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Jack Ko: 擁有高端技術並不代表創新

記得幾年前,我與一位投資銀行首席執行官就“創新”二字進行了一次討論。在那之後的幾個星期,那次對談依然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我試圖整理自己的想法,但顯然,當我們考慮得越多,事情就會變得越複雜。 於是我開始尋找“創新”這個詞本身的定義。有人認為創新需要最先進的技術,或是對人們習以為常的生活的一次干擾,亦或是一次大膽的轉型。哪一個才是正確答案?我想我並沒有資格下定論。然而我意識到,也許定義本身並不重要。因為最重要的一點應該是: 創新的目的。 創新的目的是什麼?在企業中,儘管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但我們的目的應該是相同的——為客戶提供服務和價值。為了更好地為客戶創造價值,我們應當以提高服務質量為目標,例如提高客戶滿意度。“創新”也是如此。如果企業希望能為客戶創造更多價值,那麼所有職位所要做的“創新”也應當以提高服務質量為目標。因此,我們在進行創新時應多思考: 這個想法,這個執行方案能為客戶創造哪些價值?它如何對客戶活動做出貢獻,從而提高我們的服務質量? 僅靠一人之力難以解惑,我們需要團隊中的每個人群策群力。 創新的定義不應該是我們最該關注的問題,並且我也不認為這個問題有明確的答案。我們應當關注的是,企業中的每一個人如何為“創新”做出貢獻。我認為,不同的職位對於創新的關注點不同是可以接受的—有人關注規劃藍圖,有人關注 實際執行,等等。不能接受的是,企業中的個人走向了不同的目標,選擇了不同的願景,團隊一盤散沙,漸行漸遠。不論是在哪個領域,資本投資或技術發展,區域性的或全球性的,內部的或外部的,為創新做出的每一份貢獻都同樣重要。為了保護團隊創新的熱情,關鍵要素是營造一個良好的、可以使各個團隊願意積極參與的環境。 技術水平是否是實現創新最重要的因素?這是另一個有爭議的話題。以當今世界的發展速度來說,技術無疑是業務發展的關鍵推動力。這些技術包括優化業務流程,增強客戶溝通渠道,發掘新商機等等。人們通常會落入這樣一個陷阱:我們總是需要頂級技術來實現創新。這是不正確的。退一步來說,即使這是正確的,我們仍然有必要仔細制定溝通,培訓,反饋和審查的計劃。在整個創新過程中,想法和執行方案的價值固然重要,但我們常常忘記的是,提醒自己關注目標客戶的需求也同樣重要,因為他們才是將使用此類技術解決需求或問題的實際用戶。如果客戶不知道如何使用該技術,或者甚至不知道該技術的存在,那麼這項技術又可以為客戶、為企業帶來什麼價值呢? 現在是時候改變了。改變我們與業務合作夥伴互動的方式,也是改變我們與客戶的溝通和連接; 改變我們提供技術的方式,也是改變我們長久以來的經驗。越早開始討論,我們就有越大的機會去探索和評估一個有潛在價值的絕佳想法。您準備好加入我們了嗎? [...]

香港

香港這城市 有全家賣樓移民趕飛機 有父母買樓畀仔結婚住

香港政治衝突日溢緊張,雖然樓市未見因此下行,差估署今日 (1月27日) 公布的最新數據更顯示,2020年12月份私人住宅售價指數報379.3點,2020年全年樓價仍升近0.03%,樓市連續12年錄得升幅,惟業主選擇就各走極端。有人決定賣樓全家移民,甚至急到上機前兩小時才完成交易;亦有家庭繼續留港發展,廿四孝父母甚至自掏腰包買樓給仔仔結婚用,讓仔仔在同一屋苑開枝散葉。 中原地產分行經理郭麗娟表示,分行日前促成麗港城14座中層D室成交,單位實用面積687平方呎,建築面積857平方呎,改4房1廁間隔,座向東北方,享園景,原業主最初開價890萬元,放盤5個月,終以885萬元易手,實用面積呎價12,882元,建築面積呎價10,327元。郭麗娟指,原業主於2007年8月以299萬元買入單位,因移民才急讓物業,最終於上機前兩小時才成功沽貨,持貨13年,現轉手賬面獲利586萬元離場,單位升值近兩倍。麗港城本月至今暫錄逾23宗成交,交投暢旺。 利嘉閣地產首席聯席董事蔡庭勇表示,該行新近促成將軍澳維景灣畔10座中層F室成交,單位實用面積498平方呎,建築面積683平方呎,兩房間隔,外望園池景。單位原本叫價848萬元放盤,經議價後減價15萬元或約1.8%,最終以833萬元沽出,實用面積呎價16,727元,建築面積呎價12,196元。 據了解,原業主於2016年8月以603萬元購入上址,持貨4年,現轉手帳面獲利230萬元,單位升值38.1%。 蔡庭勇補充,買家家庭亦是住維景灣畔,父母因為仔仔結婚而考慮再置業,經過一輪議價及考慮便拍板入市。維景灣畔本月至今累錄約32宗二手成交個案,屋苑目前仍有約240個單位放盤,入場價由680萬元起。 [...]

博客

梁健雄:外資沽北水買、北水下一目標

内地一線城市上海與及深圳雙雙推出對樓市辣招,希望逼資金遠離樓市,重回「房住不炒」的國家政策,好讓民眾將資金用回消費品之上,政策帶有為「內循環」作護航!但畢竟上有政策、下亦有對策,於銀根仍寬鬆的情況下資金就會自動去找出路。 內地白酒股似已高處不勝寒 其實現時內地民眾資金出路不多,住住以股市樓市為主缐重點,既然樓市政策擠迫資金撤離,如下資金就只有往A股市場去,但A股股值已高,就拿內地白酒指數由一年前約8300點升至現時的18854點,足足升了近10000點升幅一年翻了一翻有多的升勢下,就在剛踏入新一年開始該指數就出現一度大幅走低形勢,是過去一年來未有過如此急速且大的回調出現過,有跡象見資金開始擔心A股已達到估值過高情況出現。 內地中港基金銷情火熱 當樓市資金遭逼出來時又碰上A股股市回調,兩路資金就伸延大舉南下港股尋找投資機會,看近日內地募集基金只要打出旗號,屬主攻中港兩地股市基金就隨即售罄情況來看,現階段雖然無法完全證實資金全屬上述來源,但在樓市政策與A股某些板塊回調情況下事情就似不謀而合, 恐大波動陸續有來 上周港交所遭摩通減持近300萬股、雖仍只佔該股近期平日成交比例有限,惟股價就見昨日跌幅竞達7.2% 之多,但就仍見北水於股價下跌時仍然迎頭繼續買入,外資似乎於恒指現水平覺得大市普偏開始到價,甚至有拋離合理價值之出現,或許準備預期大市會難免即將出現調整,但北水就仍然覺得有買就應有買趁手,現時有着外資與淡友鬥北水情況出現、恐怕拉鋸情況可能會維持一段時間,一日上落七百多點場面恐怕陸續有來,投資者抱有心理準備,追溯早年兩次北水來港、及當北水退潮後港股就會打回原形的經歷,今次又會否歷吏重演? 助內地股市降溫 首先今次與上兩次歷史及場景略有不同,今天中美關係已經鬧翻,中資企業要走向世界就知道不能再借助美國市場,改而要借助自己地方香港市場,就像手機芯片要自力更生,而融資市場就同芯片一樣,要緊握融資交易市場在自己手上,中央讓香港金融市場做旺做大,有助吸引外資到港,做成買賣中資企業的主要交易場所,亦是中資融資的主要場地,讓香港幫助中央對應美國的金融戰,亦助內地資金多一個出路,免得A股市場投機過熱而傷及經濟。 沽A買H未嘗不可 若果內地資金繼續流入且停留在港股,北水資金偏愛的龍頭股、像騰訊(00700)、京東(09618)等這類內地稀缺的科技公司就最合其心水,但資金總不能一路無止境地買上去,畢竟內地投資者亦絕非水平不高,若資金繼續留港,估計當各板塊龍頭股份夠倉下,下一目標就是A、H股折讓的追入,雖然過往多年炒折讓未有多大甜頭,但一些主要內銀現時的折讓已大見收窄,不排除內地資金往後會沽A買H作為下一步的策略。 (筆者未持上述股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