,初步估計共可生產約 3 百萬個口罩,首批預計可於 3 月中推出。是次計劃內所生產的口罩均只會作捐贈之用或以成本價發售,不作任何牟利用途。 [...]

博客

江偉明:新冠肺炎下,口罩有幾短缺?

*預期中國口罩產能短期內難以滿足主要人口需求 *即使增加口罩進口仍遠遠未能滿足國內需要 *部份台灣口罩生產商於大陸設廠,料不受出口限制影響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自去年底從中國爆發後,相關醫療與預防物資出現搶購潮,口罩搶購尤其明顯,本文想算一算,中國口罩可以有幾短缺。 根據國務院工業和信息部資料,中國口罩每日產能2000萬片。假設每人需要配備10片,現時產能每日能滿足200萬人需要。中國人口最稠密的地區,應首推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渤海灣地區,三地人口接近5億。如此推算,以現時中國的口罩產能,需要250日或8.3個月,才能滿足該5億人需要,誠而杯水車薪。 假設工業和信息部的產能推算只算了每天16小時兩班制,若24小時生產,每日產能或能提升至3000萬片,以此滿足5億人需求,仍要167日或5.5個月,仍然無濟於事。就算中國能從外交關係較好的國家進口口罩,仍遠遠不足。 無怪乎口罩相關股票炒瘋。台灣股巿有相關股份,大家可能担心台灣政府不欲口罩出口,相關股份受惠有限。其實,台灣口罩生產商部份在內地有廠 (例如福建省),仍然會受惠。 當然,上述分析存在變數,因為不少其他廠家聲言要加入口罩生產行列,例如王維基旗下的網購平台、台灣富豪郭台銘旗下企業、部份尿片生產商。供求情況或會出現變化。 眼下股海,大家瘋炒疫情相關股,我們建議投資者動手前,應弄清幾件事,以求穩妥︰一,弄清企業產品是否與肺炎有關,口罩當然是,若是葯股,可參考國家最新相關用葯指南,便知什麼葯會直接受惠;二,它有後續動力嗎?主要要看產品儲備與研發能力。 近期股巿波瀾壯闊,尤應清醒小心行事。 [...]

博客

林筱魯:文明的陷落

若然人類仍然停留在逐水草而居,依靠狩獵和採摘野果維生的時代生活,那麼生命的意義便難免只是生存和延續,談不上任何文明的建立。農耕和畜牧既讓人積存資產,亦促生了聚落的發展;穩定的社會組織,既有利累積生產經驗,亦構建了文化承傳的基礎。 史前的毀滅性天災其數有限,這些災害摧毀生態,滅絕物種,是地球生命系統「熄機重啟」的狀況。在地球上一次經歷的自然浩刧以前,究竟有沒有類近今天的人類文明存在,誰都不知道。史中記載發生的天然災害則不計其數,已知物種,包括人類都沒法預防避免。然而人類自古以來,便不斷破壞以至摧毀物種自身建立的生態和文明,這種自毀行為的名為戰事,它在歷史出現的程度,卻遠較天災頻密。 戰爭摧毀 敵方信仰與文明 發動戰事的原因,離不開資源的爭奪和掠奪,當然還有真真假假的信仰和信念之爭,與及國族仇恨。戰事和戰爭中,對壘雙方選擇摧毀的,往往是代表對方信仰信念和尊嚴的事物,也就是一時一地所愛護珍惜的文物。文物的價值超越主觀的審美,不論是建築、器物、服飾與及藝術品,所反映的不僅是權力和財富,而是承載著風俗習慣的文化文明,是一個地方的靈魂。徹底消滅敵方的文化,陪同著的手段莫論是屠殺還是同化,便代表著自身國族的永久勝利。 由是,民族與民族、國與國、城邦與城邦、村鎮與村鎮、黨派與黨派之間的鬥爭,每當訴諸武力時,文物—尤其是不能移動的,定必難逃一刧。不用看遠古史,單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華沙、布達佩斯、柏林、德雷斯頓、東京等等歷史名城,無一不被空襲和巷戰中的炮彈弄得滿目瘡痍; 美軍的燃燒彈,直把以木建築為主的東京燒成了石器時代的荒原。要算「幸運」的例子,德軍將領肖爾蒂茨違抗希特拉的命令,使巴黎的模樣得以倖存;另一德軍統帥凱瑟林則在意大利與英美盟軍戰鬥時,主動撤離羅馬和佛羅倫斯,另闢戰場,以保存這兩座城市的面貌。 文革浩劫 蹂躝千年中華文化 若將視線焦距再拉近一點,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期間,一場政治運動,把中國數千年無數文化遺產,打砸燒搶個不留餘地。炎、黃、舜三帝的墓陵、曲阜孔廟、武崗斜塔、南陽武侯祠、杭州岳廟、大昭寺、札什倫布寺,以至「女書」的手稿、醉翁亭的歷代名家字畫、江浙文人的書畫典籍珍藏⋯⋯,直箇數之不盡!更甚的是再次蹂躝已給八國聯軍搗毀的圓明園!傳聞周恩來下令保住故宮,亦猶幸各地有心人冒險用盡不同辦法,保護著各自珍愛的歷史文物。 可惜大家好像沒有從歷史中反省。不久之前,所謂西方先進國家還在譴責塔利班和伊斯蘭國在中東與中亞大肆破壞文物古蹟,馬里的聖戰士更因破壞古蹟被國際法判犯戰爭罪。可是美國的特朗普,近日竟然公開說要攻擊伊朗多處具珍貴文化價值的地點以作報復,真的是垂範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