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熱話
企業策略・商事動態・大中華時事・專題・本港時事・環球時事

DK Aromatherapy Kat Lai 從催眠治療師到科研企業 助香港人實踐開心人生


創立至今,DK Aromatherapy這個品牌已成立了25年,品牌創辦人Kat Lai,亦由專業催眠治療導師,化身為香薰餐飲體驗餐廳DK Cuppa Tea的主理人、《開心法術》書籍作者,至近年更成為抗疫愛心大使,藉著香港著名學府的中藥抗新冠肺炎配方專利,由此開發抗疫用品,把愛與健康帶給香港人,以至全世界。一般人眼中,夢想太虛幻,理想總是遙遙無期,她的故事卻說明了,凡是皆有可能,關鍵在於自己的選擇,只要不斷嘗試,找對了方向,夢想終有一日是會實現的。她說:「happiness is a choice,開心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覺得開心,才會開心,然後再讓其他人開心。」

Text / Jerry Hui   Photo / Cheung Chin Yui

DK Aromatherapy品牌創辦人Kat Lai。

位於上環一條小街上的DK Cuppa Tea,是Kat於2015年創立的餐飲品牌,內裡除了提供餐飲服務,亦展示了各種DK Aromatherapy名下的香薰用品,其門口的玻璃廚窗上畫有一對白色翅膀,象徵為人帶來希望,配合店內各款精緻美點,一直是城中的打卡勝地。她坦言,創立DK Cuppa Tea,不是為了經營食肆,只是希望將香薰的好處帶給更多人,正如當初創立DK Aromatherapy的理念一樣,出於愛心,希望將開心傳遞給更多人。

是否開心 是自己的選擇

「在最初創業時,我是經營一些與香味及藝術有關的業務,早期公司名叫DK Gallery,後來轉為發展香薰治療,因此創立了DK Aromatherapy品牌,成為香港最早期的香薰品牌,先後在銅鑼灣及尖沙咀開店,至2002年沙士前夕,在中環蘇豪區開設了旗艦店。」至於其香薰治療顧問、催眠治療導師的專業資格,她坦言是因為業務發展才去考取的。「隨著DK Aromatherapy的發展,令我不斷地成長。因為要做香薰治療,於是就去了讀相關課程,後來又對心理學產生興趣,於是又去學,在澳洲成功考取了導師執照。」不過她亦指出,在回到香港後,是沒有想過成為催眠治療導師的。「最先有朋友問,可否為他們做治療?於是就嘗試去做,然後再有其他人問,如是者,便一直做下去,前後做了十幾年。」

至於後來開設DK Cuppa Tea的原因,她解釋道:「DK Aromatherapy開業以來,我其實一直在做教育,希望可以令更多人接觸香薰。後來我想到,不如坐下來,吃件cake吧?如此他們便會更為容易接受,於是就有DK Cuppa Tea的出現,我們不是主力做餐飲,而是希望透過進食,令顧客去思索人生,尋找人生目標,其間又可以介紹香薰給他們,而他們可能是從未接觸過香薰的,藉著DK Cuppa Tea這個『媒介』,便為他們打開了香薰的大門。」為此她創造了 “Dining Therapy”概念,在進餐同時,亦產生心理治療作用。「我將懂得的心理及香味元素都混合在一起,期間更會玩magic card,更有願望牆,顧客可以寫下自己的願望及夢想。我為病人做治療時發現,其實很多人都是迷失了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人生目標不清晰,每一日都是營營役役地過;他們失去了人生方向。因此通過店內的設置,以及願望卡等,可以為他們帶來指引。我相信,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這是千真萬確的。在追求的過程中,你是有選擇的,happiness is a choice、happiness is an attitude,你是可以選擇開心的,只有你覺得開心,才會開心。」

萬事總是起頭難,因此所謂夢想,有很多人認為,是非常遙遠的事,是追不及,做不到的。Kat 指出:「就像工廠女工一樣,第一次做自然會生手,之後做多幾次,便會變得熟手,開始容易掌握。而我今時今日正在進行的項目,就是由此演化而來。只要你想,就會做到。我只是一個人,一個女性,沒有『靠山』,仍然可以去做,更做到了。為何做得到?因我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於是不斷去實踐目標,過程中遇有不明白的地方,就去學,再不懂的,就去請人幫忙。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見更多人笑,因此我亦希望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會為人帶來開心的。」

DK Aromatherapy旗下位於上環的DK Cuppa Tea店,Kat指出,希望透過該店,向顧客傳達更多香薰資訊。
顧客在進餐同時,亦可親身體驗香薰帶來的好處。

踏上科研之路

她提到的項目,就是為了對抗新冠肺炎而推出的一系列產品,包括手提香薰機、香薰口罩貼及香薰口罩,其中香薰口罩貼更是與香港著名學府合作,憑藉其研發成功的中藥抗新冠肺炎專利配方,再結合香薰成份,成功生產出香薰口罩貼,這些印有多款emoji公仔圖案的香薰口罩貼,只須貼在口罩表面,而實驗證明,該香薰口罩貼能有效殺滅99%的新冠病毒,可說為用者除了口罩外,再提供多一層保護。香薰口罩貼這個發明是市場獨創的,Kat 由最初的催眠治療導師,再走上科研之路,這條路又如何走過來?

Kat坦言,2018年是很關鍵的一年。這一年,惡夢接踵而來,如開業15年,位於中環的DK Aromatherapy旗艦店,便因生意不景而結業。她回憶道:「我是很不捨得的,因為我的青春歲月,都是在那裡度過。」怎知在兩個月後,自己感情上又出現問題,其後媽媽因病過身,全都衝著她而來。向來樂觀、充滿正能量的Kat,怎樣走過這段悲情時光?「這一年,我寫成了《開心法術》這本書。這本書已醞釀了十年,大綱亦早已寫好,只是一直沒有開筆。媽媽在醫院期間,我發覺醫院沒有為家屬提供社工或精神上的支援協助,因此我決心將之寫出來,希望可以為那些遇到相同情況的人做點事。我由寫作開始,到成書出版,再舉行記招,前後只用了7個月的時間。」

由《開心法術》,再衍生出其他口罩、香薰口罩貼、手提香薰機產品,這個神奇之旅,Kat說前後用了三年時間去籌備完成,並於二月正式推出市場。她表示,還有一個推動力,是來自好友香港生物科技之父盧毓琳教授的一席話。「他提議我要走科研路線。事實上,香薰市場競爭大,難以持續發展,若果擁有創新的科研技術,市場上的其他對手便難以模仿,是真正的持續發展業務。」

為人生帶來改變

事實上,這趟神奇之旅,只是開始而已。她笑道,她的目的,是令全宇宙的人都感到開心及健康。開心,是可以分享,是可以傳遞的。「我希望今年內,會有100萬人會因為我而笑起來。」她表示,香薰口罩貼在推出同時,亦會開展一個「100萬人微笑」計劃,參加者在為口罩貼上香薰口罩貼後,只須為自己拍攝一張相片,然而上傳至社交媒體,便可以參與是次壯舉,她說更已為此計劃而申請了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這個紀錄,是要全香港人一同參與的。香港人幫香港人,大家一起去對抗新冠病毒、面對病毒,攜手去創造一件了不起的事。」

她再指:「因為疫情,我們在無可奈何之下要日日戴著口罩,其實我們亦可以逆向思維的方法思考,就算戴著口罩,亦一樣可以笑的。」在疫情期間,少了機會向身邊的人傳達關懷及愛護之心,因此這個香薰口罩貼,將是一種最直接的愛的表現,為對方送上口罩貼同時,亦藉此表達關懷及愛心,這個口罩貼猶如一道「防火門」,只須貼在上呼吸道位置附近,便為我們帶來抗新冠病毒的保護作用。原來,愛,就是可以如此簡單,由一個人開始,逐漸傳至幾百萬人,人人都因為受到保護而展露笑容,凝聚成一個開心的香港。

 

由《開心法術》開始,再衍生出其他口罩、香薰口罩貼、手提香薰機產品,Kat說用了三年時間去進行籌備,目的都是希望為香港人帶來開心。

這個擁有中藥抗新冠肺炎專利配方的香薰口罩貼之推廣計劃中,亦有CSR(企業社會責任)概念,企業只須訂購滿一萬包口罩貼,DK Aromatherapy便會同時將一萬包口罩貼捐給弱勢社群,令企業可以在保護員工、提升員工的工作效率之餘,亦能回饋社會,宏揚關懷社區之心。「企業一旦有員工感染病毒,將對日常營運帶來重大影響。這個香薰口罩貼便可以為員工帶來保護作用,因此是很有價值的。透過CSR計劃,企業買一萬包,我們便送出一萬包予弱勢社群,我們除了傳愛,亦為這些弱勢社群人士帶來保護。香港的成功,是每個人都有份出力的,大家各安其職,只要每個人都可以藉此減少感染機會,香港便很快可以回復正常運作,大家一同由心微笑。」

要抗疫,心理質素最為重要。一個淺白的道理,情緒好,做到自己喜歡做的事,身體自然亦會好。因此一系列抗疫產品中,香薰口罩貼只是一時的應用,以外力來抵抗新冠肺炎病毒,而長遠之計,是來自內在的力量,這就是便攜式香薰機的功效。她表示,便攜式香薰機可以配合電腦程式,再結合AI人工智能計算,每日定期進行配合香薰的呼吸練習,就可以逐步改變情緒,甚至為人生帶來改變。「記住,你是可以選擇的。你肯每日行一步,世界就會不一樣了。開心是很重要的,能看見人開心,就為我帶來最大的推動力,是我的『油』來的。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惠及所有人,令愈來愈多人受惠,愈來愈多人開心。」

DK Cuppa Tea店內設有願望牆,讓顧客寫下願望後再貼在牆上。

從年青人身上學習

Kat經營DK Aromatherapy的另一個理念,是善用資源,她認為,聘用大學的實習生,是其中一個方法。她表示,自今年一月起,公司便有12個來自香港科技大學的實習生在公司內工作。

對很多企業高管而言,與年青人相處,向來是不容易的事。她指出:「跟年青人相處,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去了解他們究竟想要甚麼?不是你想要他們去做甚麼,而是他們可以為你做甚麼?上班前的第一刻,就要問清楚,你是來做甚麼的?而我,有甚麼可以給予你去做呢?一旦錯配了,便會產生不好影響。其實所有公司、團隊都是一樣的,只要令每位成員有滿足感,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就會做得好。在最初的過程中,自然有犯錯或做得不好,但慢慢就會做得好,因為這個工作,是他們想要做的。如此,就會產生擁有最佳工作表現的員工。」她指出,在跟年青人的相處過程中,自己常抱著學習的心態。 「他們都很優秀,而有些事情,更是我不懂而需要去請教他們的。亦因為他們有如此出色的工作表現,改變了我對大學生的看法。」

 

 

Related Articles